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28 年少轻狂时犯下的错。

    间接接吻诶陆玥的心里暗自偷着乐,疲乏的(身shēn)子瞬间也活力四(射shè)。

    “算了,别吃了。”邵凯斌说着将要将这碗别致的鸡汤倒到水斗里去,陆玥迅速伸出她穿着白皙的长手臂夺过邵凯斌手中的汤碗,二话不说就将鸡汤里的液体全喝了下去,固体就有点难度……

    邵凯斌呆若木鸡的看着陆玥,不觉给我们的陆勇士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女中豪杰,就差拍手鼓掌了。整个(身shēn)子愣了愣,随后快步走到厨房,将手中的汤碗放下,又回到卧室将陆玥抱起。

    看着陆玥(身shēn)上的衣装皱了皱眉,转头将空调温度又调高了些许之后,将陆玥抱进了浴室里。

    面对陆玥的(身shēn)躯,邵凯斌经过一夜的摸索已经了如指掌了,可以说比(身shēn)体的主人更了解。看着昨晚被自己捣鼓出来的粉红吻痕,邵凯斌的脸变得有些难看。脸上的表(情qíng)显得愧疚而心疼,当手轻轻拂过陆玥的肌肤时,他依稀能感受到陆玥的轻颤。

    “对不起。”邵凯斌低声开口,浴室内的雾气将他的五官模糊了,陆玥看不清他具体的神(情qíng)。袅袅上升的(热rè)气像是童话仙境一般,将一切都笼罩了个大概。

    看着陆玥(身shēn)上深深浅浅的伤痕,邵凯斌的心就像被捆扎在一起蹂躏,丝丝鲜血渗出却得不到饶恕。

    陆玥深深的瞥了邵凯斌一眼,不说一字,将手宽慰般的放在邵凯斌的手上,细细滑滑的手感让他**。

    将衣服穿戴好,走出房门,陆玥手上并没有拖着一箱重重的行李箱,手中帮邵凯斌拿着车钥匙,向兰博基尼里走去。一愣,回头高声喊:“邵凯斌,给我好好洗,洗干净了再出来!”

    吼完之后,陆玥还不屑的努努鼻子,真是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整个厨房都乌烟瘴气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什么鬼怪来她的厨房各显神通了一下。锅碗瓢盆没有一个在原位的,地上还湿漉漉的,各种颜的配料在地上形成了一副毕加索都不敢动用的鲜艳画面。

    陆玥刚见到时,连忙闭眼,心里默念,这是在做梦,这一定是在做梦。可当她满怀希望的睁开眼眸的时候,才发现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不容置疑……

    看出来这男人是第一次进厨房了,明明买来的就是鸡汤,加(热rè)一下就万事大吉了,还非得弄得鸡犬不宁。那要是买来的是一只活脱脱的鸡,是不是还要追的满世界跑。

    心里狠狠的将邵凯斌鄙视了一番,接到邵华语气不太好的电话,陆玥只能连声应道。打开兰博基尼的车门,将车内的暖气打开。躺在后座上闭目养神,一头海藻般的长发乖巧的依附在陆玥的后背,温婉动人的大家闺秀模样让人喜(爱ài)。

    过了片刻后,邵凯斌将门打开,陆玥微闭的眼眸立刻打开,将眼眸中的疲倦揉去,轻声开口:“去你家。”

    邵凯斌刚打开发动机,听到陆玥突然的变卦,转头问道:“不是去南宫迪家么?”

    听到“南宫”陆玥稍稍失神,不过立马回过神来,“你爸来过电话了。”话语毕,不再看邵凯斌,将视线移到窗外,望着外面的景发呆。

    邵凯斌担忧的扫了陆玥一眼,眼神中的疼惜慢慢逸了出来,“别担心,有我。”

    陆玥点点头,望着窗外的眼神略显失神。

    “妈(咪mī)。”刚接了个电话,邵凯斌就听到自家儿子欢快的叫陆玥的声音了,邵凯斌无语的擦擦冷汗,嘴角抽搐了一番。这个小捣蛋儿,比自己还亲近陆玥。

    转头望过去,看到陆玥脸上真诚的笑容,紧绷着的心也松懈了一点,进去之后那一仗,恐怕不好打。邵凯斌心里暗想着,笔直的向邵家走去。

    花园里两旁,树枝上的雪一层层的加厚,在这个冬天给人以厚重感。万千景物瞬间就变成了白,世界突然变得纯洁。陆玥牵着邵少的手行走在鹅软石铺就的道路上,双腿间微微的酸痛让她有些不习惯,想到昨晚发生的那些事儿,脸上不(禁jìn)浮起一层红晕。

    邵少扬着天真的脸蛋,仰头看着妈(咪mī)脸上(娇jiāo)羞的笑容,嘴角咧出一抹坏笑的弧度,转头和爹地说:“爹地,妈(咪mī)想男人想的**。”

    这话一出口,瞬间大家都安静了下来。万物重归宁静,陆玥夸张的瞪大眼睛,望着一脸无辜的邵少,佯装凶狠的开口:“臭小孩,谁叫你这么说的!?”

    邵少一溜烟似的在陆玥还没有下毒手之前,就溜到了数米之前,一直肥嘟嘟的小手捂着嘴巴偷笑,脸上洋溢出来的笑容让陆玥恨不得掐死这个坏小子。一边扮着鬼脸,一边调皮的冲着陆玥开口:“瞧妈(咪mī)走路的样子,就像一个蛤蟆似的,脸上出现的红晕就跟发烧似的,不是在想男人,是在干嘛?”

    嘹亮的嗓音让路月觉得邵少的话语声飘遍了整个邵家,又羞又恼的死盯着邵少,眼眸中的斗志全被小邵少激起,摒弃掉全(身shēn)因为剧烈运动而流下的不适,满世界的追杀邵少,嘴上还不得空的喊着:“臭小孩,你给我死过来!”

    看着女人和邵少追逐打闹的样子,邵凯斌望着那抹倩影,摸了摸嘴角,这件事就让他来处理。

    “爸。”刚进门,邵凯斌就感受到了家中沉闷的气氛,虽然邵凯斌知道这件事对邵家的名誉带来的坏影响很大,但是他们当初这么决定的时候,就应该意料到事(情qíng)会发展到这一步。

    听到邵凯斌的喊声,邵华为儿子担忧的心安了下来,脸庞过却丝毫不放松,似乎坚定了自己的立场,坚决反对邵凯斌的行为。

    毫无意外的看到邵华紧绷的脸庞,一副扑克牌脸丝毫没有将邵凯斌的气场压制下去,好像习惯了他二十多年来都是这幅模样。走近几步,向邵华深深一鞠躬,并且没有站起(身shēn)来。

    看到自己的亲骨(肉ròu)这番模样,应裘芳的内心早就软了下来。或许正因为这样,所以她的公司才没有邵华经营的那般响彻国际。再转眼看看邵华,依旧是那副死人模样。应裘芳心疼的快步到邵凯斌(身shēn)边,试图将邵凯斌拉起来,可邵凯斌执拗于自己的决定,在没有等到父亲开口前,他是不会放弃的。

    母子两在那边对峙了半天,最终还是应裘芳放弃了,她儿子的(性xìng)格他清楚,和他爹一个德行。无奈的盯着邵凯斌,愣是没有一点办法。以前还能((逼bī)bī)着儿子怎样,现在儿子长大了,自己有独挡一面的能力了,她这个当母亲的可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恨铁不成钢的拍拍邵华的肩膀,脸上的恨意溢于言表,“成了,差不多得了,再怎么样也是你自己的亲骨(肉ròu),看着他这样,你心里乐意啊。”

    邵华闻言,微微低头,思考着自己这么久以来和儿子在一起的时光,越想他越汗颜,猛然发现自己在儿子(身shēn)边的(日rì)子甚是屈指可数,脑海里只有邵凯斌还是襁褓时候的模样,再后来就是他长大时候的样子,中间那一空档什么影响都没有。似乎那些年,他正在国外忙着自己的事业,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

    甚是愧疚的抬起头,看着眼前鞠躬的儿子,现在他也长大了,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而他,也老了。“算了,起来。老子的一世英名都要毁在你(身shēn)上了!”虽然语气不待,但眼眸中的神却是一点都没有怎样。

    邵凯斌看到邵华这样的表(情qíng),心中有些纳闷,这个糟老头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了?不会是吃错药了?嘴角微微抽搐后,听到外面(床chuáng)来陆玥和邵少的打闹声,担忧的瞥了一眼邵华。

    只见邵华颇为感叹的开口,“很久没看见邵少那么开心的样子了。”眼眸中闪烁而过的沧桑让邵凯斌觉得,眼前这个他叫做“爸爸”的人真的老了。岁月不饶人。

    吃惊于邵华的看法,邵凯斌心里隐隐绰绰的不安抹去了些许,郑重的开口道歉:“爸,对于晚宴的事(情qíng),对不起。”

    提到昨天的事(情qíng),邵华虽然心里不痛快,但是他也想明白了,儿子幸福才是最重要的。脑子突然的开窍,让他的看法转变的很快,不客气的挥挥手,老气横秋的说:“算了算了,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倒是陆玥,一定觉得很委屈。”说罢,眼神望过来,眼眸中的戾早就被担忧掩盖。

    邵凯斌眼眸中闪过一丝幸福的神,这样的一丝小(情qíng)绪的表达也被邵华捕捉进了眼中,看到儿子这般模样,想必事(情qíng)发展的不算太糟糕。“她是一个好女人,虽然出(身shēn)优渥,但是(身shēn)上丝毫没有大小姐的骄纵,这也是我看上的一个重要品质。”

    邵华闻听,顿了顿,赞可的点点头,这点他也发现了,陆玥的隐忍也让他觉得佩服,想必是那年发生的事(情qíng)将她(身shēn)上的刺都扒光,把她的棱角都磨平了。

    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热rè)水,轻盈优美的动作一气呵成,邵华渐渐眼帘,声音里略显沉重,“你应该知道那一年,爸爸做的事(情qíng)。”

    邵凯斌沉默着点点头,其实早在那一年,他就见过陆玥,在陆震天的葬礼上,是他第一次和陆玥见面。那时候陆玥呆愣愣的,脸庞上没有挂一丝一毫的泪痕。像是一个傀儡娃娃一般,失神的模样让他心疼。可是这件事,却也是有他的参与才导致的。

    那一天,邵华和闵家联手商量计划下,一举将当时生意红火的让同行人都羡慕嫉妒恨的产业给搞垮了,一个偌大的家族产业几乎在一时间就走向了崩盘。虽然陆家产业之大,但是原本是三鳌头的剩下两个家族联手,还是能就(爱ài)那个陆家弄垮的。

    就在一瞬间,樯橹灰飞烟灭。再大的产业,也在瞬间被收购走,只剩下当初的一小半还在陆夫人手中经营。小小的陆玥陪的母亲熬夜在公司里办公,试图力挽狂澜。可两个没有过多经验的女人,怎么可能敌得过家中家产丰厚的商场精英。

    邵凯斌是在看不过去,暗中偷偷的将一些小股份流动给了陆玥,让陆玥那张小巧的脸庞上绽放了一丁点的笑容。纵使是这样,邵凯斌也觉得很满足。

    (爱ài)(情qíng)或许是从那一刻就开始悄然萌芽的,只是那时候不知人事的邵凯斌不知道,自己的心在那一刻就不属于自己了。

    “这样的我们,怎么忍心让一个蒙在鼓里却饱受我们伤害的女孩子为我们开枝散叶。大家都是老一辈了,看着小一辈这样,现在才明白,事业终究是比不过人(情qíng)的。”邵华颇为感叹的用手拍着大腿说道,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对过去的回忆。

    过去的回忆拉扯着邵凯斌,他也沉默了,这一刻,他竟然不想承认他年少轻狂时候做过的事(情qíng),他怎么会忍心伤害他自己的女人。亦或者,真是因为那次伤害,所以才结实了她。那个在大家口中都有着好口碑的女人?现在,他是要为他那时候犯下的错赎罪么?

    玄关处,陆玥紧紧的用手将邵少的小嘴巴蒙住……

    ------题外话------

    话说订阅啊,留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