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21 你是想相亲了么?

    陆玥望着贵妇的眼睛眨眨眼,睫毛弯弯,眼眸中出现一丝疑惑,有点眼熟?

    “诶?”贵妇冲到管家面前,急忙往管家(身shēn)后瞧了瞧,看到翘首以盼的南宫迪,紧张的心(情qíng)终于得到了一时间的松懈,紧绷的心弦也松了下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贵妇最终嘟囔着,平易近人的语气让人感觉不到一丝达官显贵的大架子,带着浅笑的容颜如同沐浴(春chūn)风。

    眼带感激的看了看黑衣人,嘴上颇有些责怪的冲管家说道:“真是的,你怎么能让客人扶着南宫迪呢,还不快扶一把手!”略微加快的语气,恰到其分的表现出了主人的客(套tào)和威严,将自己的地位一下子拔高。

    聪明的女人,陆玥暗想,望向贵妇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尊重。

    满意的看到管家将南宫迪从黑衣人(身shēn)上扶起,然后离开的背影后,贵妇顺心的咂咂舌,眼眸顺溜的转过,这才意识到自己(身shēn)后还有一个女人。

    表(情qíng)带着浅浅的震惊,回过头看着陆玥,眼眸一亮,随即就愣住了。

    魂牵梦绕的竟奇迹美梦般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眼眶瞬即被(热rè)泪覆盖,透着层层水雾,看到的陆玥只是一个轮廓。

    陆玥显然被眼前这一幕吓到,记忆也慢慢苏醒过来。这个贵妇,就是那天在国贸里行为奇诡的那个吧?没想到世界那么小,哪都是熟人。

    陆玥咧嘴微微一笑,眼眸中的光芒谦逊而温婉,“伯母,您好,我是南宫迪的朋友,我叫陆玥。”

    恍惚中回过神来,看到恭敬的站在自己面前的陆玥,贵妇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丝欣慰,眼角浅露的皱纹微现。即使再怎么保养,岁月都不会枉走一遭。笑着抹掉眼角溢出的泪花,嘴角上扬的更高了,看着从自己(身shēn)上掉下来的一坨(肉ròu),怎么看怎么喜欢。

    “嗯嗯,玥玥,让阿姨看看你,都这么大了。”贵妇眼眸中闪烁出来的慈(爱ài),让陆玥觉得怪怪的。被一个几乎可以用陌生的人叫玥玥,让陆玥一下子难以接受。貌似,也没那么亲(热rè)吧?

    面露尴尬,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由着贵妇上下来回反复的看自己,莫非她看着陆玥长大的?和她父母很熟?不然怎么会用这样的语气来对她说话呢。非常文学

    贵妇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陆玥是真的长大了,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眼眶中的泪花又渐渐涌了上来。她是错过了陆玥多少的岁月,多美的花期。对于陆玥,她的遗憾和后悔只增不减。

    不知道怎么和陆玥述说自己和她的关系,想必自己这般行为也给陆玥早晨了不少的困扰吧。

    贵妇含泪的笑容让陆玥觉得有点心酸,鼻子微微一红,一时间(情qíng)绪有些崩盘。为什么这个贵人给陆玥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明明就进来咫尺,却恍若在天涯,那种无法言说的疏离感从陆玥心底散发出来。这种感觉,她不喜欢。

    下意识的退了几步,将贵妇和自己的距离隔开。礼貌而疏离的微微一欠(身shēn),“我也该和我的朋友离开了。”说着,就往内屋望了望,可都望不到边……

    贵妇了解陆玥的懊恼,内心泛起一阵阵酸楚,孩子,我对不起你。嘴里糯糯的蠕动了一下,却还是没有说出来。当年犯下的错,如今怎样才能弥补。

    陆玥朝前挪动了几步,只知道黑衣人方才离开的方向,但是南宫家之大,要找到黑衣人何其方便。

    “谁呀?”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声从内屋飘了出来,雄浑深沉的声音让人听了很舒心。想必这男人就是南宫迪的父亲吧。

    儒雅中带着一股书卷子气的男人从里屋走了出来,一步一步不慌不忙,从容淡定的模样深深印入了陆玥的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来由的印象深刻。感觉他们是她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这种莫名而强烈的感觉在陆玥心口蠢蠢(欲yù)动。

    南宫阔眼眸中闪烁过一丝亮光,和陈韵雅的反应没有什么差别,都是一样的惊讶。只是男人的(情qíng)感更加克制一些,只是眼眸中的(情qíng)感却也是表现的一样明显。

    两夫妻如出一辙的反应,不(禁jìn)让陆玥觉得奇怪。究竟是怎么了?莫非,真的是旧相识?为什么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站在贵妇一旁,和陆玥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这般距离让他更清楚的观察陆玥。将陆玥的一颦一笑都印入眼眸,勾唇微笑,通(身shēn)高贵的气质散发出来,让陆玥都不(禁jìn)有些呆愣。“是你送南宫迪来的么?”

    近距离(挺tǐng)男人的声音,更是有一种迷人的蛊惑人心的魔力一般,让人陶醉在里面。原本就是达官显贵,再加上过人的气质,陆玥都不(禁jìn)折服在男人的西装裤下。这般人才只因天上有。

    陆玥微笑着应声,“是,伯父好,我叫陆玥。一会儿等我朋友出来,我们就走了。”嘴角的那一抹微笑相较方才,多了一抹尊敬的弧度。

    闻言,南宫阔哈哈大笑起来,眼眸中丝毫没有有钱人的那种高姿态,深邃的眼眸中的友好让他看起来十分和蔼。“哈哈,没关系,既然是南宫迪的朋友,就在屋内多坐一会儿吧,喝杯茶再走。”

    陆玥委婉的推却,可是南宫夫妻的盛(情qíng)邀请让陆玥一时间都不好意思再拒绝,面露尴尬的神色,玛瑙般的美眸中出现了短暂的矛盾。低头看了一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快临近傍晚,也没有什么时间再拖延邋遢了。

    就在陈韵雅将陆玥挽住,想将陆玥邀请进客厅的时候,黑衣人在转交出现了。一贯的面目表(情qíng)在这一时刻却让陆玥觉得特别和蔼可亲。简直就是(春chūn)(日rì)里初升的太阳。

    面含歉意的拍拍陈韵雅的肩膀,示意她看看向她们走来的黑衣人,满是歉意的说:“我朋友来了,我们还有事(情qíng),不好意思啊。”

    听到陆玥这么说,陈韵雅顺着陆玥指示的方向望过去,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黑衣人,眼角流露的失望溢于言表。两条柳叶眉绞在一起,变成了一根麻花。脸上的可惜和舍不得纠结在一起,她庄严的脸庞都要化(身shēn)为一个调料盘了。

    不舍得就这么让陆玥离开,那么多年,因为答应了陆玥养父母,既然答应让他们抚养了,就不许去看陆玥。所以都是靠一些照片知道陆玥的状态的,然而这纪念,养父母都没有给他们寄照片,他们也就断了了解陆玥的唯一途径。毕竟已经是别人的孩子,也不好意思动用私人侦探之类。相思之苦,只能在心底渐渐发芽。

    “要不,让你朋友先走,一会儿我们送你回去。”贵妇眼眸中充斥了一种叫做渴望、祈求的神色,陆玥顿时也不忍心拒绝。一时间的呆愣导致她又在南宫家呆了好久。

    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潇洒离开的背影,陆玥的心都要痛了……为什么不带她一起走,呜呜,坏蛋。

    南宫阔自然有做象征(性xìng)的挽留,黑衣人毕竟有自己的职责在(身shēn),何况又是冷漠的人类,怎么会留在南宫迪下喝茶谈天呢。只剩下陆玥可怜巴巴的呆在南宫家,手中捧着一杯(热rè)茶,眼睛盯着湖南卫视的相亲节目《我们约会吧》……

    原本陆玥觉得这一类综艺节目是相当无聊扯淡的,只是在今天,她突然怎么就觉得这么有(爱ài)呢……

    陈韵雅望着专心致志看着相亲节目的陆玥,眼眸中闪过一丝奇诡的神色,咧嘴开口道:“玥玥,你是想相亲了么?”

    陈韵雅的话让陆玥的神思从电视中转移了出来,但一时半会儿又不能理解她的话,傻愣愣的歪着孬蛋,满脸迷茫的“啊?”

    看到陆玥一副状态外的样子,陈韵雅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愧是她的女儿,就算不在状态也那么萌。她自己都不曾发现,在看到陆玥之后,脸庞上的笑容相比以前多了很多。“看相亲节目那么专心,你要是喜欢,我给你安排几个吧,保证是社会上流的!”说着,陈韵雅肯定的看着陆玥,眼神中满满的都是自信。

    陆玥的嘴角出现了一丝尴尬的弧度,脸上的肌肤几乎就要僵硬在了那边。什么(情qíng)况,她只是很无聊好不好?

    南宫阔见到陆玥这般表(情qíng),深知陆玥不喜欢这类话题,连忙将话题转移开来,关切的问道:“陆玥,最近你父母怎么样?”

    提到父母,陆玥的脸色又暗沉了下来,嘴角咧出一抹伤痛的弧度,却也没有隐瞒,“伯父伯母不知道么,我父母在几年前就过世了。”

    听到陆玥低沉的话语,一时间宽敞的客厅里安静了下来,除了电视机里何炅的声音还在那边绕梁之外,室内没有一丝声音。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开口,陆玥难过的低垂下脑袋,这让南宫夫妻看不到陆玥的表(情qíng),内心的担忧更多了一分。

    这几年南宫家一直在国外发展,只是最近过年了才回到中国。这些年在国外混的风生水起,自然就没那么关注国内的发展了。除了对没有寄送照片的事(情qíng)有点奇怪之外,他们倒也没考虑那么多。

    ------题外话------

    有留言木有?今天默默开新坑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