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09 不该碰的你就别碰!!

    一桌子人围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青(春chūn)的活力,不管是年龄多大的,他们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让他们看起来熠熠生辉。

    互相的敬酒让陆玥将一杯接着一杯的啤酒像喝白开水一下下肚,肚子变得鼓鼓的,陆玥出去吃菜的时间,基本上都在喝酒,敬酒的过程之中,大家都很(热rè)闹很(热rè)(情qíng),陆玥也被感染了。

    邵凯斌几次劝阻陆玥,让她少喝一点,但是都被陆玥委婉的拒绝了,如果把别人的盛(情qíng)给拒绝了,陆玥都会觉得面子上过不去。

    因为是年三十,大家都很高兴,也为过去的这一年而感慨,为将来的这一年而期望,大家这也是近期来最后一次见面,随后大家都有各自的安排,多(日rì)生活在一起的兄弟自然有很多感慨,但男人不用于女人,不能喋喋不休的在那碎碎念,取而代之的就变成了拼酒。

    此时无声胜有声,将所有的话埋在酒里,不醉不归。

    邵凯斌作为少校,没少被人灌酒,但是他可是人称“千杯醉”,自然不会在意这小灌酒,必要时,邵凯斌会毫不犹豫的拿起一个酒瓶,和大家玩吹喇叭。

    陆玥(身shēn)边的啤酒瓶越来越多,多到后来桌子上都放不下了,就将空酒瓶放到地上。期间陆玥不知道上了多少次厕所,每一次邵凯斌都会叮嘱一句:“要不要我陪你去?”邵凯斌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担忧,他一边应付着别人的敬酒,一边担心陆玥的(身shēn)体会吃不消,那种蛋疼的感受真是把他整得快疯了。

    但是偏偏陆玥还不是一个听话的主,还就不听他的话……

    在被陆玥拒绝后,邵凯斌无奈的拉着陆玥的手说:“那你早点回来。”

    陆玥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不回来还在厕所里安家么,那么**的地方,她可驾驭不了。但心里还是一股暖流袭过,陆玥知道,邵凯斌是担心自己,毕竟酒喝了那么多。

    陆玥站起(身shēn)来,脑袋还是有一阵晕眩,陆玥甩甩脑袋,果然是不行了,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喝了点酒(确定是一点么),(身shēn)体果然有点抗议了。

    晃悠悠的在邵凯斌担忧的眼神中走了出去,走在迷宫一样的过道上,又一遍感慨,这杀千刀的,老娘有点醉了,看着过道脑袋都发晕,这都是什么狗(屁pì)设计呀……

    深更半夜的,果然还是有好多人一起上厕所的,更一个特种兵走在一起,陆玥(挺tǐng)直腰板,将头脑晕眩的感觉压下,神态自若的和他一路闲扯了,完全看不出她有一丝半点醉意。恰到好处的举止,恰如其分的微笑,大家闺秀的举止,让对方的好感猛增。

    前方出现了门,陆玥眼看着就要走进去了,被(身shēn)旁的特种兵一把拉住,陆玥不明所以的茫然的看着特种兵。

    特种兵一下子就放开了手,不小心红了脸,低着头,糯糯的说:“陆玥姐,那边是男厕所,女厕所在那边。”

    陆玥顺着特种兵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脸一红,内心囧的想找条地缝钻进去,表面上还是一副温婉动人的模样,微微一笑,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你瞧我,酒喝多了就是不好,谢谢你。”

    说完,就朝女厕所的方向走了进去,哪里还有一丝醉酒的意思,和平常的人没什么两样嘛。

    走进女厕所,陆玥靠着门大声喘气着,这一路走过来真是小心翼翼,搞得陆玥现在(身shēn)心疲惫,脚下明明踩着就像漫步云端一样,表面上还要佯装正常。

    事后,陆玥在镜子前拍拍自己的脸蛋,镜子里的自己脸蛋红彤彤的,一看就知道是就喝多了。白皙的皮肤里透析着粉粉的红晕,好像施了粉黛一般,却更胜一筹,看寄来极为清新自然。

    陆玥将脸凑到水龙头下,用手将温水到脸上,在微风的吹拂下,陆玥感觉到微微冷意,却也使脑袋清醒了一些,角落在地上的感觉也实在了一些。

    回到包厢,大家还是在那不要命的拼酒。陆玥刚释放了自(身shēn)的重力,于是也(热rè)乎的投(身shēn)到了拼酒的行列。

    闵颜蕾弱弱的在一角开口,“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这一计不响的声音却进入了大家的耳朵里,不少特种兵的眼睛里迸(射shè)出异样的光彩,真心话大冒险?矛头对准的又是邵凯斌和陆玥。

    陆玥这回知道了大家的目标,就一个劲的反对,激动的站起来,“不要,要玩你们玩,我才不玩。”

    看到陆玥耍赖的样子,大家更加不愿意就这么将陆玥拉下了,大家不是可怜兮兮的盯着陆玥,就是冲着邵凯斌挤眉弄眼的让邵凯斌去劝劝陆玥。

    邵凯斌走到陆玥(身shēn)边,翘翘的凑到陆玥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两人一共露出了(阴yīn)险的笑容,(阴yīn)暗的灯光下,两个人无耻的样子让不知道他们对话的人心里痒痒的。

    南宫迪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陆玥,眼中的柔(情qíng)浅浅的,像月光一般温和。

    下了决定一般,陆玥猛然站起(身shēn)来,高举着手,一脸的斗志:“我玩。”

    “好!”大队一排长,一包厢的人围成一个圈,乐此不疲的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

    或许是人多,倒霉的概率比较小,刚开始几轮都是别人陆续遭的殃。

    什么走进男(女)厕所,拉开一扇门对里面蹲着的人说:“我们公司的卫生纸擦的干净又不脏手,现在搞免费体验活动,欢迎试用。”

    对窗外大喊“我好寂寞啊”。哪知窗外还有一个路过的猥琐大叔冲着歌库喊了一句,“(奶nǎi)(奶nǎi)的,老子不是基佬!”引得包厢里的人一阵爆笑。

    ……

    “哈哈哈,南宫迪,你还是不行啊。”在邵凯斌的一阵爽朗笑声后,南宫迪终于(身shēn)先士卒了,壮士一去不复返。

    南宫迪咧嘴一笑,(阴yīn)柔美瞬间将全场hold住,南宫迪的笑很美,令人窒息,美得让人都望着自己是谁,如果在那时候问在场的人,你叫什么名字。他们一定会苦思冥想一会儿,最后深沉的开口:“容我再想想。”……

    安之若素的立体感十足的英俊脸庞上,没有出现陆玥期待已久的慌张不知所措,相反,极为爷们的笑着接受了,这样一份豪爽的气度实在让陆玥觉得敬佩。

    但想到方才陆玥听到邵凯斌在自己耳畔说过的话,温(热rè)的气息拂过耳朵,最后与陆玥的肌肤亲密接触。

    “你不是一直很想撮合南宫迪和闵颜蕾么,趁这个机会,帮帮他们吧。”

    陆玥虽然对闵颜蕾近(日rì)来对自己的态度很不满意,但是姐妹十多年的深(情qíng)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变化就能够打破的。嘴角咧开一抹狡黠的笑容,眼眸中一闪而过的调皮让大家觉得恍然梦一场,“在现场找一位女同伴和你合作。让女同伴躺在(身shēn)下,你在她(身shēn)上做俯卧撑。”

    话音刚落,包厢的角角落落就想起了窃窃私语,起初声音还比较小,后来颇有种“大弦嘈嘈如急雨”之感。大家都在揣测着南宫迪的选择,一共也只有两个女人,一个还是名花有草的……

    结局显而易见。

    聪明如南宫迪怎会不知陆玥的小心思,按下心头的慌乱,抬起头,正面看着陆玥,眼眸中的复杂让陆玥读不懂。深邃的眼眸仿佛波涛汹涌的大海,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涌动。陆玥被这样的眼神看的有点心慌,心中一股内疚油然而生。

    我只是想让你们幸福,你知道的,你要的幸福,我给不起。陆玥心里暗想,眼下的悲伤敛进了心底,化成了永远不为人知的秘密。

    下一秒,南宫迪就将视线从陆玥(身shēn)上移开,眼眸中的淡漠更多了一分,望着站在对面的闵颜蕾,咧嘴道:“闵颜蕾,可以么?”谦逊的模样,是个女人都无法拒绝,妖孽的含(情qíng)眸虽然淡漠,但仍不失其特色,狭长的眼睛微眯,非但不让人觉得危险,反而增添了一丝(情qíng)趣。

    闵颜蕾被迷得七荤八素,恨不得猛扑到南宫迪宽广温暖的怀抱里,汲取温暖。不管如何,他终是在陆玥和自己之间选择了自己。闵颜蕾嘴角那一抹绝望般的笑容,像一朵惨败的花朵,在秋风中凌乱。

    轻轻点点头,不再锋芒毕露的模样让南宫迪心头微微泛疼,何必呢,大家干嘛都要陷入恶(性xìng)循环,追求一个不可能的人。

    或许,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眼前这个女人。为了他,勇敢地独自面对太多艰苦,可他依旧为别人等候。

    闵颜蕾低头走到一块大家腾空的空地上,静静的躺下,当触及到地砖的冰冷时,她抬头看到了大家看好戏的嘴脸,被围在中间跟耍猴一样,她感觉得到,大家的敌意像刀刺一般,刺进了她柔软的内心。脸色煞白,紧咬着失色的嘴唇,为使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些,丰满的唇瓣此时被咬的变形。

    大队“啪”的打开(日rì)光灯,突如其来的灯光打在闵颜蕾惨白的脸庞上,紧绷的苹果肌透析出她的紧张与期待。

    突然闵颜蕾感觉到失重,一双手温柔的将自己腾空抱起,公主抱的姿势让闵颜蕾不觉吃惊的张大嘴巴,双手习惯(性xìng)的环住对方的脖颈。

    “哦~”周围一片唏嘘声。纪辉瞪大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迪,不是吧,少校有必要这个对这个((贱jiàn)jiàn)女人那么好么?真是个善良的孩子……望向南宫迪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大义凛然的理解……

    闵颜蕾双眸善良的望着此时抱着自己的南宫迪,心中一股甜蜜的味道溢于言表,就是这种感觉,成为了她飞蛾扑火般(爱ài)(情qíng)的动力。

    再一次降落到了地上,只不过这一次,下面垫着一张小小的毛毯,但确实隔绝了闵颜蕾和地面的接触。

    这一次,原来都是陆玥享有的,闵颜蕾一想到心口就窒息,一股难以言说的苦闷就压抑在(胸xiōng)口,让她窒息,想要张牙舞爪,不顾形象。

    陆玥感觉到怒目而视的目光,疑惑的抬起头,对上眼的是闵颜蕾那满是嫉妒的双眼,陆玥愣住了。这个闵颜蕾,真的不是以前在自己(身shēn)边嬉闹的闵颜蕾了,她,真的变陌生了。

    一股无力感从心头突起,通过神经元,传遍(身shēn)体每一个角落,好累。是不是每一段(情qíng)都是由陌路走到相识,又重归陌路?

    一记妖孽般的声音让包厢内所有的声音都顿然消失,紧绷的气氛,让人忍不住将视线挪向南宫迪(身shēn)上。“那对不起了。”

    话音刚落,南宫迪两手就撑在了闵颜蕾的手臂两边,鼻息间萦绕着的都是闵颜蕾(身shēn)上的香水味,南宫迪的眼眸中却一片清澈,丝毫不为女色所动。

    闵颜蕾精致姣好的脸庞上顿时(阴yīn)沉了下来,原来在刚才南宫迪靠下来做俯卧撑的时候,他就做好了准备,不动声色的将双眸闭紧,根本看都不看自己。闵颜蕾的无辜的大眼中闪过一丝(阴yīn)狠,更多的却又是黯然伤神。双手紧紧的搅在一起,并不白皙的手上因为用大力而骨头爆出,皮肤白皙。她不会放弃的,绝对不会!

    耳畔边,大家的起哄声,吵闹声喧闹成一片,因为南宫迪的动作,闵颜蕾觉得天旋地转,每个人的嘴脸都一一放过。嗤笑的邵凯斌,可怜无辜的陆玥,讽刺挑衅的纪辉,面无表(情qíng)的大队……还有,紧闭双目的南宫迪。

    天旋地转,世界轰然倒塌。闵颜蕾突然迷失了方向一般,陷入泥泞的沼泽中,无法自拔。可惜,没有人愿意帮助她,任何人,所有人都在离她远去。

    彼时的朋友,和蔼的大队,自己的心上人,大家的嘴脸都是丑恶的,对闵颜蕾都是一副唾弃的表(情qíng),她哭着挣扎,死命的忏悔,可他们却像双耳失聪一般……

    突然,闵颜蕾的泪腺像是受了神经递质的刺激,双眸中迅速涌上泪水,但是她悄然而落的泪花并没有被太多人看到,因为根本就没有人在乎。

    南宫迪猛然停住了快速运行的肢体,一愣一般的将动作滞缓了下来,轻柔的举态让闵颜蕾快速抹掉自己脸上的泪花,可哭红的眼睛却是反着闵颜蕾的意思。微微眨眼的双眸,含(情qíng)的望着南宫迪,仿佛这一秒不盯紧,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对不起,让你委屈了。”轻柔的声音在闵颜蕾耳畔响起,蛊惑人心的喑哑嗓音让闵颜蕾心里顿生感动,真挚的双眼让人没办法不为之动人。即使他再不喜欢自己,却也关心到了自己的点点滴滴,被这样的人喜欢,是何等幸福的一件事,可喜欢这样的人,却又多么水深火(热rè)……

    生活仍在继续,游戏也不会停止,有些事(情qíng)还没有到来,有些人心里的**还没有满足,又怎么会(允yǔn)许游戏刀刺结束呢!

    在大家的众望所归中,该来的,还是来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等到陆玥一不小心失误了之后,整个包厢的人都发出(阴yīn)险的笑声,不怀好意的看着坐在一起,甜蜜的紧的陆玥和邵凯斌,眼中的暧昧只增不减。

    陆玥在众人的注视下,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有点驾驭不住那么多人这么诡异的气场。陆玥一脸董存瑞炸碉堡的舍生就义,视死如归的贞洁之士模样,“come—on。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你以为你是海燕啊!”闵颜蕾冷不丁的跟上一句,周围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大家都介意的瞥了眼陆玥,见陆玥一脸的淡然,心中紧绷的弦松了下来,投向闵颜蕾的眼神中敌视更多了。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给脸不要脸!

    邵凯斌望向闵颜蕾的视线中已然出现了一丝暴戾,若不是陆玥暗暗拉住邵凯斌的手臂,恐怕邵凯斌就一个冲动起来揪着闵颜蕾较劲了。

    虽然邵凯斌暂时忍住了心头的不爽,但是倘若闵颜蕾继续这样下去,难保他不会杀了闵颜蕾。他的女人,岂是一般人可以动的!

    “嘭。”邵凯斌一拳砸在瓷砖地上,脸上的不满毫不遮掩的显示了出来,声音提高了八度:“有些人给我听清楚了,我的女人,不该碰你就别碰,不然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