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抉择

    慕容铮看着月华一反常态的萎靡,心中很是奇怪,但因想着毕竟这小东西也不是一般的兽,便将心中的疑惑抛到了一边,只想着不知到底是什么事(情qíng)竟然一向害羞自持的黛玉主动找上自己。..

    到了傍晚,黛玉借口自己(身shēn)子不舒服便将紫鹃青韵等人赶出了房门,自己则是静静坐在软榻边上等着慕容铮。

    刚过了酉时,天色便暗了下来,黛玉因见屋内渐渐黑暗,便自己摸索着将案上的灯点燃了,就着灯光拿起了她随手搁在边上的一本《拈花录》拿起来静心看着。

    过不了一会儿,黛玉便听见窗户轻轻一响,便知道是慕容铮过来了,却也不理会,之自顾自看着手中的书。知道慕容铮那双青缎粉底的靴子停在了自己跟前方才将手中的书放下,抬起头来看着怀中趴着毛茸茸一团的月华,脸上永远是那似笑非笑表(情qíng)的慕容铮,淡笑着问道:“你怎么不让它回来,却将它留到这时候?”

    慕容铮自顾自找了位子坐下,将怀中的月华递给黛玉说道:“这小东西我看到是有几分奇怪,今(日rì)到了我哪里竟是倒头便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若是要让它自己过来,我只怕它在路上睡过去了。”

    黛玉斜睨了慕容铮一眼说道:“我也正奇怪呢,月华原先可是整(日rì)里上蹿下跳每个安生时候的,怎么着莫约一月以来倒是精神不济,整(日rì)里昏昏(欲yù)睡的。可是我也让人来瞧过了,都说是没什么大碍,可当真是叫人放心不下。”说完摇了摇头。

    月华跟在黛玉(身shēn)边好些时(日rì)了,又是聪明伶俐的,(情qíng)分自然是非同一般。如今月华莫名其妙成了这样,黛玉哪有不担心的道理。

    慕容铮笑了笑,却是一点不担心。在他看来,月华算是灵兽,既然是灵兽,它自己个儿的(身shēn)子自己是有数的,万万不会像黛玉担心的那样,只怕是短时间之内的事(情qíng)罢了。“黛儿让月华辛辛苦苦跑了这么一趟便是只是想和我说明这事(情qíng)?或是黛儿从云府中离开了,想着(日rì)后不好见面,便让我来叙叙旧?”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却是喊着浓浓笑意看着黛玉的脸一点点红透。

    黛玉听见慕容铮问话,却是不再在月华的问题上纠缠,便知道慕容铮并不担心,也知道月华定然没有什么大碍,却是因着慕容铮后头几句话面上不大自在,只冷哼一声说道:“月华的事(情qíng)我虽担忧,但如今看下来只怕它沉睡便是在调整(身shēn)体,自然是没什么大碍的。叙旧,叙什么旧?我和你哪里有什么旧好叙的!”黛玉勉强将狂跳的心按捺住,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慕容铮,将慕容铮的心都看软了。

    慕容铮也知道黛玉素来脸皮薄,若是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尚可,若是说话过火了,当真惹恼了她,那可真是不划算了。便抬手将黛玉头上有些松弛了的簪子扶了扶说道:“我前几(日rì)听说贾赦将她女儿许给了如今的京指挥使孙绍祖,黛儿今(日rì)将我找来想必为的就是这事罢?”

    黛玉抬起头奇怪看着慕容铮说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不知道这消息是你从哪里听来的,又是如何知道我今(日rì)找你来是为了这件事?”

    慕容铮低笑一声说道:“这京中的事(情qíng)只怕很少有我不知道的。....贾家的那位贾赦大老爷可是京中出了名的混账,不过那孙绍祖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京中的人提起他二人来说可是没有不皱眉的。前些(日rì)子贾赦找那孙绍祖接了五千两银子,替一个姑娘赎了(身shēn),带回府中来,那孙绍祖后头来找贾赦要那五千两银子,哪里知道却听见贾赦说道‘那五千两银子不过是小事,只是我听说老弟尚未娶妻,我有一个女儿,如今年方十六,生的那是花容月貌,比起宫中的娘娘来说也是一点不差的,若是咱们能成了亲家,(日rì)后自然是要多多亲近的。’那孙绍祖元也是个聪明人,想着不过是五千两银子,若是能娶了贵妃娘娘的妹妹,说出去了也是他的面子,便答应下来。”

    黛玉原先便大概知道了迎(春chūn)婚事的由来,只是如今听着慕容铮详细说起,仍旧是觉得寒心,愤愤不平说道:“我如今可当真是开了眼了,竟是有这般无耻之人,竟是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顾了,难不成那几千两银子竟是比自己女儿还重要?”

    慕容铮听了黛玉的话一笑说道:“黛儿何必生气,这事(情qíng)可是屡见不鲜的了,那区别只不过在于银子的多少罢了。更何况这些人可是比虎狼还要凶狠呢,区区一个女儿他们那里会放在心上。更何况在他们看来姑娘家终究是要嫁人的,差别只不过是嫁了谁而已,与其让女儿嫁给那给自己带来不了任何好处的你,倒是不如换了银子更实在些。”慕容铮说话的同时将黛玉的小手握在手中,只觉得心(情qíng)也无比舒畅起来。

    黛玉默然,果然的,虽说元(春chūn)进宫之后尊为娘娘,但当初不也是家中人为着自家的好处将她送进宫去的么,不过说出去是要比如今的迎(春chūn)好听一些罢了,可实际上哪里有什么区别呢!

    慕容铮看着黛玉并未曾注意到她的手已经被自己握在手中,或是注意到了却是装作没注意?心中甚是愉快,嘴角含笑说道:“你和那位迎(春chūn)姑娘(情qíng)分不同一般,如今她遇上了这样的事(情qíng),你自然是要帮一帮的。这事(情qíng)你只管放心罢,不过是件小事。只是有事(情qíng)我可是要问清楚了,你须得问问你那位二姐姐,这事(情qíng)若是要解决倒是容易,但她是想要暂时将这事(情qíng)解决了就好;还是想要将这事(情qíng)彻底解决了,今后永无后患?”

    黛玉一怔,不又开口问道:“你说这话可是奇怪,若是可以,自然是要彻底解决了放好,难不成还有什么其他的顾虑?”

    慕容铮笑了笑说道:“若是要暂且让这事(情qíng)过去便可,便只需给那孙绍祖添些麻烦,让他无力分(身shēn)就是,或是让他断了提亲的念头。只是若是这样,你那二姐姐如今虽说是逃过一劫,但有那样的父母亲人在那里,将来嫁人定然也不会有什么好的人选。若是要彻底解决这事(情qíng),那便只有离开这个家才是办法。”

    慕容铮朝着黛玉眨了眨眼睛,看着黛玉进入天人交战,灿烂笑了笑说道:“你明(日rì)便找你她将事(情qíng)问清楚了,咱们早作安排。我这便先走了,明(日rì)这个时候我再过来罢。”说完便依依不舍放开黛玉的小手,又将黛玉送过去的玉佩亲手挂在黛玉腰间,又在黛玉耳边耳语了一句话方才翻窗而出。

    黛玉呆呆看着自己的手,似乎还能感觉到慕容铮大手的温度。脸上淡淡地红晕泛起,想着方才慕容铮在自己耳边说的那句话,心中压抑不住的泛起一阵阵甜蜜。“黛儿,我今(日rì)帮忙并不是为着其他的,只是担心着你若是见了她遭难,心中难过。”

    黛玉怔愣了一会儿,却听见轻轻开门的声音,抬头一看却是紫鹃进来了。

    紫鹃知道自家姑娘今(日rì)晚上和慕容铮见面有话要说,可是在外头看着时辰渐渐晚了,屋内也没有了声音,等了半天,却仍旧不见灯光熄灭,便推门进来,果不其然,便看见黛玉正在发呆。紫鹃叹了一口气上前说道:“姑娘如今天色有些晚了,姑娘又是一向睡觉不稳当的,不如赶紧睡下罢,云姑娘在书房也已经等了好一会子了,只怕是也困了。”

    黛玉听见紫鹃的话连忙说道:“你说的是,只怕云妹妹已经等急了,赶紧让她过来歇着罢。”

    黛**上趴着的月华隐隐约约听见紫鹃的声音,哼唧了一声便闭着眼睛朝着紫鹃的方向拱去,那小模样倒像是尚未睁开眼睛的小兽,只能靠着声音和味道来辨别周围的事物。

    紫鹃见月华的举动,心中一软,连忙将从黛**上探出大半个(身shēn)子的月华抱起来,轻轻抚着月华脑袋上的软毛,眼中的宠溺却是连紫鹃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只是却让旁边的黛玉看了个清清楚楚。

    紫鹃青韵橙意翠缕将黛玉湘云服侍着睡下之后,一夜无话。

    第二(日rì)一早,黛玉听见潇湘馆外头鸟雀叽叽喳喳的叫声,就已醒了,看着湘云睡得甚熟,便笑了笑轻声唤紫鹃青韵进来。

    紫鹃进门见黛玉想要起(身shēn),连忙上前伺候,边小声说道:“如今天色尚早,昨晚上云姑娘又闹了姑娘一晚,姑娘何不多睡一会子?”

    黛玉笑笑说道:“不了,如今也不早了,更何况待会子二姐姐三妹妹四妹妹还要过来,这会子也该起了,不然等会子她们过来了难不成我还睡着?”

    紫鹃青韵笑了笑,服侍着黛玉起(身shēn)梳洗,这时候湘云也醒了,外头橙意翠缕也进来服侍,一时间屋子里几人说说笑笑闹哄哄的。

    黛玉湘云用过了早饭之后,便在外间中等着迎(春chūn)探(春chūn)惜(春chūn)过来之后,将昨(日rì)的事(情qíng)一一相告。

    迎(春chūn)瞪了旁边站着的司棋一眼,朝着黛玉温柔笑道:“这丫头竟是给妹妹添麻烦!我原本想着这事(情qíng)毕竟是我自己的事(情qíng),妹妹如今也是寄居在府中的,这府中的人原也就是些无利不起早的,妹妹在这府中的(日rì)子尚且艰难,还怎么能劳烦妹妹呢。”

    黛玉尚未说话,探(春chūn)听了迎(春chūn)的话却是颇不赞同,皱眉说道:“而姐姐这话说的可是没道理了,咱们原本就是姐妹,何况又遇上了这样的亲人,更是(身shēn)不由己的。如今二姐姐遇上了难处,若是连我们也只想着置(身shēn)事外只顾着自己,只怕便当真是上了绝路了。更何况今(日rì)是二姐姐,只怕明(日rì)便是我,是林姐姐云妹妹了。”

    湘云听了点头说道:“三姐姐这话说的是,二姐姐遇上了这样的事(情qíng)便不该想着瞒着咱们,若是有什么难处,咱们一同想办法就是了,千万不可闷在心里。若是咱们帮不了的,还有林姐夫呢。”说完扑哧一声笑出来,倒是让黛玉有些无奈又好笑。

    黛玉知道这时候说正事,不是和湘云计较这些口舌之争的时候,便只瞪了湘云一眼,朝着迎(春chūn)说道:“二姐姐,我已经将事(情qíng)告诉了渲木,他说这事(情qíng)还得看二姐姐的。二姐姐是想将这事(情qíng)彻底解决了呢,还是想暂时过去便罢。”说完见几人都甚是疑惑,便将昨(日rì)晚间慕容铮说过的话复述了一遍。

    几人低头沉思,惜(春chūn)冷笑道:“若是我,倒是宁愿剪了头发做姑子去,如此一来倒是也一了百了了,还怕什么孙家王家呢!”

    湘云却是说道:“慕容公子这计策虽好,但却有些为难。虽说这事(情qíng)自然是彻底解决了好,但二姐姐若是离了家,(日rì)后可怎么是好呢?”

    探(春chūn)笑道:“依我说,便离了这个家罢!二姐姐若是出去了,指不定还能有一番新天地呢。更何况二姐姐是公侯小姐,旁的没有,屋子里的首饰细软还是有一些的。将这些东西拿出去当了,咱们姐妹再凑一些,尽够二姐姐用一辈子的了,那样的话和在这府中又有什么区别,哪里还担心什么呢!”

    迎(春chūn)沉默想了一会子,抬头看着黛玉笑着说道:“我想好了,这事(情qíng)便将它彻底解决了罢。慕容公子说的是,咱们府上的人都是一颗富贵心两只势利眼的,今(日rì)将孙家挡了回去,保不定明(日rì)便是王家李家,不拿我换了银子总不会死心的。倒不如一会子离了这府上,还落得个清静,倒是也好。”

    黛玉见迎(春chūn)抬头时候眼中的坚决便知道她下定了决心,虽说她自己也觉着离了这府中为上策,但对于迎(春chūn)这样的决断夜深时佩服,便拉着迎(春chūn)的手笑道:“二姐姐记下了决心,便放心罢,这事(情qíng)自然会好生解决的,二姐姐且回去歇着,若是有什么事(情qíng),咱们再商量便是了。”

    迎(春chūn)含笑答应下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