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降位

    黛玉听过了贾母和王夫人的一席话,心中只觉得空空的。虽说早已经有了打算,但心中终究有些不是滋味。

    紫鹃见黛玉神有些恍惚,忖度着黛玉是有些伤心了,便只拿话岔道:“姑娘,我瞧着前几栊翠庵那边的绿萼梅花开得正好,如今闲着无事,咱们不如过去看看罢。”

    黛玉知道紫鹃的心思,只是如今这境况,哪里还有什么闲工夫看梅花呢,便长舒了一口气笑着说道:“罢了,咱们这便先回潇湘馆去罢,只等着前面的消息罢了。”

    紫鹃听见黛玉这样说,便知道她已经摆脱了忧虑的绪,便只笑着不说话。原本赏梅什么的便只是想让姑娘换换心罢了,如今既已经不伤心了,那梅花赏与不赏也是一样。

    黛玉带着紫鹃青韵回了潇湘馆。橙意和雪雁早在鸳鸯过来潇湘馆将事说清楚的时候便将消息送出府去了,如今只等着丞相府和北疆那边的消息罢了。

    在天圣王朝,女子须得及笄之后方能下聘,而如今也不过是十一月间,要等到明年二月黛玉及笄之后方能下聘,这将近三月的时间里,想必北疆那边的事便能了了,朝堂之上也清净了,之后的事便用不着黛玉来心。

    黛玉知道如今的形势,便也不心急,只和往常一样在潇湘馆安心住着,却不知道贾母这一决定在外头掀起了滔天巨浪。

    消息送到了丞相府之后,小石头见自家公子爷闲时眯了眯眼睛,紧接着便冷森森笑了起来,顿时便打了个寒噤,心中感叹不知道是谁又惹急了公子爷,倒霉的子可不远了。

    林如海在北疆接到雪雁传出来的消息之后已经是几之后了,原先还想着只怕是黛玉想念自己了,可见着信封上的字迹并不是自己宝贝女儿的,心中便有些失望也有些惊讶。按理来说若不是什么大事,雪雁便直接将消息传到丞相府便罢了,怎么如今竟是传到北疆来了?林如海心中知道不妙,便赶紧将那封信拆开来细细看过之后,却是大怒。

    林如海见那送信的线人仍旧跪在地上等着,便开口询问道:“雪雁让你送信过来的时候可曾说了什么?”一贯温和儒雅的林如海语气中带着丝丝凉意,让跪在地上的线人心中一颤。

    “回老爷的话,雪雁姑娘只说这是要紧之事,关系着林小姐的终,让小的快马加鞭将心送到老爷手上,亲手交给老爷,还说已经给丞相府也送了信过去,旁的便不曾说什么了。”

    林海听见这话,心中方才放下来了些许,只摆了摆手让他退下,自己坐在椅子上沉思。

    贾府的事,皇上吩咐过了,暂时不能动了根基,还得从贾府这条线索中摸到更大的鱼,若是这时候这条线索断了,眼目前的事可进行不下去了。

    林海笑了笑,皇上虽说这时候不能动了贾府的根基,但给他们添点麻烦还是可以的,再者说了,三个月的时间,京城那边也该收网了,若是到时候能将收网的时间和玉儿成婚的时间凑在一处,那可真是解气。

    林海将负责和京城联络之人换进来,对着他耳语了一阵,又写了一封信将贾府中的事给皇上和云逸送了信去,方才回到书桌前坐下,想着要怎么样折腾折腾那不知好歹的贾家人才好。

    几之后,黛玉等人正在贾母出说笑着,贾母将黛玉的婚事说了出来,毫无意外地让众人一阵惊讶。探和惜险些惊呼出来,却见黛玉安安静静坐着,心中虽担忧,但也知道黛玉只怕是早有了应对之策,便稍稍把心放下,只等着没人时候再细细询问黛玉。

    宝玉才听见贾母说黛玉即将要嫁人,脑中便白了,过了好一会子方才回过神来,连忙上前拉着贾母的衣袖撒道:“老祖宗,为什么要让林妹妹嫁人,咱们姐姐妹妹们常常在一处不是很好么?”

    贾母听见宝玉的话,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将宝玉拉到一边说道:“你这孩子,怎么尽说些胡话,姑娘家大了,哪里还能有不出嫁的?你二姐姐原本也是要出嫁的,只是可怜了她年纪轻轻就去了!”贾母想起迎来,心中甚是惋惜,好好地一个女孩子,早早就去了,若是二丫头还在,如今也不用让林丫头替她出嫁了。

    宝玉听了贾母的话,哪里会依,拉着贾母就是一顿揉搓,说道:“老祖宗,林妹妹刚进京城的时候,老祖宗不是说了要将林妹妹嫁给我的么,怎么这时候却又要让林妹妹嫁给旁人了?那些须眉浊物哪里配得上林妹妹这样的人!”

    探听见这话心中冷笑,惜素来心直口快,见不惯宝玉这样懵懂无知,冷笑说道:“二哥哥这话说的奇怪呢,你说那些嫩人是须眉浊物,岂不知道你自己也是你口中说的浊物?再者说了,二哥哥这样败坏林姐姐的名声,却又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黛玉原本是不想和宝玉积极哦啊的,可宝玉说的话着实让黛玉恼怒,黛玉看了看窝在贾母怀中撒的宝玉说道:“我的婚事自然是老祖宗做主的,什么时候轮到二哥哥你来说三道四了!”

    宝玉迷惑看着黛玉说道:“林妹妹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呢,咱们自小便在一处长大,分也是非比寻常的,可是怎么自从你从扬州回来了之后,却和我生分了呢?想当初咱们一同吃一同睡的……”

    “你闭嘴!”黛玉起看着宝玉冷笑道:“我在这府中住了这么些年,却自问从没有做过什么于我女儿家名誉有损的事,若是说和宝二哥哥你平里说笑玩闹多了些,却也是看在咱们是表兄妹的份上,我倒是不知道哪里有什么不寻常的分了!二哥哥如今在这儿说这些话,可是诚心想要了我的命?”

    黛玉这里正说着话,却听见外头有婆子慌慌张张撞进来,一面跑着一面口中还说着“不好了不好了”。凤姐见状怒道:“什么事值得你这样慌张,满口的胡说八道!若是惊了老太太,瞧我不揭了你的皮!到底是什么事,爽爽快快说!”

    那婆子战战兢兢跪在地上向上磕头说道:“老太太恕罪,果然是不好了!方才夏公公从宫里传出消息来说,说是,说是……”

    这婆子被凤姐唬了一回,哆哆嗦嗦跪在地上,话也说不清楚了,倒是将屋中众人都急出了一汗。

    贾母听见那婆子说是宫中娘娘出事了,哪里还顾得上宝玉和黛玉的几句口角,手中的拐杖重重顿在地上,连声问道:“娘娘到底是怎么了,你还不快说!”

    那婆子见贾母急了,连忙叩头道:“老太太,方才宫中来人说是娘娘昨不知道为什么触怒了皇上,皇上下了圣旨将娘娘降为嫔。”

    正说话间,圣旨已经到了。来的是皇上边服侍的夏太监。那夏太监原本就是个势利小人,原先元妃正得圣宠的时候,他对贾府也是巴结着,可这时候见元妃被皇上降了分位,却不理会贾府众人了,宣了圣旨便甩甩袖子走了,连银子也不收。

    这消息对于贾家的人来说,无异于是一个惊天炸雷。贾母顿时只觉得自己脑中一片空白,半晌回不过神来。

    王夫人听见这话顿时哭天抢地的大呼“娘娘”,凤姐连忙过去扶着王夫人,屋中乱成一团,却没人注意到贾母的不对劲。

    宝玉在离贾母最近的地方,看见贾母呆愣愣的,半晌眼珠子没动一下,便知道有些不对了,连忙拉着贾母的手摇晃:“老祖宗,老祖宗你怎么了?”

    众人听见宝玉的喊声,方才反应过来,连忙回头看着贾母,却见贾母口中喃喃说着:“降为嫔,降为嫔……”说完便吱吱响后倒了下去。

    众人慌了,连忙上前将贾母扶起来,就连王夫人这时候也顾不上哭娘娘了,连忙上前扑在贾母上大喊道:“老太太醒醒,老太太快醒醒!”

    黛玉这时候冷眼看着屋中众人的反应,只觉得像是在看一场戏:邢夫人口中哭喊着,眼光却是谢谢瞟向边上立着的那扇白玉屏风;王夫人哭天抹泪的,眼中也闪着精光,可见并没有多少悲伤之意;而宝玉看着贾母,却是手足无措,只会在一边抹眼泪。

    不过一会子,贾府中的下人便将太医请过来了。府中众人早已经将贾母移到了里间的软榻上。

    那太医见屋中乱糟糟的,皱了皱眉头说道:“这屋子中人太多了,还是散开写好,也好让老夫专心替老太君诊脉。”

    凤姐听了这话连忙招呼着众人到外间等着,那太医给贾母诊了脉之后,到外间向邢夫人王夫人行了礼之后,方才捋着胡子说道:“老太太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是受了惊吓,一时间被痰迷住了,过会子便会醒过来。我再开一副药方子,你们让人抓了药来,每三次煎了服下,不过三四功夫便无碍了。”说完便让人拿来笔墨,给贾母开了一幅方子。

    那老太医将方子交给了鸳鸯,又转头向邢夫人等人说道:“老太太年纪大了,虽说子骨健朗,但终究是受不得惊吓的,平里还得小心这些,此番倒是没什么大碍的,但只怕吓唬得猛了,后便不大好了。”

    王夫人等人连声答应着,又让边上站着的鸳鸯给那太医塞了五十两银子,方才开口说道:“今多谢老太医跑这一趟了,些许东西,还请老太医不要推辞才是。”

    那老太医客气了几句,便向府中众人告辞之后出来。众人忙乱了一番,服侍着贾母睡下,又看着贾母喝下了药沉沉睡去。到了这时候,王夫人这才有心思去询问宫中娘娘的事

    王夫人将凤姐叫道边来说道:“你去将宫中出来的人请过来,我有话要问他。”

    凤姐这时候连忙让探黛玉姐妹并宝玉先各自会去歇着,方才让平儿去将等在外头回话的小太监请进来。那小太监王夫人和凤姐都认得,是元妃宫中近伺候的刘公公。

    刘公公进了屋子,先向邢夫人王夫人和凤姐行了礼。王夫人这时候心急如焚,哪里还顾得上让他请安,连忙挥了挥手,让刘公公起来,急不可耐地问道:“刘公公,不知道娘娘如今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会被皇上降了位分?”一面招呼着刘公公坐下,又让边上的玉钏儿上了茶。

    刘公公听见王夫人这样问,捶着腿恨声说道:“哎哟,淑人这话可问倒我了。昨晚上皇上到凤藻宫里,娘娘在宫中和皇上说话,咱们都不在里面伺候。可是莫约一盏茶功夫,却听见皇上呵斥娘娘的声音,见皇上及从凤藻宫里怒气冲冲走了出来。后头奴才等人进去伺候,却见娘娘满面泪痕跪在地上,边上还有一个碎了的茶盏,仙剑皇上是气大发了,连茶盏都摔了。”

    那刘公公见王夫人等人均是倒吸一口凉气,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后头咱家原想着向娘娘问清楚了这事的由来,也好给淑人带个信,好在外头活动活动,可谁知到娘娘只是呆呆坐着,不管问什么都不说话。”

    那刘公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皇上子一向温和,宫中的娘娘没有谁被皇上这样狠狠训斥过的,而元妃娘娘也是个知礼的,皇上一向对娘娘宠有加,此番却不知道为了什么,将娘娘连降两级,让宫中其他娘娘惊愕的同时也看尽了笑话。元妃娘娘却不似往,还想着如何讨回皇上的欢心,他瞧着却有些心灰意冷的样子。

    当然这话刘公公可不敢在王夫人跟前说,只说皇上子温和,不会为了几句话将娘娘降了位分,只怕是娘娘家中做了什么事让皇上恼了,方才有了这一番折腾。

    王夫人听见这话心都凉了,细想了想只觉得家中之人安安分分的,也不曾做了什么欺男霸女之事,没道理皇上会将火气发到宫中娘娘的头上。

    刘公公见王夫人等人在沉思者,便起来告辞了,只说是娘娘在宫中还得有人伺候着,何况他出宫来,若是回去晚了,只怕便带累了娘娘。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