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20 贵妇有点眼熟?

    “在你家隔壁!”……南宫迪不假思索的开口,眼眸已经闭了起来。非常文学

    陆玥先是一愣,随后就立马反应了过来,脸色一震,拽着南宫迪的衣服就是几次摇晃,“混蛋!在哪!”高扬的声音极具穿透力的穿过空气,准确无误的到达了南宫迪的耳朵里。

    在迷迷糊糊中,南宫迪开口说了一句:“月明湖。11栋。”

    陆玥心一沉,羡慕嫉妒恨呐。那可是有钱人居住的场所,据说环境优美,治安一级棒。一行行排列整齐的别墅就像整齐有秩序的军队一样,俨然有序。一栋栋别墅中每个都和公安局专线连通,只要出了什么事,一按按钮,公安局立马就有警察出门行动。

    虽然一直都很向往,却也没什么时间前往目睹其庐山真面目。没想到这一次还是托南宫迪的福了。

    帅气的一挥手,眼中的傲气好像是她家在月明湖一样,“听到了吧?”脸上的表(情qíng)欣喜而期待,嫩白的皮肤凝脂一般。

    难怪风少会喜欢,黑衣人透过后视镜看了看陆玥,心里暗想,心里却觉得暖暖的。虽然这女人并不精明,喜怒形于色,但是她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魔力,让别人愣是讨厌不起她来。

    脸上面无表(情qíng)的看着前方的道路,一心一意的开着车。宝马的隔音效果很好,黑衣人飞速在道路上行驶都听不见窗外的声音。看着外边烟火纷飞的模样,陆玥不(禁jìn)有一些愣神。

    想起了很多年幼时陪伴过自己的人。民谚人,那个上厕所都要在一起的孩纸。温哲,教会陆玥(爱ài),却人间蒸发的男孩。父母,两位和陆玥没有一丝半点血缘关系,却将陆玥捧在手心呵护的长辈,他们用他们的生命在哺育教养陆玥,陆玥心底沉甸甸的都是感激。

    南宫迪的脸庞上仍是一脸醉态,泛红的皮肤甚是妖艳,即便是男人,恐怕也会对这般美男子心动吧。

    宝马在路上行驶着,前边一亮悍马驶过,然而陆玥正在出神之中。悍马的驾驶室上是一位年轻高傲的女人,姣好的面容让她看起来充满了(诱yòu)人的姿色。

    一副巨大的蛤蟆镜遮住了女子部分容貌,在这样半遮半露下,女子的容貌让人觉得清新活力。因此,车窗外的人们也必然不会看到女子的嘴角那一丝(阴yīn)狠,大力的握着方向盘,好像要将之捏碎似的。

    十字路口,两辆车擦肩而过,谁都没有注意到对方,就这么路过。

    悍马车内,女子紧抿嘴唇,脸色愈发(阴yīn)沉。陆玥,这一次就让我们狭路相逢,勇者胜!

    幽静的小区出现在了陆玥的视线里,眼前的风景让出(身shēn)有我的陆玥都不(禁jìn)咂舌。建筑商真是大手笔。小区的名字使用镶金材料制成的,金光闪闪的大字即使不被做广告,也自成一股潮流。

    一旁矗立的岗亭中,一个(身shēn)姿(挺tǐng)拔的男人站立在哪里,即使是大冬天,也没有穿厚厚的棉衣,一声干净整洁的毛绒衫在他(身shēn)上显得十分的合(身shēn)。严肃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笑意,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让陆玥相形见绌。

    听说,月明湖里的保安都是由里面的一些业务联手去从军区里邀请出来的,每一个都是军区里的一把手,可如今却大才小用的在给那些财大气粗的有钱人管理小区。有钱能使鬼推磨,古话真是一点都没有错。

    黑衣人刚把车到一根栏杆前,迫于无奈,只好停下。这时,那个恪尽职守的保安走了过来,对着黑衣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也就看到这个礼仪,陆玥还能清楚的感觉到他们曾是军人。

    见状,黑衣人将车窗摇下,陆玥以为他就要开口和黑衣人进行沟通,没想到是她想多了。黑衣人冲着保安努努嘴,让保安将视线透过车窗看到醉成一滩烂泥的南宫迪。保安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了然和惊讶,随后冲着岗亭里的同伴点点头,在前面挡着黑衣人去路的杆子就立马升起。

    黑衣人见状也不怠慢,将车窗摇上后就开车离开了。陆玥看到刚才那位军人在同伴耳畔耳语,神秘、带着笑意的表(情qíng)不(禁jìn)让陆玥觉得有点奇怪。

    “嘿嘿,你猜我看到谁了?”

    “谁啊,你不是让我放行了么?”

    “对呀,一般人能叫你放行了?”

    “谁呀,别给老子卖关子!”

    “南宫迪!你最想上的人!”

    “什么!”男子一改先前淡漠的表(情qíng),脸庞上的紧张与懊恼清晰的表现了出来,嘴角扯出一抹失望的弧度,低咒了一声:“妈的!”

    绕过几道弯,当陆玥还沉浸在小区的优美风景里,黑衣人已经渐渐将车停下,转回头看着陆玥,好像在用眼神驱赶陆玥。

    陆玥感觉到强烈的视线,立马将头转回来,看到黑衣人不苟言笑的面孔,陆玥有点小惊吓。

    “啊啊?到了啊?”陆玥眼神中有些茫然,狮子座典型的路痴对于地区可是一点都没有方向感。有些尴尬的在那自说自话,黑衣人按照惯例没有开口搭话,眼睛直愣的看着陆玥,一会儿,下车帮陆玥打开了车门。

    对于黑衣人的漠视,陆玥也已经有些免疫了,不在乎的瘪瘪嘴,随后等待着黑衣人将南宫迪扛出去。自己则下车,探了探南宫迪家。

    四周都静悄悄的,俨然没有一丝人生存的气息,莫非有钱人就(爱ài)住在这般寂静的地方。不过反过来说,安静的别墅(套tào)房里,隐隐的透出一股严谨有序的气息,不似平常的那些居民小区,(热rè)闹甚至喧闹,到处都有长舌的嚼着舌根的老太婆们在那拉帮结伙的扯淡打发时光。

    陆玥看到写着11栋的门派,高立的暗红色铁质大门威武的竖立在地面上,让陆玥有种站在古代豪华宅邸面前的感觉。一股复古风悠然生成,自然至极。周围蔓延出去的是中等高度的墙壁,一块块突粒瓷砖装饰在墙壁上,让宅邸在洁净中又不失美丽。

    主人真是好品味,陆玥暗暗感叹道,这般素净的装饰,既不是面子,又反应出主人高雅的品味,实在是一个妙举!

    按了按一旁的红色按钮,一阵阵门铃声从门上响起,传递到了内院里。

    一个(身shēn)穿黑色西装的伯伯走了出来,(身shēn)姿(挺tǐng)拔的模样全然不失门口保安半分,可谓人中之精英。陆玥眼中泛着丝丝敬意,礼貌的看着伯伯,微微低头说:“您好,我是南宫迪的朋友,请问……?”

    还没等陆玥说完,管家就露出了一抹和蔼的笑容,不同于陆玥以前见过的管家,都是威严且极具礼貌。这位管家却给了陆玥一种亲切的感觉。

    “哦哦,是陆玥小姐是吧,请进请进。”管家嘴上露出深深的笑容,一边招呼着陆玥进门,一边望了望陆玥(身shēn)后的黑衣人,眼神中丝毫没有畏惧之感。

    陆玥浅浅一笑,眉眼一弯,“伯伯,这位是帮我送来的朋友。”

    听到陆玥的解释,管家的眼中出现了一丝了然,含笑点点头,欠(身shēn)让陆玥等人进去,“进来吧,麻烦你们了。”

    黑衣人依旧是那副所有人都欠他几百万的样子,板着脸将南宫迪被在肩膀上,一步一步向别墅内走去。

    鹅软石铺就而成的道路几乎已经成了惯例,大家都在家里乐此不疲的进行着足底按摩,道路异常宽阔,行走过道和车道分成清晰的两条,两方面都不会有任何的冲突。

    道路两旁是高大的树木,仰之弥高的高度让陆玥十分喜(爱ài),树木上依稀还能看见一些鸟巢,虽然冬天的数目枝桠上没有鸟儿的踪影,陆玥却似乎还能感受到鸟儿在飞翔啼叫的模样。

    很快,南宫家的敞开的大门就出现在了陆玥面前,巨大的棕色门让陆玥看着就艳羡,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南宫迪家这么有钱,羡慕嫉妒恨,空虚寂寞冷!在这家里的人真特么的幸福!

    陆玥暗暗咬牙切齿的腹诽。

    整幢别墅占地约莫四亩,宽广的楼房看了就养眼,金色的壁色一点都不回避房主是个通达显贵之人。贵气中还透露出一丝落落大方,能够将这两方面如此巧妙的结合,恐怕也不会是什么等闲之辈。

    陆玥在管家(身shēn)后跟着,一步一步迈近南宫家大门。大门是红外线自感的,只要熟人一靠近,门就会自动横向打开。同时,在一旁的监控系统上就出现了进门的人的照片,与此同时并存档。

    陆玥分明看到方才微型屏幕上显示的自己惊讶地张着嘴巴,眼神直愣愣地注视着大门,有点,恩,2……

    “是南宫迪么?”别墅内传来一记焦急的女生,声音清亮中带着一缕(娇jiāo)弱,微微颤抖的银色泄露了她的(情qíng)绪。紧接着传到陆玥耳中的是一阵细碎且快速的脚步声。

    很快,一个(身shēn)着素气的贵人闪现在陆玥面前,伴随着刚才那阵仍在耳畔飘((荡dàng)dàng)的声音,和形象结合起来,陆玥不(禁jìn)赞叹,好年轻的贵妇!

    陆玥望着贵妇的眼睛眨眨眼,睫毛弯弯,眼眸中出现一丝疑惑,有点眼熟?

    ------题外话------

    考试恩,呜呜呜。今天开始默默就坚持万更,哦亲,给力吧~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