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婚事

    尤二姐被贾府中个人心中的小算盘惊住了,却没想到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贾母原本想着若是能从她们几人口中探听一些云雪琉的事(情qíng),却没想到几人倒像是说好了似的,全都是三缄其口,是在是躲不过去了便是一问三不知,让贾母十分生气。

    贾母看着几人低着头喝茶不讲自己的话放在心上的样子,心中着实是愤怒,只心中冷笑,叹了一口气转头对鸳鸯说道:“我如今年纪大了,家中事(情qíng)几(日rì)不上心,竟是连她们姐妹几人的大事都险些给耽误了,也幸亏你公公婆婆上心,才没将你二妹妹的事(情qíng)耽误了。”说完似笑非笑看了邢夫人一眼。

    黛玉等人听见贾母这话说的奇怪,心中便有些忐忑不安,想着莫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qíng)。邢夫人不必说了,一向是个见钱眼开的人,若是没什么好处可是什么都不会做的主;贾赦则更是混账,整(日rì)里便想着算计宫中那点子银子还不够,竟然将手伸到老太太(身shēn)边来了,拿了钱边去外头喝酒看戏,眠花宿柳的,倒是在这京城中恼了不少的笑话,旁人看在宫中娘娘的面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是出了什么小事(情qíng)也不和他计较,偏生他还想着又娘娘做靠山便无法无天起来。这两人均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平(日rì)里对迎(春chūn)可以说是漠不关心的,若是出去了在贾母跟前请安问好时候见着的,一年到头只怕见不着几次,怎么如今倒是关心起来?

    凤姐听见这话连忙上前笑着问道:“老太太这说的是什么话呢!老祖宗可算是顶顶有福气的了,旁的事(情qíng)自然有咱们这些小辈的((操cāo)cāo)着心,老祖宗自然是忙着享福便是了,若是这府中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的事(情qíng)毒药老祖宗来((操cāo)cāo)心,只怕那时候老祖宗又说我们做小辈的偷懒了!”

    贾母听了凤姐的话大笑道:“你这猴儿最会说嘴!我几时侯说过你们偷懒不管事的?你们瞧瞧,我将管家的事(情qíng)交给你,如今倒是落下了个恶名,罢罢罢,我看还是将管家的事(情qíng)收回来罢,免得到时候你还怨我了呢!”

    贾母这话一处屋中众人可谓是神态各异,就连凤姐脸上也不(禁jìn)白了白,却是很快恢复了,镇定自若笑道:“老太太可见识疼我了呢,只是我这辈子也就是个劳碌命罢了,若是哪(日rì)当真让我闲下来了,只怕我倒是浑(身shēn)上下不自在呢!”

    贾母听了这话只笑了笑不出声,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但凤姐心中可真是笑不出来了,贾母今(日rì)这一番话可不是空(穴xué)来风,只怕心中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若是将来宝儿(奶nǎi)(奶nǎi)进了门,老太太定然要将这管家的权利交给她,自己便只能回大房那边去了。凤姐觑眼看了一眼微微笑着的宝钗,眼前一亮:若是将来宝玉娶了宝钗,以贾母如今对宝钗的态度来看,定然是不会将管家的权利交到宝钗手中的。

    凤姐打定了主意,心中便不再犹豫,只笑着问贾母道:“老太太先前说是而妹妹的大事,不知道是什么大事呢?”

    贾母看了邢夫人一眼说道:“这事(情qíng)还是大太太做的主,只怕她要比我更清楚些,还是你来说罢。**”贾母说着看了邢夫人一眼,又朝着探(春chūn)湘云等人说道:“你们今(日rì)从云府中过来,想必也累了,便先下去歇着罢,若是有什么事(情qíng)只管让丫头过来说。云丫头暂且等等,这是你的大事(情qíng)呢,自然是要听听你的想法。”

    几人知道这事(情qíng)只怕说的是迎(春chūn)的婚事,她们自然是不方便听的,便也不多话,向贾母等人告了罪之后一并退下去,只在心中止不住的担心,想来如今迎(春chūn)年纪到了,贾赦和邢夫人便等不及想将她卖个好价钱。

    几人心思各异走在大观园中只觉得这求其的景象竟是这般凄凉,眼前还是迎(春chūn)在几人跟前温柔笑着的模样,转眼便要嫁人了,只怕今后想要见面便难了。宝钗见几人只顾着走路却是不出声,心中甚是得意。在她看来,若是迎(春chūn)当真嫁了个有权有势的人家,今后对自己也能有些帮助不是?

    “云妹妹,我听说前些(日rì)子你叔叔婶婶给你定了一门亲事,不知道是哪家公子有这样好的福气能姜云妹妹娶回家去?”宝钗看着走在旁边的湘云,心中暗恨,这丫头原本是最(爱ài)和自己亲近的,谁知到不过去了一趟云府,也不知道她们几人在她跟前说了些什么混账话,倒是让她对自己生分起来。

    湘云这时候看着宝钗严重的点点精光,心中感叹果然是时过境迁了,宝姐姐早已经不是自己记忆中的宝姐姐了,但她生(性xìng)耿直,却是见不惯宝钗的惺惺作态,也做不来口是心非的事(情qíng),只冷冷说道:“宝姐姐好灵通的消息!只是这事(情qíng)我只是听见叔叔婶婶随口提起过,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我也不大知道。只是我有些奇怪,宝姐姐不是时常说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大事边改父母做主,哪里有来问女孩子家的道理的?’如何今(日rì)倒是问起我的事(情qíng)来了?我可是按着宝姐姐说的做呢!”湘云说完这话也不看宝钗紫涨的脸色,只管拉着黛玉往前走。

    黛玉见湘云这样气鼓鼓的,心中着实好笑,拉着湘云笑着问道:“云妹妹素(日rì)里不是和她最合得来的么,今(日rì)怎么尽是为了这么一点子事(情qíng)甩脸子给她看?”

    湘云冷笑一声说道:“林姐姐这是说笑呢!我虽说不比你们聪慧过人,但是是非非终究也是能分得清楚的。我以前是和她好,不过是误以为她是个好人,时时刻刻关照着姐妹们,那份真心当真难得罢了。可是哪里知道如今才明白她竟是这样一个人,为着她自己的事(情qíng),旁人全都是可以舍弃的。这样的人哪里配做我的姐妹了?虽说她不曾犯到我头上,但林姐姐也是和她一同长大的,这些(情qíng)分竟是全不顾了。今(日rì)是林姐姐,焉知明(日rì)不会是二姐姐三姐姐四妹妹和我?”湘云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并不是因着她是商家出(身shēn)嫌弃她,只是她的所作所为当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探(春chūn)叹了口气说道:“云妹妹说的是,咱们虽说并不是那狗眼看人低的人,也不会因着她的出(身shēn)看不起她,但好些事(情qíng)终究是她自己选择的,怨不得我们。咱们和她的姐妹(情qíng)分,在她一次次找林姐姐麻烦的时候便不复存在了。”

    惜(春chūn)这时候却是想起来一件事(情qíng),转过(身shēn)来问黛玉:“林姐姐,今(日rì)在老祖宗哪里你为何不反驳她说出来的话,若是今后她仍旧照着借口将东西送到你那里,还让人知道她时时‘关照’着你,可如何是好?”惜(春chūn)毕竟年纪小了些,遇上这样的事(情qíng)还是憋不住了。

    黛玉捏了捏惜(春chūn)被秋风吹得有些泛红的脸颊笑道:“这些原本不过是她的小小伎俩罢了,送过来的东西我不用便是了,若是拒绝了她,指不定还要想出什么厉害的法子来对付我呢。人都说只有千(日rì)捉贼没有千(日rì)防贼的道理,时时刻刻防备着她的坏主意,可当真是累得慌,倒不如将东西收下,一来安了她的心;二来将来若是将事(情qíng)说出去了也好有个见证。”

    探(春chūn)听完这话笑道:“果然是林姐姐考虑得周全,只是林姐姐向来是个不擅长和人争锋相对的,怎么今(日rì)倒是相处这样好的主意来了?不知道是林姐姐和谁学的还是有高人在林姐姐(身shēn)后出主意了?”一面说一面捂着嘴笑,见黛玉先是怔了一怔,接着便追过来要呵自己的痒,哪里还等着黛玉过来,连忙小跑着朝前去了。

    几人一路上说说笑笑走着,全然不知道贾母屋子里迎(春chūn)遇上的大麻烦。

    贾母见黛玉等人走了,便朝着邢夫人点了点头。邢夫人上前拉着迎(春chūn)的手笑着说道:“二姑娘今年可是十六了,年纪大了,长得也越发水灵了,我这心中看了也十分不舍。只是也不能因着我这点子心思误了你的好事。前些(日rì)子老爷和我说起来你的事(情qíng),我倒是吃了一惊呢。说是京中如今的京指挥使,孙家少爷是个文武双全的人,原是大同孙家的,现正在兵部候着缺呢。她母亲知道你(性xìng)(情qíng)颇为温厚,便想着让你去做了他们家的媳妇呢。原先我还想着那武将粗鲁,只怕你嫁过去之后受委屈,只是既然是她们先上门来打听的你,想来是瞧中你了。再者咱们两家是世交,也不怕你过去之后受欺负。”说完便拿眼睛觑眼看着贾母的脸色。

    迎(春chūn)杯邢夫人捉住了手之后便好生不自在,但自己是小贝,只得微笑听着邢夫人说了这一串的话,脸上没有羞红,反而隐隐有些泛白,刚想开口拒绝,猛然间抬头却见贾母含笑看着自己,眼中却是露出一丝试探的意思,知道今(日rì)若是自己露出一丝不愿意的神(情qíng),只怕便立刻会变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脑中清明过来,便勉强笑道:“太太说笑了,我不过是个姑娘家,哪里晓得外头的事(情qíng),更何况这些事(情qíng)也不该来问我。”

    贾母听见迎(春chūn)的话笑道:“好好好,果然咱们家的姑娘自然都是好的,万万不会做出私相授受那等不要脸的事(情qíng)来。既然你这样说了,这件事(情qíng)便由着大太太做主了。只是有一点,迎丫头是在我跟前养大的,我可是万万见不得她受委屈的。让孙家备好了东西早些将事(情qíng)办了,也好挣个彩头!”贾母笑呵呵看着迎(春chūn),这时候便觉得这个一向沉默不(爱ài)说话的孙女着实顺眼起来,笑着向众人说道:“如今二姑娘可是待嫁的人了,是咱们家最最(娇jiāo)贵的,你们可得仔细伺候着,若是出了什么岔子,统统打一顿撵出去!”说完听见众人应下了方才满意地看着迎(春chūn)笑道:“迎丫头这几(日rì)便好生呆在园子里绣着嫁妆,闲时候和姐妹们说说笑笑罢了,等着出家之后,哪里还能有这样舒服随心的(日rì)子呢!”说完这话一叠声让下人去准备。

    迎(春chūn)想着今(日rì)的事(情qíng)终究不是自己能应付得了的,便盘算着去问问黛玉这事(情qíng),若是能帮忙,黛玉自然会帮忙的,若是不方便,也只是自己的命罢了,自己只得自己想办法,万万不能给黛玉添麻烦。迎(春chūn)打定了主意,便笑着向贾母告辞了。

    贾母见迎(春chūn)并不曾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心下大定的同时也是暗暗可惜,看起来云家姑娘这棵大树果然是攀不上了,不然迎(春chūn)定然会说出来的,即使是迎(春chūn)不说,她(身shēn)边那个叫司棋的小丫头也会说的。

    迎(春chūn)出了门之后步子有些跌跌撞撞的,(身shēn)后的司棋不着痕迹地服了她一把,迎(春chūn)方才勉强镇定下来,想着今(日rì)的事(情qíng),便和司棋说道:“咱们先回去,等会子你到潇湘馆去一趟,将我前些天瞄好了的花样子送过去给林妹妹。”

    司棋虽说不是聪明伶俐的,但对于迎(春chūn)却是想来忠心,又是自小便跟在迎(春chūn)(身shēn)边的,对迎(春chūn)的心事自然是明白的。听见这样说,便知道该怎么做了,点了点头说道:“姑娘放心罢,我等会子便过去找林姑娘。只是姑娘从云府出来便一直没歇息,如今只怕是累了,不如先回去好生歇息着罢,免得累着了。这时候姑娘可是愈发要打起精神来才好,不然这事(情qíng)只怕当真是没法子了。”司棋一面说着一面扶着迎(春chūn)往缀锦楼去了。

    迎(春chūn)听了司棋的话,笑叹道:“你说的是,只是我如今竟是急糊涂了,万事自然都是有缘法的,若是我当真是就这样了,也没什么好怨的,不过是我的命罢了。”

    司棋却是皱起了眉头说道:“姑娘这话说的不对,什么命不命的,若是姑娘先说了丧气话,只怕便是谁来帮忙也不管用了。姑娘还是得打起精神来才是,便是当真不好了,将来也好另想办法不是!”

    迎(春chūn)却是苦笑一声叹道:“罢了,还能有什么办法,不过就是这么着罢了。”这时候的迎(春chūn)哪里想得到她今后的遭遇竟是果然应了司棋今(日rì)的话了。

    ------题外话------

    阿舞的小黑本拿下来了,大家赶紧拿票票来祝贺吧!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