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心

    [四库-]    黛玉在云府中住了几(日rì),一直等到林海因着心中牵挂着北疆事务,向京中人告辞了回到北疆之后,方才又随着南宫夫人进了宫,又从宫中乘坐着轿子回了贾府。>

    黛玉在云府中这些(日rì)子和云雪琉云雪璃两姐弟相处的不错,到了走的那天,云雪琉拉着黛玉的手让她千万记得若是(日rì)后得了空到府上坐一坐,就连云雪璃也扯着黛玉的衣裳,嘟着小嘴十分不(情qíng)愿黛玉的离开。

    黛玉这几(日rì)和云雪琉在一处说笑玩闹,心中对这个小姑娘也是十分亲近,一想起今后回了贾府,只怕见的机会就少了,心中也是十分不舍,扯着云雪琉说了好一会儿的话,直到前头南宫夫人让人过来催促了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贾府之人这(日rì)听到宫中派人将黛玉送回来,慌慌忙忙来到贾母房中,均想着从黛玉口中探出点什么来,但见贾母的脸色不大好,均是心中疑惑,不知道贾母如何是这样的表(情qíng)。不说黛玉可算是贾母心尖尖上的人,就说黛玉如今得了皇上的眼,(日rì)后对贾家的好处可是非同寻常,怎么贾母看上去好像是心(情qíng)不大好了呢!

    宝钗早听见王夫人和她说明了整件事(情qíng)的来龙去脉,心中好像明镜似的,见此(情qíng)景,心中暗笑,瞧着贾母有些泛青的脸色笑着上前福(身shēn)说道:“钗儿今(日rì)可要给老祖宗道喜了!老祖宗可是有福气的人,大姐姐在宫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说,如今林妹妹又得了皇上的眼,可真真是无上恩宠。(日rì)后若是大姐姐和林妹妹在宫中相互扶持着,只怕府上的好(日rì)子在后头呢!”

    贾母听了宝钗的话,心中更是烦躁。可奈何林家的事(情qíng)再这样的场合怎么能说出口,少不得只能拿话糊弄过去。“宝丫头可是长了一张巧嘴,这话说得可真是让人心中舒坦,只是这事(情qíng)如今还没个定数,八字都没一撇的事(情qíng),如何好这样说呢,若是叫旁人知道了,没得让人笑话!”她如今因着顾虑着从前的事(情qíng)不好让黛玉飞上高枝,可也不代表就喜欢宝钗。

    宝钗见贾母的脸色更加(阴yīn)沉,便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看了坐在下首的王夫人一眼,笑着回了自己的位子。

    三(春chūn)见今(日rì)的(情qíng)景不同寻常,虽说不明白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但也知道必定事有蹊跷,心中着实为黛玉担心。特别是惜(春chūn)听见了宝钗那不怀好意的话,心中烦怒变相起(身shēn)讽刺宝钗几句,却被旁边的探(春chūn)死死拉住。

    宝钗将几人的动作看在眼睛里,眼中划过一丝笑意,似是无意问道:“二姐姐三妹妹四妹妹和林妹妹向来十分要好,只怕今(日rì)的事(情qíng)你们也知道些罢,若是知道了,倒不如就说出来,省的这满屋子的人都为林妹妹担心不是?”

    探(春chūn)瞪了旁边想要开口的惜(春chūn)一眼,理了理袖子淡淡说道:“宝姐姐多心了,我们和林姐姐虽说是极好的姐妹,但好些私事终究也不好过问,再者说了,林姐姐整(日rì)里呆在潇湘馆里不出门,进宫的消息也是那(日rì)圣旨下来了才知道的,对了,那(日rì)宝姐姐不也在吗,难不成是宝姐姐忘了么?”

    探(春chūn)这话才出口,屋内众人就都想起了接圣旨那(日rì)宝钗的失态,瞧着宝钗的眼光也变了。王夫人心中一紧,险些扯断了手中的那串念珠;薛姨妈脸上的笑容一僵,端起茶来喝了一口想要掩饰自己的尴尬,却不防被茶水烫了嘴,一口滚烫的茶水含在嘴里咽下去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贾母想到那天宝钗在王德安面前丢丑,愈发讨厌宝钗,闭上眼睛懒得看她;宝钗则是讪讪退了回去,自坐在位子上低着头。

    惜(春chūn)原本心中愤恨,可听了探(春chūn)的话,心中佩服这个三姐姐说的话竟然是这样绵里藏针叫人无可辩驳,转过头见迎(春chūn)也是微微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邢夫人见王夫人和宝钗吃瘪,心中大快,瞧着探(春chūn)笑道:“三姑娘这话说得真好,这大姑娘进宫的事(情qíng)莫要说是你们小姐妹了,就连我们这些人也都是那(日rì)圣旨下来了才知道的,难不成宝姑娘早有预感?”说到这里时候,邢夫人转过头来看着宝钗问道:“这可就真真奇怪了,宝姑娘难不成是搭上了什么厉害的人物,这样的事(情qíng)竟然也能打听清楚,可真是手眼通天啊,我瞧着只怕连宫中的娘娘也做不到呢,莫不是朝中哪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宝姑娘也不向我们引见引见!”我呸,什么贤良淑德的好姑娘,整(日rì)里便想着往高枝上爬,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只怕那青楼((妓jì)jì)馆里的清倌都要比她好些!

    宝钗看见邢夫人那轻蔑的眼色,当真是牙齿都快要咬碎了,只得僵硬笑着说道:“大太太这话可真是冤枉宝钗了,宝钗不过是闺中女儿家,平(日rì)里虽说不敢说什么贤良淑德的话,可终究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到哪里去识得什么朝中贵人呢,这话若是旁人听了去,知道的说我们说笑;若是那不知道的,只怕是我们府中规矩松了,说话连个忌讳也没有了。”

    宝钗这话可算是将幸福人心中的火气全都挑了气来,也不管什么场合了,只看着宝钗冷笑说道:“宝姑娘这话说的很是,我们自然是不能和宝姑娘这样守规矩的人相比,自然也就不能闯了旁人府上的前院,没那么好的命也没那个脸去见人家府上的人,还是朝中大员,可真真是难得呢!”

    宝钗被邢夫人这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赤,又见众人均是一幅(爱ài)理不理的样子看着自己,心中焦急,眼圈当时就红了。

    凤姐见今(日rì)贾母心(情qíng)不大好,沉着脸也不大说话,见邢夫人将先前的旧账翻了出来,心中叹息,本不想说什么,却奈何边上的王夫人心疼自己的侄女儿受了委屈,连连对她使眼色,不得已硬着头皮上前陪笑说道:“老太太,这宫里头不是让人来说林姑娘今(日rì)就回来么,怎么这时候还不见人来,莫不是宫中有什么事(情qíng)不成?”

    贾母原本听着下头几人话中打着机锋,也懒得管她们,可如今听见凤姐儿问起,便懒懒说道:“你这猴儿,你当出宫是出府呢,这样简简单单便出来了。要从宫中回来,除了皇上之外,定然要和宫中的几位老太妃打好了招呼,方才能出宫。你忘记了当(日rì)娘娘省亲时候了,说是让我们准备迎接着,可白等了几个时辰也不见人来。宫中规矩多,虽说你林妹妹如今尚且是个姑娘家,但想必还有些时候罢,哪能这样快呢!”

    凤姐儿见贾母兴致不高,连忙上前笑着咋舌说道:“我也算是见过场面的了,原本想着先前不过就是娘娘出宫省亲,这规矩才这样繁琐。可今(日rì)看来,竟是我愚了,这(禁jìn)宫中当真是规矩大的。”

    贾母听见凤姐儿这话,心中的烦闷稍稍去了一点,笑骂道:“呸,人人都说你没有不经过不见过,如今瞧来竟是光说嘴了!”

    薛姨妈见凤姐体宝钗解围,赶紧跟着贾母的话说道:“凭她怎么经过见过,如何敢比老太太呢.老太太何不教导了她,我们也听听。”

    贾母瞥了薛姨妈一眼,也不说什么,只耐心看着凤姐说道:“今(日rì)宫中之事随意差遣了一个小太监出来,这样的场面不过就是寻常的罢了,若是那些个外姓的公主郡主在宫里头住上几(日rì),要出宫时候可就不是这样了,只怕那阵仗和贵妃娘娘出宫有的一比呢!”

    凤姐见贾母心(情qíng)渐渐好起来了,连忙上前去替贾母捏着肩膀,一面笑道:“老祖宗可真真是见多识广的人,哪里像我们这样的小孩子家家的,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呢,先前娘娘省亲便唬了我一大跳,如今听见林妹妹出宫了便在这儿巴巴儿等着,生怕减慢了。”说完又叹了一口气道:“这样看来只怕是皇上想着林妹妹毕竟是忠臣之后,让她进宫去住几(日rì),也好叫朝中的大臣不寒了心。”若说是皇上看中了林妹妹,只怕没有罢,不然难不成皇上还能将她送出宫来?就算是送出宫来了,想必也就不会是这样的阵仗了。

    凤姐无心的这一番话,正好给贾母提了醒,心中顿时豁然开朗起来:若果然是皇上看上了玉儿,娘娘在宫中留着的人定然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只怕是早早便传了消息回来了。贾母这样一想,(胸xiōng)中原先还有的烦闷之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笑着对凤姐说道:“你这猴儿,你林妹妹可是朝中忠烈之后,你瞧瞧如今竟是连皇上都念着她们一家的功劳呢,(日rì)后你可对你妹妹好些,可不许再乘着我不在欺负你妹妹!”

    凤姐听见这话心中一滞,知道贾母这是借机敲打自己,连忙连声应下,退到一边。

    王夫人见贾母被凤姐无意识中几句话点醒了,心中不舒服了,暗中看了凤姐一眼,低着头自竖她的佛珠。

    ------题外话------本全集下载请登录:四库-

重要声明:小说《挽红楼之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