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33 江山如画,怎敌她眉眼朱砂(四)

    穿好鞋后,闵颜蕾就朝玄关处走去,知道(身shēn)后的男人不会介意,紧紧的跟在自己(身shēn)后,生怕自己做出点什么不经大脑的事(情qíng)伤害自己。勾唇一笑,嘴角流露出来的幸福让她瞬间变得满足。不得不说,怀孕后,她越来越温柔,只是依旧假装自己依旧是锋芒毕露的样子。

    她的内心早就对李猛充满着一份深深的感(情qíng),虽然不是(爱ài),但堪比亲(情qíng)。但终究是无法抹去了,那么多年下来,她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谁对自己好她还是清楚的。

    但是对于南宫迪,那份感(情qíng)却一直没有改变。就算是变成一抔黄土,那也是不会改变的深(情qíng)。

    有时候不知道一直执著于此的意义,歌舞升平或是寂寞的想哭。这就是生活的本质,麻木而空虚的灵魂,年复一年,(日rì)复一(日rì)。

    望着窗外的车马喧嚣,相较之下车内就安静的多了。李猛说是为了胎教,在车里放着轻音乐亦或是古典音乐,对于从小学习乐器的闵颜蕾自然是(挺tǐng)有感觉的。但是听的耳朵都要起茧了的音乐,难道还会好听么?

    轻轻的抚着肚子,微微的突起让她感觉到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不能再任(性xìng)下去了。生活将自己的棱角磨平,岁月改变了她的模样。眼底的那一抹沧桑是怎样都不能抹去的了。

    听人说,一个人的老去是从眼眸开始的,最先老去的一定是眼神,经历过风风雨雨,看透了世俗红尘,有些人可以选择不(爱ài),有些(情qíng)却也不得不放下。虽然才年华二十五岁,但闵颜蕾却像一个大妈级人物,以前做过太多的错事了。

    要要弥补,为自己救赎,就当是给孩子积德。这一刻才体会到了一个母亲的心(情qíng),原来为了孩子,什么都可以付出。但是她的错,真的可以弥补么?

    思绪渐渐飘远,在这个人来人往的街道边,人们哭倦了,累过,又醒了。(日rì)复一(日rì)的过着相同的(日rì)子,然后慢慢老去。

    红灯了,李猛慢慢踩下油门,瞥了眼后视镜里的闵颜蕾,轻叹了一口气,飘渺的叹息像是从地底发出来的,沉闷而忧愁。自从那天从医院里回来之后,闵颜蕾就常常处于神游太空的状态。以前一个人总是耐不住寂寞,但现在一个人可以默默的发一天的呆,就那么呆呆的坐着,放空思绪。

    对于闵颜蕾,他算是认命了,“我为了你,输了这一辈子。”特种兵的(身shēn)份,他放弃了。做一个好丈夫的机会,他放弃了。他也不知道他每天守护在闵颜蕾(身shēn)边,为的是什么,但是他的心就是不愿离开闵颜蕾,就算是被嫌弃,被厌恶,也要那么守护着。

    “到了。”李猛转过(身shēn),看着闵颜蕾双手紧紧的攥着包包,白的骨节突出的很明显,精致的脸庞上和出现了顾虑,那是以前的她从来没有的表(情qíng)。

    面带担忧的望着闵颜蕾,双手盖住她(娇jiāo)嫩的手,敛着眼眸,随后又来起来认真的看着她,冬(日rì)缱绻的阳光打在他的脸庞上,金的光辉让他整个人都像(套tào)上了一圈光环一般。

    天使。闵颜蕾脑海里蹦出这么一个念头,很快,又将这个想法盖没。她在想些什么呢?怀孕之后总是喜欢胡思乱想,也总是,想给孩子找一个爸爸。

    “要不要我陪你下去?”完全是迁就的语气,望向闵颜蕾的眼神炽(热rè)而温暖,感(情qíng)是强烈的,只是单方面的感(情qíng)都不是长久之物。

    闵颜蕾听到他的话,心里暖暖的就像电流瞬间流过一样,全(身shēn)的寒冷在瞬间去除了。表面上却冷若冰霜,生人勿近的冷漠,打开车门,美腿先伸了出去,动作进行到一半,顿了顿,回过神瞥了眼一路凝视着自己的李猛,眼神有些不敢和他对视,“你先走,一会儿我自己会回来的。”

    李猛张张嘴,似乎还有什么想说,最后却还是将嘴巴比起来,什么都没有开口。我的伤心只是淡淡的,我的难过只是浅浅的。好像有一丝东西从心底被抽走,不留痕迹,什么都没有给自己留下。那种空虚的感觉以前也有,只是没有现在那么强烈罢了。

    年华耗尽,谁苍白了回忆。

    目送闵颜蕾走进x军区,看着她被门警拦下后,从容不迫的给南宫迪打电话,脸庞上的那丝紧张和忐忑看的他心揪着疼。

    从她转(身shēn)离开后,她就从来没有回过头,如果她回过头会发现,一个人永远为她守候。

    直到看到南宫迪皱着眉从军区里走出来,闵颜蕾被(允yǔn)许进入军区后,李猛才打开发动机,踩下油门离开。我能做的不多,但你需要的时候,我总是在的。

    被门卫拦在门外后,脸上的那一丝尴尬再也掩藏不住,每次在南宫迪这一边,她总是无力到了极点。感(情qíng),打动不了,金钱收买不了,好像他就是她的(禁jìn)区,怎么都不可能到达的彼岸。但是如果可以重来,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爱ài),难道真的不知悔改?只是真的不愿意放开。

    委屈的望着门警,虽然是以前的同事,但是这个时候,军区里的命令才是最高的,军令大于天。

    颤抖着双手从包包里掏出手机,点开电话本,那个烂熟于心的手机号码闵颜蕾一直都想拨却又畏惧,怕有被拒绝。(爱ài)一个人是卑微到土地里,然后开出的花朵。

    “喂。”闵颜蕾的声音带这样一丝颤抖,连她自己都感觉到了,门警也投来了怪异的眼神,尴尬的转过(身shēn),却有对上了李猛深(情qíng)又担忧的双眸。鼻子一酸,顿时觉得自己好委屈。对于那个深(爱ài)着自己的男人,她总是无理取闹,但他从来没有流露过不耐的表(情qíng)。而对于南宫迪,她总是小心翼翼的,步步为营,却从来没有被接纳过。

    这就是命运么,但是她相信的不是人定胜天么?

    “恩。”过了好久之后,对方才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声音,低沉而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从手机的那一端传过来。

    他是怎么了,是感冒了么?有没有怎么样?吃药了没有,看一声了没有?水要多喝一点,要(爱ài)自己一点,(身shēn)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不要不顾(身shēn)体的工作……满肚子的话语想对南宫迪说出,却一句都没有说出口。

    怕泄露了自己的(情qíng)绪,怕他对自己(爱ài)觉得有压力。

    “我在你们军区门口。”闵颜蕾话只说了半句,然后就截然而止,哽咽的声音戛然而止。带着一丝沙哑,和南宫迪的声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南宫迪是因为感冒,而她是因为难受。

    南宫迪坐在办公室里,无力的托着脑袋。满脑子想的都是陆玥,她在自己家里已经住了好久了。但是邵凯斌都没有来过一次,他们是怎么了么?听说,听说,邵凯斌在满世界的找陆玥。他其实可以告诉邵凯斌,但是他不想,就让他自私一回。

    对于闵颜蕾,他的歉意也是深不可测了。那么多天来,闵颜蕾不停的找自己,联系自己,但是他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这个女人。今天就让他做一个了断,给自己一个无期徒刑。

    “恩,我过去。”南宫迪的声音缱绻的出口,带着一丝疲倦,他已经好久没有睡觉了。因为陆玥在家里,他都不敢回家去,怕思念和(爱ài)意泛滥,然后怎么也收不住。

    你说我傻,傻在(爱ài)上一个没有感(情qíng)的分(身shēn)。

    你说我傻,傻在(爱ài)她就固执的奋不顾(身shēn)。

    你说我傻,傻在宁可被牺牲也不愿意放弃天真。

    我也说闵颜蕾傻,宁愿成为你的替(身shēn),然后狠狠的被伤害,那个傻姑娘,我要拯救她。

    南宫迪的反应出乎了闵颜蕾的意料,从来没有奢求过南宫迪的接待,每一刻都是怀着失败的心(情qíng),就在她万念俱灰的时候,他突然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带着天使的光环,从天堂专程而来。

    南宫迪站在闵颜蕾面前,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安静的呆着。闵颜蕾仰头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眼眶不自觉的润湿了。这就是她(爱ài)的男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精致到了一个极点。他高(挺tǐng)的鼻,(性xìng)感的唇,棱角分明的脸盘都是她的眷恋。

    “你还好么?”一言既出,闵颜蕾自己都愣怔了,没想到时隔那么久,她出口的竟然是这一句话。

    南宫迪也是一愣,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怜惜,这个女人,真傻。干嘛和他一样,对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念念不忘呢。

    “我很好。那你呢?”其实一点都不好,但是,和她说了,就能变好了么,只会让两个人不开心。南宫迪违心的开口,眼眸中却没有一丝谎言的预象。真诚的眼眸中散发出来的温暖让闵颜蕾一时间很想流泪。

    闵颜蕾嘴角扯出了一抹甜蜜的弧度,好像真的是那么一回事,“我很好。以为没有你一天都活不下去的我,没想到勉强一个人还是可以活下去。”这样活泼的言语和语气,好像在述说着别人的故事,平静清晰的思绪里没有一丝慌乱。

    南宫迪突然笑了,阳光下那个笑容很真诚,像是万丈光芒照(射shè)在他(身shēn)上,让他成为了众人的焦点。万物为之失,他极像是一块磁铁,总能汇聚一切美好。

    “那就好,去办公室聊聊。”南宫迪打心底为闵颜蕾觉得高兴,是,你看,没有我的(日rì)子你一定是可以过得更好的,一直都是我在拖累你。是我在害你。深邃的眼眸中将安斯伤感掩藏去,一如闵颜蕾初见的南宫迪,纯洁、邪恶、腹黑,但是无比美好。

    闵颜蕾一愣,南宫迪给了她太多惊喜了,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没有将她拒之千里之外,当初她犯下的错误,她以为他永远都不会原谅她了。她很幸福,幸福他是一个那么大度的男人,她也很难过,难过这个男人不属于她。她真的好嫉妒陆玥,可以拥有那么好的男人。每一个都是极品,都是人品爆发才能遇上的极品。

    两人并肩在阳光下穿梭着,以前的景物,不同的心境,两人没有开口说话,一路都是静谧的。虽然不言不语,但是彼此的呼吸那么近,心跳那么近。

    闵颜蕾偷偷仰头望着(身shēn)边这个像童话中走出来的王子,我很想自私的问问你,多年后,你忘了陆玥,并却我未嫁,你未娶,我们能不能在一起。

    但是她不敢出口,她一直都是一个胆小鬼。她从来就不敢将自己的内心暴露出来。而唯独的一次流露内心,却被南宫迪狠狠的拒绝,然后心彻底的封闭,再也不肯向别人袒露。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不大,却很温暖。这一刻,幸福环绕,哪怕只是一瞬间的幸福,也是闵颜蕾今后可以回忆的永恒。宝宝,你看到你的爸爸了吗?妈(咪mī)和你的爸爸在一起哦,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这次好好珍惜。

    坐在南宫迪面前,小心翼翼的瞥瞥南宫迪,他的神(情qíng)很正常,没有一丝厌恶。闵颜蕾瞬间松了一口气,为什么他觉得南宫迪像是要和她诀别一般的表(情qíng)呢,为什么呢?女人的直觉,是错误的么?

    “你来找我,有事么?”南宫迪抬起眼眸,注视着闵颜蕾的眼眸,第一次觉得,闵颜蕾其实也(挺tǐng)好看的,或许以前是自己带着有眼镜。微微卷曲的眉毛浓密的在眼眶上打下半圆的弧形。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质变了,不似以前那边张扬了。

    闵颜蕾微微一笑,大家闺秀的模样有些像陆玥,南宫迪的心狠狠的一抽。那个人,是他永远无法正常对待的。虽然很想将她忘记,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么?”抬头一笑,扯着嘴角,一口白牙在阳光下煞是好看,整齐饱满的牙粒乖巧的生长着,就和现在的闵颜蕾一样。

    南宫迪低声笑着,微低着脑袋摇摇头,清朗的开口,声音中依稀有一些沙哑,“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是啊,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但是你什么都不知道。过去的(日rì)子,我用一句我(爱ài)你概括,未来的(日rì)子,我用一句祝你幸福概括。宝贝,你一定要活得比我好。这样我才不会那么难过。

    本来是想告诉你,孩子是你的。我怀孕了,我要做妈妈了,你要做爸爸了。但是看到你现在幸福的笑容,我不敢告诉你了,我决定就(爱ài)那个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我怕我告诉你之后,然后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我们现在的状态是我最满意的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我要结婚了。”闵颜蕾出口,这个决定也是她刚刚决定的。嘴角故意装出一丝幸福与羞涩,就和要嫁人的小姑娘一样,羞涩中带着一丝向往。如果她去演戏,一定是个奥斯卡影后。只是,那个男主角一定要是南宫迪。

    “真的么?”听闻闵颜蕾今天的消息,南宫迪猛然抬起头望着她,眼眸中充满了诧异和祝福,静静的望着闵颜蕾,齿唇微启,“是什么时候?”

    闵颜蕾低头一笑,尽显(娇jiāo)羞之,好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未经人事,“还不知道呢?”不自觉的伸手搭理了一下自己俏丽的头发,现在已经不是短发了,已经是及肩了,她的头发总是长的特别快,以前陆玥总要羡慕的紧。

    “是么?”南宫迪的声音里有一丝落寞,本来想去参加她的婚礼的,现在怕是……

    “不管怎样,还是祝你幸福。”南宫迪站起(身shēn)来,给闵颜蕾倒了一杯水,细心的在冷水中加了些(热rè)水,然后双手递给闵颜蕾。

    闵颜蕾鼻子发红,突然间真的好想哭,这个死人不要对她那么好,不然她怕她会舍不得离开,离开他的温暖。虽然这份温暖,她也是现在才感受到的。

    “恩,我会的。你也是要幸福。”不管是陆玥还是某某某,只要你幸福,我就不算白放弃了。真的,记住,你的幸福是我的放手换来的,你敢不幸福给我看看?

    时间过得很快闵颜蕾迎来了她的婚礼,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差她的出场了。还记得前几天在挑选请帖的时候,闵颜蕾抚摸着肚子,一脸的安详,脸庞上的浅浅的微笑,不再是为了南宫迪,而是为了(身shēn)边那个紧紧扶着自己,生怕自己摔着碰着的男人,虽然他的长相没有南宫迪出类拔萃,却也算耐看。

    至少,她觉得他还是(挺tǐng)好看的,哈哈,是(情qíng)人眼中出西施么。

    手中翻阅着请帖,突然,眼球被一对卡通的新人所吸引,紧紧的盯着,大大的眼睛一眨都不眨,可(爱ài)的盯着那个图案好久好久。

    直到李猛担忧的在闵颜蕾眼前晃晃手掌,闵颜蕾才反应过来。李猛还以为闵颜蕾是哪里不舒服,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担心,“怎么了,你是不是不舒服了,不舒服要告诉我,不要硬撑。结婚可以延期,你什么都不用担心顾虑。”

    他就是这么个男人,什么都会给你((操cāo)cāo)罗好,只要你喜欢,他什么都愿意给你半岛。

    如果没有南宫迪,我一定会(爱ài)你,(爱ài)你(爱ài)到骨子里,比你(爱ài)我还要多。

    “我没事。只是觉得这个喜帖好好看,就它了,好么?”本来闵颜蕾想直接决定的,但是觉得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qíng),所以硬生生的加了一句“好么?”虽然听起来有点奇怪,但这就是她的意思了。

    她知道他从来不会介意这些的。

    闵颜蕾会选择这幅两个卡通人物的原因是,那个小男孩很像南宫迪,干净的一个侧脸虔诚的亲吻着女孩的脸颊,女孩也是美的惊为天人。两个人的红心被丘比特狠狠的(射shè)在了一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那种至死不渝的感(情qíng),是闵颜蕾所追求,并且迟迟得不到的。

    不是每段天荒地老都可以走到最后,感(情qíng)就是这样,你伤了别人,无论有意无意,总有个人会来伤你。

    南宫迪伤害了闵颜蕾,陆玥伤害了他。陆玥伤害了南宫迪,邵凯斌伤害了她。闵颜蕾伤害了李猛,李猛伤害了闵颜蕾。这一个恶(性xìng)循环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闵颜蕾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她是知道的,以后她的男人叫李猛,她是李太太。

    至于南宫迪,她会在心底默默的祝福他,无论他和谁在一起都与闵颜蕾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还记得那天南宫迪送自己离开,他喃喃了一句像是低语,“你最近胖了。”末了,发现闵颜蕾的脸不太好,又识趣的跟上了一句,“变得更可(爱ài)了。”

    这样子的南宫迪闵颜蕾还从没见到过,忍不住捂嘴一笑,没关系南宫迪,只要是你,什么我都可以接受忍受,“我怀孕了。”闵颜蕾敛了敛睫毛,将自己的眼眸盖住,不让它泄露自己的(情qíng)绪。她的心在颤抖,这一刻突然很想告诉南宫迪,孩子就是他的。但是,这不行!他还有他的生活,他的未来不能因为她而牵绊。

    “是么?那恭喜你。”南宫迪眼底又是一抹诧异,今天闵颜蕾给自己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一直以为这群人里会是陆玥和邵凯斌最先成家有孩子,但是他错了,没想到是闵颜蕾。

    闵颜蕾那时候在心底细语,宝宝,快和爹地说再见。眼眶里泛起了一圈红,闵颜蕾掩饰的眨眨眼,苦涩着脸有意无意的说了句,“最近的空气质量真差。”然后偷偷转(身shēn),将自己的眼泪抹去。

    我走以后,你会不会偶然想起我。

    “李猛,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的对不对?”闵颜蕾抬起头,有些祈求的抬起头望着李猛,美丽的眼眸挣得大大的,那一抹晶莹让李猛心疼。

    “是,我们会一直好好的走下去。”李猛伸手将闵颜蕾揽进自己的怀里,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闵颜蕾(身shēn)体轻轻的一颤,低下头,眼中全是沮丧。还是会对他的行为有排斥感。

    这颗心里,还是南宫迪,但是她不会再说出口了。

    婚礼那天,她邀请了陆玥,邀请了邵凯斌,也邀请了南宫迪。她心中怀着满满的期待和担忧,怕陆玥介意过去的事,不来参加自己的婚礼,怕南宫迪不来,又怕南宫迪来了,太过美好,让她不想和李猛结婚。

    这一天,她纠结的事(情qíng)太多了。

    闵颜蕾穿着美丽的婚纱,(胸xiōng)前一片流苏垂下,掩盖住了她微微隆起的肚子,只是她没有发现陆玥来的时候也传了一件造型奇特的晚礼服,(胸xiōng)前是一块碎步,别致而有型的将肚子掩盖了起来。

    那一天的陆玥很美,是天女下凡的那种美。相较之下,那件衣服简直配不上陆玥的气质,如同白天鹅一般的高贵气质在人群中不语便成了焦点。以为她会和邵凯斌一起来,但是她没有。陆玥是和南宫夫妇一起来的。

    这样的搭配让闵颜蕾心中顿生疑惑,但却没有说出口,让这些疑惑烂在心中,这些已经不在她的管辖范围之内了。现在的她和陆玥很像,对万事看的很淡,钱,有,权势,有,(爱ài)人,有,连自己心(爱ài)的人的孩子都有了,还能祈求些什么呢?

    (爱ài)么,她不配。她深知她不配。

    原本一直站在t台上看着宾客的到来的闵颜蕾看到陆玥后,不顾李猛的劝阻径直向陆玥走去。这么多时候不见,陆玥比以前更好看了。只是浑(身shēn)充斥了一股忧伤的味道,很浓重,也很美丽。凄美的女人,总是能勾人眼眸,让人同(情qíng)。

    但陆玥又是高傲的,因为她的心境很高,不会因为一些繁杂的事(情qíng)扰乱了自己的心境。

    “陆玥。”时隔那么多时候,闵颜蕾的出口也变得有些小心翼翼,望着陆玥的眼神有些忐忑,她不知道她这样叫陆玥会不会让陆玥不开心。但是那医生“玥玥”她真的不配叫出口。那是亲密的人才能叫的,而她做了那么多错事。

    和其他宾客聊天的陆玥听到闵颜蕾的声音,浑(身shēn)一冷,疏离而礼貌的转过(身shēn)微微低头向闵颜蕾问好,想问的是“你最近好么”,出口却变成了,“新婚快乐。”语速很慢,却很真诚,过去是过去了,但是记忆也是留下了。

    那段并不美好的记忆让陆玥痛不(欲yù)生,也决心遗忘。

    闵颜蕾望着陆玥,眼神中多了一丝深意。有深深的歉疚,又有许多其他的(情qíng)感,让陆玥都觉得有些奇怪。闵颜蕾张了张嘴巴,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她想说的,但是她不敢,那么多人在(身shēn)边,有些话根本就无法开口。

    “能借一步说话么?”闵颜蕾放低自己的姿态,渴求的望着陆玥,眼神中的希冀让陆玥不忍拒绝。(欲yù)跟着闵颜蕾走去,但一只手抓住了陆玥的手臂。

    “玥玥。”陈韵雅拉住了陆玥,不想让陆玥和闵颜蕾单独在一起,现在毕竟是有了(身shēn)孕了,怎么能和那么危险的人在一起呢。

    陆玥和陈韵雅说了以前发生的一切,陈韵雅含着泪水听着陆玥平静的述说着整个故事,语气平静的好像说的主角不是自己,淡漠的语气让人更加心疼。陆玥的心肯定是疼的,被至亲的人欺骗的感觉,信念在一时间全然崩塌。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呢。

    陆玥浅浅一笑,安慰的拍了拍陈韵雅的肩膀,用眼神说着,“我没事”,“妈。”一声称呼出口,陈韵雅就知道了陆玥的态度,这孩子只要决定的事(情qíng),就是任谁都改变的不了的。

    请叹了口气,不放心的看了眼陆玥,轻轻的靠在陆玥(身shēn)上低声说了句:“那你自己小心。”

    陆玥笑着点点头,她知道妈(咪mī)的顾虑,她是要自己好的,她怎么能不清楚她的意思呢。虽然(身shēn)边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男朋友,但是她有爸妈,还有那个不常回家,但是每次回来都对自己嘘寒问暖的哥哥,她还能奢望什么呢?

    走在闵颜蕾(身shēn)后,眼睛犀利的注意到了闵颜蕾的婚纱的结构,刻意的用流苏盖住了肚子,想必是有了(身shēn)孕。陆玥嘴角微微一笑,忍着想摸肚子的*,浅笑着,脸上的表(情qíng)温柔到了极致,做母亲的人都能就将整个世界的温柔汇聚到一点,孩子的(身shēn)上。

    “说,想和我说些什么?”陆玥放眼望着眼前的花园,不得不说闵家真的很大很美,似乎她一年没来,景又改变了许多,现在的闵家没有以前那么张扬了。满院子的玫瑰花变成了郁金香和香水百合,满园的芳香扑鼻而来,让陆玥觉得神清气爽。

    闵颜蕾不像陆玥那么释然,低垂着脑袋不知道从何说起,久久不语,直到陆玥有些疑惑的低头瞥了眼闵颜蕾,才发现这个孩子突然间泪流满面。泪水还在止不住的往下掉。

    无语的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巾,好在她有随(身shēn)带点纸巾的好习惯,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难道用婚纱来擦眼泪?

    “别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欺负你呢!”陆玥像以前一样为闵颜蕾擦干泪水,温柔的低声细语总能让闵颜蕾平静下来。张着一张泪眼婆娑的双目可怜兮兮的望着陆玥,即使是穿了高跟鞋,(身shēn)高依旧没陆玥高。挫败。

    “陆玥,对不起,我以前……”闵颜蕾的声音戛然而止,突然扑到陆玥(身shēn)上呜呜大哭起来,也不管陆玥介意不介意,把眼泪鼻涕直往陆玥(身shēn)上抹。泪水像是自来水一样刷刷的留下,愧疚感也在一时间爆发了出来。

    陆玥一愣,不知道闵颜蕾演的是哪一出,但还是好脾气的一下下抚顺着闵颜蕾的后背,给她自己的安慰。不管怎样,过去的事(情qíng)就别提了,都是伤感(情qíng)的,何必呢。

    “只要你现在幸福就好。”陆玥轻轻的开口,声音飘渺至极,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不能确定说话的主人。只有那淡漠的声音才能分辩出说话的主人是陆玥,那是她一贯的说话语气。淡淡的,却无比的认真。

    闵颜蕾抬起头,哭红了一双迷人的眼睛,隔着水雾望着陆玥,眼中写满了抱歉,“那你呢?”

    陆玥不着痕迹的将闵颜蕾从自己(身shēn)上扶起来,安静的帮她擦干泪水,撇去她的问题不回答。“你和他幸福么?”

    幸福?不幸福?那又怎样呢?这一切还重要么,所有的一切从军区里出来之后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当天决定了和李猛结婚,只因为他(爱ài)自己,能够将自己照顾好,所以才选择的他。

    既然自己不幸福没那么就要让另一个人获得幸福,她不能那么自私。让自己(爱ài)的人幸福了,却不让(爱ài)自己的人幸福。

    “就那样。你知道我的。”闵颜蕾说完这句话后,眼神就特别飘渺,在空气中((荡dàng)dàng)来((荡dàng)dàng)去,没有焦点。

    陆玥也望着外面的美丽花圃,是,她懂,闵颜蕾对(爱ài)(情qíng)是至死不渝的。那种至死不渝让陆玥都觉得恐怖。以前闵颜蕾换男友速度很快,快到让人意想不到。

    她问闵颜蕾你是为什么,闵颜蕾说:“那是因为我没有找到最适合我的,所以我要努力,不断的找。”

    闵颜蕾对于(爱ài)(情qíng)是无私的虔诚的,前提是,那个男人是她认准的。现在的闵颜蕾陆玥不能确定,但是她知道,闵颜蕾会记着南宫迪,然后和李猛幸福快乐的生活。这也是她来参加闵颜蕾婚礼的原因,想要看到闵颜蕾幸福的样子。

    “还记得我们共同度过的童年嘛?好像很久我都没有贴纸那样的玩具了。”闵颜蕾的话语声中潜藏的那一丝惆怅像是一根细针,戳着陆玥的皮肤,一下比一下深。

    ------题外话------

    还有。呜呜,好累。求留言。求支持新文。...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