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V012 可是喝醉的人会当真。(二更)

    “你这个笨蛋,我叫你跳你就跳啊!”陆玥眼眶慢慢的红通了起来,白皙纯真的脸庞上的肌出现了紧绷,脸上的紧张与伤痛那是不用说的。眉毛都紧蹙的皱在一起,就差要急的掉眼泪了。

    “傻瓜,那说明我听我老婆的话嘛!”

    一道低沉喑哑的声音从陆玥的头顶上响起,陆玥猛然抬起来,邵凯斌一张略显惨白的脸蛋在病上,眼睛却炯炯有神的望着自己,丝毫看不出是大冬天在冰冻的湖水里五分钟游的人。

    邵凯斌反手握住陆玥的手,粗糙的触感让陆玥觉得特别西南。深邃的眼眸迸出来的亮光,仿佛太阳光一般耀眼并且那一分不容忽视深深的吸引住了陆玥。麻的话,却不腻味,当然一旁的大队早就已经被酸死了。

    瞬即,大队就以眼无法识别的速度撤离了病房,将这一方小小的天地留给邵凯斌和陆玥两人,小辈们在那酸着,他一个一把年纪的大人在那旁观着也不大好,毕竟也没有付看场费什么的。老子也有老婆,老子走了!

    陆玥隐下眼中饱含的泪花,将自己的绪藏在心底,垂着眼眸,希望在不知不觉间将泪花收进去,粉色的嘴唇中冷静的吐露出几个字:“你为什么要跳下去?”

    冷冷的语气好像没有任何感一般,掉进了冰窖,连那字眼都是没有温度的。

    邵凯斌看到陆玥垂眸的模样,知道陆玥心里在顾忌的是什么。转头拿过放在病旁茶几上的茶杯,抿了口水,很好的保护了陆玥的自尊心。陆玥趁机将眼眶中的泪花抹去,动作之迅速,不愧是空军!不愧是军区里混出来的!

    转回头,邵凯斌似笑非笑的咧嘴看着陆玥,明明眼眶还微微泛红,眼神却倔强的要死,仿佛在述说我刚才没有哭。此地无银三百两。邵凯斌突然轻笑出声,陆玥真是个可的姑娘儿,真不愧是我老婆。

    陆玥见状,恼羞成怒的盯着邵凯斌,漂亮的眼眸中流动的光彩纵使是邵凯斌这般定力的人也有一种想把陆玥抱在怀里好好疼的冲动,有些人就是有让别人到骨子里的魔力。纵的傲气,不减反增了自的美丽,犹抱琵琶半遮面更激起了别人对她的**。

    微微下敛的眼角,彰显出主人的不高兴。陆玥没好气的出口:“笑你妹啊!快说快说!”陆玥有些激动的抓着躺在上的邵凯斌的衣服,使命的摇晃。也就在抓住衣服的瞬间,陆玥才意识到邵凯斌昨天似乎确实勇敢了一把,衣服到现在,依旧有隐隐的潮湿之感。

    邵凯斌勾唇微笑,那一抹痞子气又重新回到了邵凯斌的上,眼眸中的笑意让人觉得如同秋天满地金黄落叶般的舒心,“你叫我跳的呀。”淡淡的语气,口吻中没有一点责备和谴责,唯有一股温暖轻轻的漾着。

    陆玥突然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转而把头贴在邵凯斌的腿上,眼睛盯着远处的墙壁,默默的说:“邵凯斌,你有必要听一个醉酒的人的话么?!不跳又怎样,一会儿我就醒酒了。”

    听到陆玥飘渺的声音,邵凯斌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愣,眼珠子犹豫的转溜了几圈。

    “说吧。”陆玥轻声说。

    看到躺在自己腿上乖巧却又执着,高傲的像一只波斯猫的陆玥,一旦做出了决定,就绝不会因为别人改变了她的决定,眼神温柔的可以掐出水。这个,就是他的女人。

    “可是喝醉的人会当真。昨天的你,真的很危险,我担心你下一秒就不再我边了,我必须对你负责,因为你是我的人。”邵凯斌冷静的一字一字说出,清晰的声音从感的薄唇中吐出,传入了陆玥的眼中。

    听闻邵凯斌的话语,陆玥的泪水就止不住的下落,就像失控的水龙头,源源不断的泪水顺着陆玥的眼角流出,在被子上打湿了一个圈,很快,圆圈慢慢扩散开来,变成了一个大晕。

    微微颤抖的体让邵凯斌心里像被几根丝线绞在一起一般,来回拉扯,“陆玥,这是我的决定,与你无关。”

    “但是你拿着我专属的体,去做违背我的事了!”陆玥猛然抬起满脸泪痕的脸庞,年轻紧致的脸庞上出现了微微红晕,应该是哭的甲状腺分泌也多了吧。眼眸中的伤感和纠结溢于言表,突然发现自己正在哭泣,又极快的将头埋在臂膀里,狠狠的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她有什么好,值得他这样付出!

    直到很多年后,陆玥都在想,那时候的自己那么幸福,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呢,非要等一起都物是人非了,才想起要回头望望过去的生活,和过去的自己说一句交心话:“你其实很幸福。”

    *

    缱绻的阳光照进屋子里,把空气里的纤维都照了出来。清晨的照样在蔚蓝的天空上绽放出它的笑脸,笑吟吟的望着人间挣扎的人们,嘴角那一抹笑意又加深了一分。

    到点了,南宫迪醒了过来。在军区里养成的生物钟,已经不会随着放假而改变了。

    南宫迪慢慢睁开双眼,眼眶中的那一抹血丝彰显出他昨晚熬夜了,疲乏的揉揉眼睛,视线下一秒就变得清晰。看到刺眼的阳光,手不觉得的伸手去遮挡阳光。

    这是哪里?南宫迪有些茫然的打量了一圈环境,这是一间风格清新的小房间,一旁通向的道路看不到尽头,应该是在宾馆吧。

    南宫迪用手指戳着太阳,宿酒的脑袋特别的疼,像是一根根银针细细的戳着脑袋一般,又好像一只只虫子在侵蚀南宫迪的脑袋。昨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一点都想不起来,体还有一丝乏力的感觉。果然,放假就会回到颓靡不振的时光。

    “南宫迪。”一声清脆的女生从房间的另一端传了过来,那一抹清亮精神的声音好像一记闷棍打在南宫迪愈发头疼的脑袋上,给南宫迪带来了一时间的晕眩。

    几秒后,闵颜蕾穿着简单的走到南宫迪面前,一声干净的黑色打底衫穿在闵颜蕾不胖不瘦的子上,将闵颜蕾那并不特别丰满却仍存女魅力的材体现了出来。虽然不明显,却也是凹凸有致。清晨没有上过妆容的脸庞,显露出一股年轻人特有的活力。神采奕奕的神,让南宫迪看了特别扎眼。

    “怎么会有你?你在这干嘛?”南宫迪脸色紧绷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闵颜蕾,看到她手中端着的汤碗,闻着气味应该是醒酒汤吧。即便如此,南宫迪也不能接受,闵颜蕾出现在了自己住的房间里。难道宾馆就这么缺房间,大队怎么搞得,多大年纪的人了,还这么思维不紧密。

    闵颜蕾神色却极其自然,丝毫没有一丝紧张羞涩之感,这般状态的闵颜蕾虽然是很有魅力,让南宫迪也是眼前一亮,但是南宫迪对闵颜蕾的讨厌可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你都不记得你昨天做了什么了么?”闵颜蕾貌似伤感的用调羹摇晃着手中的汤碗,将汤碗中的汤水摇得一晃一晃的,在汤碗中悠着。

    南宫迪皱眉思索着昨晚发生的一切,但是他发现一切都是徒劳,他最后的记忆也只是陆玥突然很危险的口吐白沫,然后邵凯斌将陆玥抱着离开了,随之,他的心也跟着陆玥一起离开了包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南宫迪一想做完的事,脑袋就愈发的疼痛,一股难以言说的惶恐感从南宫迪的心底升起,那种感觉让南宫迪有种坐立难安的感觉,但表面上却是一脸的淡定。

    “我不知道,听你这口气,似乎有点眉目?”南宫迪索放弃了思考,把全部的问题都抛给了一旁优哉游哉,有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闵颜蕾,似笑非笑的微微仰头望着闵颜蕾,眼神中却透析出一种厌恶的感。

    闵颜蕾满不在意的瞥了一眼南宫迪的神色,心里却是一疼,她并没有她表面上那般坚强勇敢,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疼的女人。“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反问的口气让南宫迪觉得不舒服,他觉得怪怪的,却也说不出哪一个环境诶除了问题,眼中的茫然透露出他此刻的不明状况。

    闵颜蕾突然神秘兮兮的凑近南宫迪,嘴角勾勒出一抹害羞和嗔的弧度,“你真的不记得昨天对人家做了什么了么?”

    南宫迪听闻闵颜蕾的话语,那里面嗔的语气让他不自觉的全打了一个冷颤,什么况,莫非?

    南宫迪转头瞥了眼一旁的被子,才发现被子有一点耸起的样子,似乎是刚才一旁有人睡过的样子。南宫迪勉强压下心里那一份不适的绪,双眸中迸出一丝危险的光芒,微眯着眼睛有些威胁的对闵颜蕾开口:“你给我出去!”

    原本以为闵颜蕾不会轻易的被自己赶出去,没想到闵颜蕾却是出奇的听自己的话,顺着自己的意思照做了。

    闵颜蕾将一直端在手中的汤碗轻轻晃了晃,随后将调羹放在汤碗里,轻轻的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汤碗碰到茶几桌面的声音那么真切,以至于南宫迪都无法安慰自己这只是一场梦,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他希望他的猜想是错误的。

    这是他唯一一次,否定了自己的直觉,一心希望自己的判断出现了错误。

    “什么都是次要的,体才是最重要的。”闵颜蕾轻轻的说道,声音有些飘渺,这一刻南宫迪想到了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那个善良的可人儿。南宫迪自己都不曾发觉,他的眼眸中出现的那一抹温柔,是他从来都不曾为闵颜蕾流露的。然而,这也是最为闵颜蕾所向往的。

    没有得到南宫迪的回答,闵颜蕾倒也不生气,反正她现在对南宫迪可是一百个顺贴,他叫她朝东走,她绝对不会朝西走,那个叫一个百依百顺啊!

    一个利落的转,就像无所留恋一样。曼妙的材虽然不及陆玥,不得不说她也是女人中极具战斗力的一个。姿活泼的走向门口,正当要消失在过道之前,闵颜蕾突然笑着转回头,冲着南宫迪咧嘴一笑,那一抹笑容就像罂粟花一样,让南宫迪印象深刻,“记住,你欠我的。”

    南宫迪颇为心烦的撇开头,不愿再看闵颜蕾。那张嘴脸,真是让他厌恶到了极点,就算她不美好吧,也不要把自己丑化成这样,果然,还是他心中的陆玥才是女神级别的!还是仿冒必究的那种!

    南宫迪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风景,心中的思绪也随之飘远,眼神中出现了一抹平时不出现在他上的伤感,那一抹伤感,打破了他一贯的风淡云轻。

    人们都说,一个男人走向风淡云轻,都是因为以前受过极大的伤害,但是南宫迪没有,他没有过恋,也没有准许让任何人走进他的心田。

    因为他的不许,所以他的世界是黑暗的,他吝啬于他的黑暗,不希望任何人将他的黑暗带走。那样,他的世界会出现一瞬间的光芒,为让他觉得自己的世界是多么的孤寂与悲哀。

    童年那一段虽然肚皮不饱,却每天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的子,是他多么向往的。很多次,在美好的梦境中,妹妹总是带着那张永远长不大的娃娃脸,出现在南宫迪面前。笑着在南宫迪面前,露出笑容可掬的憨厚模样,向他伸出白藕一般肥嘟嘟的小胖手,气的说:“哥哥抱抱。”

    每一次醒来,在南宫迪枕边的总是一滩湿漉漉。没有一个正常男人会哭的像南宫迪那样频繁,当然南宫迪的哭泣都是为了小时候,那个紧紧跟在自己后的小baby。

    每当想起妹妹,南宫迪的神就会变得特别柔和,好像月光抚在婴儿上一般,温柔的可以掐出水。微敛的眼眸,似乎可以倒影出他眼前的万物,在他的瞳孔上留下最清晰的倒影。

    从南宫迪一旁的落地窗望下去,下面是人来人往的立交桥,纵横交错的道路一层层像叠罗汉似的交叉在一起,上面飞速驶过的汽车,那车里面人们或焦急或舒畅或意犹未尽的表,让南宫迪将内心彻底放空。

    即使车来车往,一辆接着一亮的飞驶着,南宫迪也听不到丝毫的响声,这房间的隔声效果还真不是盖的。

    尽管试图将自己的思绪放空,将全放空,可是残忍的事实总是交给人们,要人们勇敢的去面对。

    南宫迪压下心头那一抹不安,觉得自己特别矫,无奈一笑,深吸一口气,不管发生什么,他都要勇敢去面对。妹妹还没有找到,还不够强大,没有足够的力量给妹妹撑开一片天空,他又怎么能畏惧世界,畏惧这个世界上的事物呢。

    南宫迪勉强将振作自己,缓缓的拉开被子一看,眼前的景象果然是和自己想像中一样,南宫迪嘴角咧出了一抹绝望的笑容。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不是一直以有超强的克制能力为荣的么,为什么还是有这么狗血的剧发生。确定这不是作者在写小说么?

    看到自己全体,还依稀看得见体上了些许绯色吻痕,这些南宫迪不曾经历过的人事,在一夜之间,什么都享受过了?重点是他还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将被子放下,南宫迪背靠着靠枕,靠在背上,脑子空白成一片,即使会做再多的题目,考试成绩再好,在遇到这般实质的问题,南宫迪还是不知所措。他一直认为他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就是保护好妹妹。小时候母亲摸摸他的脑袋,满脸慈的对他说:“你要照顾好妹妹,你是她的天。”

    然后妹妹被迫离开了他的家庭,他就发誓以后一定要找到妹妹,给她这些年来迷失的

    一直到遇见陆玥之前,他一直就是为了妹妹而活的。之后,又加了一个陆玥,南宫迪的生命中出现的那一抹曙光,照亮了他心底每一寸暗。将那一起的黑暗全部赶走,取而代之的是那一束明亮的阳光,给南宫迪带来温暖。

    可是他真的没想到,他会有除了妹妹和陆玥之外,另外一个女人的事,甚至可以说还闯下了大祸。他不知道做完发生了什么,但是结果就是他夺走了一个女人的贞。还在单上留下了罪恶的一滩血迹。深红色的血迹在白色的单的显得那样耀眼,刺眼的光芒刺痛了南宫迪的眼睛。

    南宫迪懊丧着脑袋,微闭眼眸,心底却像一锅煮沸了的水,复杂至极。

    伸手拿过一旁的醒酒汤,南宫迪就像喝酒一般将一碗的醒酒汤灌了下去。入口的感觉完全不像通常的醒酒汤一般难喝,微甜的口感,让南宫迪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轻松表。尽管如此,南宫迪还是没有消除内心对闵颜蕾的厌恶。

    潜意识里觉得,如果闵颜蕾自己不愿接受的话,一大早的她就不会一脸淡然的给自己去弄醒酒汤。那样轻松的表,出现在一个被强上的女人的脸上还真是让南宫迪觉得有些诧异。

    想到这,南宫迪嘴角那惨淡的笑容愈发显得凄凉,她是第一次,可他不也是么。这一次,让他由一个男生,变成了一个男人。而且,还是给了一个自己厌恶的男人。

    南宫迪转而又恢复了一脸淡然的模样,用被子裹着自己的体,像个粽子一样,不把自己的一寸皮肤露出来,走向一旁的窗口,将窗帘拉起来,点亮房间里的电灯,把房间照的通亮。

    默默的将散落在地上的衣裤捡起来,心里一股无法言说的悲痛让南宫迪每一个动作就像被刀刺一般。他的自尊就像在他的动作中一点点的被摧毁,然后消失殆尽。变成一个没有尊严的行尸走

    整个早晨,南宫迪都呆在房间里,没有出门,将手机关机,将房门反锁,然后将电灯关掉,用力的将单从上拉扯下来,对待垃圾一般的将带仍在厕所的垃圾桶里。呈大字型睡在柔软的上,紧闭双眸,脸色有些难看,却无法看出他任何的一点感。

    *

    “医生,陆玥关系吧?”邵凯斌坐在医生办公室里,自己端了一把椅子在办公桌旁边放好,开始絮絮叨叨的问道。

    医生带着口罩,面无表的点点头,顿了顿,随后还是开口了:“你知道你,女朋友对白酒过敏么?”

    虽然话语中间的停顿让邵凯斌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但邵凯斌还是很好脾气的回答医生,“现在知道了。”

    “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胡闹,怎么还可以迎难而上呢,那简直就是不要命!”医生说到后来,邵凯斌几乎觉得医生就要唾沫星子横飞了。

    将医生的话语完全无视,虽然内心很关心陆玥的体,但是这一次毕竟是过去了,谁提着过去不顺心的事不放。邵凯斌小心翼翼的看着医生,眼中有那么一丝忌惮,“那您是确定她这一次是安全过关了么?”

    医生不耐的瞥了邵凯斌一眼,她怎么就没看出来邵凯斌是那种啰嗦的人,高大的材,英俊的脸蛋,怎么也应该是果断坚决的那种。

    “医生,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么?”邵凯斌见医生不回答,继续不怕死的说。

    ……

    “没事没事,你赶紧走,赶紧走,你老婆已经安全了,不过我看你要是神经科看看了。”医生满脸黑线,一副要去了的表,扶着脑袋,简直就要晕过去了,要不是她还有大半天的班要上,她此时此刻就跑去睡觉!

    陆玥掏出手机,一边照顾着刚从外面回来的邵凯斌,帮他把针头插进去,看着上面两瓶大大的点滴瓶,陆玥就极其哀怨。眼神中出现一抹悔恨,真是的,那晚她不喝别人递过来的白酒就好了,现在又要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手臂上的衣服撩上,观察着自己的肢体。竟然还有一丝浮肿,陆玥心中的哀怨更深了一层。

    而这一刻邵凯斌还处在刚才那个状态里,满脑子还是那个啰嗦的老女人的模样。真是的,本来是想躲过温哲,所以才没有选择本市最权威的医院,没想到,不到权威的医院就是不咋地,连个医生都管的跟妈似的……

    气鼓鼓的坐在上,耍着小孩子气,陆玥无语的瞥了一眼邵凯斌,眼眸中闪过的意在下一秒就消失的很彻底。

    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挥上邵凯斌的脸颊,虽然动作很猛,但是力道落在邵凯斌上却极小。“你这个白痴,都怪你,大年初一我们还要再医院里浪费时间。”

    邵凯斌也不甘示弱的挑挑眉,“你这个癞蛤蟆还有资格说我?”

    闻声,陆玥呆愣在了原地,癞蛤蟆?陆玥立马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虽然全是有些浮肿,但是不至于癞蛤蟆吧。陆玥的脸上一抹悲怆的神色立马体现了出来,邵凯斌这个浑蛋,呜呜呜,竟然说她癞蛤蟆。

    陆玥翘起小嘴,转过头,不愿再搭理邵凯斌,自顾自的玩起手机来。结果一开机,上面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轰炸电话,泛着银光的屏幕上显示着:“73个未接电话,55条未查看短信。”

    陆玥的脸色突然就复杂了起来,颇为紧张的用手肘捅了捅一旁的邵凯斌,神色忐忑的说:“你说我这会不会是遇到那些死皮赖脸的追求者了?”

    听到陆玥这般不要脸的话语,邵凯斌嗤嗤一笑,瞥了眼陆玥的手机屏幕,随后就淡然的将视线转开,不假思索的说:“一定是邵少那小子。”

    邵少?陆玥颇为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邵凯斌,一个机器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人化的行为呢?何况自己只是他们家的客人而已,还没有尊贵到要用这么多电话和短信来轰炸吧。

    陆玥有些颤巍巍的将那些未知的东西点开来,她心头是有顾忌的。以前她就收到过很多条秽的短信,里面肮脏的话语让陆玥都不好意思看下去。

    什么刻薄的话都有。(不就是**的么,躺在别人的一叫,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还在老子这边装!)

    (我在xx宾馆xx房间,我等着你,要求随你开,只要你让老子爽了。)

    (老子最讨厌装清高的人了,但是我知道你不是,快来吧,我在xx等你。我可是背着我老婆出来找你的。)

    ……

    当一个人被人们喜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污言秽语,这一点陆玥可是神游感触的。

    陆玥点开之后,发现其中有十个未接电话是来自南宫迪的,三个是来自应裘芳的,还有几个未接电话应该是一些莫名的人打错的,或者军队里的人的关心吧,除此之外竟都是来自一人之后,或许不能称作为人——邵华。

    陆玥心里有一点震撼,有一点感动,她从来不知道被一个小孩惦记着的感觉,原来是那样甜蜜,就像你走在独木桥上,有一只手紧紧牵着你,让你觉得温暖。即使你并不觉得很安全,但是却有一份真实感放在你手心,让你知道你并不是一个人。

    将短信点开来,几乎千篇一律的是:

    (妈,你在哪里呀,你不是答应少少的么,呜呜呜。)

    (妈,十一点了,你怎么还不回来睡觉觉。)

    (妈说你被爹地绑架了……)

    ……

    陆玥越来脸色越难看,越看心却越好,邵少这个可的小机器人,真是太可了!

    当机立断,陆玥一挥手,斩钉截铁的说:“邵凯斌,我们走吧,回家!”

    被陆玥突如其来的行为吓到的邵凯斌茫然的看着陆玥,深邃的眼眸望着陆玥,不明所以的问道:“这是不打算让我挂点滴了,让我尸曝荒野么?”

    “哦不。”陆玥这才想起来邵凯斌手上还插着自己给整上的针管,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朝阳一般,就像摸了胭脂。

    *

    邵家。

    邵华手重重的拍在了暗红檀木桌子上,巨大的力道让桌面上下抖了几抖,好在上面干净的没有一点灰尘,不然还不弄得满脸灰尘。

    邵华面色郁的坐在椅子上,板着脸庞,气色很是不好,“这个兔崽子,现在是过年也不回家了是吧!”邵华厉声的呵斥在宽敞的别墅里回,让一些埋头工作的仆人都忍不住抖了抖。平时在家都看不到老爷,结果吧,一看到老爷,老爷基本上都在发火。

    应裘芳敛了敛眼帘,虽然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但还是安慰着邵华,“好了,别发火了,这也不是小孩了,会有数的。”

    邵少在一旁乖巧的吃早饭,听到爷爷的怒吼,非但没有被惊吓到,反而堆起满脸的笑容,笑嘻嘻的说道:“爷爷不要生气气啦,邵少也在这等着爸比妈呢。”邵少嘴中还塞着早饭,一边说话,一边嘴塞的一鼓一鼓的,让人看了都忍不住上去掐两把。雪白的皮肤简直就是**的勾引啊!

    ------题外话------

    二更啊!亲的们,很快陆玥就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了!期待吧~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