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05 机器人邵少。

    罢了,宝宝一直哭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何况还在别人家,这般大响动恐怕已经是扰到了邵家两长老,想到邵华,陆玥就止不住的大战,周遭的空气似乎也瞬间凝结了起来,形成了一缕薄冰,凝固在了空气中。

    “好好,宝宝不哭,不哭哦。”陆玥伸手拂掉宝宝脸上的泪花,将宝宝的下巴磕到自己的肩膀上,轻轻顺着宝宝的背,想着止住孩子的抽噎,脸上显露出来的心疼让宝宝偷偷的贼笑,只是陆玥一心想着要把宝宝安慰下来,没有看到这一幕。

    宝宝吸了吸自己已是有些鼻涕的小鼻子,红红的样子点缀一般的镶嵌在宝宝白皙细腻的皮肤上,精巧的五官熠熠生辉。乌黑的眼眸微转,一丝狡黠的神色转瞬即逝,嘟哝着嘴巴渴求般的说道:“妈(咪mī),你不会丢下我吧?”

    陆玥听到这个称呼,心头仍是没来由的一颤,一时间竟想双膝跪地,眼神诚恳真挚、振振有词的和小男孩说:“宝宝,姐姐(咬字加重)还小,还没生儿育女呢!”心里各种模拟(情qíng)景,实则想仰天长啸,“老娘还年轻着呢!哪来的小(屁pì)孩连自个儿妈都不认识!”

    陆玥心怀不忍,牵着宝宝的手冲着楼下走去。宝宝嘴角上浮现出浅浅的(奸jiān)计得逞的笑容,表(情qíng)的安和却不是伪装出来的。

    原来一大早,陆玥已经打扰了不少在邵家存活的人们。这不,朝着陆玥走来的管家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管家毕恭毕敬的站在陆玥前方一米处,神(情qíng)不卑不亢,却充满着礼教修养,通(身shēn)的气质也被烘托的无疑,“陆玥小姐,早。”

    只是浅短的一个招呼后,陆玥连忙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尽管是自己未婚夫家的管家,但对于陆玥来说,从小养成的礼数还是很重要的。

    管家面部淡然若常,转而望向小男孩:“小少爷,请问发生了什么事?”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想也不用多想,这责备是冲着陆玥来的。

    这一层楼由于是贵宾居住的客房,所以一大早仆人就已经全部打扫好了卫生,大家都以安静高效为宗旨迅速撤离了楼层。

    更何况,能把邵家小少爷弄哭的,恐怕邵家直系都没这胆,更别提那些诚惶诚恐的下人了。

    小男孩嘟嘟嘴巴,脸上的不悦丝毫不加掩饰的表现在了脸上,目光如炬的仰头望着管家,气势却磅礴涌出。紧抿的嘴巴沉默着,不开口,却比责骂更让人压抑。

    管家心里悲怆的就想要一头撞死在豆腐上,对方是谁啊,是邵家的小少爷啊!自己刚才竟然这么对他说话,这下完了完了……管家的脸色一点点变得难看起来,最后面如灰色。(身shēn)体在小男孩不动声色的((逼bī)bī)近中渐渐后退。

    陆玥见小男孩陡然严肃的神色,内心也为管家捏了把汗。与此同时,对于小男孩的来历更为好奇。暂且不说小男孩那些怪异的物理特征,就凭“小少爷”这一称呼,就让陆玥想破了脑袋。

    良久后,小男孩才微微敛了敛自己的(情qíng)绪,将那些私人(情qíng)感收回了眼眸中。清澈的双眼中那意思凌厉却被留在了眼眶里,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剑一般,簌簌(射shè)向管家。

    “是谁准许你这样冷漠的对妈(咪mī)的!”平静的语调中,不难听出男孩那一丝隐忍的暴怒,平缓的声线仿佛蕴含着更强大的力量。

    有限面对无限时,往往都是恐慌。

    闻言,管家如接受国家的制裁一般的虔诚,心里却也凉了一截。距离上次一个下人不待小少爷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尘封的记忆翻开,灰尘迷乱了管家衰老的双眼。

    那个下人不是别人,真是管家的女儿,蓝蓝。管家凭着自己在邵家多年兢兢业业的工作,一心为邵家谋福利,自然也在邵家有了一定的地位。正逢邵家有一个生活区域的小总管位子空缺,管家动了一些小脑筋,将蓝蓝弄上了位。

    没想到蓝蓝因为不知道邵家的一些具体的(情qíng)况,给小少爷准备的餐食里加了些海鲜,导致小少爷全(身shēn)过敏,(身shēn)上发满了红块块,结果连夜被送往了医院。

    还没等到第二天,查出了原因后,蓝蓝就毫无悬念的被革了职,并且差点拖累了管家。据说还是小少爷网开一面,替管家求(情qíng)才被留了下来。

    原本大家就都知道,邵家宠小少爷宠上了天,但在经过这件事后,大家都留了个心眼。小少爷在邵家根本就不是主人,根本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惹谁莫惹小少爷,刀山火海随你选。”

    收回了游离的思绪,管家的眼神终于收回了一丝焦距,空洞的瞳孔总算有了焦点。颤颤巍巍的瞥了一眼小男孩后,又将视线移向了别方。纵使是他,一个五十出头人生阅历几乎可以用充裕来概括的男人,竟无法抵御小男孩的视线,想想也是惭愧。

    妈(咪mī)一词让管家眯眼一想,随后又恢复了常色。不愧是管家——人精,找出问题所在,就立马将问题解决。“陆玥小姐是我们家的贵客,怎么会冷漠呢?呵呵。”

    管家脸上赔着笑容,苦涩的样子让陆玥看了就倒胃口,虚伪至极。

    陆玥看待管家方为如此,小男孩就更是如此了。不屑的从嘴角冒出一句冷哼,“记住了!她是我妈(咪mī),不好好待她,你死定了!”

    小男孩眼眸中的猖狂,让陆玥也忍不住颤了颤,更何况必须直视小男孩的管家。管家频频赔笑后,小男孩拉着陆玥的手毫不客气的离开了,徒留管家在那抹着额头上的冷汗。

    小男孩拉着陆玥的手走到餐厅里,奇长的餐桌上,邵凯斌悠闲地拿着报纸,边看边在摘着什么笔记。转眸看看一端的邵华,一手拿着叉子,一手拿着刀在那有条不紊的吃着早餐。

    才刚走进餐厅,一股早餐特有的香味扑鼻而来,闹得陆玥的肚子也饿得发慌。

    环视一圈,仍是找不到应裘芳的(身shēn)影,陆玥有些黯然的垂了垂眼帘。

    “你是在找我么?”突然一个稳而有序的声音从陆玥的耳畔响起,说话顺带出的气体温(热rè)中带着一些湿气,在寒冬腊月的(日rì)子里扑在陆玥年轻精致的脸蛋上。

    随后,一张脸就骤然出现在了陆玥的眼前。纵使是临近(春chūn)节的大清早,应裘芳的脸上精致依旧,精美的浅妆下的应裘芳一点都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充满活力的调皮,竟也能在这个奔五十的人(身shēn)上找到。

    “咳咳。”邵华放下手中的早餐,冲着应裘芳轻咳一声,眼眸中的神色乍一眼看是浅浅的责怪,但定睛一看,却仍是含(情qíng)脉脉的。那一抹(爱ài)很深,很沉。

    餐厅旁有一面巨大的玻璃窗户,是用特制的材料做成的。从里面看外面的景色一清二楚,而外面却丝毫见不得里面的美景。

    此刻,外面一些名贵的花草仍是充满了生机,只是上面覆上了一层浅浅的白霜,纯净的白色犹如天使般纯洁。

    一些穿着厚厚棉衣的下人正拿着扫帚将外边过道上的霜扫去,以防过人经过时不慎滑倒在地。

    “妈,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天真?”邵凯斌似笑非笑的望着调皮的站在陆玥(身shēn)边,调侃着和陆玥闹着的应裘芳,深邃的眼眸中蒙上了一层笑意。

    小男孩听到爸比这么说着姥姥,顿时也觉得爸比说的很有道理。故作深沉的点点头,硕大的眸子看着应裘芳,“对哦,(奶nǎi)(奶nǎi),你好装哦。”

    听到大家的一致“批判”,应裘芳白皙的脸庞上出现了一抹鲜见的绯红。尴尬的将陆玥引到餐桌旁,将餐布帮陆玥系好,嘴上不乐意的说:“跟我未来的儿媳妇玩一玩不可以啊,我看你们这是嫉妒!活生生的嫉妒!”

    应裘芳一直想要一个女儿,这是邵家上下众所周知的,无奈邵华不给力~生一个,是儿子,再生,还是儿子。但是应裘芳嫌儿子闹心,无一不将他们都打掉了。邵华对应裘芳也是宠上了天,即使她将自己的亲骨(肉ròu)打掉了,也只是心疼应裘芳的(身shēn)体。这行为可是引起了家族中众人的公愤,阻止开枝散叶,是多大逆不道的事!

    往复几次,应裘芳也是累了。年纪一天一天的增大,也将满心的雄心壮志投向了公司,不再憧憬生女儿的事了。

    “是是是。”邵凯斌随口敷衍着自个儿的老妈,从餐桌那一端绕过来走到陆玥椅子的背后,轻轻将陆玥环在怀里。嗅着陆玥发间的清香,板了板脸正色道:“老婆只有一个,省着点玩昂妈!”

    应裘芳闻言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边走,边冷哼着说:“有了老婆不要妈的坏小孩,走开!老公,你儿子他欺负我!”应裘芳憋着嘴巴,一脸委屈无辜的望着邵华,希望邵华为自己主持公道。

    大家一片恶寒中,小男孩冷不丁的冒出来搭了一句,“(奶nǎi)(奶nǎi),你是穿越了么?哦不,你一定是穿越了!你给我死回你的古代去,我要(奶nǎi)(奶nǎi),我要我的(奶nǎi)(奶nǎi)。”

    小男孩猛冲过去,抓着应裘芳的黑色哈伦裤猛的摇晃,像是要把应裘芳甩出去。

    这时,陆玥才慢慢的缓过神来,这,这都是什么(情qíng)况呀……

    邵华汗颜的扶了一把架在鼻梁上的境况,无语凝噎之感非常的重。细声安慰着小男孩,眼中的宠溺几乎是所有人都无法比拟的,原本刻薄的脸庞跟打了柔顺剂似的柔和了下来,陆玥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扯了扯邵凯斌的衣角,小声问道:“邵凯斌,这小孩是谁啊,我看不像是……”后面的话陆玥咽回了肚子里,这话说出来,恐怕是不太好听。

    邵凯斌嘴角一勾,脸上浮现出一股自豪之感,油然而生的傲然气质又猛然爆发出来,“他叫邵少。算是我的儿子吧,他管我叫爸比。他是我设计出来的一个,嗯,算是机器人吧。具有人的一切特(性xìng),能和人进行公平竞争,恐怕没多少人能够胜过他。但是唯一不足的是,他的一些东西需要我输入程序进去。”

    一说起邵少,邵凯斌就滔滔不绝起来,平时惜字如金的特(性xìng)立马就消失了。男人啊,确实还是事业心比较重……

    陆玥听言,心中的震撼不亚于刚知道邵少不是真人的时候。她知道邵凯斌除了没文化了一点之外,其他方面的硬件条件还是可以的。没想到“可以”还不足以概括邵少。

    邵华好不容易将执拗着认为(奶nǎi)(奶nǎi)已经穿越了的邵少稳定下来,脸上也蒙上了一丝无奈,看到邵少还影影绰绰有些发红的双眼,剑眉紧蹙:“邵少,哭了么?爷爷不是说过,男子汉,大丈夫,不许哭的么!”

    邵少停下所有动作,眼睛天真的盯着邵华,一眨一眨,灿若星辰的眼睛**(裸luǒ)的在卖萌,粉嘟嘟的嘴唇一翘一翘,糯糯的说:“邵少看到妈(咪mī),激动鸟……”

    又是因为这女人,邵华眼神不耐的撇过陆玥,眼神中的厌恶被掩藏的很好,但那冷漠确实无法消除的。

    陆玥挂在嘴边的笑容,顿时僵了僵。心中那一丝忐忑又重新升起,慌乱的拿起手中的刀叉,佯装没有看到邵华那并不友善的眼神。

    邵凯斌将头搁在陆玥肩膀上,抢过陆玥手中的刀叉,温柔体贴的帮陆玥喂早饭,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安慰道:“别怕,有我。”

    应裘芳看着黏在一起的小辈,眼中笑意吟吟,只要他们开心,什么都好,比什么都珍贵。

    邵少嘴角那一抹笑容重现,清亮的眼眸闪烁出璀璨的光芒。以后爸比终于不用死赖着我硬要陪我打游戏了,自由了,解放了,翻(身shēn)农奴把歌唱,夫妻双双把家还……

    “嘀嘀嘀。”邵华的笔记本突然发出响声,是邮件。

    邵华的面色一紧,连忙走到餐桌前,用无线鼠标点开了邮件,里面的内容让他的脸色(阴yīn)沉了下来,紧盯着电脑屏幕的眼睛死寂一般,看不出任何线索。

    ------题外话------

    (阴yīn)谋诡计上场了~同志们~不好意思,来得及的话,默默晚上再更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