第一百八十八章 圣旨

    那南安王妃到了贾府一趟见了探(春chūn),任她是见惯了京中各色姑娘的,也不由得感叹探(春chūn)当真是和亲的不二人选。南安王妃便立即回府将这事(情qíng)和南安王爷细细说了,一面称赞探(春chūn)道:“我瞧着那孩子眉目之间倒是不像寻常闺阁中的女儿家的(娇jiāo)弱之气,倒是有几分爽朗英气在里头,一举一动之间甚是有规矩,说话也是条分缕析的,定是个心中极清明的。可叹如今南疆要和亲,还指明了非这位三姑娘莫属,不然我看着那姑娘的人品,倒是想将她聘进来呢。”

    南安王爷听见这话点头道:“你一向是个眼界高的,素来对这些京中的大小姐都不甚满意,今(日rì)见了那三姑娘倒是这样说了,可见那姑娘果然是个好的。我说呢,那二皇子虽说是南疆来的,但再怎么说也是皇室出(身shēn),那些个庸脂俗粉自然是瞧不上的,怎么偏生就看中了贾三姑娘,还将我们耍的团团转,如今倒是见了这缘由了。罢,既然那贾三姑娘是个稳妥的,等着明(日rì)我便回明了皇上,让皇上去定夺去罢。”说完便甩了甩手想要离开。

    南安王妃见状连忙问道:“这时辰外头有飘着雪了,不知王爷要去哪儿?”

    南安王爷头也不回地说道:“今(日rì)下朝户部尚书说是有事(情qíng)要和我说,晚饭便不必等我了,你自用罢。晚间也不必给我留门了,我自去烟侧妃屋中罢。”

    南安王妃眼中间间露出哀怨之色,自己(身shēn)份尊贵,可是在他眼睛里也不过就是皇上塞进来的人,和这屋子中的物件儿有什么不同,自然是比不上和他青梅竹马的烟侧妃了。

    南安王妃(身shēn)边的人确实见惯了的,见王妃心(情qíng)不好,(身shēn)后的王嬷嬷连忙劝道:“王妃莫要伤心,如今王爷虽说宠着那烟侧妃,但到底不曾怠慢了王妃,在旁人跟前也是给足了王妃面子的。王妃看看这京中的王府里,谁家里没有几件烂事,咱们南安王府里也算是清明的了。”

    这王嬷嬷原是南安王妃未出阁时候的贴(身shēn)大丫头,和南安王妃的(情qíng)分自然是不寻常的,虽说南安王妃(性xìng)子也是和顺的,但这话终究也只有她敢这样说。

    南安王妃听了这话叹了一口气苦笑说道:“你说的我何尝不知道呢,只是我(日rì)(日rì)和云夫人南宫夫人在一处,慕容老爷单单就只有云夫人一人,这我便不说了;只是你瞧瞧云家,云老爷贵为丞相,虽说有几个房里人,但和南宫夫人却也是恩(爱ài)非常的,哪里像我这样,只担着这王妃的空名!”说着那眼泪便滚滚落了下来。

    王嬷嬷听了连忙劝道:“王妃还是想开些罢。这京中不也就只有这两位夫人是这样么。王妃瞧瞧这西宁王妃,任她是公主郡主又怎么样,嫁给了西宁王爷那样一个混账的,不是也得忍气吞声的么?那西宁王爷可不比咱们王爷,不管香的臭的都往房里拉,将整个王府弄得乌烟瘴气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命在里头呢。咱们府上虽说王爷不常来王妃跟前,但好歹也算是举案齐眉的,那烟侧妃虽说得宠,但倒也是个省事的,和王妃不亲近,但这也是常理,不曾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更何况王妃再怎么样,跟前也还有两个世子爷在膝下,还俱都是才学极好的,王妃便只管好好过着(日rì)子,将来等着两位世子爷长大了,王妃便算是熬出头了。”

    南安王妃听了这话呆愣愣看着窗外飘飘洒洒的雪花,嗅着窗外微微透进来的冰凉气息,倒是觉得(胸xiōng)中的烦闷去了许多。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何尝不是呢!罢了,我这一辈子不过就是这么着罢了,将来怎么样,却不是现在能知道的,只等着以后罢。”

    第二(日rì)早朝过后,南安王爷便在御书房和皇上将探(春chūn)的事(情qíng)说了,叶秦岚听了之后微微沉吟说道:“既是王妃看过了,你又这样说,想必那姑娘果然是个好的,只是这事(情qíng)可千万别处了什么纰漏才好。”

    南安王爷笑道:“还请皇上放心,小王对这些姑娘家的并不了解,只是皇上不知,我那王妃最是个眼界高的,寻常家的姑娘根本入不了眼,如今见了那贾三姑娘说好,那想必自然是好的。”

    皇上听见这话看着穆熙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你既这样说,朕便放心了。只是如今这些糟心的事(情qíng)可是多了,后宫里没有个可靠的人终究不是法子,上上下下的这么些人,若是单让朕一个人忙活,早晚还不得累死朕呢,还是赶紧将皇后娶进宫来为好,今后这些女眷上的事(情qíng)便交给她了,免得这样的事(情qíng)也时时来烦朕,却叫朕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的。”

    云逸听见这话心中一叹,自己女儿那执拗的脾气自己是知道的,册立为后的圣旨才下来,那丫头便好似丢了魂似的,亏得玉儿和她们姐妹全了几句,方才好了,如今正满京城疯玩,直说是进宫之后便难得再这样自由自在了。

    这时候却听见北静王水溶说道:“这事(情qíng)虽说初步定下来了,但皇上还是谨慎些为好,可先让那贾三姑娘宣进宫来,一来是亲眼看看那姑娘换上放心;二来也是好生交代那姑娘几句话的意思。”

    旁边的穆熙听见水溶这话,不(禁jìn)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小子,竟是随时明里暗里给自己使绊子,非得哪天狠狠收拾他一顿方好。

    叶秦岚听了这话点头说道:“你这话说的是,若是能亲眼见一见,自然是放心的。”

    几人商量定了,叶秦岚便将圣旨拟了,让王德安带着圣旨到贾家宣旨,让探(春chūn)进宫一趟。

    圣旨到了贾家,却又将众人唬了一大跳。贾母原想着南安王妃来府中认了探(春chūn)做女儿,虽说将来探(春chūn)的亲事便不能完全有着自己家做主了,但探(春chūn)毕竟还是贾家的人,这样一来也算是攀了高枝,对贾府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可是今(日rì)听见皇上说是要让探(春chūn)进宫去,心中便真是又喜又忧。

    王德安笑眯眯地看着贾母脸上似喜非喜的表(情qíng),上前行了一礼笑着说道:“老太君,皇上让三姑娘进宫去,可别让皇上等急了才好。”

    贾母听见这话连忙赔笑说道:“王公公说的是,只是这三丫头毕竟是在我跟前长大的,连这府门也是很少出的,如今却让她进宫,只怕莽撞不知事,冲撞了宫中的贵人可就麻烦了,还想要请教公公,不知道今(日rì)皇上下旨让三丫头进宫去是为了什么事(情qíng)?”说着便将手中早已经备好了的一千两银票塞进了王德安的手中。

    王德安早已经得了皇上的吩咐,如今听见贾母这样问,连忙朝着贾母神秘一笑,凑过去向贾母低声说道:“其他的事(情qíng)咱家倒是不知道,只是今(日rì)下朝之后,南安王爷见了皇上,说起了南安王妃将三姑娘认作女儿的事(情qíng),想必这圣旨也和这个有关罢。”

    贾母听见这话大出意料之外,心中常常抒了一口气,脸上也有了喜色。瞧如今这状况,南安王府将三姑娘认做女儿这事(情qíng)竟是认真的!她原想着不过就是南安王妃的一时间心血来潮罢了,没想到人家竟是认真的,今(日rì)便将事(情qíng)禀报了皇上!这三丫头和宝玉关系一向不错,三丫头如今成了南安王府正经的郡主,将来宝玉的前途可就有希望了。

    贾母想着。脸上的笑容愈发好了,连忙向王德安说道:“这样冷的天,劳累王公公跑这一趟,老(身shēn)这心中甚是过意不去呢,还请王公公喝口(热rè)茶,我让三丫头去换(身shēn)衣裳来。”

    探(春chūn)这时候穿的是一(身shēn)藕荷色的襦裙,下(身shēn)是雨过天青的棉绫褶裙,虽说是清雅了,但略微有些素净,只怕皇上见了不喜。

    边上的探(春chūn)自结果了圣旨之后就低垂着头,看不清她眼中的光芒。黛玉早和她说了这事(情qíng)的来龙去脉,离开府上到南疆去和亲也是她自己的选择。像二姐姐那样温柔沉默、不喜和人计较的人尚且落得个这样的下场,自己素(日rì)不耐烦和那起子小人练嘴皮子,她们只怕是更恨自己的,见自己落了难,只怕在心中拍手叫好呢!倒是不如早早离了这府中,莫要让这些龌龊事(情qíng)脏了自己的眼睛。

    王德安见探(春chūn)接了圣旨之后仍旧是安之若素的样子,心中也不由得暗赞这姑娘的定力非常,又见探(春chūn)眉眼之间有几分英气,更加欢喜起来。若是一个弱柳扶风的美人到了南疆,只怕还没进宫便被南疆的姑娘们吃的连渣都不剩下了,就是要这样爽利的(性xìng)子方能成事。

    王德安见探(春chūn)(身shēn)上穿的虽说不曾大红大紫的,但却是极清雅的,也不嫌素净,便白了白手中的拂尘笑道:“我瞧着姑娘这(身shēn)衣裳倒是还好,便不用还了,免得皇上在宫中等急了,便是咱们的不是了。姑娘这便随着咱家进宫罢。”

    等着王德安带着探(春chūn)走了之后,贾母方才将王夫人和凤姐叫进自己屋子里问道:“凤丫头,你让琏二去打听打听,这南安王府的事(情qíng)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我这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呢。按理来说,王妃认个女儿虽说是件大事,但终究也没到了要将事(情qíng)闹到皇上跟前去的,莫不是还有旁的缘由?”

    凤姐听了这话,心中便是“咯噔”一声,想起了之前自己听到的风言风语来,但终究只是传言,却不好在贾母跟前胡说。

    贾母见凤姐脸色有些古怪,知道她只怕是知道了什么,连忙问道:“怎么,你可是知道了什么?”

    边上的王夫人见凤姐仍旧是啜啜嗫嗫的,也急了,连忙说道:“素(日rì)里瞧着你是个爽利的,怎么今(日rì)竟是这样含含糊糊起来了?有什么话还不赶紧说来!”

    凤姐知道瞒不过去了,便斟酌着说道:“我前几(日rì)听见二爷说是南疆的二皇子进京来了,说是要和咱们联姻。皇上让南安王爷招待那二皇子,以及负责和二皇子商量联姻的事(情qíng),可是这二皇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对京中的闺中姑娘们竟是谁也不满意,将这南安王爷折腾得好生烦恼。”

    贾母王夫人听了这话大惊说道:“这事(情qíng)你怎么不早说呢!”

    凤姐也知道不好了,连忙说道:“老太太太太明鉴,这事(情qíng)二爷说的时候也只是随口提了一下,我还说着二皇子莫不是傻了,怎么竟是连那正经的皇室公主郡主也看不上?我原也是当个笑话听着的,却哪里想到竟是牵扯上了咱们家呢!”

    这时候王夫人也慌了神,连忙说道:“老太太,看样子如今南安王府认了三丫头过去,竟是想要让三丫头去和亲的,这可怎生是好呢!”

    贾母这时候迅速在心中整理了一边这事(情qíng)的利害关系,却是觉得这事(情qíng)也不算是坏事。

    “你也不必担心,这南疆前段时(日rì)皇室成员相互倾轧,如今竟是都死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了这二皇子。老皇上虽说(身shēn)体尚且健朗,但终究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将来这皇位必然会落到二皇子手中。再者说了,既是联姻,这二皇子也必然不会亏待了三丫头,三丫头这一过去,最差也是个贵妃娘娘了。”

    贾母见王夫人脸色稍稍好了一些,接着说道:“再者,三丫头是娘娘的妹妹,又是为了朝廷嫁过去南疆的,在皇上跟前也算是立了一大功,皇上定然会对娘娘另眼相看,咱们府上自然也是水涨船高的了。”

    王夫人脸色稍稍好了一些,却是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原想着三丫头若是能在京中找个好人家,加上王府的缘故,将来也好帮衬着府上一些,只是如今看来竟是不能的了。”

    贾母笑了笑说道:“这事(情qíng)你却不消有心,只要皇上记着这件事(情qíng),必然会将这功劳记在娘娘的头上,只要娘娘好了,咱们家里哪里还有不好的?”

    王夫人细细想了想,果然是这个理,便不由得也笑了出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