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忐忑

    贾母听见南安王妃说是要将探(春chūn)认作自己女儿,心中先是一喜,紧接着便疑心起来。自己府上和南安王府原本便不是很亲厚,按说就算是这南安王妃在怎么喜欢探(春chūn),也不会贸贸然就说出要将探(春chūn)认做女儿的话,莫非是这事(情qíng)当中另有玄机?若是当真这样,可得好生想想了。

    南安王妃(身shēn)后的嬷嬷见贾母面上露出犹豫之色,连忙笑着说道:“瞧瞧老太君这模样,敢(情qíng)是舍不得贾三姑娘?要我说呢,即算是王妃认了三姑娘做女儿,这三姑娘不也一样还是贾老太君的孙女么?还是贾老太君生怕咱们王妃苛待了三姑娘呢?”

    贾母听见这嬷嬷的话,脸色顿时一白说道:“嬷嬷说笑了,王妃是真心喜欢我这个孙女,方才会要将她认做女儿;再者说了,这也是抬举了咱们家才是呢。只是这三丫头若是认了王妃做母亲,自然是要随着王妃到王府上去住着的,只怕是和家中的姐妹们生分了才是。”

    南安王妃嗔怪地看了那说话的嬷嬷一眼,又向贾母笑道:“老太君切莫多心,我这(身shēn)边的人嘴笨不会说话,可别惹恼了老太君,我这女儿可就没有下落了。”说着稍稍扭头想(身shēn)后的那嬷嬷轻斥道:“你这老货,在王府中随意些也就罢了,到底是在自己家里,只是如今到了人家府中怎么还是这样出言无状,让人笑话,还不赶紧向老太君赔罪!”

    那嬷嬷心中暗笑,连忙上前向贾母行礼道:“老奴出言无状,还请老太君莫要怪罪才是。”说着便要跪下去,倒是将贾母唬了一跳。

    贾母听见南安王妃这话,心中重重出了一口气,又见那嬷嬷亲自给自己赔礼,深觉有脸,便连忙笑道:“王妃说笑了,嬷嬷不过是说几句玩笑话罢了,哪里就值得这样了呢。嬷嬷快快请起。”

    宝钗见那南安王妃眼神根本不曾停留在自己(身shēn)上,只管拉着探(春chūn)问东问西,心中早已尽妒火冲天了,听见贾母这样说,连忙上前一步迫不及待地笑道:“老太太说得有理呢,王妃要将三妹妹人做女儿,也算是府上的大事,若是就这样随随便便就定了下来,终究不是个稳妥的法子。王妃倒不如回王府之后……”

    宝钗话未说完,便听见上座的南安王妃慵懒说了一声:“掌嘴!”她尚未反应过来,便见南安王妃(身shēn)后候着的两个嬷嬷上前,一个拉着自己,另一个抡圆了手噼里啪啦便给了宝钗十几个嘴巴子。一时间屋子里的气氛便有些怪异起来。

    南安王妃见屋中众人都看着自己,面色丝毫不变,撇了撇手中茶盏中的茶沫子,轻轻抬眼看着跪在地上尚未回过神来的宝钗冷笑道:“你是什么人,我和府上的老太君说话,哪里就有你插嘴的份了?我做什么难不成还要你来教我不成?”说完将手中的茶盏往旁边一送,(身shēn)后随着的大丫头连忙接过。早便听说这贾家有个甚是没脸的薛姑娘,如今这个想必就是她了。

    紧接着便转过头来问王夫人道:“还请问淑人,这位姑娘不知道是谁人房中的小丫头呢,竟是这样没规矩的?”

    南安王妃这话说得整屋子的人都将目光几种在了宝钗的(身shēn)上,却见宝钗一袭簇新的大红衣裳,上头用金线绣着大朵的牡丹花,整个人显得甚是端庄富丽,哪里有半分丫头的样子,南安王妃这话显见是在埋汰宝钗呢。

    王夫人听见这话老脸一红,但转头见宝钗遭了这一回打,心中不忍,连忙回答道:“还请王妃手下留(情qíng)。她是薛家的姑娘,名叫薛宝钗的,原是我的内侄女儿。因着她们家举家上京来,便暂住在府中。我这侄女的话虽说有些过了,但终究也是正理。王妃若是要认了三丫头做女儿,原是件好事,只是今(日rì)这样匆匆忙忙的,咱们府上也没什么准备呢。”

    南安王妃见王夫人脸上似有不忿之色,心中冷笑,叹了一口气,便朝贾母似笑非笑说道:“哦,原是淑人的侄女儿。我原还道是府上的哪个不知好歹的丫头,竟是这样放肆轻狂,原来竟是府上的亲戚。我之前便听见云夫人和我说起过薛家的姑娘,在这京中可是鼎鼎有名的呢,今(日rì)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呢。”

    众人听见南安王妃这话便想起了当(日rì)宝钗在丞相府中那丢人的事(情qíng),看着宝钗的眼神便变了。鼎鼎大名,这话说的可真是好呢,只是不知道这名声是好名声还是骂名了。

    南安王妃抿了一口茶盏中的茶接着想脸色青红急剧变化的贾母笑道:“唉,想是我在王府中深居简出惯了,竟是不知道如今京中小姐们怎么一个个都变了样呢!当年敏姐姐的风华绝代,就说如今宫中的元妃娘娘,也是礼数周全丝毫不差的,我原想着府上还带也是元妃娘娘的娘家,姑娘们再怎么样也必定是好的,却不知道国公府的姑娘也不过就是这样罢了。真不知道外头平民百姓家里的姑娘们要当如何了!”

    南安王妃说完话又眼中带笑地看着贾母道:“既是府上的姑娘,今(日rì)打了她却是我的不是了,还请老太君莫要见怪才好呢。”

    南安王妃说完这话,贾母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心中万分后悔自己当时嘴快便将宝钗一道叫过来,当真是个商贾之女,登不了大雅之堂。贾母连忙说道:“王妃说的这是什么话,倒是老(身shēn)管教无妨,让这孩子冲撞了王妃,还请王妃莫要见怪才是。”

    南安王妃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太君这话可是折杀我了。我这人最是个脾气好的,原不想和她们小辈计较,只是我瞧着这位姑娘竟是没有半分宫中元妃娘娘娴静有礼的品格,便想着只怕是府上那个没规矩的丫头,这才让嬷嬷替老太君出手教训了她。”说完又埋怨边上候着的两位嬷嬷:“你二人也真是的,既然这位姑娘也是正经的大家小姐,你们却也不提醒我一声,倒是让我喧宾夺主的,白白让人笑话!”

    王夫人不等着贾母说话便说道:“王妃客气了,只是我这只女儿一向是个懂事的,只是今(日rì)说话不小心冲撞了王妃,还请王妃恕罪才是。”

    南安王妃心中冷笑,却是嘴角含笑问道:“我听说敏姐姐的孩子也在这府上住着,却不知道谁是敏姐姐的女儿?”

    黛玉原本默不作声地坐在下首,如今听见南安王妃问起来,方才起(身shēn)向南安王妃行礼之后说道:“前扬州巡盐御史林海之女见过王妃。”

    南安王妃原是南方人,和当年的贾敏并不是十分相熟,不过就是点头之交罢了,知道黛玉也是多亏了南宫夫人和云夫人两人虽是在耳边叨念着,如今总算是见到了黛玉本人,哪里还能让她拜下去,连忙让(身shēn)后的王嬷嬷将黛玉拉起来带到自己(身shēn)边,左手拉着探(春chūn)右手拉着黛玉,又看了看坐着的惜(春chūn),只觉得眼睛都要看不过来了。

    “我和你母亲当年并不是十分相熟,只是今(日rì)见了你,倒是让我遗憾当年未曾好生和你母亲亲近亲近了。悄悄这通神的气派,这品格,这才是名门闺秀呢,哪里像是那些个商贾家的姑娘,肤浅浮躁的,没得惹人厌!”南安王妃拉着黛玉的小手,心中叹息,当真是个好孩子,只可惜如今已经订了亲了,不然可当真要让她进了自己家的门才好呢。

    宝钗早已经起(身shēn)站到了一边,听见南安王妃这明显就是针对自己的话,心中深觉难堪,那眼珠便含在了眼眶中,(身shēn)上也只觉得一阵冷一阵(热rè)的,渐渐的头脑却迷糊了。

    王夫人见南安王妃根本不理会自己说的话和在一边红着脸满脸泪光的宝钗,只管拉着探(春chūn)和黛玉笑个不停,又见惜(春chūn)只管坐着不吭声,心中早已经翻了天。

    南安王妃见宝钗仍旧站在一边,心中也不(禁jìn)感叹这姑娘脸皮之厚心机之深可真是不可想象,若是旁的姑娘遇上了这样的事(情qíng),早就没脸在这里呆着了。

    南安王妃只管拉着探(春chūn)的手朝着贾母笑道:“老太君可别说我不近人(情qíng),只是这三姑娘我当真是越看越(爱ài),若是不能将这姑娘认作了自己家的,只怕今晚便要睡不好了。老太君是这孩子的祖母,一时不舍也是有的,我若是当真让三姑娘去了王府,只怕老太君还不骂死我呢!这样罢,我认了这三姑娘做女儿,只是这三姑娘却不用随着我到王府去,仍旧住在这府上,只是三不五时到王府来呸呸我便是,老太君看这样可好?”南安王妃深知贾母百般推辞并不是不舍得探(春chūn),只是担心探(春chūn)当真成了自己的女儿之后,将来的婚事便不由得家夫人做主,白白损失了这样一个姑娘,她心里自然是不甘心的。

    南安王妃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若是贾母还不答(允yǔn),便是拂了王妃的面子,对贾家也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的。便连忙赔笑说道:“王妃想要将三丫头认作女儿,原本就是瞧得起咱们府上,也是瞧得起三丫头。只是这孩子小孩子家家的,若是有什么不是之处,还请王妃多多包涵才是。”

    南安王妃听见贾母答应了下来,心中松了一口气,接下来便只管将这事(情qíng)告诉王爷,让他自去和皇上说便是了。

    探(春chūn)这心中七上八下的,却知道这事(情qíng)就算是自己说了不愿意也是没用的,便只得给南安王妃又行了大礼。

    南安王妃原是因着南安王爷的交代方才有了今(日rì)这一行,却不料这位贾三姑娘却是异乎寻常地和自己的胃口,心中也喜欢,见探(春chūn)上前给自己行礼,口中称呼“母妃”,连忙一把将将探(春chūn)拉起来笑道:“好孩子,今(日rì)能有这事(情qíng)也是你我的缘分,只是你今(日rì)既然认了我为母妃,将来便不要和我客气才是。我膝下没个女儿,只是两个小子,还不听话,时时间隔哦气得心口疼,如今有了你,当真是件大喜事呢!”说完便顺手将腕上戴着的一对翠绿(欲yù)滴的老坑玻璃种的翡翠镯子摘下来给探(春chūn)戴上。

    探(春chūn)见这桌子晶莹(欲yù)滴,知道不是凡品,连忙想要推辞,却被南安王妃一把拉住说道:“方才才说了不许和我客气,这就不听我的话了!”接着又转头对坐着的黛玉和惜(春chūn)说道:“你们既是她的好姐妹,这东西自然也是少不了的。”说完又让(身shēn)后的王嬷嬷将早已经备好了的见面礼拿出来。

    黛玉和惜(春chūn)推辞不过,将东西接了,谢过南安王妃之后便坐下。宝钗见南安王妃压根连看都懒得看自己一眼,心中又气又恨,手中精致的帕子被双手绞成了布条。

    南安王妃见今(日rì)的事(情qíng)已经了了,便也不再府中多待,和贾母等人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带着一众人告辞离开,只留下贾家一众人在揣测此番南安王妃巴巴过来认了探(春chūn)做女儿的用意。

    南安王妃走了之后,贾母只觉得累的不想说话,便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低着头仍旧有些愤愤不平的王夫人便摆了摆手叹道:“罢了,今(日rì)这一番折腾可也当真够呛的,你们便都回去歇着罢。”说完便扶着鸳鸯的手进了里间。

    王夫人看见贾母的眼神,只觉得心中一凉,说不出的慌乱。但转念一想今(日rì)自己在南安王妃跟前没脸,这老婆子也不曾为自己说一句话,心中便十分怨恨,也扶着玉钏儿的手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宝钗今(日rì)原想着在南安王妃跟前讨个好,等着来年的选秀说不定能帮上忙,当然,若是能让南安王妃看上了自己做儿媳妇,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探(春chūn)心中却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今(日rì)这番折腾却是为了什么,见众人均是会自己的屋子歇着,便也不多呆,和黛玉惜(春chūn)一道出去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