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劝慰

    南宫夫人不理会宝钗的心思,只让周嬷嬷招呼了黛玉几人便和贾母告辞出来。

    宝钗一时间愣在原地,不晓得这南宫夫人竟会这样不给自己留面子,便连王夫人也是深觉没面子,也顾不上理会宝钗了,连忙向贾母告罪之后便带着玉钏儿回房,正好听见里头邢夫人嗤笑的声音,脸上更觉难堪。

    南宫夫人果然入院将黛玉等人从贾府中接了出来,也顺理阻止了宝钗想要随着自己到府上的想法,顿时觉得心(情qíng)舒畅了不少,想着琉儿那孩子一向是心高气傲的,这京中多少姑娘家,好容易和黛玉说得上话。如今琉儿也快要进宫了,不知道琉儿今(日rì)见了玉儿之后可会开心些。

    黛玉心中挂念着云雪琉,总觉得这位云姑娘对于进宫一事只怕不会觉得是什么好事,只是在心中暗暗叹息,这样一个清冷却又张扬的姑娘家也要入宫了,想必到了那金丝鸟笼之后,便连人也会变了样罢,只怕将来再见面,便不是自己认识的云姐姐了。

    黛玉原本是想着尽快见到云雪琉的,可等着到了云府门口才发觉自己心中竟是有些怯懦了,也不知道云姐姐知道自己要进宫的事(情qíng)会怎么样伤心呢。

    黛玉(身shēn)后的湘云见黛玉只管站在门口呆愣愣的,不由的奇怪,上前轻轻拉了拉黛玉的一些轻声问道:“林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南宫夫人还在前头等着呢。”

    黛玉回过神来,却只见南宫夫人和周嬷嬷在前头回过(身shēn)含笑看着自己,原本在自己前面走着的三(春chūn)姐妹也是一脸疑惑看着自己,显见是自己的呆愣让几人都有些惊讶了。

    黛玉见南宫夫人并没有什么不耐的意思,自己却先不好意思了,连忙上前行了一礼说道:“黛玉见这府中景致非常,竟是一时间看迷了眼,夫人还请见谅。”

    南宫夫人知道黛玉说的未必是真话,却也不拆穿,只笑了笑说道:“行了,在这府上不必如此拘束,只管和你的小姐妹们玩闹才是,若是拘着,反倒是误了我请你们过来的一番心意了。我这人向来是个最喜欢女孩子在一处玩玩闹闹的,只要不犯了忌讳,你们便是怎么玩闹也没事。再者,这府上可不似慕容丞相府又那许多的(禁jìn)地,没什么去不得的地方,你们只管放心玩耍便是。”说着便扶着周嬷嬷的手向前走着。

    迎(春chūn)年长,便走在最前面,紧跟在南宫夫人(身shēn)后,可奈何她是个温柔沉默的(性xìng)子,一路上也不说什么话,只管低着头向前走。(身shēn)后的姐妹几人也随着迎(春chūn)低着头走着,只是自南宫夫人这一番话过后那气氛却是明显松快了几分,就连几人的步子也明快起来。

    湘云原本还担心着这丞相府规矩严,这位南宫夫人是云家的当家主母,想必也不是个好相与的,自己不是贾府的人,南宫夫人此番将自己借过来只是顺便罢了,自己在这丞相府中,只怕是不大稳便。可是如今敲下来,这位南宫夫人也是个(性xìng)子直爽的,若是不喜欢自己,定然会向对宝钗那样直接回绝了,万万不会还想着为了股权面子而将自己一道接过来。

    等着到了南宫夫人的正房,南宫夫人便连忙周嬷嬷招呼几人坐下,又让自己(身shēn)边的丫头断弦断念二人给几人上了茶,方才透过茶盏中轻轻漫出的悠悠袅袅的雾气和似有若无的茶香看着几人笑着开口说道:“我瞧着你们姐妹几人倒是处的好,有什么事(情qíng)也是相互念着彼此,不肯落下了任何一人,倒是真真难得。”这话明明说的便是前次黛玉过来府里时候对这几个姐妹赞不绝口,倒是弄得连自己也好奇起来,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会叫玉儿这样原就是玲珑剔透的人这样赞扬。

    黛玉一听这话便知道这事(情qíng)原是自己招来的,但只因着先前的事(情qíng)是瞒着几人的,这时候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笑了笑道:“咱们姐妹原就是一起长大的,自然(情qíng)分也比旁的人要紧密些,倒是叫夫人见笑了。”

    南宫夫人点了点头看着湘云说道:“这位姑娘是史侯府的千金,我前些(日rì)子听见说史侯府的姑娘是和卫家的公子订了亲,不知道这可是真的?”

    黛玉几人均是一愣,湘云从没在她们跟前说起这事,如今倒是好,被南宫夫人给说了出来,倒是将湘云闹了个措手不及。

    南宫夫人好整以暇地看着湘云红了脸,见边上的三(春chūn)黛玉均是一脸的惊讶之色,不由得笑道:“瞧你们的样子,莫不是这事(情qíng)如今竟是没人晓得的?如此看来倒是我多嘴了。”

    这时候几人方才回过神来,黛玉看着湘云叹道:“云妹妹这么些(日rì)子不来和我们见面,想是和咱们生分了,这样大的事(情qíng)竟是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倒是叫我们蒙在鼓里,可得好生想想怎么收拾你才是。”

    边上探(春chūn)笑着说道:“林姐姐这话说的是,平(日rì)里说说笑笑的,这丫头还是和从前那样那我们取笑,谁知到她自己的事(情qíng)就在眼前了?这样大的事(情qíng)竟是不露一丝口风,真真该罚!”

    湘云被两人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起(身shēn)朝着众人行了一礼说道:“夫人说的这话我却不知道,想必是家中叔叔婶婶定下了的。只是前些(日rì)子叔叔婶婶让我和卫夫人见了一面,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这样的事(情qíng),八字没一撇的,也不是我一个姑娘家该管的,我却如何好拿着出来说!”

    这几句话说的南宫夫人暗暗点头,这卫家也是世家大族了,家中在朝中势力颇大,卫家公子又深得皇上重用,若是寻常姑娘知道了这事(情qíng),只怕还不得拿着满京城宣扬呢,谁知到这姑娘的话说出口来竟是这样有礼有节的,大大方方却也不见丢了女儿家的体统,当真是个好姑娘。

    南宫夫人正在想着,却听见下头一直沉默不语的迎(春chūn)笑着说道:“云妹妹这话说的是,三妹妹林妹妹便不要拿她取笑了。若是这事(情qíng)是已经定了下来的,缘何老太太却也没说起过,想必这事(情qíng)也是还在商议着罢。”

    湘云听了迎(春chūn)的话,连忙向迎(春chūn)行了一礼说道:“好姐姐,果然是你护着我,她们便只会冤枉我,还是姐姐明理!”

    南宫夫人含笑看着下面的迎(春chūn),这姑娘寻常不开口,可是心中却好像明镜似的,什么事(情qíng)都看得通透,只不过是讲话藏在心底不说罢了,却不是个好糊弄的。看来这贾家人虽说混账,倒是养了几个好姑娘,个顶个都是大家闺秀的典范。

    这时候却见外面有个小丫头进来回话,黛玉认得她是云雪琉(身shēn)边的可乐,只听见可乐笑着说道:“夫人,姑娘听说贾府的姑娘们到了,已经从墨香阁过来了,说是让我过来说一声。”

    南宫夫人笑嗔道:“你这丫头,既然是琉儿过来了,又何必还这样多此一举过来说一声呢,直接进来不就是了,竟是弄这些玄虚!”

    可乐笑着看了边上坐着的几位姑娘笑道:“夫人可真是错怪姑娘了。我原本也是和姑娘说若是姑娘要过了和夫人请安见客,直接过来就是了,可哪晓得姑娘却说‘若是平常倒是也罢了,今(日rì)家中有客人,可不能这样减慢。早听说贾府的几位姑娘均是礼数周全的,若是轻慢了,只怕让姑娘们笑话。’因此才让我多跑了这一趟。”说完见南宫夫人摆了摆手,便行了礼告辞。

    南宫夫人笑叹道:“这孩子如今竟是也弄起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来。那丫头可一向是心高气傲的,何曾见过她这样了!”南宫夫人摇了摇头,琉儿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这几个丫头的名声,竟是对几人脾(性xìng)了解得清清楚楚的,果然让人吃惊。

    南宫夫人(身shēn)后的周嬷嬷上前替南宫夫人轻轻捶着肩膀笑着说道:“夫人如今可是放心了,姑娘虽说平(日rì)里不大在意这些个虚礼,只怕是没遇到她瞧得上眼的罢了。若是当真认真起来,这些礼数可是一丝都不错的,夫人只管放宽心。”

    南宫夫人叹了口气说道:“你也不必安慰我,这孩子的(性xìng)子难不成我还不知道?可是我担心的正是这一点。如今这几位姑娘都是心中不藏(奸jiān)的,若是琉儿在她们面前疏于礼数,最多不过就是一笑便罢了,我倒是不担心;可若是将来到了宫里,见了她看不上眼的,还像在家时候这样懒散减慢,只怕会招来灾祸啊!那宫里可没有谁是省油的灯!”这几句话说得连周嬷嬷也叹气起来,着实为云雪琉将来进宫后担忧。这时候却听见外头的帘子微微晃动,走进来一个(身shēn)着水绿色宫装的姑娘,(身shēn)边跟着先前进来的那(身shēn)衣裳颜色将这姑娘的皮肤衬得有些苍白,好似能透过表层看见下面细微的血管。

    黛玉吃惊之下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不久之前自己到云府见到的云雪琉脸上满满的都是笑容,小脸也是粉红粉红的,何曾像如今这样惨白了?曾经带着自己在院子里疯跑的云雪琉如今看起来到好像是比自己更加弱不(禁jìn)风。

    南宫夫人见了女儿这模样,心头也是一酸,忍不住便要落下泪来,只因着屋内众人都在,便强人了泪水向云雪琉笑道:“你念叨了好些时候的姐妹们我如今可是从贾府里接过来了,既是你念叨的,可不许怠慢了,好生在一处玩闹才好。”话毕便低下头去看着青瓷茶盏里沉沉浮浮的茶叶。

    云雪琉见黛玉一脸吃惊看着自己,也不多说,只是向黛玉笑了一笑,接着便对起(身shēn)了的几人行礼笑道:“云雪琉见过几位姐姐妹妹。这几(日rì)你们住在府上,还望几位莫要掀起我,咱们在一处好生说笑才是。”

    黛玉也知道不是两人叙话的时候,便随着三(春chūn)湘云和云雪琉见了礼,又互赠了一些荷包手绢之类的小玩意儿作为表礼,谦让一番方才各自坐下。

    云雪琉见过了黛玉之后,就对未见过面的三(春chūn)和湘云甚是好奇,今(日rì)见了,感叹果然像红楼中写的那样,几人各有特色,却都是让人挪不开眼。

    南宫夫人关切看着云雪琉问道:“你这孩子先前也是个活泼的,怎么这段时(日rì)以来却是整(日rì)里便闷在那墨香阁里,如今更是连(日rì)头也不见了。若不是今(日rì)这些小姐妹们过来,只怕你还不愿意从那屋子里出来呢!”

    云雪琉微微低着头不说话,却让南宫夫人无可奈何。这时候黛玉看着好似变了一个人的云雪琉却是再也忍不住了,淡淡说道:“云姑娘略微长我些(日rì)子,我便大胆称呼云姑娘一声姐姐了。不知道姐姐可曾有什么喜欢的东西?”黛玉这话说得甚是突然,倒是将几人都说的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任云雪琉再怎么聪明,也猜不到黛玉接下来想要说什么,只得微笑着说道:“自然是有的,只是不知道妹妹这样问我却是何故?”

    黛玉笑了笑,紧紧盯着云雪琉的眼睛说道:“既然是有,那边好。不知道云姐姐看着自己一向视若珍宝的东西忽然在自己眼前跌碎了,会是什么感受?”

    云雪琉想也不想说道:“心中自然是难过的,但只是既然已经无法挽回了,便好生找个地方将这东西埋了罢,也免得(日rì)后看着伤心。”这话才说完,云雪琉却也痴了,愣愣坐了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笑道:“妹妹打得好机锋,倒是将我也绕进去了。”果然是啊,碎了的梦想便将它埋在心底罢,免得(日rì)后想起来不是更伤人?

    南宫夫人也知道黛玉想要说的话了,转头见云雪琉眼中虽说仍旧隐隐含着泪水,可目光却变得坚定起来,那一直悬了好些(日rì)子的心方才放了下来。看着底下若有所思的三(春chūn)湘云,和镇定自若喝着茶的黛玉,心中感叹让这几位姑娘过来果然是最好的。

    ------题外话------

    亲们,月初了,大方点将手中的票都送过来吧,别藏着了,藏着也不会生小票票啊!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