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30 江山如画,怎敌她眉眼朱砂。

    道路上已然没有了陆玥的声音,这个冬天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季节。道路上寒风瑟瑟,但是邵凯斌的心头却涌起了一阵(热rè)火。不同于订婚宴晚上的离别,这一次更像是诀别。

    一个挨着一个的找,以前一起去过的地方,陆玥喜欢的地方,或是有美好回忆的地方……邵凯斌差点将城市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陆玥的(身shēn)影。

    失魂落魄的走在形匆匆的街道上,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陆玥却连一点影踪都没有留下。邵凯斌的心就像被腌制一般,渐渐失水,那种看着悲剧降临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让邵凯斌很想抓狂。

    那件事,是他做的不好,如今已经知道错误在哪,那改正还来得及?他不敢奢求她的原谅,只求她能平安。现在连她的一点消息都没有,好像人间蒸发一般。用gps定位她的地址,却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信号中断,更笨没有办法搜寻到她的踪影。

    心中的担忧更多了一分,天渐渐明亮起来,邵凯斌的心却愈加灰暗。

    江山如画,怎敌她眉眼朱砂。

    *

    陆玥站在南宫家门前,白皙的手半伸在空中,眼眸中的顾虑和担忧阻碍了她的思绪经常运行。事到如今,她早就伤痕累累,所以她不希望让更多人饱受伤痛,但她这一行为必定会伤害到南宫迪。

    我有什么好?值得你念念不忘。

    陆玥面有些僵硬,她承担不起任何感(情qíng),所以还是断了的好。南宫迪,痛就痛一次,我是为了你好。为了我们的未来好,闵颜蕾比我更适合你,最起码她(爱ài)你。

    狠狠心,按下了门铃,很快就有人给陆玥来开门,原本只要一个按钮就可以解决的事(情qíng),南宫家的管家却亲自出来给陆玥开门,脸庞上露出的微笑让陆玥有些愧疚,她只是来避难的……

    毕恭毕敬的给管家鞠了个躬,俊俏的脸庞上浮起一抹淡淡的潮红,这般窘迫的模样陆玥还不曾感受过。抬起头,不好意思的歪着头瞥了一眼管家,看到管家脸上上挂着的浅浅的笑意,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在管家的招待下迈进了南宫家。

    一眼的风景,但在陆玥的心里这意义浑然不同了。上一次是作为南宫迪的朋友送南宫迪回家,以一个陌生人的(身shēn)份。而这一次又是带着什么样的面具进来的呢,进来之后她可不可以不称那一对恩(爱ài)“善良”的夫妻为爸妈呢。

    就在纠结茫然间,管家已经将陆玥带到了客厅中。这时候陆玥才恍然大悟,自己进屋的时候没有换鞋。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又拖了一把自己的行李箱竖直的放立在地面上,(屁pì)颠(屁pì)颠的跑去玄关处换鞋。

    陆玥说一点都不别扭那是不可能的,以往在邵家总有那个可(爱ài)调皮的小胖子会给自己拿好鞋,永远都不用费多大的力气去记着换鞋,好像是一门正经事一般。

    微微垂眸,在别人家中,怎么能百般挑剔呢,想必清洁阿姨一定在心里诅咒她,不好意思的吐吐小舌头,肤若凝脂的脸庞上那一抹潮红经久不衰的生长在白皙上。

    早就在客厅里等候的陈韵雅看到从自己(身shēn)上掉下的骨(肉ròu)站在自己跟前,眼眶迅速红了起来,隔着一层水雾望着女儿的长相,她的俏女儿,让她魂牵梦绕的可人儿。

    按照常理这个时候应该是她最感慨的时候,但是一下子太过激动,太多的话语卡在喉咙口里,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说起。最后挑了一个最冷门的话题,也不顾(身shēn)边丈夫的阻挠,一掌排开他的手拉着陆玥的纤手一抚一抚的温柔开口:“玥玥,你和邵凯斌是什么关系?”

    陈韵雅话语间,脸庞上的笑意丝毫不减,却不曾发现陆玥嘴角的笑意早就敛了去。浑(身shēn)的气场变得冰冷,一时间无话可说。抿抿嘴,却又不想开口述说关于那个人的事(情qíng),好像邵凯斌就是一个扫把星,陆玥连提起都不愿意。

    不同于老婆的激动,南宫阔就显得淡定许多。虽然心头有难以抑制的高兴,但还是强压下心头的真实(情qíng)感,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一些。天底下哪个爸爸不想在女儿面前树立一个刚正不阿的形象?

    “一会儿叫你哥下来看看他朝思夜想的妹妹。”南宫阔话语间保养到位的脸庞上也不停的绽放微笑,一下人显得喜气洋洋的。就连一旁的下人嘴角都有一丝浅浅的笑容,就算这件事和他们没关系,但是老爷夫人高兴,他们就高兴。

    在众人都没有察觉之下,陆玥猛然一震。微微阖了阖,该来的总会来的,她,准备好了!

    见陆玥还呆立着,南宫阔面露心疼的瞅着女儿,眼眸中的疼惜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虽然老爷平时一直都是温和待人的处世之道,但在隐隐之中总透露着一股浅浅的疏离,即便是对南宫迪也是这样,然后对这个女儿却……

    疼到了骨子里。宝贝,他要把他那二十多年未到位的(爱ài)全部补偿给她。

    将陆玥半推半迁就的坐到了沙发上,还亲自走到一边的茶几上,给陆玥倒了一杯(热rè)开水。空气中袅袅上升的白雾似是仙境一般飘扬着令人迷惑的气息。

    陆玥离开了刚才那个位置,陈韵雅才看到陆玥放在原地的行李箱还没有被安顿好。伸手叫了一个下人来,简单的督促了一下好生将行李箱放到一直为陆玥等候的卧室里。

    正在一家三口聊的(热rè)火朝天的时候,一个清朗空灵的声音从豪华的金旋转楼梯上传下来,“妈,谁来了,那么(热rè)闹!”

    语气中似乎有些谴责,他才打完游戏刚打算睡个午觉,睡意正浓,就被楼下一阵(热rè)闹的交流声吵醒。皱了皱眉,翻了个(身shēn)打算继续会周公,心想着楼下的(热rè)闹总会消停的。没想到世界上的事(情qíng)还真是奇怪的,楼下的(热rè)闹还一直经久不衰了。

    一阵阵冷浪一般的将南宫迪弄的心烦意乱,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心头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弄得他心烦意乱。然而却不知道症状在哪里,心头的烦躁可想而知。

    原本打算怒气冲冲的下楼,心头一掠,还是算了,勉强忍住心头的那一抹烦躁,揉揉睡意惺忪的眼眸,一双皓眸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是闪亮耀人。

    陈韵雅转头瞥了眼楼梯口,看到儿子穿着睡衣还衣冠不整的出现在妹妹面前,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虽然大家都是自己人,但第一次见面就这样,好像他们管教问题。

    诶,自从从军区里回来,这孩子就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好像对什么都不上心。这样颓然的儿子她还从来没有看见过,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每次想要和儿子谈谈心,他也总是避而不答或者沉默。死一般的寂静好像世界终结一般。

    希望看到妹妹,会对他有一点激励,小时候那么要好的感(情qíng),不会因为时间而冲淡?

    陆玥听到声音一愣,却还是随着声源望了过去,蛊惑人心的眼眸中透露出来的歉意让南宫迪微微一愣。打着哈欠的嘴巴张的老大,动作静止在那个时刻。眼眸直直的盯着陆玥,震惊充斥着他的脑海。这个点陆玥怎么会来他家,难道是来找他的?

    低头瞅了瞅自己(身shēn)上的穿着,这才发现自己衣冠不整,活像一个生活不规律的少爷。尴尬的抬头望了眼陆玥,一溜烟的跑回卧室里换衣服,一声卧室关门声老响的从楼上爆发。

    见南宫迪这般激烈的反应,南宫阔一愣,什么时候他的儿子变得这么不知礼仪了。一向淡然处世的他怎么会做出有损礼节的事(情qíng)。虽然有些疑惑,但这个问题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解决的,目前还是陆玥为重。

    歉意的瞅了瞅陆玥,见陆玥脸有些沉重,似乎有什么心事。关怀的问道:“玥玥,我这样叫你没关系。”相比陈韵雅,南宫阔就显得礼貌的多。理(性xìng)控制着感(性xìng)。得到陆玥的(允yǔn)首之后,南宫阔的脸顿时亮了一圈,还能有什么比女儿更好的呢。

    “你没事儿,脸不太好,要不叫医生来看看。我给你打电话。”语毕,南宫阔作势就要打电话,陆玥眼眸中闪烁的感激,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别,别忙活儿了,我只是状态不好而已。”

    原本还想问下去,见陆玥一副不太乐意继续深究的表(情qíng)也就作罢,担忧的瞥了眼陆玥,说不担心那是假的。如果她回来让她觉得为难,那么他们更希望她快乐一些。

    勉强扯起嘴角的一抹微笑,努力把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在他们面前,“真的,我没事。”说着,还主动挽起了陈韵雅的手臂,亲昵的数总和一些女人的话题,嘴角不断流露出来的笑容好像她真的很开心。

    佯装快乐,对于她来说,不难。

    她已经蜕变了,已经不再是那时候幼稚天真的她了。但是对于(爱ài)(情qíng)的坚贞,她依旧不能改变。这是她的原则,她的底线。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旋转楼梯上响起,原本能够将脚步声消音的拖鞋硬是被南宫迪拖出了巨大的响声。语气中掺杂着兴奋和迷惑,明显高兴站在上风,语调高扬,眉眼中都带着浓浓的笑意,“陆玥,你怎么来了?”

    抬起头,报以浅浅的微笑,温和的样子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好好疼(爱ài)。乖巧的招牌,她一直打的很成功。想要开口,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抿着嘴,用笑来代替。

    南宫迪在一旁坐下,眼睛却一直盯着陆玥,似乎她就是他生命的全部光芒和动力。只有在看着她,他才能正常的呼吸。

    两长辈见南宫迪和陆玥感(情qíng)那么好,心中也不免高兴的要死,如果告诉儿子陆玥就是他的妹妹,他会不会高兴的疯掉?

    两人对视一眼,眼眸中意见一致。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一番争抢之后,陈韵雅得到了话语权,颇为得瑟的高高扬起下颚,不屑的瞥了丈夫一眼,虽然已经是中年,却没有一丝老却的一丝。成熟和调皮兼备,天使与恶魔并存。

    “南宫迪,噔噔噔,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陈韵雅本来想忍住手舞足蹈的*,但是一开口,心中的高兴就无法掩饰的表达了出来,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陈韵雅干脆连最后的脸面也不要了,双手在陆玥脑袋上做闪亮登场状……

    陆玥一时间变的更为耀眼……

    “什么?”南宫迪荣辱不惊的看着老妈脱线条的表现,脸庞上没有一丝震惊或是疑惑,淡定的让陆玥觉得成吉思汗。因为她快要陈韵雅弄得外焦内嫩了……这老妈真(热rè)(情qíng),哈哈哈……

    陈韵雅神秘的眨眨眼,“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妹妹么?嗯哼。”(阴yīn)阳怪气的语调让南宫迪很想吐槽,但见陆玥在场也不好意思明目张胆的打击老妈。

    “客人在呢,妹妹的事以后再说!”南宫迪看都不愿再看老妈一眼,对着陆玥微微一笑,温柔的可以掐出水。

    ------题外话------

    新文首推求收藏,呜呜呜不要扑哇。...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