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24 咫尺天涯?

    “下面有请我们的男女主角,他们分别是,犬子邵凯斌,和国防部部长女儿,李梦美,大家掌声欢迎!”在邵华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客厅里激((荡dàng)dàng)开来,偌大的客厅里到处都充斥着大家欢呼的雀跃声和掌声。

    婚事乃头等大事。

    在众人的欢呼声和鲜花中,旋转楼梯上一对天造地设的新人合二为一般的向众人走来,李梦美挽着邵凯斌的手臂,脸上缱绻的笑容透露出丝丝甜蜜,一股新人特有的幸福感在客厅中顿生。周遭都充斥着糖果般甜腻的味道。

    此刻的邵凯斌已然没有了方才的僵硬和失神,取而代之的是通(身shēn)的自信和狂傲的姿态,踩着楼梯走下来,邵凯斌将被挽着的手抽出来,左手扶着李梦美的左手,右手扶着李梦美的右手,将李梦美整个人都保护在怀里,生怕穿着高跟鞋的李梦美摔跤似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泄露他心思的表(情qíng),但在众人眼中,邵凯斌就是一副护犊子的状态,不忍让老婆收到一点伤害。

    在大家的唏嘘声中,李梦美和邵凯斌走了下来。邵凯斌突然的行为让穿着白婚纱的李梦美顿时有些脸红,纵使是她这样习惯了受到别人关怀和(爱ài)护的女人,也没办法对于邵凯斌的行为做到安之若素。邵凯斌是个模范丈夫,一直都是。

    说真的,陆玥,我真羡慕你。李梦美心里暗想,但是这一刻,邵凯斌是属于我的,而不是你的。只要你不出现,请你别出现。

    抬头,猛然看到站在大门口,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和邵凯斌的陆玥,她分明看到陆玥姣好的脸庞上滑落的泪水。眼眸中没有李梦美预想中的怨恨,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悲伤气场,隔了那么老远,李梦美都感受到了。

    李梦美瞳孔紧缩,避开陆玥的视线,微微低头,咬了咬下嘴唇。

    “啊!”李梦美突然脚一崴,一个踉跄,差点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好在邵凯斌本来就是扶着李梦美,手臂力道微微加大,将李梦美扶住,站在原地。

    客厅内的宾客的心也骤然一缩,还以为有什么意外要发生了,真是虚惊一场。站在主席台上的邵华更是一紧张,今天这是怎么了,霉运大团购?皱了皱眉,看到李梦美没什么大碍的神态,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应裘芳快步上前,走到台阶前,对着不小心崴脚的李梦美嘘寒问暖,“梦美没事?真是的,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小心。”宠溺的语气里掺杂了一丝责怪,但眼眸中却没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轻轻瞥了一眼李梦美后,应裘芳蹲下(身shēn)来检查李梦美的脚。

    小巧玲珑的脚白玉一般精美,洁白至几乎透明,可以看见在皮肤下面潜藏着的青血管还在那里流着滚烫的血液。“还好,还好,没什么大碍。”应裘芳顿时心安了下来,国防部的千金要是出了点闪失,他们还真的赔不起。

    应裘芳这番动作让李梦美顿时羞愧难当,抬起头来瞥了眼门口,那空((荡dàng)dàng)的门口已然没有了陆玥高挑的(身shēn)影。嘴角不自(禁jìn)的流露出一抹胜利的微笑,好像皇后在战胜众嫔妃之后那狂妄的姿态,殊不知狂妄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伯母,快起来,怎么能让你屈尊呢。”礼貌又不失大体的言语让蹲着检查李梦美伤势的应裘芳很安慰,并没有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难堪。站起(身shēn)来,和邵凯斌一起扶着李梦美下楼,脸上的笑容亲切而疼惜,皓眸紧紧的看着李梦美,拍拍李梦美的肩膀,似是叹息。

    李梦美亲昵的凑近邵凯斌,微微嘟着嘴唇撒(娇jiāo)的说,“我这算不算工伤?给不给报账?”不大不小的响度正巧能让邵凯斌听到。

    周遭的宁静又被人声鼎沸所代替,大家纷纷举起酒杯来祝福这一对养眼的新人,天知道他们知道真相后会是什么表(情qíng)。

    等到邵凯斌和李梦美逐渐向主席台走近时,邵华对着话筒开口:“良宵美梦,如今犬子也要有自己的幸福了。下面,有请邵凯斌上来讲话!”

    在掌声和铅华的伴随下,邵凯斌(身shēn)影傲然的走到主席台上,稳而不乱的环视大家一圈,在气场上首先压到了一切。在大家的注目下,邵凯斌不紧不慢的开口,语气平缓却真挚,一字一句讲进了众人心中。

    “就在半年前,我找到了我未来的另一半。一目,就只有一目,让她永远的入住在了我心中。从那之后能左右我(情qíng)绪的始终还是她,就在今天,她就要正式走在我的(身shēn)边,伴我度过漫漫余生,让我们一同努力,哺育子孙满堂!”

    激奋人心而又暧昧的话语在邵凯斌口中说出,一点都没有让人觉得不雅抑或有失水准。只是有些熟知李梦美和邵凯斌关系的人就觉得奇怪,莫非邵凯斌失忆了?还是重新认识是在半年前?

    在大家疑惑间,邵凯斌早就风姿潇洒的走下了台,将全场交给邵华去处理,自己则拿起一杯红酒游((荡dàng)dàng)在客厅里,将社交进行到底。礼貌而谦逊的模样波动众人的喜欢,上等的酒量更是让人佩服。一笔笔生意就在不经意的笑脸流露间达成,可谓商机重重,可谓无商不(奸jiān)。即使在订婚宴上,也不放弃好时机。

    李梦美精致的面庞上挂着庄重而大气的微笑,心里不停的颤抖,拖着重重的婚纱向邵凯斌走去,即使在订婚宴这种这么重要的场合下,他也心猿意马,明明知道他们的童年被多少人瞩目,还要这么毫不留(情qíng)的回忆和陆玥的一路。

    “您好。”默默的走到邵凯斌(身shēn)边,和宾客碰了碰酒杯,英姿飒爽又不失妩媚的模样让宾客哈哈大笑。

    满意的瞅着李梦美,嘴角那一抹赞赏经久不衰,眼睛锃亮的拍拍邵凯斌的肩膀,“凯斌啊,商场得意,军区得意,连(情qíng)场都那么叱咤风云!”

    邵凯斌晃悠着手中的酒杯,嘴角咧出一抹毫不羞涩的笑容,“那是,因为您老没有和我公平竞争呀!”

    两人客(套tào)的在那边对话着,爽朗的笑声传遍了客厅。即使在那么多声音的夹杂下,也能识辨出邵凯斌那独特的磁(性xìng)嗓音。

    陆玥紧咬的嘴唇,一手拿着墨绿风衣,一手拖着一只行李箱,站在二楼看着邵凯斌意气风发的模样,(身shēn)体不(禁jìn)瑟瑟发抖。你还是笑的那么开心,那么爽朗,即使那(身shēn)边的人不是我。邵凯斌,你特么是不是禽兽!

    波澜总归平静,就算不是现在!

    陆玥淡然的看着楼下客厅内的(热rè)闹场面,脸不(禁jìn)冷峻了起来,眼神中丝毫不带任何(情qíng)感,那样干脆利落。转回(身shēn),看着(身shēn)后一直跟着自己的邵少,脸庞上又多了一份宠(爱ài),柔柔邵少肥嘟嘟的脸蛋,瞪大眼睛卖着萌,“邵少,妈(咪mī)要走了,你乖乖的呆在这好吗?”

    不得不说邵少是个聪明的机器人,自从陆玥闪进了别墅之后,就一路跟在陆玥(身shēn)后嘘寒问暖的。陆玥也不能确定邵少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没来参加订婚仪式然后发生的一系列变故,总之,陆玥暂时看着邵家一家老小没一个是好人,一路上也没搭理邵少。任凭邵少在那“妈(咪mī),妈(咪mī)”扯破嗓子的喊,陆玥一直冷着一张脸。

    陆玥走进房间,邵少也跟着走进了房间,陆玥回头瞥了一眼可怜兮兮仰头望着自己的邵少,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忍,也就没有将邵少赶出去。

    看着陆玥一件一件收拾着自己的衣服,邵少的脸庞越来越委屈,嘴一憋,立马就有想哭的冲动,眼圈一红,却又不敢问妈(咪mī)怎么啦。怕妈(咪mī)回答他的是他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qíng)。(情qíng)急之下,只好轻轻扯了扯陆玥的衣服,眼眸中的委屈溢于言表。

    看着满房的衣服鞋子,陆玥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好多都是原来就有的。这个家,始终是不属于她的,这么一个人间天堂的地方,怎是她一个凡夫俗子可以攀上的呢。嘴角扯出一抹自嘲的弧度,将白嬉皮旅行箱的拉链拉上,最后带上自己方才脱下的墨绿风衣,走出了房间,带上了门。

    感觉到邵少的存在,拉扯着自己的衣服,那小心翼翼的力道让她鼻子一酸,她是无辜的,邵少也是无辜的。陆玥轻轻叹了一口气,那绵延的叹息声像是一条在空中曼舞的彩带,最后百转千回还是坠落在了地面上。

    “邵少,以后要好好(爱ài)自己好么?”陆玥像是在交代着最后的话语,离别的话语让机器人邵少都感觉了。

    眨巴着硕大的黑眼眸,澄澈的眼眸中那一抹疑惑贯穿了邵少望向陆玥的视线,“妈(咪mī),你怎么哭了?”

    听到邵少那么说,陆玥有些奇怪,“我才没有哭呢。”话语间,白皙的手往脸庞上一抹,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她早已泪流满面。终究还是舍不得,还是委屈不是么,(爱ài)一个人,怎么可能说不(爱ài)就不(爱ài)呢?说到底,她的道行还是没有邵凯斌深。

    一时间(情qíng)感无法抑制,猛烈的如同洪水暴发一样,泪水顺着脸颊汩汩滑落,瀑布一般的泪水仿佛永远不会停滞。陆玥蹲下(身shēn)抱住小小的邵少,(身shēn)体的抽噎让邵少心底顿时一闷。“妈(咪mī)……”糯糯的声音轻轻地拂过陆玥的新房,让那枯涸的心脏得到甘霖。

    泪水更是得到了支持一般,顺着脸颊纵然滑落,眼神中的悲哀,邵少看不到,却能感受到。陆玥强大的悲伤气场覆盖了他全(身shēn),他和她一起难过。即使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明白,妈(咪mī)需要一个依靠。

    而他愿意,做妈(咪mī)坚强的后盾!

    “妈(咪mī),带我一起走,好不好?”邵少胖乎乎的手抚在妈(咪mī)的肩膀上,一下一下的安抚着陆玥激动的内心。(热rè)乎乎的温度让陆玥暖到了心坎上,充满稚气的声音让她感觉到了人世间最后一份真(情qíng)。

    陆玥拉开自己和邵少的距离,眼睛通红的盯着邵少,眼眸中依旧是难以掩饰的脆弱和哀伤,但是她不怨别人,怨只怨自己将垃圾视为男人,将粪土视为自己未来的依靠。

    “对不起,你是他的,并不是我的。”陆玥抿抿嘴,低敛着眼帘不忍看邵少那伤神的眼眸,残忍的话语说出,陆玥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当他们将她残忍伤害的时候,陆玥的内心早就已经遍体鳞伤,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温暖的女人,她的过去暗伤连城,她不希望将她的未来与过去挂钩。

    事到如今,陆玥早就把邵少当成一个人来看待了,残忍也是绝对的。

    陆玥狠下心,精致姣好的脸庞也在一时间变得冷漠,冷艳的气息又回到了她(身shēn)上,高傲的如同白天鹅一般的姿态气势一般人可以亵渎的。(挺tǐng)拔的(身shēn)影,高挑的(身shēn)材,陆玥有很好的资本,邵凯斌,下个路口,见!

    陆玥拖起行李箱,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趁着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这一边的时候,陆玥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妈(咪mī)!”邵少的喊声如同惊天霹雳般的在楼上响起,整座别墅都为之一动,甚至邵凯斌都觉得惊讶,难道他设计的机器人的响度有那么大?扰民?

    高亮的嗓音全然没有了撒(娇jiāo)而稚气,取而代之的一抹无法掩饰的焦急,能把邵少((逼bī)bī)成的这样的,除了陆玥大人还能有谁?

    别墅里所有人的视线就顺着声音寻上去,在大家的视线中,邵少可怜兮兮的通红着眼眶,望着楼梯上的女人,泪眼朦胧。凡是有(身shēn)份,有地位的人,都知道邵少在邵家的地位。对于他那声妈(咪mī),大家都颇为奇怪。

    莫非邵凯斌二婚?

    陆玥听到邵少那撕心裂肺的喊声,仿佛挚(爱ài)转眼就要咫尺天涯,陆玥这一刻的(身shēn)影猛然颤动起来,贝齿咬着下嘴唇,一时间脑子里空白一片。邵少,是她在这所家里唯一的留恋,唯一的弱点。

    可是这一刻,她不能回去,他是站在邵凯斌这一边的,她不能养一个敌人在(身shēn)边。她和邵凯斌的战争早在他和李梦美订婚的那一刻早就形成了,站成两个对立方,并不是她的选择,却是她认可的。他们叫她回来参加订婚宴,难道就是让她看到自己深(爱ài)的人和别人订婚么?他们于心何忍。

    先走的那个人特么的不是我!

    陆玥的眼眸不自然的流转了一下,顿了顿后,丝毫没有犹豫的将摩卡的墨镜呆在脸上,盖住了她姣好的面容。精致的脸庞上那一抹冷漠,坠入了邵凯斌的心中,似乎一个信念轰然倒塌。

    陆玥,你回来了?为什么却要走?行李箱,你是要走了么?你要将我丢给另一个女人么?陆玥!邵凯斌的(身shēn)子猛然一震,心头那一阵阵的疼痛让他顿时有些失神,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去了一趟南宫迪(身shēn)边,你就要离开我么?

    陆玥理了理(情qíng)绪,口吻中做出“再见”的形状,随后就快步离开了邵家,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qíng)况下,陆玥早就已经夺门而出,这一刻,邵凯斌的内心似乎受到了猛烈的打击,这一刻,他想遁走。

    知道陆玥和他的事(情qíng)的人,在这个宴会上,并不在多数,却也有那么几个。他们似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改变愣住了,(情qíng)况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发生了改变。陆玥和邵凯斌的恩(爱ài)缠绵,大家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可是,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世界上,还有(爱ài)(情qíng)么?

    “我刚才看见她进来的。”李梦美闷闷的开口,她实在不忍心看到邵凯斌这般落魄的模样,在她的心目中的邵凯斌不是一直都是神一般的存在么?

    ------题外话------

    求支持!...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