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身子

    黛玉等人这一趟出门的成果甚是满意,不管是在自己买的绣线上面还是探(春chūn)的事(情qíng)上。只是想起探(春chūn)的将来,想起一向飞扬跳脱的探(春chūn)即将要到南疆去,不(禁jìn)深深忧虑。

    贾母对于黛玉等人出门去原本就有些顾虑,便让林之孝家的跟随着,王夫人也让周瑞家的跟着去了。等黛玉等人回了家之后,贾母便让林之孝家的到自己跟前回话。

    林之孝家的自然是知道贾母的意思的,听见鸳鸯来说是贾母让自己过去,便连忙换了一(套tào)衣衫,又整理了仪容方才随着鸳鸯到贾母上房中去。

    林之孝家的见贾母坐在上首,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见自己上前请安也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挥了挥手说道:“罢了,这时候你还行什么礼请什么安,赶紧将正事清清楚楚说出来是正经。”一面说着,一面看了鸳鸯一眼。

    鸳鸯会意,给林之孝家的搬来了小凳子放在贾母下首,便带着屋中伺候的一干丫头都出去了,自己在贾母房门口搬了个小绣蹬坐着绣花。

    林之孝家的见贾母让她坐,方才小心翼翼坐了,等着贾母问话。

    贾母见林之孝一幅战战兢兢的样子,皱了皱眉头说道:“今(日rì)玉儿她们姐妹们出门怎么样?”

    林之孝家的知道这话中之意并非是让自己说黛玉等买东西如何,便将这一路上想好了的话想贾母说来:“回老太太的话,三位姑娘闲时去了锦绣阁,果然是像林姑娘说的那样买了些绣线,三姑娘买了一些刺绣用的绢帛之类的,还和那掌柜的要了几张上好的花样子。”说完偷偷看着贾母的脸色有些犹豫地说道:“只是原本打算出门的时候,好像是遇上了林姑娘认识的人,在门口说了一会子的话,便又进去坐了坐。”

    贾母不愧是上了年纪的人,一听见林之孝家的这话,便知道只怕是有猫腻,连忙微微向前倾着(身shēn)子问道:“哦,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贾母看着林之孝的表(情qíng),便知道只怕不是姑娘家,但黛玉在府中一向是深居简出,又是从何处认识的男子呢?

    林之孝想起自己在锦绣阁门口看见的那两名公子,可当真是人中龙凤,别说是自家的人了,只怕这京中也难以找出这样的两个人物来。“是两名公子,我隐隐约约听见一名公子唤另外一名慕容公子。”林之孝家的将今(日rì)自己在锦绣阁外头隐隐约约听见的话说给了贾母听,却不防将贾母惊了一大跳。

    贾母这时候方才想起来,黛玉却是是鲜少出府,但也不是从未曾出去过,其中一次便是云夫人将她们姐妹几人接到慕容府中去住了几(日rì),宝钗可不就是那时候挨的打?若是这样说来,林之孝家的口中说的那位“慕容公子”,难不成就是前些(日rì)子方才回京的慕容老丞相的长孙?若是这样,那黛玉的婚事可要好生琢磨琢磨了。

    贾母心中想着,却听见外头闹哄哄的,心中不耐,便扬声问外头的鸳鸯道:“鸳鸯,外头是怎么回事?”

    正说着,便见鸳鸯掀了帘子进来,却是满脸的喜庆,(身shēn)后还跟着一个前头过来的小厮。

    贾母见那小厮竟是随着鸳鸯便进了门,眉头一皱,连声责问小厮道:“你怎么竟是这样不懂规矩,就这样便闯了进来,若是冲撞了府上的夫人小姐们,看我可饶得了你!”

    那小厮跪在地上,也不管贾母的训斥,仍旧是一脸的喜色,跪着向贾母磕头说道:“老祖宗且先恕罪!只是府上如今大喜了,奴才方才如此慌张。”

    贾母听见这话心中便放了下来,只笑着问道:“你这奴才,倒是会说话,只是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喜事,还不快快说来!”

    那小厮又磕了一个头说道:“回老太太的话,前头宫里的王公公过来了,说是来府上宣旨的。琏二爷听见了便问了王公公是何事,王公公说是咱们家的娘娘前些(日rì)子被太医诊出(身shēn)怀有孕,说是已经有了两个多月的(身shēn)子呢。皇上听了大喜,只说如今宫里头皇子不多,若是元妃娘娘能生下皇子,可是天大的功德了呢,便将娘娘升了分位,仍旧从凤藻宫的偏(殿diàn)搬回了正(殿diàn),还让人好生伺候着。”

    这话可真可谓是平地一声雷,直让贾母愣了半晌方才反应过来,连声喜道:“好啊!这可真是好消息啊!快,鸳鸯,赶紧将我按品级大妆,赶紧出去接旨去,莫要让王公公久等了!”又一叠声让鸳鸯赏那报信的小厮。

    一时间屋中乱成一团,哪里还顾得上林之孝家的。林之孝家的见状连忙朝贾母笑道:“老太太放心,我这便去和大太太二太太和琏二(奶nǎi)(奶nǎi)说了,让她们也出来接旨。这可是府上的大喜事呢,想必定然有人要上门来贺喜,我先下去准备着,免得到时候慌了手脚。”

    贾母听见这话连忙笑道:“好,好,好,我果然是老糊涂了,还是你想得周到。你吩咐下去,就说如今府上大喜,府上所有人都赏一个月的月钱,只让他们好生做事就是了。”

    林之孝家的也知道贾母这时候哪里还能顾得上黛玉那点小事,便赶紧告退了出来,到各处去报喜去了。

    邢夫人王夫人听到了这消息也是连声念佛,连忙都换上了诰命的衣饰匆匆到贾母房中,给贾母道了喜,方才一同往荣宁二府的正厅去了。王德安拿着圣旨,一面和在边上赔笑的贾赦、贾琏等人说着话,听着他们的奉承,心中不甚耐烦,但脸上却是丝毫不露,口中的贺词更是一串接一串的。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见贾母等人均按品级大妆,从内堂中过来,早有小厮们拿了屏风搁在中间,备好了香案,准备接旨。

    王德安见人来齐了,连忙起(身shēn)抖了抖袖子,从边上伺候的小太监手中的托盘上接过圣旨,展开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元嫔贾氏元(春chūn),贤良淑德,进宫十余年来品行甚佳,颇得朕心。今怀有龙子有功,特由元嫔擢升为元妃,以示皇恩。钦此!”说完将手中的圣旨举高了含笑看着贾家众人。

    贾母听见将元妃升为妃位,心中虽说有些遗憾,毕竟不是之前的贵妃了,想是皇上心中仍旧有些气尚存,但终究也是件好事,如今皇后之位是定了云府的云姑娘,是没什么指望了,但若是娘娘十月怀胎生下了皇子,定然能复位为贵妃,指不定皇贵妃也是能的。更何况如今宫中没有贵妃,娘娘这时候又(身shēn)怀有孕,在宫中也算是风光无限的了。

    贾母带头,均三跪九叩三呼万岁,又接过圣旨,方才起(身shēn)向王公公笑道:“今(日rì)之事劳累公公跑这一趟,(日rì)后咱们家娘娘在宫中的事(情qíng),还得多多劳烦公公照应着,这点子心意,还请公公莫要掀起才是。”说完便将早准备好了的一张两千两银子的银票从袖中塞给了王德安。

    王德安接过银票,顺手将银票就塞进了袖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说道:“老太君客气了。娘娘一向甚得皇上宠(爱ài),前些(日rì)子不过是说错了话触怒了皇上,皇上也是一时之气罢了。如今娘娘又有了龙子,皇上心中很是高兴,只是碍于祖宗规矩,不好再十分宠了娘娘,免得引起后宫诸位娘娘心中的不平。老太君只管放心,等着娘娘平安生下了龙子,将来的好(日rì)子可是长长久久的呢!”王德安笑眯眯的,眼中的光芒让人看不清楚。

    这时候的贾母何曾注意到王德安话语中的不对劲之处,听了王德安的话,心中甚喜,连声让贾琏下去招待王德安留饭,却听见王德安说道:“多谢老太君,只是皇上尚在宫中等着老奴回去交旨呢,便不多留了。”说完起(身shēn)带着(身shēn)后的小太监和侍卫们扬长而去。

    贾赦等人见接完了圣旨,没自己什么事(情qíng)了,便施施然回大房那边去了,连一句祝贺的话也没有。贾母知道贾赦素来便是这样的(性xìng)子,便也不理会他,只管和贾政等人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带着邢夫人王夫人一干人等回了自己的院子。

    贾母这时候可谓是喜上眉梢,脸上让对(身shēn)后喜得直念佛的王夫人说道:“府上这段时(日rì)以来的事(情qíng)总是不大顺心,如今好容易遇上了这样一件天大的好事,你便吩咐下去,在府中的摆上三天的宴席,好生庆祝一下,去去晦气。”

    贾母(身shēn)后的凤姐连忙笑道:“老太太这话说的很是呢,再者如今也将近年关了,府上虽说是忙乱不堪的,但终归娘娘的事(情qíng)是府上的头等大事,是万万不可马虎的。再者我如今也累了一年了,正好呢借着这个机会舒舒服服受用几(日rì),也是娘娘的恩泽了!”这话说得众人都笑起来。

    贾母拿手指轻轻点着凤姐的额头笑骂道:“你这猴儿,可果然长了张巧嘴!只可惜你如今是这府上管事的(奶nǎi)(奶nǎi),就是我房中的事(情qíng),也是你说了算,你还想着受用呢!好好给我将这几(日rì)的事(情qíng)办妥了是正经!若是有一点子不好,你可瞧着到时候让你的小姐妹们看笑话了。”

    凤姐听见贾母这话便嘟着嘴说道:“老太太是最最偏心的了,眼见着家中的几个姑娘家都长大了,老太太便将我们这些人老珠黄的人都到一边去了,眼里心里只有那几个水葱似的美人了,真真是不顾念半分旧(情qíng),可真叫人伤心呢!”说着一面装模作样拿着手中的帕子擦了擦眼角。

    贾母一向喜欢凤姐的爽利(性xìng)子,如今听了凤姐说的这几句吉利话,心中更是舒畅,只觉得郁结了许久的心(胸xiōng)顿时便开阔起来,又看着下头听见了消息急急忙忙赶过来道喜的薛姨妈说道:“倒是让姨太太见笑了,先前好些(日rì)子府上都是不怎么景气,如今好容易听见了好消息,倒是那起子下人蝎蝎螫螫的,没得扰了姨太太的清静。”

    薛姨妈连声笑道:“老太太这说的是哪里话哟!娘娘升了份位,又有了(身shēn)子,可是天大的喜事呢。如今皇上子嗣单薄,娘娘如今可真算是雪中送炭了呢。老太太莫怪我多嘴,这公里的女人可不比外边,外头的大家太太也得有个孩子傍(身shēn)才能坐稳了当家主母的位子,更别说是宫里了。今后娘娘有了皇子在膝下,(日rì)后的好(日rì)子可就近在眼前了。”

    贾母听见这话更是笑呵呵的,娘娘和贾家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若是娘娘在宫中好了,家中自然便是好了的。人都说“富贵险中求”,虽说自家和忠顺王府站在了一条船上,但若是押错了宝,可就是万劫不复了。如今娘娘有了(身shēn)子,再加上国公府在京城这么些年来的经营,就算是将来忠顺王爷的事(情qíng)失败了,自家只怕也能保住荣华富贵了!

    这时候却听见边上的薛姨妈接着笑道:“如今娘娘虽说只是个妃位,但有了皇子可就不一样了,将来即算是那云姑娘进了宫成了皇后,不说是看在皇上和娘娘这十多年的(情qíng)分上,就算是看在娘娘肚子里的皇子的份上,对娘娘也是要礼让三分了,更别说是宫中其余的娘娘了。皇上喜欢娘娘,就算娘娘只是个嫔妃,宫中也没人敢轻慢了娘娘,便是皇后又如何,皇上和娘娘这十多年的(情qíng)分,更别说如今娘娘还有了龙子,可不是寻常人及得上的。”

    贾母听见这话更觉高兴,丝毫没有察觉到薛姨妈言语中的放肆,或许是发觉了,但这时候的她早已经被这消息冲昏了头脑,只管呵呵的笑着,却没注意到这话若是让旁人听见了,这贾家首先便是一条大不敬之罪。

    黛玉等人听见小丫头们过来传得消息,也一道过来给贾母请安道喜,却不料在门口便听见了薛姨妈这几句要命的话,脚步顿时一滞,却见贾母仍旧毫无察觉地呵呵大笑,心中叹息。

    ------题外话------

    亲们对不住了,今天的更新晚了,不过明天就恢复正常,大家不要担心。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