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虎口

    黛玉等人在云府中住了十多(日rì),便被贾母以年关将近,只怕云府事务繁忙,怕几人给云府添乱为由将几人接回贾府中。[非常文学].南宫夫人听见周瑞家的这样说,心中暗笑,知道贾母是想着让她姐妹几人和云雪琉好生相伴,将来也好为自家添些助力,将几人接回府去探探口风,以便府上的人好做打算。

    黛玉三(春chūn)在云府上住着这几(日rì),倒是对朝中风云突变的形式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也知道在北疆的父亲近段时(日rì)以来十五愈发繁忙了,只怕北疆的事(情qíng)到了快要尘埃落定的时候了。

    坐在回府的马车上,黛玉心中想着的却是父亲给自己带回来的那封信,信上说是北疆的事(情qíng)已然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这时候那些乱党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只是还得防着那些人这时候狗急跳墙。因此自己及笄的(日rì)子只怕父亲是不能赶回来了,和慕容铮的婚事也会略微推迟,只等着将将北疆的事务了了便能父女团聚了。

    黛玉想着,嘴角便不由露出了甜蜜的微笑。她万万料不到当初父亲“逝世”时候自己回江南的路上竟会遇上了慕容铮,从那之后两人之间的牵连便没断过,可当真得感叹老天爷的用心了。自己和慕容铮都是常住在京城中的,但两人最初的相识却是在江南,起源于慕容铮和他友人的一个赌约,这世界果然奇妙。

    黛玉想着自己的心事,不觉便到了贾府,听见外头周瑞家的在车外说道:“到府上了,还请林姑娘下车。”这时候方才回过神来,却见自己旁边坐着的迎(春chūn)含笑看着自己,脸上便是一红。只迎(春chūn)向来是个温和平顺的(性xìng)子,也不取笑黛玉,只朝着黛玉笑了笑说道:“妹妹,到府上了,咱们下车罢。想必老太太已经知道咱们回来了,可别让老太太等太久了。”说完便率先下了车。

    黛玉等着迎(春chūn)下了车之后方才扶着紫鹃的手轻轻从车上下来,腰间的羊脂白玉(禁jìn)步随风微微摆动相撞,发出微不可查的声响。后头一辆车上的湘云却是风风火火从车上下来,连丫头的手也不扶,带得那(身shēn)大红的裙裾随风轻摆,但她一脸明媚的笑容,却让人忘记了行动间的不雅,只注意着她那不同于寻常闺阁女儿间的风采。

    几人下了车,又((操cāo)cāo)着护送她们回府的几位嬷嬷道了谢,方才尾随着周瑞家的(身shēn)后往贾母的正房去了。

    贾母心中甚是焦急,想着那云家姑娘就快要进宫为后了,若是家中几个姑娘不能讨了她的喜欢可当真是一大损失。更何况迎丫头的父母亲已经替她看哈利勒婚事,若是不能攀上了那云姑娘,替她自己谋个好前程,便只好嫁出去了。虽说那孙绍祖也是个将来仕途有望的,但若是能攀上更好的人家岂不是好?

    贾母心中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一面看着下头邢夫人和王夫人的脸色,这几个丫头如今都大了,在京中的名声也是好的,那才学更不必说了,只怕便是男子也少有能及得上的,还是得让她们蒋艳杰放宽一点,可别因着这一点子眼前的蝇头小利将府上飞黄腾达的好机会错过了。*.看了一眼跟在王夫人(身shēn)边微微笑着的薛姨妈和宝钗,心中嗤笑,果然是商贾之人,哪里及得上咱们这大家子出(身shēn)的姑娘那样端庄有礼。

    贾母正在想着心中的事(情qíng),不过一会子便听见外头丫头们说话的声音近了,便笑着让鸳鸯出去看看可是黛玉等人回府来了。鸳鸯正想要出去,便看见几人的小丫头簇拥着迎(春chūn)等姐妹几人进来了。

    贾母见几人进屋,连忙笑着对邢夫人王夫人说道:“你们瞧瞧,到底是丞相府的水土养人,这几个丫头到了丞相府中住了不过十来天的时间,倒是比去之前更加水灵了。”说完见两人笑着点头,又转头问薛姨妈道:“倒是叫亲家太太见笑了,我最最喜欢这些女孩子在我跟前说说笑笑的,倒是让我也想起了我年轻时候这心(情qíng)也跟着轻快起来。”一面让迎(春chūn)等人免礼。

    薛姨妈原本就因这阖府上下的姑娘家都到云府中去了,就连作客的湘云也去了,只独独留下宝钗宜人在府上,心中甚是不快,若是今(日rì)不是想着要从几人口中探探口风,根本不耐烦过来的。可如今贾母既然发问了,却也不好不理会,只得强笑着说道:“这是老太太好福气,府上的姑娘们一个个都是花容月貌,瞧瞧这模样,站在我跟前倒像是一排水葱似的,更何况这聪明伶俐可是比旁的府上的姑娘家好了不知多少,倒是让我也跟着眼馋起来。”一面说着一面轻轻握住宝钗有些泛白的手。

    贾母原就是为了给薛姨妈和宝钗添些不痛快,如今见两人脸上的笑容淡的快要看不见了,心中也甚是满意,便不再说什么了。湘云等人给贾母邢夫人王夫人见过了之后,环顾四周却没见着凤姐,便笑着问道:“老祖宗,凤姐姐一向是个(爱ài)(热rè)闹的,怎么今儿倒是不见,难不成是嫌弃我们了?还有(爱ài)哥哥,怎么也没来?”

    贾母听见湘云问起宝玉,便看了王夫人一眼不说话。王夫人没奈何只得笑着对湘云说道:“可见云姑娘心中记挂着宝玉了。只是今(日rì)北静王爷约了宝玉到府上去,他早早儿便出去了,这时候只怕是还在北静王府呢。”

    王夫人正说着,便听见凤姐的笑声在屋子外头响起:“好云妹妹,这府中这么些人,到底还是你记挂着我。”众人转头便看见凤姐言笑晏晏从屋子外头大步走进来,只是众人均是奇怪凤姐(身shēn)后跟着的羸弱美人是谁。

    贾母正在和几人说笑着,却见凤姐带了一个标致美人进来,心中也甚是奇怪,忙觑着眼看,说:“这是谁家的孩子!好可怜见的。”

    凤姐见后目光均是放在尤二姐(身shēn)上,心中冷笑,面上却是笑道:“今儿我倒是卖个关子,先不说这是谁。老祖宗且先看一看好不好,两位太太和姐妹们也跟着猜猜这是谁。”说完便拉着尤二姐面朝贾母说道:“这是太婆婆,快磕头。”

    二姐忙行了大礼,展拜起来。又见凤姐指着众姊妹说:“这些均是家中姐妹,你先认了,太太瞧过了再见礼。”二姐听了,一一又重新的拜问过,方才垂头站在旁边。

    贾母瞧着尤二姐礼数周全,举止娴雅,心中便有些喜欢,又见她见过了众人便规规矩矩站在一边,也不多话,更是觉得这孩子甚好,连忙笑着说:“好孩子,你姓什么,今年十几了?”

    凤姐忙又笑说:“老祖宗且别问,只说比我俊不俊。”一面将尤二姐拉到贾母跟前让贾母细细看看。

    贾母知道凤姐今(日rì)这番作为必然有缘故,便也不说起他的,只拉着尤二姐仔细瞧着,倒是将尤二姐瞧得脸上有些红了。众人见状,均是抿着嘴笑,唯独黛玉见凤姐的笑容浮于表面未入眼底,心中有些疑虑,只想着这尤二姐虽说是看着恭顺,但那举止却不似闺中女儿,又对凤姐唯唯诺诺的,莫不是琏二哥哥新纳的妾室?之奇怪为何凤姐此番却是这样贤良大度。

    贾母看了一会子拉着尤二姐的手笑道:“我瞧着倒是比你要俊些,只不知道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美人。”

    凤姐嗤嗤笑着,却说道:“老祖宗可是抬举我了,这哪里是我找来的!这是东府大(奶nǎi)(奶nǎi)的娘家妹妹,也不知道咱们爷从哪里见着的,说是她(性xìng)子平顺,便记挂上了。前那(日rì)我听见说是在府后头买了一件小别院住着,便想着将她接到府里来,一来咱们住在一处,若是有个什么事(情qíng)也好处理了;二来老祖宗也知道我事务繁忙,难免顾此失彼了,她来了也好让二爷多个知心人不是?”

    凤姐这话说的有些模棱两可的,却是让众人一听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贾母向来是将规矩看得最重的,如今听见凤姐这样一说,便知道尤二姐和贾琏不清不楚的,心中便嫌她轻浮了,又听见凤姐说是被贾琏养在府后头,便更是厌恶。好好的爷们,都是叫这些狐媚子给挑唆坏了,如今可好,竟然还扬起了外室,若是叫朝中言官知道了,宫中娘娘的脸面还要不要了?另一头却对凤姐甚是赞许:出了这样的事(情qíng),若是能瞒住自然是好的,大度不大度另说了,直说这事(情qíng)可是千万不能被旁人晓得的,不然若是有些风言风语的,可怎么是好呢。

    贾母碍于众人都在,不好说什么过分的话,只淡淡说道:“这样倒是也好,也是你大度了。如今琏儿正好不在京中,等着他回来了,自然也是说你的好。若是到时候他回来了,便让他过来我这里,有我和他说。”

    凤姐听见贾母这话,知道贾母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就算是自己将尤二姐打发出去卖了也不会说什么,心中便放心下来。只向邢夫人笑道:“媳妇这些年来忙着家中的事(情qíng),倒是没能在母亲(身shēn)边好好尽孝,是媳妇的不是。如今二(奶nǎi)(奶nǎi)进了门,也好替我在母亲跟前尽一尽孝道,还请母亲多多疼疼我们才是。”说着便深深福下(身shēn)去。

    邢夫人原本就因这凤姐对贾琏管束得严了对她心中存着芥蒂,更何况凤姐这么些年了也只替贾琏生了一个女儿。如今见凤姐主动这样,哪里有不(允yǔn)的道理,只将连忙凤姐扶起来说道:“罢了,你是正房太太,这样的事(情qíng)只你做主便是了。何况这些年来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qíng)都是你在管着,也难免顾此失彼的。如今二(奶nǎi)(奶nǎi)既进了门,倒是也解了你的后顾之忧。”

    尤二姐连忙上前给新夫人见礼,却是不敢称呼母亲,只敢唤邢夫人太太,王夫人见了心中冷笑。她一向最恨的便是那些长得风流袅娜(娇jiāo)俏可人的姑娘家,总是觉着这世上的男人都是叫这些狐媚子勾引去了,如今见了尤二姐我见犹怜的模样,想起了贾政房中的赵姨娘,均是最最会做戏的一路货色,心中便十分厌恶。

    贾母这时候心中对尤二姐的想法却是大大转变了,深恨他不识大体,竟让贾琏作为外室养着,倒是将这府中的正经主子全都抛到一边去了。见邢夫人看样子倒是很是欢喜,便开口说道:“罢了,既然已经进了门,便不能再像住在外头那样随意了,要好生守着这府上的规矩,须知道这大家子中若是犯了什么错,可不是你一人的事(情qíng),没得连累了旁人,这规矩可是还是要好生学学。”声音中透着一股子冷厉,让人不觉心惊胆战。

    尤二姐原先见贾母和颜悦色的,邢夫人也是颇喜欢自己,心中便有些得意了,可谁知到转眼间贾母便换了态度,她心中便有些七上八下,只应声答道:“奴家记住了,请老太太放心。”

    凤姐见自己今(日r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便笑着朝贾母说道:“老祖宗可是会唬人,平(日rì)里笑呵呵的,偏今(日rì)这样端着架子,可仔细吓坏了她!”说完将尤二姐拉到自己(身shēn)边笑道:“妹妹莫怕,老祖宗平(日rì)里最是个和蔼可亲的,今(日rì)想是见了妹妹这等标致人物心中嫉妒,方才说几句话来唬唬你。老祖宗便卖我一个面子,饶了我这妹妹罢,面得到时候二爷回来了不待见我!”后头这句话却是和贾母说的。

    贾母如何不知道凤姐今(日rì)的用意,指着凤姐笑骂道:“你这猴儿!若是琏儿怪你了便让他来和我说,有我替你撑腰呢,怕什么?只是你倒是贤惠,只(日rì)后可好生待人家!对了,她的住处可安排好了?”

    凤姐笑道:“老祖宗放心,早让人收拾出来了。只是我想着如今二爷不在,也不好大办,便让妹妹先住在大嫂子处,等着二爷回来了再好生摆了酒席让他们圆房罢。”哼,还想等他回来,在他回来之前我先收拾了你!

    贾母点了点头说道:“这话说的倒是,便先这样罢,你大嫂子处十分冷清,她住在那里也多个人说话。”

    ------题外话------

    谢谢minnie720415的票票,大家赶紧将票票拿来,不然木有动力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