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对话。

    温哲静静的呆在厕所里抽烟,不得不说军区的厕所都比一般地方要卫生间,整个间里,处处弥漫着的不是氮气的味道,取而代之的是空气清新剂。

    这也促成了温哲在卫生间呆了数小时,先前的高效办公已然不在。再看看垃圾桶里的烟蒂和香烟壳堆积成山,这样颓靡的样子,实在让人担心。

    “温哲,你打算就这样下去了么?”邵凯斌敲了敲温哲隔间的外门,靠着墙壁,戏谑的说。

    温哲显然没有料想到邵凯斌会发现自己呆在这里,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邵凯斌间里面没有动静,继续开口:“我以为我的敌是一个英勇为向前冲的真男人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不足为惧!”

    这般挑衅的话让温哲的瞳孔骤缩,以前能忍受邵凯斌刻薄的言语,是因为温哲自己的教养,更是因为陆玥在场。他礼貌待人,是为了保全形象,可不是因为他是个孬种才这样!

    温哲立马将手中未抽完的香烟扔在地上,星火被他一角捻灭,白瓷地上留下了灰色、黑色的痕迹。刚才打开门,正面应对邵凯斌,不料邵凯斌又开口。

    “当你遇见的时候,那个你喜欢的人,会成为你生命中的灵感,让你不断地进步,成为一个美好的人,让你足够和她匹配。很显然,你做好了这一点。但是你最近呢?这几年没孬够,打算一次全孬回来么?我知道你的经历,但这并不代表陆玥知道。家族的控制固然重要,但是有些人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原来他知道。站在一个高度,一直俯瞰着陷入泥沼,不断挣扎的他。温哲愣在了原地,是他不够不熟,没有想到要承担这一切。

    温哲双手无力的垂落,没有烟蒂的手突然觉得有些不习惯,他没有忘记吸第一口烟时候的感觉。真的是苦涩沙吹过脸庞的感觉。是痛的。

    一个人生活在异国他乡,要混出一片天空来,谈何容易。温哲知道自己的潜质,不是天之骄子,只能笨鸟先飞。没有一个人天生会做事,唯有努力方可改变自己的命运。

    每一次当他黯然生伤,被现实伤的体无全肤的时候,他总会想起陆玥那温暖如夏的笑容,心里便会暖暖的,想象着她在边的样子。他没有和父母说生活上的不顺利,几乎也很少有时间和父母沟通,他尽力的研究着专业,为的只是更早的回国见陆玥。

    只是,终究还是晚了,不是么?

    直到很多年之后,他也没明白,其实在他离开那一刻,命运的齿轮已经全然改变了。没变的,只有他自己而已。

    邵凯斌用拳头敲了敲厕所的门,“喂,兄弟,我说,差不多你也可以出来了吧。你回去好好想想,我随时接受你的挑战。在没结婚之前,大家都是平等的。”

    说着,邵凯斌向门外走去,突然在大门口停住,转回头冲着温哲所在的隔间说:“忘了告诉你,她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

    话音刚落,邵凯斌就抬脚走出了卫生间,温哲也在霎那间从隔间里跑了出来,拉住邵凯斌的手:“你说什么?”脸上是惶然的样子,他没有想到,会那么快。

    他心里那最后一丝希望也被彻彻底底的踏灭了,随着刚才那支烟蒂。

    陆玥抱着手中两张薄薄的体检表在前,蹲在地上,看着超自己走来的邵凯斌。清澈的大眼眸,眼神清亮,闪闪发光。

    邵凯斌两手将陆玥从地上拉起来,关切的问:“怎么,累了么?”

    陆玥憋着嘴巴,一脸的不满,“你是掉进茅坑了么?怎么我记得你胖的,卡不进呀!”其实她想说的是,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丢下我跑了呢。终究还是说不出这样嗔的话,不知道是因为话本呢,还是因为对象是邵凯斌。

    “就是因为胖,所以卡住了呗。”邵凯斌一脸的吃惊,好像是在嘲笑陆玥“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知道”。

    陆玥说不过邵凯斌,就耍着无赖:“你怎么这么无聊,开着这么低级的玩笑。”

    邵凯斌一时语塞,我靠,这是他第几次被陆玥这么说了……

    看着人来人往的特种兵,邵凯斌一把将陆玥搂在怀里,“玥玥,走,我们劳动去!”

    陆玥闲的无聊,高声应和着邵凯斌:“好勒,我们走着!”话音刚落,便觉得怪怪的,随后惊讶的看着邵凯斌:“你刚才说什么?我好像最近没有掏耳屎,听错了。”

    “你没有听错,我们去劳动!”邵凯斌搂着陆玥向前走,转过头,看着陆玥笑得很……

    陆玥的脸一下子就苦了下来,一把搂着肚子:“哎呦,我的肚子好痛啊!”随后,陆玥夸张的抱着自己的肚子蹲下,整张脸上写满了痛苦的神色。

    看到陆玥都痛的蹲下了子,邵凯斌突然有些焦急,内心火急火燎的,立马也蹲下来,揉揉陆玥的脑袋,关切的问道:“是不是大姨妈来了?”

    见陆玥摇了摇头,又苦思冥想了一会,“胃病犯了?”

    陆玥还是摇摇脑袋,头一直趴在膝盖上,没有抬起来过。她怕自己憋笑的神暴露在邵凯斌面前,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邵凯斌将陆玥搂紧了怀里,因为动作之迅速,也没有注意到陆玥憋得快要背过气去的猪肝色瓜子脸。

    轻声细语,温柔的问道:“拉肚子了?”

    陆玥仍然摇摇头,她尖尖的下巴磕在邵凯斌的肩膀上,感受着邵凯斌肩膀上的结实程度。

    邵凯斌茫然了,所有可能都排除了,“难道是急阑尾炎?”邵凯斌的语调突然升高了数度,神色也愈加着急。

    ……

    陆玥满脸的黑线,抿抿嘴,开口道:“不是。”

    陆玥拉开自己和邵凯斌的距离,认真的看着邵凯斌,神色有些严肃,弄得邵凯斌心里惶惶的,生怕陆玥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邵凯斌,我能不能不去劳动?”陆玥清澈的眼眸闪烁着期待的目标,明亮的光芒堪比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