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34 江山如画,怎敌她眉眼朱砂(五)

    “还记得我们共同度过的童年嘛?好像很久我都没有贴纸那样的玩具了。”闵颜蕾眼神放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珠子左右转了转望向眼前的花圃,话语声中潜藏的那一丝惆怅像是一根细针,戳着陆玥的皮肤,一下比一下深。

    听说回忆都是催人老的东西,一旦开始回忆了,那就说明你已经步入衰老。

    过去一下子重现在脑海里,模糊并清晰着。记得的不是很多,但记得的一定是最印象深刻的。

    如果硬要说和闵颜蕾一起度过童年的话,也只能说她们赶上了童年的末班车。那时候的天真模样真是让人发笑,也让人心酸。虽然是出生贵族,两人却和乡下丫头没什么两样。疯狂到极致,在老师面前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将人格分裂演绎的淋漓尽致。人前人后两个样,真心到没心没肺。

    那个时候会在经过某个人的时候特别大声的说话,会在(身shēn)边提及他的时候装作满不在乎却又竖起耳朵认真偷听。曾经会幻想和他的未来,即使最后没有在一起,却还是会记起记忆中那个干净的侧脸。

    单纯美好的过好让陆玥如何忘却,回想起来,那是人生中的一笔无价之宝。任凭陆玥割舍放弃掉什么,也不愿意放弃那些回忆。那时候没有邵凯斌,没有仇恨,没有勾心斗角,大家都是单纯的冒泡的小家伙,一个吻都会(娇jiāo)羞半天。

    “闵颜蕾。”陆玥轻轻的出口,刚才在客厅里听到闵颜蕾那声疏离的称呼,一时间还以为是谁在叫自己,若不是熟悉的声音勾起了陆玥的(情qíng)绪,又怎么会想到这一声声音的来源竟然会是闵颜蕾。两人关系虽然破灭,但心底陆玥从来就没有将闵颜蕾剔除过。虽然曾下决心要将其遗忘,不再视为朋友。但内心的东西总是做不了假的,那么多年的关心和呵护,怎么能一时间就放下。

    我们喜欢的,本来就是最初的。

    所以我需要一个期限,结束我的掏心,等到真正的死心。为什么,我始终放不下你们。

    那份单纯到傻的感(情qíng),却一直别陆玥珍惜着。皇天后土,只要你生存在这一方土地上,我陆玥都会默默的祝福你,希望你幸福。如同这一次,答应你见证你的幸福,所以,我带着我的祝福和真诚来了。

    但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年后,陆玥给军区里打了个招呼,委婉的辞掉了自己的工作,虽然这份工作时陆玥一直珍惜着的,但现在似乎也不得不放弃。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大家都已经不是以前的大家了。就让记忆中的大家更美好些,不要让污点毁坏了我们心中完美的形象。

    “大队,我想我不能来上班了。”陆玥几番挣扎之后还是将这番话语说出了口,即便已经出口,心底那一丝惆怅与难过又是那样真切的伤害着陆玥。温柔的摸着仍是平坦的肚子,勾唇微笑,温柔缱绻的模样让人看了就不觉眼前一亮。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她需要割舍。

    大队愣了许久,显然没有意料到陆玥会做出这番决定,还有几天就是回军区的(日rì)子了。大家都在忙里忙外的准备着,大队也不例外。前几天还心血来潮的动手给邵凯斌和陆玥包了个特大号的红包,说是作为长辈必须做到的。憨厚的笑容历历在目,可此刻,笑容却凝固在了嘴角。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qíng)了?”大队拧着眉毛,脸不太好看。对于陆玥的此番决定很是不解,军区里的生活是苦了一点。但是如果不在军区的话,和邵凯斌的感(情qíng)不是又要被耽搁了么?真心希望陆玥是一时头脑发烫胡乱做出的决定。一定是邵凯斌那个傻((逼bī)bī)!

    陆玥就怕大队问自己原因,无奈的牵动唇角,眉宇间一抹浓郁的苦闷悄然而至,眼睛盯着地板一动也不动,半晌才出口,“我自己的原因。”声音淡淡的,眼神飘远晃((荡dàng)dàng),没有焦点。难过,很难过,但是她总不能抱着电话向大队哭诉心中的悲(情qíng)。

    关系好,是在疏离的前提下。谁都没有必要对谁好。

    见陆玥闷闷的声音,想来也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是陆玥不乐意说出口自己也不好((逼bī)bī)迫,大队深深的叹了口气,好像要叹尽一切悲哀苦祸,“陆玥,你知道我一直都很喜欢你。把你当做小妹妹来看待的,作为哥,大队要心贴心的和你说一句,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为难苦祸,只要不绝望,下一秒就有希望。”都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只要熬过来就好了。

    是么?只要不绝望,下一秒就有希望。她怎么觉得下一秒是无穷无尽的绝望呢?绝望像是一个黑洞一般将陆玥大力的吸了进去,之后万劫不复。

    摸摸肚皮,隔着衣服还能感受到肚子上传来的温度,温温的,里面那个小东西还过的好么?她一直觉得对不起那个不知男女的小东西,对不起,我没有把你妈妈照顾好。

    虽然没有落泪,但是心里那份苦闷岂是一般人能够了解的。很多时候把自己的事(情qíng)搞的一团乱,有过不耐,却不敢言。生怕一句狠话,他们就离开,不再关怀,是否是自己太过小心,还是这个世界的(情qíng)感都太脆弱?这个世界让她产生了抗拒和怀疑。谁是真的可以倾诉抱怨的,她怕敞开了内心之后又是无穷尽的悲剧。

    安安静静的不喜欢被打扰,她想她只是孤独不是寂寞。所以她的世界就让她一个人呆,谁都不要打扰。如果你想进,请做好准备,来了就得好好照顾她,好好(爱ài)她,包容她的无理取闹。不许随便承诺,不能轻易退出,在没有遇到他之前,她选择沉默。

    一颗心完整的保留,只为邵凯斌等候。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个铁一般真是存在的事实,但这确实是谁都改变不了的。像个小孩子,只会在他怀里坏。

    我回忆的画面,有你的(情qíng)结。

    “恩,我会铭记于心的,大队。”陆玥卖乖的应和了几下,挂断了电话。眼底却是止不住的悲哀,深深浅浅的伤痕,她,永远不可能再也以前那么单纯了。和邵凯斌有关的一切,她都要斩断,丝毫不留余地。虽然暂时还不能完全忘却,但总要努力尝试着摆脱他。

    大队听着“嘟嘟”的电话声,心底一阵感慨。他和他老婆分分合合了那么多次,最终还是步入了婚姻的(殿diàn)堂。那么登对恩(爱ài)的陆玥和邵凯斌怎么会没有美好的结局呢?一定是邵凯斌做了什么对不起陆玥的事(情qíng),不然陆玥不会出此下策的!

    快速拨通了邵凯斌的电话,听着电话那头柔和的古典音乐的声音,衬得大队的心更烦,这犊子从来没少给他惹麻烦!虽然有些是他自己想要掺一脚的,比如这一次。

    “邵凯斌,你丫的还要不要活了!敢对我家陆玥不好?滚你丫的……”大队见电话接通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稳重的(性xìng)格,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在电话里开骂!

    邵凯斌紧握着手机,骨节渐渐泛白,突兀的出现在修长的手指上,美感十足。也不生气,安安静静的拿着电话听着大队的训导。陆玥什么时候成了他家的了?

    大队骂的可顺溜了,从天文到地理,从邵凯斌到邵家祖宗十八代统统都会问候了一遍。直到大队唾沫星子横飞,顿感口干舌燥再也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才肯稍稍停息,对着电话仍是怒意十足,“丫的,等我喝口水,继续!”

    邵凯斌(性xìng)感的嘴唇微抿,正坐在书房里用电脑搜寻着p,可陆玥最近都没有用手机打电话,根本就不能搜寻出她的p地址。原本百试不厌的gps定位系统也不知怎么搞得,竟然在半路出了岔子。好像是陆玥故意将gps破坏掉了,阻断了邵凯斌的搜查。

    正在不满和失望间,大队的电话响起了。片刻后,接起电话,眼睛却依旧盯着电脑屏幕。直到“陆玥”两字出现,邵凯斌的眼中才凝滞了片刻。

    脑子飞速转动着,邵凯斌一手((操cāo)cāo)纵着鼠标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平静的脸上露出一点期待,语速极快的开口,对前面大队的愤怒恍若不见,“大队,你看看陆玥刚才是用什么和你打的?”

    大队一口水刚咽下,见邵凯斌问出了这么弱智的问题,想都没想就回答:“当然是手机了,你白痴么?!”要是家里的固定电话打来他又不认识,想必是不会接听的。

    一丝亮光在邵凯斌的眼眸中闪现,好像沙漠中的人看见了绿洲一般的喜庆,长着胡茬的脸颊多了一丝沧桑的韵味。双眸都深陷了下去,没有陆玥,邵凯斌一天都不能正常生活。不得不说,思念每天都在作祟。一天一次,一次二十四小时。

    勉强压抑住内心的喜悦,声音中却还是透露了他激动的内心。“大队,我知道了。我们下次再联系。”也不顾大队的吼叫声,邵凯斌坚毅的将电话撂下,双眸瞬间闪亮了起来,仿佛注入了一丝生机。周遭的景在邵凯斌的眼中都变得美丽了许多。唯心主义的人果然伤不起!

    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飞舞,本来想用电脑黑了陆玥的电脑获得一些信息的,但不到万不得已邵凯斌是坚决不会那么做的,他知道如果他的黑客行为被陆玥发现的话,可能两人就此别过。什么机会都不会再有了。步步小心谨慎的跟在陆玥(身shēn)后,生怕一个错误的举动就将两人的美梦破灭。这些小(情qíng)绪他从来没有对别人开口过。

    对于那串手机号码,邵凯斌早就烂熟于心。虽然不曾拨出去过一次,怕听到那头:您拨的电话已关机。亦或者不断的响着彩铃悦耳的歌声,却没有那声熟悉的“喂”。所有的美好都成了如今伤害他们的利器,那是没有深(爱ài)过的人不会理解的。

    邵凯斌的黑客功底是十分强悍的,若不是后来做了特警,他想他会做一个职业黑客,每天逗逗那些政府要员。时不时的袭击一下国有企业或者电力局什么的,才给他们恶作剧一下。几百几千个亿的损失就悄然而至了。

    手指像是蝴蝶在花丛中翩翩飞舞一般在二十六个字母键低回徘徊。一个个“0、1”构成的程序让常人看了都觉得头晕,而邵凯斌眼中他们才是有生命的东西。电脑就像人的大脑一样,能够暴露和显示出人的内心,一点都虚假不了。

    地址很快显示在了超薄液晶屏幕上,只是上面显示的地址却让邵凯斌大为吃惊。没有想到,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他本来以为陆玥已经在国外或者一边偏远的城市,离自己十万八千里。但事实告诉他不是的,陆玥就在这座城市里。就在他的兄弟的家里,那个地址根本就不用查。

    以前经常去南宫迪家蹭网,只因为邵华不(允yǔn)许邵凯斌再动那台电脑了,邵凯斌区区一个手指“啪踏”一个按钮按下,文件就会被摧毁的七零八落,损失数以亿记。邵华自然不会让儿子再动电脑,何况这还是犯法的勾当。

    带着一只平板电脑在南宫迪家兜兜转转,无论是在哪个角落都没有死角,而且网速奇快。至今,南宫迪家的无线路由器密码还深深的印在邵凯斌的脑海里。对于那个地址,那个p邵凯斌来了个无言以对。最信任的人,成了最陌生的人。

    错愕,是他看到显示的地址后的唯一(情qíng)感。没有想到,措手不及。

    和南宫迪的点点滴滴瞬间在邵凯斌的脑海中回放,两人的过去可以说是由默契组成的,也不知道哪来的默契,可就是那么顺溜的交心了。生死之交。无话不说的铁哥们,除了在陆玥一事上两人不太开心之外,其他的事都是以圆满的结局落幕的。

    想到前几天邵凯斌还碰到南宫迪,面露苦涩的开口:“陆玥还没找到,我丫的都快疯了!”邵凯斌双手抓着头发,一时间理智顿失。陆玥的事(情qíng)远远大于一切,可他就是连陆玥的事(情qíng)都处理不好。眉宇间的烦躁是以前都不曾暴露的,深邃的双眸中此刻布满了血丝。茶不思饭不想,区区一个女人,却将他的生活绞的乱七八糟。

    还记得南宫迪当时浅浅一笑,微眯的丹凤眼中透露出来的可怜和同(情qíng)让邵凯斌觉得浑(身shēn)不自然,但也没有多想。兄弟之间,能有什么大事和分歧!什么也没当真,忙不迭的和南宫迪诉苦,还让他留意一下,得到消息了告诉自己。

    当时南宫迪肯定的点点头,虽然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但脸上的表(情qíng)却很诚恳。他浅浅的开口,声音很低沉,像是有什么秘密潜藏在心底没有和任何人述说似的,整个人显得有些压抑,“要好好(爱ài)陆玥,她承受了苦太多了。”

    邵凯斌顿时一愣,兄弟也会这样子么?欺瞒?也是,他可是(爱ài)陆玥的,谁不想把这样美好的女人偷偷的藏在家里好好疼(爱ài),谁肯拿出来和别人分享呢。甩甩脑袋,对于南宫迪的行为彻底理解了,何况他那时候状态也不好。可能也有他的顾虑。没有什么事(情qíng)是不可以说通的,何况那个人是南宫迪。

    作为一个男人,不能否认自己与前度的任何回忆,哪怕那回忆是个噩梦。曾经霸气的认为,我邵凯斌要么不找女朋友,要么就结婚!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ài),都是耍流氓!

    付出再多的(爱ài)都值得,就算你只是生命中的过客。

    邵凯斌轻阖眼皮,一股不知名的疲倦油然而生。(爱ài)(情qíng),不就是让人放松解压的么,什么时候开始,(爱ài)(情qíng)竟然成为一种负担。而这种负担并不是别人赋予给他的,而是他的内心,((逼bī)bī)着他要求他这么去做。

    终究还是(爱ài)。因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天作之合是属于他们的,别人抢不走!

    背靠在老板椅上,一动不动,仰面望着天花板,不自觉的出神。此刻疲倦一扫而光,脑海里都是陆玥,各种陆玥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好久没有梦见那个精灵了。是否(爱ài)已成往事,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现在知道了陆玥(身shēn)处何处,却不能靠近,是我的残忍,让你的世界里丢失了(爱ài)(情qíng)。

    邵凯斌在这件事后才知道,原来这世上有这样一种(情qíng)绪,唯有哭泣才能表达。尽管我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幸福,但我从来不曾责备命运让我遇到你。我不可预知我的生命会有多长,也许回事慢慢数十年,也许随时会死在路上。但无论寿命长短,你在我生命中的惊喜远远超过了遗憾。如果非要说有遗憾,我只是遗憾我不够美好。

    有一天晚上,邵凯斌在市中心的街道上搜寻陆玥的影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找寻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一种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习惯。眼神像是x扫描一般在道路上扫视着,心里期待着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然后给自己一个机会弥补过去犯下的错误。

    寂寞像是鸦片一样,让邵凯斌上瘾。被动上瘾。如果(身shēn)边没有陆玥的微笑,那么他宁愿选择寂寞。

    周遭的(热rè)闹只让他感觉到浑(身shēn)冰冷,寂寞寂寞寂寞。这个世界上,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享受着寂寞。那不为人知的(情qíng)感,在夜晚闹得很凶。

    缘分是本书,翻得不经意是错过,读的太认真会流泪。

    他不想这么错过陆玥,他想参与到陆玥今后的故事,哪怕是以一个路人的(身shēn)份。

    坐在车内,街道上车水马龙,夜晚的霓虹灯一盏盏亮起,给这座*之都增添了一丝颓靡的气息。邵凯斌心里闷闷的很难受,具体来说已经好久都是这样的感觉了。心里空虚的紧,他知道他自己是为何产生如此感觉。只可以,医不自治。

    只是永远都放不开最后的温暖。他一直对自己说,男人自己苦一点无所谓,别苦了跟自己过一辈子的女人,而他却没做到。这是对他人格的一种侮辱,但这种侮辱却没办法拒绝。似乎事实就是这样了,他是混蛋他承认!

    窗外的人声喧闹,霓虹灯闪烁出各式各样的光芒将城市照亮。人们脸上流露出来的表(情qíng)悲伤或高兴都与邵凯斌五官。

    只是这一切喧嚣衬得邵凯斌的车内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说话。唯一存在的一个人面若冷霜,像是要与这个世界决裂一般的姿态,让街上的小姐都不敢接近。

    邵凯斌剑眉紧蹙,眉宇间一股成熟油然而生,陆玥的离开带给他很多的感触。什么叫做一(爱ài)(情qíng),他用实践得知。

    认定了,就是一辈子。这个一辈子,就是陆玥。但她的人就和她的名字一样,只出现了一眼,然后就离开了邵凯斌的世界。

    不管前方有多大的苦难,邵凯斌都会忍受。因为是他带给了陆玥无穷无尽的黑暗,虽然不知道陆玥的现状,不知道陆玥怎样。但他冥冥之中感觉到陆玥的世界崩塌。因为他,陆玥改变了。变得冷漠不语,变得不愿与周遭交流。一切都是他的错,他想要挽回,还来得及么?

    后来验证到,邵凯斌的感觉很准,对于陆玥,邵凯斌很是上心,却也让人伤心。

    烦躁的伸手按下一个按键,一个按钮的指示灯瞬间变亮。一个干净甜美的女声在车内响起,恬静的声音让邵凯斌想起陆玥。冷峻的脸庞上闪现出一抹温柔,随后又被泯灭,他的温柔只给陆玥。

    “今天有一个听众朋友给我发邮件,说了她故事。一位美丽而忧伤的女孩儿让我心疼,但对于她的(爱ài)(情qíng),我只能说是凄美。故事中没有主角的伤残,打击却比伤残来的更加彻底。如果朋友的背叛不算什么,那么再加上男朋友的背叛呢?……”

    邵凯斌愣愣的听着广播中传来的声音,丝丝如线,编制着残忍而美丽的梦。那个听众朋友是陆玥么,她能把他们的故事叙述给别人听,说明她释怀了么?对于陆玥是一个大度的女人,他一点都不怀疑。但在这一刻,他竟然有点讨厌她的大度,就那么短短的几周时间,两人行相(爱ài)到陌路,一切都进行的那么彻底么?为什么要这样?邵凯斌的心一下子就疼痛了起来,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掌控着,没有自由,傀儡一样存在。

    直到(身shēn)后的喇叭声跟鞭炮一样响起,才将邵凯斌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都过去了么?又问了自己一遍。

    电台主持人的声音很柔软,只是没有陆玥那一丝硬朗和缠绵。但他们的故事从别人的口中说出,竟然有一种电流传遍全(身shēn)的触感。原来,他们也曾那么幸福过。天差地别的(爱ài)恋,会不会让陆玥觉得更加伤心难过呢?

    陆玥,没有我的(日rì)子,你还好么?我们现在是陌生人的关系,一辈子在一起了。原来不管分开多久,我们总是有关系的。但我更希望,我们的关系是由红本本见证的。

    *

    陈韵雅专门为陆玥在花园里建筑了一个透明玻璃制成的小温室,里面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一把电脑椅,一张折叠躺椅。旁边有一个遥控器,只要按动上面的按钮,下人就会跑来给陆玥端茶送水送温暖。

    在没有事做的(日rì)子里,陆玥总会端着一杯(奶nǎi)茶揣着一本书到温室里呆一天,静静的,好像不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般,也不和朋友打电话逛街,就那么过自己单纯美好的小(日rì)子。单调,却也小资。

    陆玥自然是很感激,但是经历了太多,她僵硬的脸庞上的笑容也渐渐淡去。只有在逢场作戏招待客人的时候,嘴角才会露出一抹客(套tào)的笑容。一如在军校里培训的一样,标准而礼貌的微笑让人看了舒心。只是大家都不知道陆玥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作为母亲的陈韵雅知道陆玥的(性xìng)格,也非常理解陆玥,也很贴心的让陆玥露个脸就回去做自己的事(情qíng)。毕竟女孩子家家的进入官场也不是那么好,他们还是想给陆玥营造一个温室,就像对待花朵一样好好呵护陆玥,她的过去已经很坎坷了。他们一定要把现在的陆玥呵护好。

    像是从地狱突然又被拯救到了天堂,陆玥每天过着舒适的生活,没有人会强求自己做些,每天浑浑噩噩的过着小资生活。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

    当(爱ài)已成往事,留下的只是那隐隐的伤痛。

    这样的(日rì)子曾经陆玥多么渴望得到,每次在航班起飞之前,陆玥就特别渴望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保镖型人物突然走到自己面前单膝跪地,虔诚而恭敬的冷冷开口:“公主或者小姐,请跟我们回家。”

    当然这一切都是白(日rì)梦罢了,从父母离世后,陆玥就从梦幻的生活中走了出来。现实不让她那么天真,总是将一些美好摧毁给她看。

    有一天经过厨房,想要进去给大家露一手。嘴角难得的露出一抹笑意,眼眸中带着丝丝温暖。眉眼一弯,站在门口冲着大家甜甜一笑。

    这样的小姐厨师们都没有看到过,一下子都呆愣了。眼睛一眨都不眨的望着陆玥,好像仙女下凡的美丽。气质高贵而优雅,标准的瓜子脸蛋白皙而细腻,一点瑕疵都挑不出。极品就是王牌,顾盼生媚。小姐不去做明星还真是屈才了。

    陆玥一笑置之,没有在意。眨眨眼眸,一抹调皮活泼让人(爱ài)到心坎里。可(爱ài)的模样像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总喜欢在大人(身shēn)边撒(娇jiāo)。

    亲(热rè)的挽住陈妈的手臂,她是厨师里的头头,专门管用餐的事(情qíng)。用细腻的脸蛋蹭蹭陈妈,亲昵的模样让陈韵雅都好生羡慕,一双美眸瞪得大大的,玛瑙的眼眸中露出强烈的光芒,清亮的眼眸让人清晰的看到在陆玥眼中的自己,“陈妈,今天我来做个菜,好不好?”说完,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耀眼明媚的笑容在这个冬天给大家带来了不一般的温暖。向(日rì)葵般的暖黄让人心坎都暖极了。

    陈妈听闻陆玥的话语声,脸上的表(情qíng)立马惊恐了起来,用手拉了拉陆玥的手,脸紧张道:“小姐,是不是我们做的不好吃,不和你的胃口,你和我说,陈妈把厨师给炒了!”陈妈望着陆玥的眼神很慈祥,陆玥整一个就是大妈杀手,遇到过的大妈没有一个是不喜欢陆玥的。

    浅笑的摇摇头,安抚的拍了拍陈妈的后背,让陈妈的(情qíng)绪稳定下来。她只是想做个菜,那么激动干嘛……姣好的脸庞上的表(情qíng)很天真,有些单纯让人忍不住接近。“不是,陈妈,我妈的生(日rì)快到了,我想给她做几个菜。”只是这样单纯的一个小小的心意,却让大家都觉得暖暖的。陆玥是个美好的主,换谁都(爱ài)。

    此言一出,厨房里的人都望向陆玥,手中的活都顾不上了。眼眸中带着一丝赞赏,从来就没有听说过给爸妈做菜吃的小姐。陆玥的乖顺瞬间博得了大家的喜(爱ài)。陈妈亦是如此。小姐既然有这样的意愿,他们怎么能拒绝呢?

    “小王,你的位子让给小姐,让小姐来做几个菜。”陈妈一道令下,那个叫小王的人就侧开了(身shēn),冲着陆玥微微福(身shēn)后走到一边,看着陆玥娴熟的动作,眼眸中的钦佩和赞赏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原来一直以为小姐就是一个花瓶,没想到真是样样都在行。真是小看这个貌似柔弱的女人了。

    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大家的掌控下,但陆玥反而没有一丝紧张。从小都被人关注侧目,想必也已经习惯了。极其自然的将耳畔的头发勾到耳后,将一切准备好后打开天然管道。

    淡的火焰在灶台上燃起,陆玥迅速的将一些菜油放下去,火焰一下子从灶台上燃起,冲的老高。陆玥一脸淡然的((操cāo)cāo)纵着手中的活,好像天生即使做这一行的,娴熟的动作让陈妈侧目。小姐连做菜都那么完美,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突然,一股油烟气味飘过陆玥的鼻息,陆玥突然觉得有些恶心,肚子里有一股气往上反,张开嘴巴就想吐。立马关掉煤气,冲到一边的水斗,不(禁jìn)干呕起来。俊脸被憋得通红,姣好的脸庞上写满了难受。原本红润的脸此刻有变得惨白,突如其来的改变让大家一愣,很快,陈妈就反应过来,立马冲到陆玥(身shēn)边,拍着陆玥的后背帮陆玥顺气。

    陆玥却没有因此有任何的好转,喉咙口上来的难受一直很难压下去。一旁有人递过来一杯开口,陆玥想都没想就接过来喝了几口,才觉得有些好转,气终于顺了过来。用水冲了冲自己的脸蛋,冷水让陆玥恢复了原样。深呼了一口气,脸僵硬的有些尴尬。刚才,她是不是很丢人?

    陈妈的脸却有些奇怪,这一室内除了陈妈都是一些年轻的小伙子小姑娘,什么都不懂。但陈妈却心底了然,但陆玥还没有结婚,在大家面前不好说出口。只好将心里想说的话憋着,望向陆玥的眼神多了一丝深意。

    陆玥见自己恢复了过来,转过(身shēn)看着大家一脸紧张的神,脸上露出了一抹尴尬的笑容。不好意思的瞥了大家一眼,而后又将视线移到地上,努努嘴,“没关系,我只是(身shēn)体不太舒服。”冲着大家浅浅一笑后,打算继续回去做菜。

    陈妈却将陆玥拦住,脸庞上写满了不(允yǔn)许,皱着眉毛摇摇头,让陆玥到外面去休息。

    可陆玥那会依,陈妈这时候也关不上什么(身shēn)份的差别了。连拖带拉的将陆玥从厨房里拖出,牵着陆玥走到花园,仔细的打量了一圈周边,见没有人走动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小姐,不会是有了?”

    愣愣的望着陈妈,表(情qíng)有些木讷,呆呆的样子让陈妈更加担心了。陆玥娥眉紧蹙,眼眸中出现了闪躲,顿了顿,望向别处的风景,眼神有些空洞,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陈妈,已经有些(日rì)子了……”

    “不要谈以前的事(情qíng)了,反正都过去了。”陆玥截断了自己的回忆,同时也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发现回忆是个让人伤神的东西。

    闵颜蕾点点头,脸庞上出现了一丝疲倦。闪亮的眼睛此刻难以抵制的想要闭合,好像很想睡觉的样子。有了(身shēn)孕的人都这样,不多久就会觉得累,每天都很嗜睡,虽然孩子还小,但是(身shēn)体反应却很多。

    陆玥眼眸中柔(情qíng)涌动,轻声开口问道:“多大了?”声音轻柔的像是蝴蝶一般轻轻飘入闵颜蕾的耳朵,心中一惊,紧张的望着陆玥,看到她眼眸中的坚定和吟吟的笑意,脸一红,低下了头。

    “一个多月了。”闵颜蕾低着脑袋,祈求陆玥不要问孩子是谁的,这样真的会让她无言以对的,对于南宫迪,她很想忘记。

    好在陆玥没有开口,心中一掠,比自己的大呢。诶,宝宝要叫闵颜蕾的孩子哥哥或者姐姐了。眼眸中露出一抹无奈。女孩子的思维总是比较跳脱。

    和闵颜蕾谈了片刻后,陆玥扶着闵颜蕾走回了客厅,这时候到的宾客已经许多了。差不多都到齐了。

    “陆玥……”

    “蕾蕾,快过来。”李猛的声音和闵颜蕾的声音交杂在一起,让闵颜蕾瞬间回头。望向李猛的眼神中充满柔(情qíng),眼眸中的轻易让陆玥心生羡慕,但很快被陆玥隐了去。

    人家都要结婚了,感(情qíng)能不好么?自嘲的一笑,拍拍闵颜蕾的肩膀,揶揄的说:“快去,你男人叫你呢!”

    被陆玥调戏也不觉得别扭,开了开口,却没有说出什么,算了,反正邵凯斌来也不是什么大事。陆玥应该想到的。犹豫了片刻,还是转(身shēn)离开了。

    而远处,一抹炽(热rè)的视线一直盯着陆玥,从陆玥从阳台上回来开始,就目不转睛的看着。视线中的(热rè)(情qíng)浓烈到暴,绕过陆玥浑(身shēn)不自在,别扭的转回头,望向视线的主人,整个人瞬间一愣,腿上就像灌了铅一样走不动了。眼神呆呆的望着邵凯斌,一时间脑海里一片空白。

    半晌,陆玥尴尬的将视线转开,心中的激动和难过却像是波涛一样难以平复。无法忘记,他还住在她心底。眼眶渐渐泛红,整个人呆愣在原地,一步都迈不开。像是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妈妈,委屈的原地打转,却没有碰到一个熟人。

    邵凯斌看到陆玥后,眼眸中就痛苦与快乐并存。这一刻他告诉自己,他不能放弃,因为陆玥是他这一辈子的良人!不管(爱ài)(情qíng)怎么演变,他都要将她挽回。她应该还是(爱ài)自己?

    望着陆玥,快步走向她,眼眸紧紧的盯着陆玥,生怕这个女人又自己乱跑,让自己无处可寻。

    “陆玥。”邵凯斌的声音在陆玥跟前响起,熟悉的声音在耳畔旋转徘徊,低沉而磁(性xìng)的声音让陆玥心底泛起丝丝苦楚。下意识的想要逃避,这个男人是坏蛋,伤害了她,间接伤害了她的孩子!她不想看见他,一点都不想。

    陆玥转(身shēn)就想逃走,刚才应该离开的,和闵颜蕾送上祝福后就应该离开的。她从一开始就错了,错的离谱,不然也不会遇到这个男人了!噩梦一样的男人。

    回忆的尽头,(爱ài)还在点头。

    邵凯斌一把抓住了陆玥的手,挡住了陆玥的去路,眼眸中的伤痛清晰让连背对着邵凯斌的陆玥都感受到了。心痛像是无法抑制在的(胸xiōng)腔里作祟,(爱ài)(情qíng),竟然是伤人的利器。肌肤的触碰,那粗糙的手依旧是自己怀念的。整个人就像被电流穿过,一股温暖从心里流出,流遍了全(身shēn)。

    邵凯斌趁此机会一把抱住了陆玥,不让她离开。也不管周遭的喧哗,强劲的力量让陆玥难以挣脱。一瞬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脸庞上的凄楚让宾客都看的难过。

    (爱ài)是一件多么无奈的事,眼穿肠断也枉然。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邵凯斌的西装上,邵凯斌感觉到了温(热rè)的湿意,整个(身shēn)子猛然一震。深邃的眼眸中也闪过一丝痛楚,随后无力的将陆玥放开,微垂着脑袋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qíng)。如果他的(爱ài)让她伤心难过,那么他离开!

    来参加闵颜蕾的婚礼之前,邵凯斌自然是看过宾客表的。如果不是看到陆玥参加,他是必然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一切都在邵凯斌的计划之内,唯独陆玥的这般反应没有。对于自己过度自信,没想到竟然是这般反应。

    邵凯斌的突然松手也让陆玥突然将眼睛睁大,这一刻像是手中沙流尽的感觉,邵凯斌竟然就这样把她放开了。这个禽兽不如的男人!

    周围的宾客也看的揪心起来,陆玥的泪水像是珍珠一般让他们侧目,但心中隐隐的疼痛竟也泛起。大家异口同声的开口,“抱她,抱她!”

    强烈的声音将整个客厅的宾客的注意力都引到了这一边,大家将邵凯斌和陆玥围住,眼眸中的期待让陆玥的心猛然一震。

    这时候陈韵雅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带着安详的表(情qíng),不悲不喜,走到陆玥(身shēn)边,将陆玥搂过来,正对着邵凯斌。眼带怜惜的撇过陆玥望向邵凯斌,直直的对上了邵凯斌的眼睛,“我的女儿怎样,我最清楚。我知道你们俩谁都放不下谁。但你以前做的的确是太过分了,任哪一个女人都受不了。要带回陆玥可以,许她一生幸福,倾你所有!”

    邵凯斌眼眸闪亮,根本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陈韵雅的要求,一把将陆玥搂进自己怀里,眼眶也不(禁jìn)红了起来,紧紧的搂着陆玥,大力到陆玥肩膀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女人,宠你真的会上瘾!”

    瞬间陆玥泪如雨下,抬起手,放在邵凯斌的腰上,环紧。“既然把心都给你了,也别还给我和宝宝了。”

    ------题外话------

    嗯嗯嗯。瓦瓦很勤奋,有木有。...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