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V010 口吐白沫!

    “嘭。”邵凯斌一拳砸在瓷砖地上,脸上的不满毫不遮掩的显示了出来,声音提高了八度:“有些人给我听清楚了,我的女人,不该碰你就别碰,不然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大队见气氛闹得尴尬,连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人家也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别往心里去。”大队话是这么说,望向闵颜蕾的视线却一点都不温和,眼中的警示也异常明显。

    好在陆玥俨然是一个乖巧,不愿多争执的好孩子,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闵颜蕾低着头不说话,也就错过了大家精彩的表,突然感觉到裤袋中的手机一震动,连忙拿了出来,她知道在她静音的时候,只有一个人的短信她设置的是振动——南宫迪。

    (别为难陆玥了。)

    看到iphone屏幕上翻出来的银色光线,虽然不亮,但在包厢昏暗的灯光下却显得格外刺眼。快速将手机收进口袋里,眼眸中的清澈却早已被憔悴所代替,没了友,只是为了追寻,她只是想要他,她错了么?

    “这样吧,”大队托着腮帮子,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一闪,“一人先用嘴吸住一纸牌,另一人用嘴从另一面将纸牌吸住移走。对象自己选择就好。”说完,一脸坏笑的看着陆玥,一副你不选邵凯斌,你能选谁的表

    果然是众望所归的结局,陆玥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故意不看自己的邵凯斌,轻轻扯了扯邵凯斌的衣角:“男人,展现你才能的时候到了。”

    邵凯斌满脸莫名其妙的转过头看着陆玥,一脸的吃惊,“你确定你要选我么?”

    ……

    被邵凯斌这么一说,陆玥的兴趣瞬间被稀释了N倍,表也变得兴致缺缺,语气不佳的说:“你玩不玩!”陆玥最后索转过头,不愿再看邵凯斌。

    邵凯斌看到陆玥峻起来的小脸,整张脸也变得紧张兮兮的,颠的跑到陆玥那一侧,“好了嘛,玥玥,我要和你玩,不管你要不要和我玩!”最后,邵凯斌只好说出一句霸气的话,来吸引陆玥的注意力。

    一、二、三。陆玥还是没有反应,这下换邵凯斌着急了,如果因为这么微不足道的事,陆玥和他闹翻了,万一她一个不高兴,就不要和自己结婚了,那他不得出嫁当和尚去,那他们邵家的星火怎么办!所以绝对不能和陆玥吵架!

    还没等邵凯斌开口安慰陆玥,大队就厉声呵斥起来:“邵凯斌!”

    “到!”邵凯斌条件反的应道,以为还在军区。

    “上级给你的命令:宠陆玥,不准和她吵架,要好好对待她。宠她是你最大的军令!”大队面色严肃的望着邵凯斌,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

    “是!”邵凯斌咧着嘴嬉笑着答应了,还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嬉皮笑脸的样子让陆玥有些失神,却还是执拗的不肯理邵凯斌。

    南宫迪微笑着看着邵凯斌,嘴角那一抹笑容没有羡慕嫉妒恨,取而代之的真心的祝福,他的要求很低,主要陆玥幸福就好。

    见陆玥铁着心不肯搭理自己,只好自己主动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南宫迪忽然咧嘴一笑,妖孽的气质被发挥的淋漓尽致,勾唇那一抹弧度几乎是笑到了闵颜蕾心坎里,总是她再怎么与世界敌对,南宫迪永远是她心底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要不,干脆吸嘴吧,纸牌多脏啊!”南宫迪说完双手插在一起,眉眼一弯,笑嘻嘻的看着陆玥。

    闵颜蕾看到那笑容,只觉得一生何求,但是南宫迪只对陆玥一个人笑,这是最让她想撞墙的事了!真想送她走!

    陆玥闻言顿时觉得一股寒意从脊背处慢慢上延,不多时,整个人都充满了寒意。陆玥转头转闹的看了看房顶,“这空调是没打么,怎么这么冷?”

    邵凯斌听到陆玥这么说,真有股冲动想一下子把陆玥上了,哼,这小妮子还反了她了,现在还闹嫌弃了?

    大队环视了一圈儿,没有找到扑克牌之类的东西,陆玥的眼神顺时就亮了起来,嬉皮笑脸的讨好的望着大队,玛瑙般的清澈眼眸瞪着大大的,“大队,没材料,要不就算了吧?”

    “诶。”大队急忙摇摇手,难得的好机会看到年轻人囧一囧,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就这么白白溜走了。当机立断的拿着一片鱿鱼片递给邵凯斌,“给,别的没有,要不就鱿鱼片吧。”眼神突然出现了一个闪烁,除了邵凯斌,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因为大家是注意力全被鱿鱼片给吸走了。

    吸鱿鱼片?真是个好主意……果然,考题是越出越难的。

    陆玥面露凄怆之色的望着被大队捏在手中的鱿鱼片,一阵恶寒,不是吧……都被摸过了……

    邵凯斌瞥了眼陆玥,眼下了然了陆玥的心理,充满痞子气息的一笑,“得了,我要这片。”邵凯斌伸手就从餐盘里拿了一片出来,那一片较之大队那一片小一些,干净一些,好吧,后面一个才是重点。

    看到邵凯斌换了一片,陆玥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下了一些,脸上的悲怆气息却没有改变,为什么轮到她了题目就这么悲催啊,这是不是一个坑,叫男人挖坑,女人跳啊?

    这时候大家见状都将邵凯斌和陆玥围成一个圈,其实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大队自然是占了最内层的VIP站位。无视众士兵的抗议,大队当仁不让,心安理得的看着陆玥,眼中闪烁的期待让陆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邵凯斌将手中的鱿鱼片提起,悬在半空中,这时候,原本就有些激动的人群人声鼎沸了起来,“大嫂!大嫂!大嫂!”

    听着大家的起哄声,陆玥原本就不淡定的内心,瞬间缩紧了些许,双眸之间流露出来的紧张想必大家都看在眼里,只可惜这个时候,大家都等着看好戏,没有人愿意解救陆玥。

    邵凯斌深邃的眼眸望着陆玥,眼中的神让陆玥觉得像陷进了男人海洋中,那般温暖的感觉。

    趁着陆玥神游的这个空档,邵凯斌快速的将鱿鱼片放到陆玥嘴上,将自己的嘴凑近陆玥,突然靠近的高大的黑影让陆玥心神一慌,虽然刚才在众人面前已经被邵凯斌偷亲了一下了,但是陆玥还是不能习惯在大家面前那么露骨。

    微微颤抖的体显示出了她此刻的慌张,她只能在心底不断的默念:对方是邵凯斌,是我的男人,我的男人……

    嘴唇上突然有一种糙糙的感觉,海尔米等路也反应过来,邵凯斌就快速开口说道:“玥玥,吸住,我要放手了,很快,很快就好了。”

    邵凯斌的手一下就覆盖在了陆玥的手上,无论是手上还是嘴唇上都是出奇粗糙的感觉,却让陆玥紧张的内心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按照邵凯斌的要求,陆玥吸住了鱿鱼片,一股腥味马上从陆玥的嘴唇上传到陆玥的口中,甜甜的感觉。下一秒,邵凯斌巨大的影立马将陆玥盖住,陆玥完全处在邵凯斌的影处,要是一些角度不好的特种兵乍一眼看还只能看到邵凯斌的脑袋。所以,人群中出现了细微的变动,一个边上顿时没了人,空旷的一片,LED闪烁灯从空旷的那边照过来,将灯光打在邵凯斌的后脑上,陆玥依旧处于暗处。

    邵凯斌的动作是很快的,几乎只过了一秒时间,邵凯斌就将鱿鱼片移开,刚挪开,邵凯斌一手就快速放在两人的脸一侧,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耶!稳接!

    当大家还在为惩罚成功而且够暧昧而欢喜的时候,邵凯斌才不会满足于这么一点小恩小利,有抱负的男人的眼界都是很宽广的,思维都是很缜密的,是吧?~

    邵凯斌嘴上嬉笑着,小麦色的皮肤为之牵动,深邃的双眼一弯,一股精光闪过,显得邵凯斌的眼睛锃亮锃亮的。不要脸的牵牵嘴角,一脸纠结的说:“矮油,用力过猛了!”

    陆玥眼睛骤然变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耍着无赖,却极其享受的亲吻着陆玥的邵凯斌,咬牙切齿。这个浑蛋,她明明看见他先说了这句话,然后才不要脸的来和自己亲亲的!不带这样玩的!

    邵凯斌微抬下颚,一下吻住了那心恋的甜美唇瓣,这次,放纵自己,换一回激,他心底可就为什么那么兴奋呢!

    他伸手抚上陆玥的姣容,感触着她脸上细致的肌肤,真是是上帝杰出的作品。白玉一般无暇的皮肤,光是在视觉和触觉上就给人以美得享受。微眯的硕大眼眸中含着一丝意,浮上红晕的脸颊更是让邵凯斌看了心旷神怡。

    湿润温存的舌滑入陆玥的口中时,勾缠吸,一条舌头就像灵活的小怪兽,在陆玥柔软的口腔中肆意掠夺,侵占中又带着一股柔,让人罢不能。舌头在陆玥的贝齿上掠过,好像汲取温暖一般,迫切而狂,全部的都奔赴在了里面。

    这一刻,世界仿佛都静止了下来,所有人都被屏蔽,陆玥的世界里只剩下邵凯斌英俊的脸庞和魁梧的姿,以及那份深深的宠,她好像,沉溺在了被他宠的世界里。

    这一刻,她想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迷迷糊糊的,陆玥似乎又被拉去了玩游戏,一轮接着一轮高密度的游戏,但是她的头怎么晕晕的呢,是花痴犯大发了吧……不得不说,邵凯斌方才那棱角分明的脸庞横倒在自己面前,她真的毫无抵抗力。

    依稀记得有人拿了一杯酒给陆玥喝,陆玥想都没想,顺手就结果酒杯,往自己嘴里倒。辛辣的味道入口,陆玥的神智得到了一瞬间的清醒,酒咽下后,又有苦辣之味。虽然没有过于刺激的味道,但是一股白酒特有的冲味直钻入鼻子。

    这个,白酒?是哪个混蛋给她拿来喝的!陆玥在脑袋中怨念的飘过这么一个想法后,视线就渐渐变小,直至坠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一片飘渺绵延的场地上,陆玥随风起舞……

    耳畔似乎是邵凯斌等焦急的呼喊,他的嗓音都变了声呢,陆玥想想就觉得好像,她又没什么大事,只是想睡一觉而已,只是究竟过敏了而已,只是可能会有点生命的小危险而已……

    周遭的一片人都兵荒马乱起来,看到陆玥化作一滩水一般的弱倒地,邵凯斌的心头一紧,一股内心的慌乱感压抑着他澎湃鲜活的内心。他突然好怕失去边这个方才还咧嘴对自己傻笑的笨蛋,那次车祸一般的景再次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他这才发现,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坚强勇敢,面对生离死别,他就像老弱妇孺一样手足无措,面对心的人,他的心就像玻璃一般贵。

    即使内心在慌乱,邵凯斌也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特种兵,作为一个特种兵在遇到紧急事件的时候必须做到临危不乱,冷静沉着。

    脸色一寒,通散发出来的气息将周围一圈人退,大家都不由自主的脚步向后挪动着,心头却也是十分担心眼前这个突然倒下的陆玥,而方才把装有白酒的酒杯给陆玥的那个人,也渐渐隐没在了人堆之间。

    大队也反应了过来,当机立断的决定,“邵凯斌,不要着急,马上送医院。”大队绷着喝酒喝红的脸蛋,将站在门口周围的特种兵疏散开来,给邵凯斌让出了一条道路,自己立马闪到沙发前,将自己、邵凯斌、陆玥的外衣拿起,待到大队再望回去的时候,邵凯斌早就消失在了包间里,留下了一室人心慌慌的特种兵。留下一句:“你们接着玩吧,大过年的,过得开心一点。老子回来给你们发红包!”

    话语刚通过空气传到诸位的耳中,大队早已抬脚离开了包间,脚下的动作风雷厉行,心中的焦急并不比邵凯斌少一丝半点。

    包间内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仿佛冰窖一般,没有人轻易吭声,气氛压抑的可怕。大家心头都环绕着一幕,就是方才陆玥倒地的那一瞬间,他们分明看到了陆玥姣好的脸庞上出现的那一丝痛苦和扭曲,紧闭的双眸、惨白的脸蛋,就像吃了毒苹果的白雪公主,以及那嘴角吐出的白色泡沫,让大家心头有难以压制的恐慌和担忧,这个不比大家大多少,或比大家小一点的陆玥,希望不要出了什么事。

    邵凯斌抱着陆玥坐在后排,双眸紧紧的盯着陆玥的脸蛋,用纸巾将陆玥嘴角吐出的白色泡沫擦了又擦,可看到的只是陆玥越来越惨白的脸蛋和毫无血色的嘴唇,那模样,有些渗人的可怕。

    大队在前面开车,眼睛却是不是的通过后视镜瞄着陆玥的状况,虽然行驶在市中心的街道上,可是心始终担心的陆玥的安危,他可不希望这个小姑娘出一丝半点的差错!他还要看着她结婚生子呢!

    一车之内,昏迷的人不说话,活人也紧抿着嘴巴,不开口,沉闷的气氛让人心里顿生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大家都把那份感觉往肚子里咽。不到医院,不听到一声给出确诊,谁愿意相信悲剧发生在了自己边,谁希望、能接受自己的朋友出了差错。

    邵凯斌细心体贴的照顾着陆玥,即使是在陆玥最丑陋的时候,也没有放弃过对陆玥的照顾。邵凯斌左手绕过陆玥的脖子抱住她的手臂,让陆玥坐在自己的腿上,右手不断照顾着陆玥。

    “唰”的一下,陆玥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眼睛闪亮的对邵凯斌说:“我要下去走走!”玛瑙般眼睛中的执着让邵凯斌不忍拒绝,纠结再三后,还是没好意思拒绝,也没有理由说服那般坚持固执的要求自己的陆玥。

    打开车门后,回了大队一个安心的表后,邵凯斌小心的扶着陆玥,在繁华的市中心的江边看起了夜景,冬天又是大年三十的夜晚,即使是最繁华的大街上,也是了无人烟,邵凯斌伸手瞥了眼手上的欧米茄,时针直指向一点。

    邵凯斌扶着陆玥漫步在浮上一层白霜的河边,一旁栏杆上的水珠在霓虹灯的照下,发出一条条耀眼的白光,照亮了邵凯斌的眼睛。脚下更加小心翼翼的搀扶着陆玥,虽然行为很麻烦,但在邵凯斌脸上找到的只是嘴角浅露的那一丝缱绻的微笑,和眼底深深的担忧。可是醉酒的陆玥又怎么会知道呢。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