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事发

    一夜之间闹得鸡飞狗跳,大观园里人人自危。//**//第二(日rì)一早,贾母因不见黛玉湘云过来请安,心中奇怪,便问三(春chūn):“怎么今(日rì)早晨不见玉儿过来,这丫头想是偷懒呢!”

    宝玉在旁边睁大眼睛看着贾母,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见王夫人面色不豫,便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下去,没说出口。

    探(春chūn)却是不管这许多,只看了朝着自己使眼色的王夫人一眼,回头望着贾母说道:“老祖宗,昨天夜里园子里出事(情qíng)了,想必林姐姐被吓坏了,今(日rì)早上我过去时候说是(身shēn)上不大好呢。”说完便看了看在一边目光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的王夫人和低头不说话的凤姐。

    贾母听见这话脸色一沉,盯着恶狠狠等着探(春chūn)的王夫人说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话!”

    王夫人暗暗咒骂探(春chūn)忘恩负义,只管帮着林黛玉那个狐媚子,竟是将这事(情qíng)直接捅到了贾母跟前,让自己不好交代,却是不敢喝贾母顶嘴,只得赔笑说道:“老太太息怒,只因着园子里丢了东西,因想着园中的丫头们人多了,难免有些手脚不干净的,便向乘此机会好生查访,一来也是拿住了那贼人;二来也是为着去去疑;三来也是想着园子里的丫头婆子门是愈发不像话了,晚间上夜便是吃酒打牌的,若是什么时候走神大意了岂不是大事,便在园子里搜了一搜,想着将园子里不老实的人都撵出去,也好落得个清静……”

    王夫人话还未说完,便听见贾母重重将龙头拐杖蹲在地上厉声说道:“你胡说些什么!园子里丢了东西,干这些女孩子什么事(情qíng)?人家外头说起抄家来,莫不是战战兢兢的,如今倒是好,外头不曾进来抄,你倒是自己抄起来了!若是传出去了,成什么样子!再者,便是奴才们不懂事,拿住了打一顿撵出去便罢了,如何又扯到姑娘们头上来?”

    这时候却听见惜(春chūn)冷笑一声说道:“我们原都是贼,自然比不上人家薛家姑娘那样端庄贤淑,自然是将(身shēn)边的丫头管得好好的,也不用旁人((操cāo)cāo)心。我可听说昨儿晚上连林姐姐的屋子都搜了呢,还说是什么怕小丫头们将东西藏进林姐姐的箱子里,说的可真是好呢!周妈妈,不知道你去请了皇上的圣旨没有,怎么就这般大胆,竟然敢随意搜查朝廷命官之女呢?”

    贾母听见这话登时气的说不出话来,只拿手指着王夫人,指头微微颤抖着,显见是气急了。

    周瑞家的见状连忙跪下磕头道:“老太君明鉴,并非是奴才放肆,只是林姑娘(身shēn)边的丫头大都是从江南带过来的,比不得咱们家中的丫头都是知根知底的。如今园中丢了东西,自然是和林姑娘无碍的,只是保不定林姑娘(身shēn)边丫头拿了,藏到林姑娘箱子里,坏了林姑娘的名声……”

    话未说完便看见贾母将手中的茶盏罩着周瑞家的头上一砸,厉声喝道:“谁给你的胆子,竟是搜到主子头上去了!罢了,我也知道我老了,这家中的事(情qíng)是管不了了,与其这样或者便让人给脸子看,不如这边收拾东西回了金陵,让你们折腾便是,自此之后永不见面是干净!”说完便一叠声让人(套tào)车收拾东西。//**//

    这话说的可是有些重了,众人连忙跪下求(情qíng)。周瑞家的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面子,连忙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道:“老太太饶命,只奴才糊涂油蒙了心了,竟是做出这样背主的事(情qíng),还请老太太看在奴才这么些年来尽心尽力为府上做牛做马的份上饶了奴才!”一面说着一面连连磕头,就连王夫人也跪在地上哭道:“老太太这样说,是存心要了我的命了!我原是想着只怕家中不知好歹的奴才们偷了东西,将这事(情qíng)赖到小姐们头上,便想着搜一搜去去疑,万万没有想到这奴才竟是仗着我说的话在园子里胡来,扰了姑娘们的清静。若说是我存了心的,只怕那天打五雷轰呢!”

    惜(春chūn)听见这话却是忍不住冷笑一声低声说道:“说的可比唱的还好听呢,若是老天有眼,焉能让你活到今(日rì)!”虽说低声,但屋子中静悄悄的,为由王夫人和周瑞家的抽泣声,惜(春chūn)这话却是让屋内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贾母虽说不满王夫人,但长辈说话,哪里有惜(春chūn)插嘴的份,便瞪了惜(春chūn)一眼,见惜(春chūn)仍旧是拿衣服油盐不进的样子,心中也甚是不喜。又想到如今宫中元妃娘娘甚的皇上的心意,若是让将王夫人收拾得狠了,只怕娘娘面份上过不去。想了想便转过头来,看着王夫人和周瑞家的说道:“虽说你这话说的有些道理,但终究是你虑事不周惹出来的祸事!咱们家的姑娘都是大家闺秀,一行一言都是有规矩的,哪里是那些什么暴发户家的可比的?林丫头是个什么(性xìng)子我还不知道,手底下的人也是最最守规矩的,哪里会做出你说的那等没来呢的事(情qíng)来,当真是天大的笑话了!这事(情qíng)快不要提了,若是叫旁人晓得了,咱们家抄了自己家,可真是连面子里子都丢尽了!”

    贾母说完又转过头来看着周瑞家的啐道:“好你个混账东西,我原先看着你是家里的老人了,又是跟着你们太太嫁过来的,便给你几分薄面,没想到如今你倒是蹬鼻子上脸了,你打量着我老了,没法子收拾你们这些奴大欺主的人了?我今儿克讲话说明白了,不过是个奴才,我虽老了,但这点主还是能做的!来人,把她拉出去个给我狠狠打上二十板子,我瞧着以后还有那个敢仗着自己年纪大了便不将主子放在眼睛里的!”

    周瑞家的只瞧着王夫人低着头并没有替自己求(情qíng)的意思,尚且来不及说话,便被几个婆子拖出门去,又听见贾母在里头高声说道:“给我狠狠的打,若是叫我知道谁糊弄我了,便不用在这府中呆着了,直接撵出去罢!”

    众人见贾母发怒,均是屏气凝神,唯有宝玉,见事(情qíng)被说了出来,心中惦念着晴雯,便连忙上前求(情qíng)道:“老祖宗,晴雯一向是个乖巧伶俐的,可是也不知道是谁在太太跟前说了她的坏话,太太生气要撵她出去呢!老祖宗,晴雯对孙儿一向是个好的,便留下她罢。”说着便上前扯着贾母的衣袖摇了摇。

    贾母这时候听见宝玉的话,知道王夫人是拐着弯削自己的面子,心中更是恼怒,只拿手指着王夫人冷笑道:“好,好,我如今可当真是老了,竟是不防眼皮子底下竟是出了这些幺蛾子!晴雯原是从我房里出去的,若是要撵了她出去,还得问过我这老婆子的意思才是!”说罢紧紧盯着王夫人,看着王夫人渐渐低下了头,盘算着怎么将晴雯撵出去方好。

    王夫人低下头,念着手中的念珠,想着宝玉竟是为了一个奴才秧子给自己难堪,当真是叫那些个狐媚子给勾了魂去!正想要说什么时候却听见探(春chūn)接着说道:“太太,今(日rì)孙女儿特地来向太太请罪!”说完便起(身shēn)从椅子上起来,直(挺tǐng)(挺tǐng)跪在邢夫人跟前,倒是将邢夫人闹了个手足无措。

    贾母连声说道:“鸳鸯,快去将三姑娘扶起来。”一面看着探(春chūn)叹道:“我知道你素来是个懂事的,也并不曾做出什么不识大体的事(情qíng)来,今(日rì)倒是请的什么罪呢?”说完边看着凤姐。

    王夫人早听凤姐说了昨(日rì)王善保家的事(情qíng),如今见探(春chūn)这样,心中登时便慌了,又想着这事(情qíng)终究是大太太那边的人做出来的事(情qíng),见探(春chūn)跪在邢夫人跟前,彻底放下心来不说话。

    探(春chūn)将昨(日rì)的事(情qíng)细细说了,贾母也不多话,只森然说道:“好,好,好,原来府里头竟是出了这些个混账东西!一并拖出去打上二十板子,我倒是要瞧瞧今后可还有人敢挑唆主子的!”

    外边婆子见贾母今(日rì)雷霆之怒,不由得胆战心惊,方才听见贾母的话便赶紧进来将王善保家的拖出去,一面还未等着王善保家的喊出声音来便将她的嘴堵了。

    这时候王夫人忖度着贾母的心意,便又起(身shēn)跪在贾母跟前哭道:“媳妇有一句话要想老太太回明,还请老太太恕罪方是!”

    贾母不知道王夫人又要闹什么幺蛾子,便也只得冷声开口说道:“你有什么话便说,别在这里吞吞吐吐的,倒像是我为难你了,看着让人心里不痛快!”

    王夫人一咬牙说道:“媳妇昨(日rì)想将宝玉房中的晴雯撵出去并非存了什么不好的心思。媳妇也知道晴雯是老太太屋子里的丫头,便不曾直接让她出去,说是等着回明了老太太在撵她。谁晓得那蹄子竟是在宝玉跟前胡乱嚼舌根,倒是坏了咱们一家子的(情qíng)分。老太太请细想,宝玉屋子里那么些丫头,怎么媳妇单单要将晴雯撵出去,这事(情qíng)原始有缘由的。”

    贾母心中冷笑,她心中这点子小算盘难不成自己看不透?拿自己可真是白活了半辈子了!只是既然王夫人跪在自己跟前,却是不好为了一个奴才让她没脸,便缓和了脸色说道:“你说的倒是也有几分道理,好好儿的,何必跪着!宝玉,去将你娘扶起来!将晴雯撵出去是什么缘由,你便好生说出来罢。”

    王夫人看了正向自己杀鸡抹脖子使眼色的宝玉一眼,目光中的(阴yīn)寒将宝玉唬得缩了缩脖子,求(情qíng)的话便含在嘴里说不出来了。

    王夫人见贾母这样子,便知道这事(情qíng)大有可为,便也顾不得许多了,只扶着宝玉的手缓缓站起来说道:“宝玉屋子里丫头原本就多,他又是个怜惜女孩子的(性xìng)子,那些个丫头们都(爱ài)往宝玉屋子里跑。这园子里人多心思杂的,若是没有尚好;若是有一两个心怀鬼胎的,好好地公子哥儿岂不是要被这些丫头们教坏了?”

    王夫人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看了看边上站着的三(春chūn),贾母便知道接下来的话不好给姑娘家听见,便说道:“你们小姐妹在这里一早晨想必也累了,玉儿又病着,你们便回去歇着罢,若是有空了便去多和玉儿说话解解闷也好。”说完看了一眼站着无动于衷的宝玉,皱了皱眉头说道:“宝玉也下去歇着罢,我和你母亲有话要说。”

    宝玉心中惦记着晴雯的事(情qíng),哪里会下去了,拉着贾母便是一阵磨,谁知到贾母却是坚决不许,宝玉只得下去。边上探(春chūn)看了却是暗暗摇头,宝玉越是这样,王夫人越是怨恨晴雯,只怕原本能解决的事(情qíng)都要让他给搅黄了。

    王夫人见屋子里只剩下贾母、邢夫人、凤姐自己了,便也不再忌讳,说道:“那一(日rì)凤丫头原本是进院子里有点子事(情qíng),可谁知到到了怡红院却听见一个小丫头和宝玉吵嘴!凤丫头回来和我说了这话,我也晓得当宝玉和他屋子里的丫头们闹惯了的,起初我也不大在意,但后头竟是听说那丫头连李嬷嬷也骂了!我原想着那李嬷嬷是咱们府上的老人了,宝玉又是她(奶nǎi)大的,自然是要好生尊敬着,心中便有些不喜,但终究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却是便多了个心眼,让宝玉屋里的袭人帮忙提点这些,让小丫头们不要太过分。可谁晓得那(日rì)我叫袭人过来说话却是吞吞吐吐的,我便有些疑惑,细细盘问了才晓得那请问可不仅仅是张狂目中无人,竟然还打着那没脸的主意,想要爬上宝玉的(床chuáng)!”王夫人这一番话真真假假,倒是让贾母信了七八分。

    贾母听见这话不(禁jìn)皱眉说道:“晴雯那丫头我是知道的,模样也是府中上上下下的丫头中最水灵的,只是(性xìng)子却是着实差了些。不过她最是个高傲的,勾引主子的事(情qíng)只怕是做不出来!”宝玉年纪还小,若是当真叫那些不要脸的东西给勾引了去,可当真是要命了。

    ------题外话------

    大家猜猜被撵出去的是谁?!还有,票票啊飘飘,我在召唤你们!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