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32 江山如画,怎敌她眉眼朱砂(三)

    陆玥,你回来之后,我一定比以前更(爱ài)你。我会补偿给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但是你回来好不好,就算你不(爱ài)我,不要我了,也打一个电话回来,我很担心你。

    担心像是一杯毒盅,一缕(情qíng)丝化为毒盅,绞断新人(情qíng)。

    在邵凯斌气馁的时候,脑海里每每回想起陆玥昔时的模样,一脸正经的微昂着头认真的盯着自己,玛瑙般的眼眸似是有魔力一般,让人顿时消除了所有疲惫和不安,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静止。

    “不要因为一些小挫折就放弃自己,想想支持你的那些人,你应该对得起他们。”

    丝丝(诱yòu)人勾魂的声音像是一缕青烟一般轻易的飘进了邵凯斌心中,每当(情qíng)绪低落的时候,就会拿出这句话来反复咀嚼。陆玥的话语总是能让他深刻的思索好久,好像一杯龙井,需要人细细品味才能懂得其中的风韵。外表虽美,却不及内在一分。

    陆玥就是那样,在你出其不意的时候潜入你的内心,随后不管你再怎么清除反抗,都无法把她从你的心里逃出来。好像扎根似的,在你的心里生老病死。如同一个鲜活的生命,需要你好好呵护关(爱ài)每天思念好几回,她才能茁壮成长。

    虽然你更是不能离开她,对她产生了一种依赖感。再也不能找任何人取代她的地位,因为她已成为你的唯一。

    家里人不断的((逼bī)bī)迫让邵凯斌恨不得杀了自己,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陆玥都不曾出现过。好像是来人间游玩的天使,时间一到又回到了天堂,斩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

    “爹地,妈(咪mī)呢,妈(咪mī)怎么还不回来?”邵少泪眼汪汪的仰头望着堪比天高的爹地,整张小脸皱在一起,看起来无比的委屈。小鼻子微微泛红,眼珠子无力的转动着,睫毛微颤,不停的抽噎着。

    “邵凯斌,你丫的要是不把陆玥给我找回来,你也给我滚!老子没有你这样不中用的儿子!”邵华直接飞出了一个杯子,杯子里的水毫无忌惮的全泼在了邵凯斌(身shēn)上,但他紧抿着嘴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应裘芳也是婆娑着双眼,拿着纸巾不停的擦拭着自己的泪水,泛红的眼睛微肿,瞬间好像老了许多。明明不是自家的女儿,心里却依旧是疼的那么真实。她也是真心喜欢这个女孩,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虽然她的存在会抢夺了儿子多她的(爱ài),但她更希望儿子陆玥可以幸福。

    “乖儿子,把陆玥给找回来。重头开始还来得及,只要(爱ài)(情qíng)还在,什么都可以重来。”

    苦口婆心的劝导和安慰却让邵凯斌心头的痛楚感更浓,深(爱ài)中卷席着浓浓的歉疚,对于陆玥,他的感(情qíng)总是复杂到了极致。

    男人,永远对不起,女人。

    陆玥的笔记干练娟秀,不乏女(性xìng)的清新和潇洒。他从来没有看见过那么好看的字,连字迹都美的让人留恋,他的女人究竟是有多大的潜能还没有被挖掘。只要是做的,都是最好的。陆玥,这个神一样的女人。

    他一直没有开口,他觉得他一点都配不上陆玥。多少夜晚买醉,看着周边的人蠢蠢(欲yù)动,迷迷的望着陆玥,却无能为力。他怕有优秀的人来追求陆玥,把路由抢走,一点都不留给他。她一直在前面奔跑着,而他却有太多的顾虑。家族,事业,利益……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于陆玥来说算什么。那份浅薄的感(情qíng),好像一拉就会被扯断。在别人眼中天造地设的一对,甜蜜的感(情qíng)让所有人羡慕。但他心里的那份真(情qíng)实感只有自己知道,每天都在担心失去,彷徨中过着一天天。

    一天天,让陆玥一天天对自己失望。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害怕陆玥被别人抢走,于是更努力的对陆玥好。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给陆玥看,满满的都是对陆玥的(爱ài)。她,就是他的唯一。

    但他不知道陆玥是怎么看待他的。

    看到陆玥为自己流泪,因为自己流泪,他的心就像被阉割一般窒息难受,他紧紧的抓着他心脏的位置。她的疼痛宁愿自己来承受,换她更好的生活。他想好好的(爱ài)她,却在不断的伤害她。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为(身shēn)边的女人做什么。对于(爱ài)(情qíng)这一关,他一直都是最稚嫩无力的。

    童稚时候,什么都不懂,以为对李梦美的那种感觉就是(爱ài)(情qíng)。却不敢将那份(情qíng)感说出来,远远的看着李梦美。当她靠近的时候,他又冷冷的看着她,什么话都不敢说出口。好像自己完全没有那份心。全然不知他的那点心思人家用脚趾头想想就能明白。只有他一个人,像个白痴一样在那就纠结。

    对(爱ài)(情qíng)的木楞与执着,让他送走了李梦美。那时候竟然没有一点感觉,原来这并不是(爱ài)。那一份依赖和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真是个害人的东西。

    “我要用尽所有的力气才能写下一个词语,放弃。”当看到陆玥留下的最后的一句话时,邵凯斌的泪水不被控制的顺着脸颊留下。那种无力感他到至今还很清晰的能够感觉到。平生第一次,对于自己的人生那么无力。有那么一瞬间,想要灭亡。

    但是不行,不确定陆玥幸福与否,安全与否,他不能安然的去死,就算死,也要在知道陆玥安全的(情qíng)况下。

    白天将自己变成一个机器,疯狂的在办公室里审阅着一个个文件,对着电脑屏幕蹙眉,笑脸逢迎的招呼着每一个顾客,以利益为先。那种(日rì)夜不眠的感觉,让邵凯斌人瞬间瘦了下来,在军区里请了个长假。让他现在的状况出任务,难保大家不全军覆没。

    公司蒸蒸(日rì)上,闵颜蕾的压制已然没有了任何效果。她也似乎放弃了对邵家的压制,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大,有些人有些事真的都是命,一点都强求不得。

    人这一辈子的路是弯的,有上坡也有下坡,有些人赶不上脚步和你分开,有些人是因为走得太快了而变得陌生。没有人可以永远陪伴着人。

    在人生的变化中,大家都学会了阿谀奉承。最后,她还没有来得及整理行李回x军区,就接到了大队的电话,淡漠冷静的声音一如既往。

    “闵颜蕾,对不起,你不用来军区了。我们已经不办这个部门了,实在是不好意思。”语气虽然是委婉到至极,但闵颜蕾也明白他为何出此言。

    第一,陆玥没有回去,邵凯斌也从军区撤退了出来,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有些事自然也出现了变革。

    第二,她实在是做了太多的错事。若不是父亲的极力压制,闵颜蕾就会毫不犹豫的和监狱朝夕相处。在军区里做出了这样的事(情qíng),实在是有损颜面和尊严。

    几次三番和南宫迪联系,却没有得到另一方的回应。后来,她的电话,南宫迪拒接。她去军区看南宫迪,南宫迪闭门不见。断绝了和闵颜蕾的一些联系,一心一意的做着陆玥的好哥哥。一个痛苦的暗恋者。

    最后一次,就当是最后一次对自己的放纵。

    闵颜蕾提起包包站在镜子前,满意的瞥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憔悴已经被化妆品很好的掩盖了过去,现在的她是精致无暇的,姣好的脸庞妙曼的(身shēn)材,(身shēn)子想必以前似乎有一点点肥胖了。闵颜蕾面露怜(爱ài)的摸摸自己的肚子,轻柔的出口:“宝宝,我们现在就去找爸爸。”

    尽管她很后悔,但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什么都来不及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宁愿自己没有做出那么多的傻事,也不知道陆玥和邵凯斌怎么样了,听闻,好像他们没有结婚。最后不了了之了。

    内心怀着迁就,很希望陆玥能和邵凯斌走在一起,不幸福的人只要她一个就够了,足够了。所有的错就是她酿成的,不该拖累那么多无辜的人。一切都是她的错,希望他们可以冰释前嫌,好好的在一起过(日rì)子。这一切,难道就真的不可挽回了么?

    想要和陆玥联系,寒暄几句,就像以前扯淡的时候一样,但是现在什么都变了。现实被她搅乱的物是人非,大家都变了,只是南宫迪的感(情qíng),一直没有改变。

    他(爱ài)陆玥,而闵颜蕾(爱ài)他。

    “当心点,你是做妈妈的人了,怎么还那么马虎!”看着闵颜蕾高兴的化了妆从房间里出来,一个熟悉的(身shēn)影又闪现在闵颜蕾面前,假装看不见闵颜蕾眼中的那明显的厌恶,脸上的温柔像是夏(日rì)的暖阳一般能将冰雪融化。

    李猛这些天一直陪伴在闵颜蕾(身shēn)边,自从知道她有了(身shēn)孕之后,他就更加无微不至的关怀着闵颜蕾,也不管她怀里的孩子是谁的,一如既往的对闵颜蕾好。

    闵颜蕾曾很伤感的望着他,她都很新不下去了,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怎么就会赖上她呢?她想不通自己到底有什么好。

    “错过,不也是种结果么,回头能留住什么。”淡淡的语气,似乎不是对眼前的李猛讲的,眼底的那一抹沧桑让李猛心头一痛。难道他没有痛心难过过么,自己深(爱ài)的女人莫名其妙的有了(身shēn)孕,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似乎孩子的爸爸还不肯负责。

    这一个晴天霹雳般的事实让他怎么接受,他(日rì)夜买醉,试图让酒精销蚀他最闵颜蕾的(爱ài)。但是他不能够骗自己的内心,每夜喝的烂醉后将车子开到闵颜蕾家别墅前,看着拉着窗帘的窗户,脸上的表(情qíng)温柔的像是能够包容万物的大海,不管怎样,都能将你全部吸收。

    念念不忘的,始终是你,既然我不能够放弃,就让我更好的(爱ài)你。我不在意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真的不在意,但是我不希望看到你哭泣了。真的,不希望。

    他会这么想是因为有一夜,她突然接到了闵颜蕾哽咽的电话,鼻音浓重的声音让他的心猛然收缩,不管这个女人做出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qíng),他都没有办法将她抛下,独自离开。

    哭着断断续续的将一句话讲完,随后就将电话挂了。这一句话让李猛沉默了好久,可沉默之后,心底泛起的怜悯和疼(爱ài)让他对闵颜蕾的(爱ài)瞬间变得比以前更强烈。

    她说:“我怀了南宫迪的孩子,是我用药上了他。我现在好后悔,我该怎么办,李猛。”

    特别是最后一句,梨花雨凉的嗓音楚楚可怜的说出这句话语,当她叫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他整个人颤抖了一下。她已经是多久没有交自己了,没想到她的称呼一点都没有变,却让他觉得那么满足,那么踏实,好像他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为了闵颜蕾,只要她幸福,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思绪被闵颜蕾的一句话撤回,心头不住的犯疼,像是一把锋利的小刀不断的刺刻着他的心,一点点的失血,却没有人关怀。

    “孩子他爹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闵颜蕾话语间透露出来的已然没有了伤感,她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没有南宫迪,但(身shēn)边这个男人却对自己不离不弃,这不就是对她最大的恩赐么?

    冷静的说出口,自己全然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心,也是,如果她是一个男人,也会喜欢陆玥,怎么会喜欢(阴yīn)狠又(爱ài)耍手段的自己的。勾唇自嘲的撇撇嘴,那一抹黯然神伤深深的印入了李猛的眼中,心狠狠的一疼。

    很想将闵颜蕾拉入自己的怀里好好安慰,但是他怕他的行为引起她的反感,这么多年来,他从来不敢对闵颜蕾奢求太多。只要她能不讨厌自己,让自己好好的呆在她的(身shēn)边,就是对他对好的恩赐了。

    扶着闵颜蕾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李猛转(身shēn)走到玄关处,将闵颜蕾的平底鞋拿过来俯(身shēn)给她温柔的穿上。小心翼翼的动作让闵颜蕾心头一酸,开开口,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有些恩(情qíng),已经无法回报了。

    很多人只是见面,相谈甚欢,离场,并没有太多的联系。也许这就是生活,我们只是守着自己的圈子停滞不前。

    知道自己怀孕后,闵颜蕾就想了很多,那是以前没有的境界。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浑(身shēn)的稚气褪去。成熟的风韵不只是(身shēn)体上的,心智上也完全成熟了。对于以前的错误行为,她都羞愧的难以面对,真搞不明白以前的自己是怎么想的。

    这辈子她对不起太多人了,最对不起的还是陆玥和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做了一个决定,这一个决定关乎了他们的未来。

    柔柔的看着为自己弯腰穿鞋的男人,听着他的低声絮语,嘴角勾起一抹好笑的弧度,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就变得啰里八嗦的,好像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但具体以前他是什么样的,闵颜蕾真的没有注意。他,一直没有被她在意。

    她的要求,他从来都不会拒绝,只要是闵颜蕾开口,一切都好商量。他的好脾气纵容了闵颜蕾,有了更骄纵的她,但也让她幸福的像蜜糖一样。原来她还是个小公主,还有人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疼(爱ài)。

    “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小孩了,自己的(身shēn)体要自己注意,不要穿那些高跟鞋了,你已经很漂亮了,再漂亮下去男人都要把持不住自己了知不知道。还是穿平底鞋,看它多好看啊,黑的鞋底,白的带子……”

    男人不停的说着,直到给闵颜蕾穿完鞋,抬起头来看着闵颜蕾,这时候闵颜蕾早就换了一副表(情qíng)。一脸不耐烦的看着李猛,嘴角无奈的一勾,眼眸中尽是嫌弃,“知道了,你怎么跟我妈似的。”

    穿好鞋后,闵颜蕾就朝玄关处走去,知道(身shēn)后的男人不会介意,紧紧的跟在自己(身shēn)后,生怕自己做出点什么不经大脑的事(情qíng)伤害自己。勾唇一笑,嘴角流露出来的幸福让她瞬间变得满足。不得不说,怀孕后,她越来越温柔,只是依旧假装自己依旧是锋芒毕露的样子。

    ------题外话------

    还有。呜呜,好累。求留言。求支持新文。...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