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31 江山如画,怎敌她眉眼朱砂(二)

    “客人在呢,妹妹的事以后再说!”南宫迪看都不愿再看老妈一眼,对着陆玥微微一笑,温柔的可以掐出水。

    陈韵雅意味深长的瞥了陆玥一眼,黑瞳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突然很想逗逗南宫迪。“你想要陆玥做你妹妹么?”

    闻声,南宫迪猛然一震。难道陆玥是自己的妹妹,不,不会的。很快稳住自己的(情qíng)绪,脸上却有一丝僵硬的神。说不清悲喜,不同寻常的神却让陈韵雅一乐,长白山似的儿子终于有一点人的反应了!

    “要不我们让陆玥做我们的干女儿!”陈韵雅浅笑着上下打量着陆玥,戏份做的很足,认真的神(情qíng)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儿。侧过的脸庞中却有一丝僵硬,天知道她憋笑憋的有多辛苦!

    要是做不了(情qíng)人,放在(身shēn)边看看也好。南宫迪敛眸后抬起头,整个人中多了一丝生机,淡然的眼胖上也出现了一抹喜悦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陆玥还是很高兴南宫迪的恢复。

    “好。”斩钉截铁的回答,望向陆玥的眼眸中的坚毅和希冀让陆玥有些抵挡不住。万千光芒一瞬间笼罩了陆玥,将陆玥推到了风尖浪口,瞬间被万人的注目一般。

    儿子愉快的回答果然不出两夫妻所料,惊喜的对视一眼,眉眼一弯,今天的好事真是太多了。连平(日rì)不苟言笑的南宫阔脸上都时常浮现着笑容,浅浅的,笑意却很深。

    陈韵雅清清嗓子,站起(身shēn)郑重其事的扫视众人一圈,面红润,高扬着嗓子宣布:“陆玥就是我们的女儿,你的妹妹。”后半句显然是对着南宫迪说的。

    此话一出,南宫阔脸上当然浅笑着相当开心。但是南宫迪却愣住了,没想到真的和自己畏惧的一样,陆玥真的成了他的妹妹。那个魂牵梦绕的妹妹,和他的心上人竟然是同一个人。呵,世界真小。

    小到让人心生悲哀还没有地方可躲。为什么会这样,上帝为什么待他如此不公。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他可以骗自己陆玥(爱ài)的是自己,但是他没法骗自己,他没(爱ài)上他的亲妹妹。

    没办法了,血缘这东西切不断,融不化,不管你接不接受都在那里了。

    避开陆玥同(情qíng)和怜悯的目光,脸庞露出一丝僵硬,干笑着,“呵呵,真好。我的妹妹真漂亮。”

    正在兴头上的南宫夫妇显然是没有发现儿子的异常,在他们眼中南宫迪也没什么正常的时候……

    陆玥望向南宫迪的眼眸中掺杂着很多复杂的感(情qíng),担忧的瞥过南宫迪,他僵硬不自然的面庞和闪躲的眼神让陆玥心底隐隐作痛,虽然她不(爱ài)他,但是她真的不想伤害他。

    陈韵雅大气的用手大力的拍了拍南宫迪的肩膀,“我说,我的女儿能不漂亮么!”满脸的自豪让她看起来更年轻了些,风韵犹存的女人此刻又激动的脸蛋透着粉粉的红,整个人看起来喜气洋洋的。眼眸中散发出来的光芒堪比星辰,让周围的一切都失。

    南宫迪突然站起(身shēn)来,径直向外面走去,没有留下只言片语。陈韵雅以为自己语气让儿子无语,所以才出此行。不满的在南宫迪(身shēn)后大声喊道,“诶诶,不带你这样的啊。一会儿我们要给你妹妹开个宴会,臭小子,你给我回来。”

    南宫迪对妈(咪mī)的叫喊声充耳不顾,继续走着,眼睛空洞的可怕,失焦的不知道在看什么,心好像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向两端拉扯开,鲜血一滴滴的往下落。心脏的颜因为失水过多而失,鲜红的心脏变成了白纸一样的苍白。陆玥,是她的光芒,是他的天。是她给他带来光芒,也是她给他带来灰暗。

    如果要走,请别带走我的黑暗。他心头一直**着这一句话,多少次告诫自己要离她远一点,既然不能给她带来幸福,就不要让她痛苦。可是他的心却每每都在喧嚣,沉沦,沉沦在她的温柔她的一颦一笑里。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了陆玥,还有什么意思。

    到最后,他可以不介意陆玥是兄弟的女人。只要她幸福,他退到了这一地步,可上帝还是跟他开玩笑似的玩闹着。她的妹妹,竟然是陆玥,当时那一种吸引也是因为妹妹的缘故么?

    她的善良,打动了他。也是她的善良狠狠的伤害了他。一把温柔刀,刺得南宫迪遍体鳞伤,体无全肤。

    他该怎么接受,他(爱ài)着的,刻苦铭心不能自已的竟是自己的亲妹妹。那个有着剪不断的血缘关系的女孩。

    我想你很幸福,在他的臂弯里是你永远的眷恋,那才是适合你的地方,只有他才能带给你无边无际的幸福和安全感,而这一切都是我再努力也无法办到的。

    还记得那次他带着你站在我们面前,颐指气使的用手指戳着我们的肩膀,嚣张的喊着:“我将来一定会娶她,如果不是她,你们谁都别来参加我的婚礼。”语气中的坚定是我无法做到的,自信到暴真是欠揍!

    那时候我还以为你会狠狠的瞪他,或者以任何方式反驳。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关于一切负面的(情qíng)绪都没有出现在你玛瑙般的瞳孔里。美眸的瞳中散发出点点幸福,如同孤独的星星看到(爱ài)慕已经的月亮升到空中陪伴自己一般。那一刻,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归属,看到了那份神定气清。

    但是要是在那时候问我,谁是我最(爱ài)的人,我也不会说是你。原谅我,是我的怯懦让我失去了你,亦或者是命。但你知道,我从来都不信命。唯独在拥有你这件事上,我信了,信的心服口服。所有的苦往肚子里咽,只希望把最好的自己留给你,给你看。看,南宫迪没有陆玥也可以很幸福。

    这一些都是我在自欺欺人,还是,这是一场并不美好的梦,天亮了,然后回到没有你的灰暗(日rì)子,继续寻找着我那丢失多年的妹妹。我的心,依旧在空中,只为等待一个良人。我知道她在路上,为了我不断在奔跑赶路。

    陆玥,你丫的敢不幸福给我看看,老子过去强了你!

    *

    “爸妈。”陆玥憋了很久,心中不断纠结了,最后还是僵硬的从口中蹦出几个字眼。也就是那几个普通的字眼,让一向(情qíng)绪波动很少的南宫夫妇两眼放光,好像看到了稀世珍宝一般。倘若有人拿稀世珍宝来换陆玥,他们还不肯呢。

    陈韵雅方才还喋喋不休的嘟囔着这个不解风(情qíng)的儿子,在自己的(身shēn)边长到大,还没有被遗弃的陆玥乖巧呢……当初丢错人了!嘎,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停止,陆玥刚才说什么,说了什么,难道她年纪真的大了,耳朵不好使了?

    南宫阔亦是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陆玥,这个女儿总是能带给他们惊喜,激起他们的兴趣。深邃的眼眸中多了一丝深意,瞥了老婆一眼,看到老婆高兴的要死的表(情qíng),嘴角咧出了一抹幸福的角度。

    “什么,你再说一遍。”南宫阔双眸紧紧的盯着陆玥,两脚不自觉的朝着陆玥挪了挪,握着被子的手也(情qíng)不自(禁jìn)的紧了紧,昭示着他不平静的内心。

    陆玥望着爸妈高兴的眼眶都红了的爸妈,鼻子一酸,眼眶中也涌上了(热rè)泪。血浓于水,尽管她再恨,一切也无济于事了。谁没有犯错的时候了,改了就行了。人生就是不断犯错,订正,再犯错的过程。没有什么错误是不能颜良的。

    不能因为过去的渊源而伤害了现在的自己,更不能用过去来羁绊现在的快乐。人应该活在当下,用一颗善于发现美和感恩的心去真诚的面对这个世界,即使这个世界再浑浊,也一定有一处是为你而澄澈的。未来,才是我们最大的财富。现在,是我们通往未来的资本,相信我们都可以获得幸福,扬帆。

    “爸妈。”陆玥满溢出眼眶的泪水顺着脸颊簌簌的留下,陈韵雅看到女儿的泪水,也不(禁jìn)落泪。

    她们都不坚强,都是生活在这个庸俗的世界上的小小的一员。虽然他们的社会地位高出常人很多,但这一切都是他们用双手奋斗而来的。与他们的感(情qíng)无关,幸福在手中。希望你可以找到。

    一家人紧紧的包成一团,泪水此刻没有约束的往下掉,不管颜面,这一刻是感(情qíng)的流露,与一切外在无关。这一次放纵自己,就当是对那些年的愧疚。对不起当年的自己,受了那么多委屈。

    冷静下来后,陈韵雅拉着陆玥的手,不肯放开。好像一放开,这个美丽能干礼貌的女儿就会变成蝴蝶飞走,眼眸中的浓浓(爱ài)意让陆玥觉得莫名的心安,原来不只是邵凯斌才能带给她这种感觉。

    “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陆玥因为哭过,双眸有些红肿,可怜兮兮的望着陈韵雅和另一边的南宫阔,眼眸中的乞求没有人忍心拒绝。

    陈韵雅拍拍自己的(胸xiōng)膛,一副包在我(身shēn)上的表(情qíng),眼眸中又不(禁jìn)涌上(热rè)泪,隔着水雾望着陆玥,慢慢的开口:“只要是你要的,妈都帮你办到。”

    陆玥感激的点点头,微微低下头,这个请求,说起来有点上不了台面。“妈,不要告诉邵凯斌我在这。”

    此言一出,顿时安静了下来,这种反应陆玥早就意料到了,他们也该知道了自己和邵凯斌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qíng),但这一切都是错误的存在。不应该开始的,就该停止。

    陆玥见他们一伙的望着自己,心痛更是难以抑制,这个决定做的有多艰难只有她自己知道,孤援无助的感觉任谁都受不了。只是更多的时候,即使受不了,还是勉强承受着。命理交付给我们的任务,我们又怎么能拒绝。

    “就让我任(性xìng)一回。”陆玥低低的开口,这声音好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一般,飘渺的几乎快要消散在空中。隔着不远的距离,却一时间难以分辨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悦耳的声音,却像手中沙一般难以抓住。

    还能怎么办,更何况是女儿的要求,就算是什么过分的要求,他们也会帮着女儿完成的,更何况是这么一个请求。

    “但是,玥玥,我们希望你幸福。”看到陆玥眼眸中的那一丝挣扎,说不诧异是假的。邵家的儿子一直没有传出过什么绯闻,又是南宫迪的战友,他们当然也对他有一些了解。对于这个小伙子,他们可是满意到了心坎上。但是如果他伤害了陆玥,他们是说什么都不会容忍的!

    陆玥一直低垂的脑袋,不曾抬起脸来看看爸妈,只因为怕他们看到她早就泪流满面的脸颊担心。呵,原来她还会流泪,她还以为她早就流光了这一辈子的泪水,这一辈子,再也不会哭了。

    *

    邵凯斌每天都在四处奔波着,寻找那一抹倩影。酒,国贸大厦,书城,夜店……他找遍了这个城市,都没有看到过朝思夜想的那一个声音。陆玥的脸庞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里,不管他在哪里,他都会每天温习好几遍(爱ài)她时候的样子。

    陆玥,你回来之后,我一定比以前更(爱ài)你。我会补偿给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但是你回来好不好,就算你不(爱ài)我,不要我了,也打一个电话回来,我很担心你。

    ------题外话------

    后面还有,诶,求留言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