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26 订婚的晚上。

    如果她真的要走,他不会阻拦,如果她要和别人过漫漫余生,他会选择默默守护。

    这一次,他没有伸手去阻挡陆玥关门,但是他注意到了里面那个可人儿关门的动作停滞了一下,随后还是关上了门。在那之前的那一声叹气,丝丝不落的进入了他的耳朵,他的心脏骤然收缩,那种痛苦揪心的感受是那么真切。

    邵凯斌两手托着防盗门,不(禁jìn)红了眼眶。这么些(日rì)子走来,陆玥和他的过去历历在目,这些,难道都只是过往云烟么?一滴滴(热rè)泪从他深陷的眼眶中掉落,一滴滴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地面上一滩深的水迹。

    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在拍他,也没来得及抹掉眼眶变残留的泪花,透着朦胧看着眼前的人。

    只见一个花白着头发的(奶nǎi)(奶nǎi)向邵凯斌走了过来,慈祥的视线让邵凯斌内心平静了下来。眼角因为岁月的流逝已经有些变形了,但依稀可以看到(奶nǎi)(奶nǎi)年轻时美丽动人的模样,柔和的光芒好像带着光圈的天使,“孩子,你是玥玥的男朋友?”

    疑问中又带着一丝肯定的语气,邵凯斌点点头,将眼眸上的闪亮擦抹掉,这个女人就是那么让人心疼。即使他的内心也不平静,可他更担心的还是里面那只倔强的小东西。离开绍家时那受伤的小眼神他始终无法释怀,好像是已经成为了一个烙印。

    点了点头,抬起头看着(奶nǎi)(奶nǎi),眼眸如同晨星般闪亮。

    “诶。”(奶nǎi)(奶nǎi)闻声叹了口气,驻了驻手中的拐杖,眼角流露出一抹疼惜,“这孩子命苦,那么小就没了爹妈,这一路我可是看着她走过来的,什么苦没吃过,什么坎坷没经历过。可是这孩子要强,什么都不肯说。问问她又笑着说没事,真是个令人怜(爱ài)的孩子。”(奶nǎi)(奶nǎi)干瘪的眼眸中流光似是在回忆与陆玥在一起的时光。

    房屋内的陆玥背靠着防盗门渐渐滑落,脸庞上不知不觉间挂满泪水,她厌恶的将自己脸庞上的泪水抹去,眼泪却越掉越多。她讨厌这样矫(情qíng)的自己!她知道了邵凯斌对于她的意义,她知道了自己的内心,她知道这一次她真的痛心了!

    但是却不想回头,一颗心紧悬着,牵挂着门外的那个人,听着(奶nǎi)(奶nǎi)和邵凯斌的对话,脸庞上的泪水嚣张极了。在月光下,透着点点光芒。她不觉得她的过去让人落泪,却觉得她的未来让人落泪。

    听到(奶nǎi)(奶nǎi)劝邵凯斌回去的时候,瘫坐在地上的陆玥也连忙点点头,可在听到邵凯斌的拒绝之后,陆玥脸庞上又闪过一丝难受。心里好像被千斤巨石压着一样,闷闷的难受。

    邵凯斌,你乖点好不好,回去。陆玥无力的抓抓防盗门,想要和邵凯斌沟通,却又不想见到他,一时之间,整个人纠结在了哪里。丫的,就算是打算离开你了,你也(阴yīn)魂不散,到底想怎样?陆玥一气恼,冲冲撞撞的站起(身shēn),向屋内走去,决定不搭理邵凯斌了。

    丫的,(爱ài)咋地咋地,老娘还不待见了呢!

    陆玥简单的整理了一下房间后,整个人泡在浴室里,玫瑰花瓣下陆玥的每一寸肌肤都显得光滑洁白,完美的(身shēn)躯,傲人的(身shēn)材,无论在谁眼里都是一笔无价的财富。

    微微闭眸,脑海里却是铺天盖地的邵凯斌,微笑的邵凯斌,认真办事的邵凯斌,嬉笑打闹的邵凯斌……满满的一脑子,连一个缝隙都不留给陆玥,陆玥都插不进手将那些莫名其妙的思绪拉扯出来,懊恼至极。在浴缸里翻来覆去,任凭陆玥怎样,都不能将邵凯斌驱逐出境。

    那边似乎传来了烈风声音,呼呼的风声让人听了闻风丧段,陆玥有些担忧的盯着大门的方向,眼底满是隐隐的不安,她的心像是被绳子捆起来一般,窒息的难受,变形的心中小小的邵凯斌呼之(欲yù)出。

    不行,陆玥还是放不下心来,从浴缸中爬起,简单的擦拭了一下自己(身shēn)上的水花,用白浴巾将自己裹紧之后蹑手蹑脚的挪到猫眼处,小心翼翼的看着外面。

    小小的猫眼中只见邵凯斌面不改站在门外,脸上的表(情qíng)严肃而认真,仿佛不等到陆玥出来不罢休。棱角分明的脸庞在此刻显得更为清减,小麦的皮肤透着丝丝(诱yòu)惑,巧克力一般让人心动。一张薄唇微抿,微微紧绷的脸让人感受的到他内心的感触。

    诶,何必呢,既然做了选择,就应该走下去。陆玥轻倚着防盗门,冰凉的触感让她有点发懵,脑子不停的运转着,这个男人的真实面目,究竟是怎样的?

    耳边的寒风不停的呼啸着,渐渐的飘起了雪花,整片天也渐渐亮了起来,灰蒙蒙中掺杂着一丝明亮,好像黑暗将近明亮始终胜利的感觉。

    陆玥猛然抬手,将紧锁的门打开,看到邵凯斌猛然一惊后的狂喜模样,嘴角也咧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面上却冷眼道:“你怎么还不早,扰民么?”

    听到陆玥平稳而冷冽的声音,邵凯斌也不急不恼,一抹成熟顿时涌了上来,陆玥正惊叹邵凯斌突变的气质,听到邵凯斌的下滑,娥眉就微蹙起来。

    “这么冷的天气,出来干什么!快给我进去!”霸道的语气让陆玥微微愣神,好像这个邵凯斌她没有见过,不过被管着的感觉似乎还不赖。

    被邵凯斌半推半哄的走进了屋内,邵凯斌一顺手就将防盗门关上,将外面的冷空气隔绝在了外面。

    陆玥柔柔手臂,顿时也觉得一阵发寒,(身shēn)上的鸡皮疙瘩顿时竖起起来,白的浴巾下,柔滑的肌肤上出现鸡皮疙瘩突兀到了极致,细心的邵凯斌怎会没注意到这一点。

    快步走进洗手间,看着还被(热rè)气雾住的玻璃,嘴角咧出一抹笑容,这女人,还是洗澡洗到一半出来给自己开门的。诶,心头闪过一丝疼惜,他做的都是什么混账事儿。可即使他这般对待她,她还是愿意原谅他,重新为他开门。心头的感动还真不是一点点。

    用毛巾温柔小心的擦着陆玥湿漉漉的头发,擦都没来得及擦干就给自己来开门了。邵凯斌心头一震,一股暖意瞬间流遍全(身shēn)。别看陆玥高挑能干的模样,其实内心还是一个小不点,需要人疼(爱ài)和鼓励。笨兮兮的不知道为自己考虑。

    这样的女人一定要抱在怀里好好疼惜,装在心坎上。动作愈发轻柔,望向陆玥的眼眸里是一片温柔的汪洋大海,深邃的眼眸中潜藏着深深的宠(爱ài)和歉疚,认定了这样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唯一。这辈子,下辈子,永远的唯一。

    一边帮陆玥吹着头发,一边甩给陆玥一条毛巾,冷不丁的来了一句:“擦擦(身shēn)上的水!”

    掷地有声的声音瞬间拉回了陆玥的思绪,她怎么觉得这般美好有些美的不真实,这男人刚才不还在和别的女人订婚么?

    默默的接过毛巾,抬头看着眼这张清减的侧脸,陆玥感到既熟悉又陌生,这个捉摸不透的男人总能在给她以伤害之后,有予以温暖。这般男子让她又(爱ài)又恨。

    “你不用担心,和我订婚的,还是你。我不会和李梦美结婚的!”邵凯斌冷不丁的言语像是解释一般,在陆玥的耳畔萦绕,温温的话语予以陆玥强大的震撼。

    知道陆玥会不明白宴会上发生的事(情qíng),邵凯斌一一的解释了过来。当所有谜团被揭开的揭开的时候,陆玥的心也豁然开朗。她的坚持没有错误,这个人就是她以后的依靠。

    只要他的心不变,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陆玥心里暗暗的坚信着。抬头扬起一抹微笑,仿佛雨后晴天般的明朗。暖意和开朗又重回陆玥的脸庞,但有些事(情qíng)她还是选择了隐藏。

    将用浴巾裹着的陆玥转过来正对着自己,双手放在她细嫩的肩膀上,柔滑的触感伴随着淡淡的玫瑰花香,邵凯斌的心思全被蛊惑了。深邃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丝不一样的(情qíng)愫,微眯着眼眸看着眼前缱绻魅惑的陆玥,嘴角咧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老婆大人,订婚的晚上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邵凯斌深(情qíng)的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可人儿,眼眸中出现了浓浓的*。灯光打在陆玥的脸庞上,柔和的曲线让人有些把持不住。

    陆玥闻言,俊脸一红,随后倔强执拗的抬起头,鼻孔吃着邵凯斌,“去你丫的,和你订婚的又不是我!”

    “我觉得是你,就是了。”邵凯斌的手渐渐向陆玥伸去,白的浴巾随之渐渐松散,陆玥峨眉一皱,下意识的就要阻止邵凯斌的行为。

    邵凯斌眼疾手快的将陆玥的抵住,喑哑的声音彻底迷惑了陆玥,“老婆乖,听话。”

    低沉喑哑的声音像是一曲神曲一般在陆玥的耳边萦绕,盘旋,上升,(春chūn)天般的百花齐放,莺莺语语缭绕。

    半松半散的浴巾罩在陆玥妙曼的(身shēn)材上,徒增了一丝(诱yòu)惑人的味道。皮肤的白皙竟是惊人的醒目,皮肤下似乎还能隐隐看见汩汩流动的血管,将血液输送到(身shēn)体每一个角落。修长的美腿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肥(肉ròu),每一寸皮肤都长得玲珑剔透,肤若凝脂。纯美中又带了一丝妖艳,美杜莎女王一般让人窒息沉迷。

    邵凯斌的呼吸也渐渐变粗,眼眸中多了一丝浑浊,望向陆玥的视线好像是狩猎者看到猎物一般,贪婪的眼神让陆玥有些畏惧,邵凯斌的话语却像(春chūn)风一般拂过大地。“玥玥,你真美。”

    不同于李梦美的那种豪爽中(性xìng)中又带着几丝妩媚的美,陆玥的美更让人觉得亲近和偏(爱ài)。那种百变的美感却总能在第一时间深入人心,像是扎根似的再也不会从你的脑海里离开,这或许就是她独特而又迷人的魅力。

    温(热rè)的鼻息喷在陆玥的脖颈上,痒痒的触感让陆玥浑(身shēn)不(禁jìn)打了个冷颤,脸上却是温温的笑容,暖暖的像是太阳一般。

    “可是,你一点也不帅!”陆玥翘唇上毫不留(情qíng)的吐露出几个打击邵凯斌的字眼,缓缓的语序给人以致命的打击。

    邵凯斌闻言不怒反笑,“但我娶了一个好看的老婆。”说着将陆玥打横抱走,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卧室,将陆玥轻轻的放上去,轻柔的动作好像是在对待稀世珍宝一般,温柔的可以掐出水的眼神让陆玥感动至极,失而复得的真(爱ài)不可谓是她最大的幸福么?

    (身shēn)上的浴巾渐渐的松懈了下来,陆玥彻彻底底的暴露在了邵凯斌面前,第一次,邵凯斌那么真切的看到陆玥的(身shēn)躯,傲慢的(身shēn)材果然是她傲人的资本。邵凯斌的眼眸中出现了一抹赞赏的神,嘴角微微上扬。清减的脸庞让陆玥稍稍失神。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句话,大队曾经说过,邵凯斌这个人,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

    一个人,一辈子么。她何德何能,这般荣幸,能将邵家捧在手心的、军区里当做潜力股好好培养的钻石王老五看好。陆玥眼角渐渐润湿,眼眶瞬间通红起来。

    ------题外话------

    诶,上午在补课,所以发晚了,请留言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