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机锋

    凤姐和贾母说明了尤二姐的事(情qíng),见贾母并未曾反对,知道今后的事(情qíng)便由得自己做主了,心下大定。//**//

    凤姐朝着贾母笑道:“还是老太太想得周到,我竟是忘记了大嫂子。不过如今二(奶nǎi)(奶nǎi)和大嫂子住在一处,再加上园中姐妹们都回来了,倒是也(热rè)闹。”说着一面拿帕子捂着嘴(娇jiāo)笑道:“只是怕二爷回来了知道我将妹妹安排和大嫂子一处住,怕是得怪我呢,老祖宗可得替我做主!”

    这话倒是将众人都说得笑了起来。贾母听了凤姐的话半真半假地说道:“你这猴儿如今倒是在我跟前说嘴!这府中谁不知道你和平儿两个是琏儿最最贴心的,这么点子事(情qíng)难不成琏儿还来怪你不成?”贾母看了尤二姐一眼说道:“如今二(奶nǎi)(奶nǎi)进门了,住处自然是当家(奶nǎi)(奶nǎi)做主,哪里还有爷们去管着这事的!”

    这话出口,府中众人脸色不一。尤二姐的脸色不由得白了白,知道今(日rì)的事(情qíng)是贾母给自己的下马威,怕自己在贾琏跟前多嘴胡说。黛玉看着尤二姐纷繁复杂的脸色却是不由叹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既然做了人家的外室,难不成还指望人家正房太太对自己和颜悦色?

    边上宝钗见状,心中暗笑,这尤二姐可当真是个笨的,竟是被凤姐骗得团团转,还满心满眼认为她是个好人。

    薛姨妈见众人不理会她们,心中有些焦急,想着宝钗明年开(春chūn)便要选秀了,若是这时候再耽搁了,只怕这一辈子便和皇宫内院无望了,自己在宝钗(身shēn)上可是花了大工夫的,若真是那样那样的话自己家可着实是亏了。

    贾母见薛姨妈和宝钗眼中光芒闪烁,心中冷笑,看来这母子二人仍旧是不死心,这政儿媳妇也是越发糊涂了,这样丢人现眼的妹妹和侄女儿也心疼得什么似的,竟是时时刻刻将她二人带在(身shēn)边!

    宝钗看见了薛姨妈的脸色,脑中急转,见众人沉默了下来,便转头笑着对黛玉开口问道:“林妹妹,不知你的旧疾可好些了?前些(日rì)子我原本说是将家中药铺子里上好的燕窝送过去给你,哪里知道妹妹哪里竟是还有好的,也不知道妹妹用过了没有?”

    黛玉三(春chūn)湘云听见这话便自然而然想起了云雪璃和她们说过的话,心中冷笑,都这时候了这破钗子还想着在贾母跟前做好人!若是黛玉当真用了那燕窝,还不得一命呜呼了?

    黛玉却恍若不知道那事(情qíng),只嫣然笑着对宝钗说道:“多谢宝姐姐挂心了,我这(身shēn)子不过便是这么着罢了,时常好了坏坏了好的,虽说麻烦些,但终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娘胎里带出来的病罢了。曾有个游方大夫说过我这病虽说是不足之症,但却和一般的体虚不同,若是每(日rì)里人参燕窝养着倒是不好了,只平(日rì)里从饮食上调养罢了。”这话说的言笑晏晏,倒是让贾母大感奇怪,宝钗想黛玉是好倒也罢了,不过是想从待遇(身shēn)上老些好处,但黛玉可不是这几句话便糊涂了的人。

    贾母皱了皱眉头问道:“玉儿,难不成是这府上断了你的吃用了?不过是一点子燕窝罢了,怎么倒是麻烦薛姑娘送过去?”说完这话看着王夫人的脸色渐渐不好起来。..

    王夫人知道贾母先前的话是对自己说的,讪讪一笑说道:“府中人都知道大姑娘是老太太嫡嫡亲的外孙女儿,谁干慢待了大姑娘呢!只怕是宝丫头想着大姑娘(身shēn)子一向不好,便想着从自家哪一些送过去,倒是宝丫头对姐妹们的一番好意了。”王夫人说完慈(爱ài)地看着宝钗,越看越顺眼,就算是那狐媚子平(日rì)里不将她们放在眼睛里,宝丫头也没有失了体统,果然是个好孩子,这样方有当家主母的风范。

    贾母听了这话心中冷笑一声,但碍于王夫人如今是宫中娘娘的母亲,娘娘又颇得皇上喜(爱ài),若是当真和她闹翻了,面上也不好看,只得淡笑着说道:“你说的是,果然是宝丫头的一片心意了。”

    宝钗听见贾母这样说,心中更是得意了几分,朝着黛玉笑道:“林妹妹可千万莫要听那些庸医的话!那些人不过是想着说出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来,好让自己的名声更大些罢了,哪里能当真呢!从来没听见说是有了病不用药便能自己好的,若是妹妹果然信了,辜负了大家的一片心意不说,只怕(身shēn)子也语法不好了,岂不是自误了!妹妹是知道的,咱们家虽说旁的东西没有,但这人参燕窝的倒还真不是什么稀罕物。虽说宫中太妃娘娘给了妹妹些许燕窝,但那不过是些面子上的事(情qíng)罢了,哪里够妹妹用几(日rì)了。妹妹若是用完了,便来找我罢,也不是什么金贵东西,哪里比得上咱们的姐妹(情qíng)分呢。”

    黛玉(身shēn)后的紫鹃却是听不下去了,刚想要张嘴说什么,便感觉黛玉轻轻扯了扯自己的衣袖,便将到了口边的话咽了回去。

    黛玉笑着说道:“那敢(情qíng)好,倒是多谢宝姐姐了,只是我这病症可真是麻烦,如今竟是连累得宝姐姐也跟着((操cāo)cāo)心。”

    边上探(春chūn)等人十分奇怪黛玉怎么会这样说。宝钗在黛玉的燕窝中下了药,如今仍旧在府中众人跟前装好人,用心之毒可以想见。

    惜(春chūn)冷笑一声慢慢说道:“宝姐姐可真是好思量,林姐姐的(身shēn)子虽说意向不大好,但终究也没什么大事。宝姐姐如今倒是让林姐姐用薛家的燕窝,只怕旁人听了便人人都知道林姐姐的(身shēn)子不好了;再者,若是(日rì)后林姐姐(身shēn)子上有了什么不是,便是宝姐姐的不是了。”

    惜(春chūn)这话说的可重了,便连上座上的贾母也有些变了脸色,低声呵斥道:“四丫头这是胡说什么呢!你林姐姐(身shēn)子不好的事(情qíng)是大家都知道的,你宝姐姐想着给她写东西,好将那病症治好了,也是一片好意,从你口中说出来,倒好像是不怀好意了!”

    宝钗听了惜(春chūn)的话原本就心中打鼓,想着这事(情qíng)莫不是被发现了?贾母的话更是让她忐忑不安,却在这时候听见黛玉笑道:“老祖宗莫要生气,四妹妹这也是关心我呢。只是宝姐姐是好意,四妹妹这(性xìng)子可要改一改了,若是叫那不怀好意的人听见了,只怕是以为咱们姐妹们刻薄不知好歹呢!”黛玉轻轻将手中的茶盏放在案几上,笑着问宝钗道:“宝姐姐说可是?”

    宝钗原本变相用这样的话来说惜(春chūn),奈何被黛玉抢先说了出来,只得讪讪一笑说道:“林妹妹这张嘴可真是愈发利索了,当真是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黛玉也不理会宝钗,只静静看着贾母。今(日rì)她们回府来了,贾母如何能放过和未来皇后娘娘亲近的机会,定然要打听云雪琉的事(情qíng),也好为宫中的元妃娘娘做准备。

    贾母见黛玉看着自己,知道她已经猜出了自己的意思,也没什么在意的,只将黛玉叫到自己跟前摩挲着问道:“玉儿啊,那云家姑娘明年开(春chūn)便要进宫了,也不知道她脾气品行如何,进宫之后元妃娘娘可会吃亏。你们小姐妹几人在一处相处了这么夏天,可听见那云姑娘提起宫中的贵妃娘娘了?”贾母说着这话时候眼中露出的精光好似要看到黛玉心中去,但面上的表(情qíng)却是(胸xiōng)有成竹,压根不担心云雪琉不认得自家那位贵妃娘娘。

    黛玉听了这话心中十分厌恶,不知道贾母从什么地方来的自信,只淡淡说道:“老祖宗说笑了,云姑娘虽说开(春chūn)了便要进宫,但如今尚是闺阁中女儿,如何好打听宫中的事(情qíng)?再者说了,便是云姑娘知道,我们也不好询问,若是问了,倒像是咱们姐妹们有那些心思了。”

    黛玉着淡淡的话语让贾母呼吸一滞,只觉得这个外孙女如今竟是愈发不听自己的话了,如今竟是在众人面前和自己顶起嘴来,当真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贾母心中略有些不快,那脸色便有些沉了下来,连带着屋子里的气氛也有些僵冷了。黛玉知道自己这话让贾母不舒服,却也不解释什么,只静静坐着。

    宝钗听了黛玉的话,自以为是找到了黛玉的不是,连忙笑着朝贾母说道:“老太太可当真是心急了,娘娘入宫这么些年,想来是最最守规矩的,又是宫中的老人,和皇上的(情qíng)分自然是非同一般,即便是将来皇后入了宫,也定然比不过娘娘在皇上心中的位置。所谓分位,不过是看谁在皇上心中的地位高罢了,若是不得皇上的喜(爱ài),只怕便是再高的分位也没什么用处。”说完看着贾母缓和了好些的脸色,转过头似笑非笑看着黛玉问道:“不知林妹妹觉得这话可是?”

    宝钗这话贾母王夫人自然是(爱ài)听的,贾母脸上也红润了几分,冷冷看了黛玉一眼,朝着宝钗笑道:“还是宝丫头会说话,也不知道亲家太太是怎么教的,说出话来竟是这样熨帖,听着让人心中都是暖的。怨不得人家都说宝丫头大方温和。”

    薛姨妈连忙笑道:“老太太这是取笑我呢,这丫头素(日rì)最最是个嘴笨的,什么事(情qíng)也只是会照实说罢了,哪里比得上府上她们姐妹几人这样的口齿伶俐呢!”薛姨妈听见贾母的话,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脸上全是褶皱。虽说贾母这话不过是面子话罢了,但什么事(情qíng)都是一步步来的不是,若是(日rì)后在这样下去,林黛玉那狐媚子必定会惹了老太太心烦,她的好(日rì)子便到头了。

    王夫人听见宝钗的话,自觉在贾母跟前长了脸,又听见薛姨妈说宝钗说的是实话,心中更是开心,只将宝钗搂在怀里笑道:“好孩子,果然是你懂事,还得你时常教导着她们姐妹一些儿,平(日rì)里我事(情qíng)繁杂,这事(情qíng)上竟是疏忽了。”说完转头看着三(春chūn)姐妹说道:“你们可也得学着些,可别说出一句话来平白惹了人笑话,一点大家子风范也没有,净惹人笑话!”

    王夫人这话明显说的就是黛玉,几人却是听不下去了,惜(春chūn)轻轻哼了一声开口冷笑说道:“二太太这话说的是,咱们不过是国公府或是侯府的小姐,哪里比得上宝姐姐这样的人家,竟是富贵无匹的。只是也不知道宝姐姐预备教我们什么,是私闯人家的屋子还是忤逆圣意!”

    王夫人听见这话有些恼羞成怒了,怒目瞪着惜(春chūn)说道:“四丫头如今可是愈发不懂规矩了,长辈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份?”这死丫头,如今年纪大了,连心也大起来,说话做事竟是和自己对着干的,瞧我不好生收拾你!

    贾母也知道今(日rì)这事(情qíng)原是王夫人说错了,宝钗原本就是客居的,天底下哪里有客人教主人规矩的代理,更何况她还是个商家出(身shēn),说出去了也不怕人笑话!

    “行了,四丫头这话说的过了!”贾母顿了顿拐杖朝王夫人说道:“你也是糊涂的,她原是小辈,便是说错了什么,你难不成还和她计较?忒没有肚量了!宝丫头虽好,但终究是客,虽说年纪大些,但和她们姐妹相差不多,平(日rì)里在一处说说笑笑便罢了,又不失长辈,说什么教导呢!”玉儿不讨喜另说,这薛家姑娘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想要借着玉儿来讨好我老婆子,可当真是做梦了!

    王夫人心中暗恨,却是点头答应下来,只是捏着紫檀佛珠的右手关节处微微泛白,可见使了很大劲,左手龙仔袖子中看不见,想必也是捏紧了的。

    宝钗原本因着王夫人的话沾沾自喜,可贾母这一番话可谓是将她打入了地狱

    尤二姐在边上听着几人说的话,暗暗心惊,这府中竟是这样不太平,(日rì)后说话做事可得小心着,别被人拿住了把柄才是。

    ------题外话------

    亲们对不住了,昨天上的山,今天一天都在山上,那个破地方连手机信号都木有啊,我的电脑无线上不了网,所以更新晚了,还请大家见谅。

    这几天更新会晚一点,但不会断更,本人坑品有保证,还请大家放心。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