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03 刁钻伯父+阴狠女人。

    陆玥低垂着脑袋,依旧是没有说什么。低垂的眼帘遮住了陆玥的眼眸,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正当应裘芳打算放弃的时候,陆玥一声弱弱的叫声呼之而出,“妈……”绵延的声音,纠缠着万千风(情qíng),这一声叫的应裘芳心都要酥了。果然是个妖孽!

    应裘芳眼眉一弯,真心的高兴。拉着陆玥的亲昵的说:“既然你都这么叫了,妈一定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要是邵凯斌欺负你,你就告诉我……”

    陆玥闻言狡黠一笑,转头得瑟的瞥了邵凯斌一眼,邵凯斌没忍住朝天一个白眼。

    应裘芳看着下一代在那边挤眉毛弄眼睛的,心里也满是高兴,很好,离孙子又进了一步了!隔壁家老李,就是那时副市长的老婆,才47岁,女儿都已经3岁了,肥嘟嘟的脸蛋让应裘芳看了就喜欢。诶。

    “这里面有一点钱,就给你们当压岁钱,明天出去的时候给自己买几件新衣服。”应裘芳的话并不多,但都很

    精炼,她只要表达完自己的意思,就不会再多说话。

    陆玥鄙视的看着邵凯斌,邵凯斌微愣了一会,耸耸肩膀,“这是我家的潜规则,拿压岁钱一直拿过结婚。你要想给我爸妈省点钱,就早点和我结婚吧。”

    闻言,陆玥二话不说的转头冲着应裘芳甜甜一笑,弯的跟月牙儿一样的眼睛闪烁着点点荧光,像是会说话似的。才不要呢,她才不要结婚!单(身shēn)多快乐~

    “滴滴。”从外面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喇叭声。陆玥有点吃惊的转回头,扫视了一圈,发现伯父还不在场,来者应该就是伯父吧。

    完了,陆玥开始有些紧张了,手指轻轻收拢在一起,手心渗出了丝丝汗水。

    邵凯斌和应裘芳对视一眼,两人都是茫然的神色,应裘芳给邵凯斌示意去看看,邵凯斌拍拍陆玥的肩膀示意手,起(身shēn)向玄关走去。傲然的(身shēn)材高大(挺tǐng)拔,给陆玥莫名的安静。

    (身shēn)上那一股“回声”的香水味,总能给陆玥心神安定的作用。有邵凯斌的地方,才有家的感觉。

    门口,一辆宾利缓缓开过,邵凯斌先司机一步,上前开门,“爸,你回来了。”

    一个平头,(身shēn)材伟岸的男人从车里走出来,一只穿着黑色皮鞋的脚先踩在了大理石铺就的地上。随后,整个人暴露在空气中,他神态淡然的往前皱着,经过邵凯斌的时候用深邃的眼睛惊蛰邵凯斌看了一会,“多(日rì)不见,你又黑了……”

    ……

    “那是一个男人胜利的标志。”邵凯斌不动声色的解释道,今天爸爸怎么有空回来了。

    男人眼睛狭长而深邃,在黑色镂空镜框的掩饰下,仍能感受到那一瞳孔的冷冽与犀利。快五十的人看上去完全没有被岁月抛弃,反而紧紧的抓住了岁月的尾巴,不肯松手。高(挺tǐng)的鼻梁恰如其分的安在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薄唇微抿,整个人的气质就出来了。

    手中夹着一只公文包,(身shēn)后助理手中还拖着一只旅行箱。黑色蛇皮的旅行箱,怎么看也不会是一个(身shēn)份一般的人。

    *

    长椭圆形的餐桌上,伯父和伯母分别坐在两端,邵凯斌则陪着陆玥坐在一边。

    陆玥有些不适应这种豪门的进餐方式,一共就四个人,有没有必要整那么大一个餐桌啊!况且,一章餐桌上满满的都是菜,爆炒鸡丁、玉米炖排骨这些自然是不用说了,八仙过海、神龙摆尾等陆玥都没听说过的菜也毅然的败在了餐桌上。

    檀木制成的暗红色餐桌上,除了一些名贵的菜外,还放着四个高脚杯,几瓶拉斐尔。邵家的阔绰陆玥是早有耳闻的,可就是没想到他们这么不拿钱当钱!这一餐,都可以造两家希望小学了!陆玥菜放在嘴边都不忍心下口吃下去,这都是红红的RMB啊!

    陆玥有种姐吃的不是鲍鱼,姐吃的是毛爷爷!

    一桌上,不似陆玥以前的环境一般。爸比妈(咪mī)为了让一家人亲近一点,只买一个小圆桌,一家人围着小圆桌吃吃饭,扯扯家常。就算家里少了一个人,也不会觉得空落落的。

    这么大的排场,陆玥横也不是,竖也不是。好在她餐桌礼仪还是研究过的,不至于在邵家丢脸。

    邵华神态自若的将一口鲍鱼羹塞进最终,眉头都不皱一下,随后拿起餐桌上的纸巾擦拭了嘴。锋利的眼神望向陆玥,两行剑眉微皱,“这位是?”

    陆玥微微一愣,原本以为自己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被漠视了,也就没准备介绍自己,出乎意料的是在餐桌上进行询问。军政人员的习惯果然有点奇怪……

    没等陆玥开口,邵凯斌就接过嘴:“她叫陆玥,是我的,未婚妻。”邵凯斌说出这话心里也没有底,因为陆玥这件事他妈(咪mī)知道,但是他从来没和父亲提过。父亲这个呆板固执的人一定会介意订婚不告知他,那事(情qíng)就很麻烦了。

    果不其然,邵华掷地有声,“我问的是你么!”

    陆玥被这突如其来的严厉吓了一跳,眼神望向应裘芳求助。

    应裘芳只是冲着陆玥微微浅笑,端庄贤淑的样子稳住了陆玥不安的内心,冲着陆玥努努嘴,眼神再说:没关系,介绍一下。

    陆玥沉了沉(情qíng)绪,抿抿嘴后将视线转向邵华:“伯父,您好,初次见面没来得及和您介绍,是小辈失礼了。我叫陆玥,王月玥。”

    邵华对于陆玥的前沿嗤之以鼻,抬起高脚杯抿了口拉斐尔,“我只是问你是谁,哪来的那么多废话。”似是不在意的语调,语气中的奚落也显而易见。

    懵了一下,陆玥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遭到了邵华的嫌弃,怎么的突然就被这样对待了呢!陆玥的嘴瘪了下去,委屈的低头看着自己盘中的菜。

    邵凯斌拍拍陆玥的肩膀以示安慰,转而也轻叹一口气。

    应裘芳显然也没有想到邵华会这样对待陆玥,原来他在家里都是对人(爱ài)理不理的。只好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吃饭!玥玥也只是讲礼数而已。”

    一顿饭,吃的陆玥内流满面,心酸的……

    吃完饭,邵凯斌就拉着陆玥和大家打了招呼后,向楼上房间走去。

    走在旋转楼梯上,陆玥突然止住脚步,倚着楼梯扶手,双手环(胸xiōng),一脸惊恐的对邵凯斌说:“邵凯斌,你要干什么?”

    邵凯斌挑挑英俊的眉毛,宠溺的拍拍陆玥的头发,“你想什么呢,我带你选房间去。”

    陆玥将信将疑的看着邵凯斌,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真的?”

    “真的。就你这贞洁女,想要强上了你何其容易,必须先把你杀了。但是很保险,我对(奸jiān)尸没有兴趣。”邵凯斌憋着嘴,伸出修长的食指,在陆玥面前摇了摇。

    陆玥听到邵凯斌这话,心就顿时安放了下来,“邵凯斌,我们走着!”义正言辞的说着,然后就开路去了。

    手扶在旋转楼梯的扶手,滑溜的感觉从手中不断传上,檀木制成的暗红色旋转楼梯,恐怕也是下了不少血本的。再仔细一看,楼梯柱上精心雕刻着的饕餮等吉祥物更是巧夺天工,栩栩如生。

    邵凯斌顺着陆玥的眼神看过去,轻叹一口气,“诶,我小时候就想:这要是(春chūn)宫图有多好啊。”

    ……

    这个猥琐的人类!

    这么一句话就丧失了陆玥对观察楼梯柱上精美的雕刻的兴致了。转而望向一旁墙壁上的壁画。确切的说,是照片。

    顺着走上去的步伐,一张张看上去。由黑白的,变成了彩色照片。但是无一不是邵凯斌的模样,假一想,还以为都是邵凯斌cosplay的呢。

    坐在男人一旁的女人,得到了陆玥特别的关注。什么叫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大概就是这样吧。

    每一个女人(身shēn)上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美感,有妖艳的美、清纯的美、小家碧玉的美、洒脱的美,众神云集!陆玥看着双眼都要冒星星了,拍拍邵凯斌宽阔的肩膀,“哎哎,你家长辈都好美,小时候YY着长大的吧?”

    邵凯斌也看着一旁的照片,浅浅一笑:“是啊,这都被你发现了!以后我还怎么混下去!”

    陆玥在一旁得瑟的笑,哈哈哈哈,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笑得也太嚣张了!

    复古镶金边做成的照片边框,被暗黄色颗粒突起的墙壁衬得很有历史厚重感,最炫复古风!

    漫长的楼梯终于到了尽头,陆玥原本以为,三楼的过道会因为楼高而比较昏暗,出乎意料的是,几乎每隔一米都有一盏灯亮起,而且是红外线控制的,只要人走近,灯就瞬间亮起,照彻了一片区域。等到人离开后,又自动熄灭。

    高科技!有前任家里,真特么的不一样。活在平常百姓的五十年之后!

    过道上用碎花白瓷铺就的过道,两旁时不时的摆放了几盆盆栽。衬得过道温馨而有生机。

    她错了,真的彻头彻尾的错了。那天就不该嘲笑闵颜蕾是个乡霸!这么前卫的精装设计,谁看到了不赞叹一下!特别是她们这些小资家庭的井底之蛙!

    邵凯斌在一个房间门前停下,伸手在一个金属方框里按下了指纹。

    “滴。”一声,白色的门就“哐嘡”一声开了。

    邵凯斌牵着陆玥的手走进去,冲着房间手一滑,“这间喜欢么?”

    白色简易流苏的灯悬挂在房间顶尖,流苏随意垂下。(床chuáng)宽阔的有两米多宽,上面的帐子被撩起挂在两边,公主似的(床chuáng)嫩粉的被(套tào),(床chuáng)对面是一只40寸大的液晶电视机,背部悬挂在墙壁上,和房角形成20度的弧度,给躺在(床chuáng)上看电视一个最佳视角。

    见陆玥不动声响,邵凯斌以为陆玥不满意。就拉着陆玥走出门,门瞬间就“啪”一声关住。

    陆玥茫然的望着邵凯斌,这是不打算给自己住了么……关的那么干脆。

    走到旁边一间,同样的方法,邵凯斌推开了房门。

    入目的是粉色的墙壁,不同于刚才的简约,这件房间是公主般粉色系列,从电视机到梳妆台到(床chuáng),全部都是粉红色的,一旁还有几只特别萌的动漫人物,干净的可以照出模样的地板是暗棕色的,里面推开还有一个巨大的衣橱间,一行一行有好几个可移动衣架。跟商店的移动衣架相比,只大不小。

    陆玥hold不住了,目瞪口呆的呆在原地。

    邵凯斌间陆玥还是没有响动,拉着陆玥走向了下一间。

    房子的面积一间比一间大,这回是蓝色为主调的风格,还有些英伦风的感觉。浅蓝色的落地窗,冬(日rì)缱绻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了屋子里,屋子里细微的尘埃在阳光的折(射shè)下现了(身shēn)。与前面几间不同的是,这间房间没有巨大的液晶电视机,取而代之的一台戴尔电脑。

    这台电脑陆玥在闵颜蕾的电脑中看到的,是戴尔的最新款。刚刚才发行的,闵颜蕾一直对这款垂涎着,但就是狠不下心买,没想到邵家就立马用上了。

    邵凯斌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后,到了卧室,深海色的墙壁给人一种神秘而宁静的感觉,刹那间,陆玥觉得自己成了海的女儿。在一望无垠的海面上飘((荡dàng)dàng),任凭浪花卷席着自己(娇jiāo)柔的(身shēn)躯,痛却也是另一种美。

    打开卧室的隔间,是一间比刚才更大的衣橱间,四面八方是铺天盖地的镜子,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将陆玥通(身shēn)都照了出来。现在是玩上3D了么……

    柜子里拉出来的都是一些世界顶级珠宝设计师设计的世界潮流前端的珠宝,在灯光的照(射shè)下折(射shè)出的光芒闪花了陆玥的眼睛。

    转眸一看,移动衣架上挂着的都是各个品牌的冬季新款。邵凯斌看到陆玥眼睛凝视着这么衣服,手随意的在上面一拨:“这些都是那么品牌出新款的时候送过来的,因为我妈经常送那些商业上的伙伴一些东西,都是从这里面挑的。当然了,这些都是我妈为了你特意准备的,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让管家换一批进来。”

    陆玥吃惊的瞪大眼睛,嘴巴微张,“这几件房间里的东西,都是为我准备的?”陆玥青葱的玉手指着自己,满脸的不可思议。

    邵凯斌走进陆玥,将她揽在怀里,“怎么,知道我妈的好了吧。说真的,我还真没见她对别的女人这么好过。”

    心里暖暖的,一股说不出的感动涌上心头。在父母逝世后,她就从来没想过,还会有人把自己放在手心里疼惜。

    隐下(欲yù)夺眶而出的泪花,张牙舞爪的说:“那是,也不看看是谁。”

    邵凯斌一掌排在了陆玥的翘一(臀tún)上,叫你这么得瑟。在陆玥反应过来时,邵凯斌早溜到几米之外,笑着做鬼脸了……多大人了呀,幼稚。但是!呜呜呜,(屁pì)股上那又酥又麻的,我靠,好痛啊!这个老((贱jiàn)jiàn)人,下手这么重!感(情qíng)打在别人(身shēn)上,就不知道痛!

    好久好久,直到陆玥保证不会再报复邵凯斌后,邵凯斌才慢悠悠的走到陆玥(身shēn)边吹着口哨说:“不满意这间么,那……”

    陆玥想着刚才看到一望还望不到边际的走廊,真是吓了怕了,见过有钱的,没见过这么有钱的!有钱还不收敛的!

    邵凯斌见陆玥一脸倦容,帮陆玥在浴室里把暖气开好,水温调好后柔声细语的对陆玥说:“累了就去洗个澡,这几天你(身shēn)子也比较弱,好好休息一下吧。”

    陆玥眼眸闪烁的看着邵凯斌,点点头,在邵凯斌将走之际,环住他的肩膀,在他小麦色的皮肤上烙下浅浅一吻,“邵凯斌……”

    “得,别说了,我走了。”邵凯斌脸上出现了一丝可疑的红晕,知道陆玥又要道谢了,就抢着先离开。想对她好是他们的事,真的和陆玥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对陆玥好,并不是为了陆玥一声谢谢!

    陆玥将行李箱里的衣服一件件的拿出来,好在她平时对衣服的追求高,虽然是月光族,但还是买高端的衣服。

    越拿,越汗意涔涔,有钱人啊,暴发户啊,丧尽天良啊!

    将一些化妆品拿出来后,陆玥触碰到一叠厚厚的东西,立马跳开半米远,这是什么东西?她没有这种形状的东西的啊?莫非,不小心把闵颜蕾的东西顺过来了?

    陆玥小心翼翼的一丢丢的靠近行李箱,深吸一口气打开来,入目的是一叠厚厚的信封。最上面的是一张便签,一行娟秀的字跃然纸上:亲(爱ài)的玥玥,你一定以为是不小心顺了我的东西吧,哈哈,其实这些是特种兵们给你(情qíng)书,仔细看哦。

    陆玥无语的拿起这些信,放在(床chuáng)头柜上,拿着自己带来的睡衣,就向浴室走去。

    生活无处不是惊喜。

    邵凯斌家的浴室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木桶,旁边有一个((操cāo)cāo)控器,可以调节水温和水速,真会享受。周遭是浅蓝色的瓷片,整个浴室中因为打着(热rè)暖,(热rè)气氤氲,烟雾绕生,透过层层烟雾,陆玥看见镜子中裹着白色浴巾的自己,渐渐的褪下了浴巾……

    **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白皙的幼嫩肌肤在暖黄色灯暖的照耀下,透析出一层柔和的光。光滑的肌肤上丝丝绒毛安然的躺在它们的出生地上,安老病死。

    人世一生纤薄短暂,像是星芒微弱闪烁,在千年之中只有一瞬间。

    陆玥渐渐踩上木桶的阶梯,走到一定高度时才看到桶里面撒上的玫瑰花瓣,一片一片,不是干玫瑰,而是新颜摘下来的。

    陆玥猛然转过(身shēn)坐在阶梯上,双手环住双膝,把头埋在手臂中。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她陆玥何德何能,拥有这么好的(爱ài)。

    她如蝶般轻轻振翅,他的世界便翻天覆地。

    邵凯斌,我会好好(爱ài)你,就想你(爱ài)我一样,陆玥的心渐渐柔软起来,戳一下,都能渗出点点水迹。

    *

    精装修的咖啡店里,闵颜蕾穿着黑色雪纺收腰连衣裙,是欧洲著名设计师设计的限量款,里面有一层纱挡住了闵颜蕾里面乍现的(春chūn)光。V字领或多或少总有人一种又抱琵琶半露面的感觉,一眼望不到川。

    对面坐着的是一个(身shēn)材直(挺tǐng)的男人,男人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是一种难以言说的豪爽,所有的举措都强而有力,双脚不自觉的收拢,前端分开。

    闵颜蕾将手中的菜单坏给服务员后,面露浅笑的说:“一杯卡布奇诺,和”笑红颜“,谢谢。”恰到好处的礼仪,礼貌而疏离的动作,她一直是男人心中的女神。

    李猛看着闵颜蕾一(套tào)娴熟的动作,眼神中的钦慕毫无掩饰的流露出来,根本就不睁眼看服务员,就跟了一句,“和她一样。”

    闵颜蕾抽了几张餐巾纸,擦拭自己的手指,眼神无比专注,(性xìng)感的嘴唇微启:“李猛,你后悔么?”

    窗外人声鼎沸,附近的商场又在打折了。一些世俗的平民百姓总会趁着这样的机会,买几件平时怎么也狠不下心买的品牌名装来穿穿。提着袋子出来的表(情qíng)得瑟而丑恶,闵颜蕾看着就觉得反胃。

    李猛眼神炽(热rè)而猛烈,坚定的摇摇头,“不后悔!你知道对我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呵。”闵颜蕾冷笑一声,这就是男人,在喜欢你时,你就是天,不喜欢你时,你就禽兽不如。神色荒诞而讽刺,精巧的五官这时候看起来特别的扭曲。

    “可我后悔!”闵颜蕾摆弄着手中的手机,萝莉的脸蛋在灯光的照(射shè)下越发显得(娇jiāo)美。漫不经心的抬起头,乌黑的瞳孔闪烁出一丝亮光。

    “我恨你为什么要亵渎陆玥,如果你只按照我说的去做,也根本不会发生这么多旁枝杂漫!南宫迪更不会因为陆玥,而受伤。一切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闵颜蕾说道后来,尖利的声音几乎脱离了控制。

    李猛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此时此刻正紧紧的撰在一起,听到闵颜蕾这番话他心里真是跟刀扎一样疼,他只是想把闵颜蕾难得托付给自己的事,办好,难道他错了么?

    片刻后,闵颜蕾深吸一口气,靠在后面沙发上,试图把心中的愤懑排解出来。她最讨厌的就是明明看着陆玥讨厌到骨子里,可陆玥一点都不知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好,搞得她有时候也精神错乱,跟陆玥像以前一样,可是她们真的回不去了!

    恢复后,闵颜蕾淡淡的开口,颈部方才因激动而暴起的青筋也退了下去。“特种兵,那可是你从小的追求。”

    李猛的神色黯了黯,却还是坚持着说:“因为那时候没有你!”中气十足的嗓音,昭示出他曾是一民军人。他的努力,作为青梅竹马的闵颜蕾一直看在眼里。她不言,并不代表她并不知道。但她也最讨厌这样的男人!女人,在事业之前,是微不足道的!

    “你的现在,将来,都不会有我,你最好清楚这一点!”闵颜蕾厉声道,俏皮的眼神中此刻剩下的只有严厉,对于他,她可以放肆自己,因为他(爱ài)她。

    李猛低垂下头,中等的个子一下子看起来就小了很多,其实只是气场削弱了,仅此而已。清亮的眼神中一丝黯然伤神闵颜蕾并不是没有看到,她也并不是一点都不难过。只是,除了南宫迪,她谁也不(爱ài),谁都可以去伤害。

    “地球是圆的,就算我们背对背向前走。我也依然坚信你我会再次相遇。”李猛望着闵颜蕾姣好的脸庞,坚定不移的说。

    闵颜蕾嗤之以鼻,对着李猛挥挥手,“罢了罢了,你这个木鱼脑袋。我们何尝何尝不是一种追逐呢,你(爱ài)我,我(爱ài)他,他却(爱ài)着我最好的朋友。呵呵。”闵颜蕾笑出了泪花,泪珠停留在眼角处,不吸收回去,也不坠落。在咖啡馆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为什么那个笑容那么悲哀呢?嘴角那一抹凄惨,是一种角逐的伤痕,也是一笔青(春chūn)的遗产。

    “那件事处理的怎么样了?”闵颜蕾抿了口刚上来的卡布奇诺,微苦的味道给了她一种存在的感觉。

    李猛点点头,脸色微沉,狭小的眼睛里充斥的茫然:“一定要这样做么?陆玥会出事的!”

    “怎么?”闵颜蕾嘴角的讽刺愈加深刻,萌系的脸蛋上出现了几分不和谐的刻薄,红颜的嘴唇紧紧的抿着,“连你都要站到她那边去了?”

    李猛急忙摇摇头,轻声喃喃:“我只是觉得,她是一个好人。她本不该承受这一切的。”

    闵颜蕾将手中擦拭过的餐巾纸扔到李猛(身shēn)上,随后掉落在地板上。“他只是一个得癌症晚期的人,我这样做是为了帮助他!”闵颜蕾眼中只有一丝(阴yīn)狠和嫉妒,娃娃脸上的那份天真((荡dàng)dàng)然无存,时间终究是带走了她天真的模样。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