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抄检(上)

    王夫人听了王善保家的话,想起宝钗曾经和自己说过的宝玉屋中的一个叫晴雯的丫头不服管教,又想起那丫头原本是老太太(身shēn)边的,生的和黛玉有几分相似,妖妖佻佻的,整个一个狐媚子,又是个张狂的(性xìng)子,心中火气便上来了。加上王善保家的还说司棋曾经骂过宝玉的(奶nǎi)妈李嬷嬷,心中便更是气恼,让小丫头将晴雯和司棋叫道自己跟前来。

    那小丫头到了怡红院时候,恰巧晴雯(身shēn)上不自在,睡中觉才起来,正发闷。听如此说,只得随了她来。晴雯脾气向来暴躁,对小丫头们也是时常非打即骂的,加上她又素来最得宝玉欢心,园子里的小丫头竟是没几人喜欢她的。如今知道王夫人发了威,竟也不提醒晴雯,只在心中幸灾乐祸等着看笑话。

    素(日rì)里园中的这些丫鬟都知道王夫人最厌恶丫头们浓妆艳抹风流袅娜掐尖出挑的,因此晴雯也不敢出头。如今因连(日rì)不自在,并没十分妆饰,自以为无碍。及到了凤姐房中,王夫人一见她钗退鬓松,衫垂带褪,有(春chūn)睡捧心之遗风,而且形容面貌恰是上月的那人,又和黛玉面貌气度上又几分相似,不觉勾起方才的火来。

    原本黛玉便是王夫人心中的一根刺,想着宝玉好好的便是让这狐媚子勾引坏了,偏生老太太护着,拿她没办法,如今见了晴雯,想起宝钗说起的事(情qíng)加之宝玉屋子里的袭人常来和自己闲话,说起来这丫头素(日rì)的为人,愈发憎恶,只冷笑道:“好个美人!真象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我且放着你,自然明儿揭你的皮!宝玉今(日rì)可好些?”

    晴雯原是个聪明伶俐的,一听见王夫人如此说,心内大异,便知有人暗算了她。虽然着恼,只不敢作声。又听见问宝玉可好些,忖度着王夫人的心意,便不肯以实话对,只说:“我不大到宝玉房里去,又不常和宝玉在一处,好歹我不能知道,只问袭人麝月两个。”

    王夫人重重拍了椅子上的扶手一下喝道:“这就该打嘴!你们原本就是宝玉房中的丫头,不好生服侍着主子,平(日rì)里做什么去了?你难道是死人,要你们作什么!”

    晴雯心中冷笑,若是当真好生服侍着宝玉,只怕如今连命都没有了!面上却不敢露出一丝一毫,只说道:“我原是跟老太太的人。因老太太说园里空大人少,宝玉害怕,所以拨了我去外间屋里上夜,不过看屋子。我原回过我笨,不能服侍。老太太骂了我,说‘又不叫你管他的事,要伶俐的作什么。’我听了这话才去的。不过十天半个月之内,宝玉闷了大家玩一会子就散了。至于宝玉饮食起坐,上一层有老(奶nǎi)(奶nǎi)老妈妈们,下一层又有袭人麝月秋纹几个人。我闲着还要做老太太屋里的针线,所以宝玉的事竟不曾留心。太太既怪,从此后我留心就是了。”

    王夫人听见晴雯拿贾母来压自己,直觉恨得牙痒痒,却想了想只冷笑道:“阿弥陀佛!你不近宝玉是我的造化,竟不劳你费心。既是老太太给宝玉的,我明儿回了老太太,再撵你。”说完转头向王善保家的说道:“你们进去,好生防她几(日rì),不许他在宝玉房里睡觉!既是老太太屋里的,便等我回过老太太,再处治她。”说完看着脸色变得惨白看着甚是楚楚可人的晴雯,喝道:“去!站在这里,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的妆扮!倒是连那窑子里的姑娘还不如了!若是带坏了宝玉,瞧我不揭了你的皮!”

    晴雯不敢回嘴,只得出了门。这气却是非同小可,只拿帕子捂着脸一路哭着跑回怡红院。

    小丫头到了缀锦楼,正好看见司棋端了水出来,想是迎(春chūn)午睡醒了,正好服侍完了迎(春chūn)梳洗,便和司棋说明了事(情qíng),见司棋有些疑惑,便不由将司棋拉到一边悄声说道:“好姐姐,你今(日rì)可得小心了,方才我听见大太太那边的王妈妈周妈妈和太太说了些倒三不着两的话,见太太将宝玉屋子里的晴雯姐姐一并叫过去了,竟是要撵她出去呢!”

    司棋听见这话先是大吃了一惊,紧接着脑中灵光一闪,想着前几(日rì)几位姑娘商量好的事(情qíng),如今看来竟是不用这样麻烦了,只怕将计就计出去便好,心下大定,便朝那小丫头笑道:“多谢妹妹提醒了,只是我素来是个行的端做得正的人,也不怕太太来问我话。再者,如今二姑娘快要出嫁了,只怕太太是想要问问姑娘好不好呢。”

    那小丫头见司棋如此,竟是急了一(身shēn)冷汗,只将司棋拉到一边说道:“我的好姐姐,哪里就这么简单呢,那周妈妈姐姐也不是不知道,最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若是当真让她在太太跟前告了一状,麻烦可就大了。”

    司棋轻轻拍了拍小丫头的手笑道:“你放心罢,没事的。”想了想接着说道:“我且过去,横竖现在太太找的只是我,你便替我去和我们姑娘说一声,罢事(情qíng)原原本本告诉姑娘,让姑娘心中有个数,免得到时候姑娘找不到我。”

    小丫头听了这话以为司棋的意思是让自己和迎(春chūn)说了这事(情qíng)之后迎(春chūn)自回替她做主,便放下心来笑道:“这事(情qíng)姐姐便只管放在我(身shēn)上。姐姐且先过去,等会子我服侍着二姑娘过来。”说完便噔噔噔跑进去和迎(春chūn)说了。

    司棋笑了笑便自去找王夫人。及到了王夫人小跨院门口便看见晴雯一脸苍白从里面跑出来,见了自己也不说话,只管低着头往前跑,满脸的泪痕,边上还有两个小丫头跟着,却不是劝说的,只是看着晴雯笑。两个丫头见了司棋便笑道:“司棋姐姐来了,太太正等着呢,姐姐这便进去罢。”司棋连忙笑着应下。

    王夫人骂了晴雯一顿,正在火头上,等着问外头小丫头时候却说司棋还没到,更是心头火起,正想让人去看时候,却听见外头小丫头说司棋来了。王夫人见司棋进来,将手中的茶盏都摔了,冷笑道:“好个丫头,连个姑娘还没混上呢,尽是端着主子的架子了!我问你,我让彩屏过去唤你,怎么这会子才过来?彩屏呢?”旁边的人都被王夫人吓得屏气吞声,生怕王夫人将火烧到自己头上,就连王善保家的和周瑞家的这时候也老实了。王善保家的见了司棋进来,连忙给她打眼色,让她小心应付着。

    司棋上前给王夫人行了礼之后笑道:“彩屏说是太太找我,我自然是不敢耽搁的。只是我们姑娘跟前离不得人,我便让彩屏和我们姑娘说一声,免得我们姑娘到时候找不见人。”

    王夫人听见这话心头的火气方小了一些,又见司棋(身shēn)材高大,竟是有些男人的体格,全然不似晴雯那般狐媚子招人恨,便接过玉钏儿手中沏好的新茶喝了一口说道:“二姑娘如今要出嫁了,虽说她不是我的女儿,但汇总就是在我跟前养大的,(情qíng)分自然是和母女没什么两样,她可还好?”

    司棋见王夫人问,连忙笑道:“太太放心,我们姑娘这些(日rì)子(身shēn)子倒是好,就是每(日rì)里吃饭也香甜。只是想着(日rì)后出嫁了便不能常常和家中人来往,就连宝二爷也不能时常见了,心中便还是有些伤感。”

    这几句话说得王夫人大为满意,若是迎(春chūn)心中记挂着宝玉,将来出嫁之后便能对宝玉多多照拂着,对宝玉来说自然是件好事。“二丫头便是个沉默的(性xìng)子,你是她最贴心的,知道你们姑娘伤心了也不劝劝她!”

    司棋却叹道:“太太说的是,只是我何尝不劝呢,只是我们姑娘素来便是那个(性xìng)子,这几(日rì)和三姑娘四姑娘她们说说话倒是好了些。”司棋脑中快速转着,知道王善保家的在,今(日rì)的事(情qíng)只怕是成不了了,便狠了狠心想着还是照着原先说好了的来做只怕要更保险些。

    王夫人听了这话之后便放下心来,叹道:“我知道你是个好的,对你倒是也放心,不过白嘱咐你几句罢了。你们姑娘是个好的,如今也快要出嫁了,你可千万服侍好了,可别在这时候再闹出些什么幺蛾子来!李妈妈她们是府上的老人了,平(日rì)里见了尊重些,可别仗着你是姑娘的大丫头便目中无人起来!”王夫人看着司棋,说了这几句话便住了嘴,毕竟不过是些小事,何况司棋又是大太太的人,不好处置。何况若是撵了她,到时候送进来个什么狐媚子还不知道呢,就这样粗粗笨笨的就好。

    司棋听见王夫人的话,连忙低头应着,不敢答话。见王夫人摆了摆手方才出去了。

    司棋从王夫人处出去之后,回缀锦楼去见了迎(春chūn),将今(日rì)的事(情qíng)一五一十说了,迎(春chūn)笑道:“你这丫头倒是机警,我原想着你这边求了太太出去了呢!”

    司棋笑道:“姑娘可别说这样的话,若是这时候求了太太,不说其他的,就是在王妈妈哪里也过不去!再者说了,若当真是那样,就算是出去了,我也不能离开家不是?只是我可当真是奇怪,不知道林姑娘是用了什么法子断定太太定然会清查园子里的丫头的!”

    迎(春chūn)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林妹妹这样说时候我也问过,她直说这事(情qíng)是慕容公子安排的,她也不大清楚。只是让我们准备好。这事(情qíng)可当真是要委屈你了!”

    司棋满不在乎笑了笑说道:“好姑娘,你便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我老子娘去得早,家里便只有哥哥嫂嫂,我在家中也不过是件东西罢了。王妈妈对我也不过是面上的(情qíng)分,如今我好了,她自然是护着我的;若是我遭了难,只怕躲得比谁都快呢!正经只有姑娘一人是真心对我的,我不跟着姑娘还要跟着谁去!”

    迎(春chūn)笑了笑不说话,她生(性xìng)不(爱ài)和人争辩,也不喜欢拿主子的架子,这屋子里的丫头便也只有司棋一人是真心待她的,至于绣桔和(奶nǎi)妈妈,这屋子里的东西都要让她们搬空了尚且说自己的不是,还指望什么呢!

    王夫人见司棋走了之后,便转头想凤姐冷声笑道:“这几年我越发精神短了,照顾不到。就晴雯这样妖精似的东西竟没看见!只怕这样的还有,明(日rì)倒得好生查查,将这些小蹄子撵出去方是正经,别说是带坏了宝玉,就是带坏了府上的几位姑娘,说出去了也是个笑话!”

    凤姐见王夫人盛怒,知道是将气撒到晴雯头上,却也不敢说话,只得低头应着。

    王善保家的见王夫人这样说,又见司棋不过是被随口说了几句,自觉面上有光,瞪了周瑞家的一眼谄笑说道:“太太请养息(身shēn)体要紧,这些小事只交与奴才。如今要查这个主儿也极容易,等到晚上园门关了的时节,内外不通风,我们竟给她们个猛不防,带着人到各处丫头们房里搜寻。想来谁有这个,断不单只有这个,自然还有别的东西。那时翻出别的来,自然这个也是她的。”

    凤姐心中“咯噔”一声,知道这事(情qíng)甚是不妥当,若是让人知道了,说是自己家倒是抄起自己家来了,只怕是个天大的笑话。再则若是老太太知道了,自己也脱不了这干系。刚想开口劝,便听见王夫人说道:“你这话说的是,若不是如此,断然不能清的清白的白。”

    王夫人转过头来问凤姐时,凤姐只得说:“太太说的是,只能这样罢了。”

    王夫人见凤姐不说什么,便说道:“既是如此,便将这事(情qíng)定下来罢了。等着晚间等老太太入睡之后,便将园子里丫头们的地方挨个搜一搜,务必要找出贼赃来!王妈妈,这事(情qíng)便交给你去办。”又指着凤姐道:“你跟着王妈妈看着。”然后方才和周瑞家的说道:“你也跟着去!人多些免得到时候出了岔子。待会子你留下来,我嘱咐你几句话。”

    说完又向众人说道:“罢了,你们去罢,只是老太太年纪大了,这事(情qíng)若是惊了老太太,瞧我不揭了你们的皮!”

    众人应下,从屋中退出去,但留下王夫人和周瑞家的在屋子里。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