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奖励放假!

    南宫迪没有看着陆玥说话,而是侧过陆玥,盯着她后的一寸土地。神态平静的就像在述说着别人的故事:“那时候,我们一家人每天都活在谴责之中。虽然我们温饱问题是解决了,但是后来想想,不就是多了一个女孩么,忍一忍不就好了。”陆玥看到南宫迪眼底那一抹挣扎和内疚。

    陆玥知道南宫迪需要的是一个聆听者,或许这么多年来,关于妹妹的故事,他都不曾与别人分享。妹妹于他来说是一根刺,无时无刻不在消磨谴责着他的良心。

    “但是等到我们回去找的时候,妹妹早就已经不在了。我们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我们还是希望妹妹是被人收养了,而不是……一个生命,就这样被我们遗弃了。”

    陆玥看的出来,南宫迪这些年过的并不快乐,在妹妹的压抑下,怎么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父母看到他,就会想起当年那被遗弃的小女儿,不由得悲从中来。

    虽然陆玥也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但是她却没有体味过那种感觉,被抛弃的感觉,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后来,我们过着我们不咸不淡的生活。父母每天为生计在社会底层奔波着。他们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而我却不能为他们分担些什么。直到有一天,我们被一对贵夫妇找到,他们自称是收养了妹妹的家庭。他们说孩子现在过的很好,但是他们不想让孩子的父母过的如此不幸。他们给了父母很好的工作。父亲很拼命的干活,偶尔会看到妹妹,但是他始终没有告诉我们妹妹的况。”邵凯斌的眼角滑下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泪珠滑落后低落在了地上,在大地上留下了痕迹。

    陆玥突然对南宫迪心声怜悯起来,这个平里就默声不语的男人,原来背负了这么多年的压抑。其实,这本来就不该是他承受的,而这个责任心重的男人,把它当做了是自己的过错。

    良久,陆玥伸手拍拍南宫迪的肩膀,“只要她过的幸福,以前一切都还不至于太遭。”

    南宫迪沉默了很久,久到陆玥几乎要忘却时间了,他终于点点头。“只要能和她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呼吸着同一空气,我就觉得非常幸福了。”说着,南宫迪使劲的吸了一口空气。

    “诶。”南宫迪轻叹了一口气,那一声叹息,叹尽了多少年来的思念和辛酸。陆玥不是南宫迪,没有办法感同受,针不刺在自己上,永远不知道究竟有多疼。“每晚每晚,想到她冲我伸着胖乎乎的小手,让我抱抱,我就,我就……”他无法再说下去。

    陆玥的眼眶瞬间变得通红,她的爸妈会不会也像南宫迪一样思念着自己,亦或是将自己完全的忘却抛弃?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好,这就可以了。那种没有责任感的父母不要也罢。

    南宫迪看着眼前的陆玥,轻轻的将手中的发带将陆玥海藻长发绑起来,动作轻柔的让陆玥觉得很美好。让陆玥想到了温哲,陆玥的鼻子又变得酸酸的。

    南宫迪看着冬缱绻阳光下的陆玥,1。72的高挑个子,皮肤白得可以看到浅蓝色的血管,细细的绒毛在阳光的照下微微透明,让她看起来更似一个纯洁的天使。

    迷彩服保守的设计挡不住陆玥的美貌和波涛汹涌,他妹妹也该有这么大了吧。

    陆玥没有拒绝南宫迪给自己带发带,只是这个季节确实不那么适合吧?披着的卷发被梳起,脖颈后背凉飕飕的。陆玥冷的打了个颤。

    南宫迪又不知道从哪弄了跟围巾过来,三两下给陆玥带了一个好看的打法。陆玥看起来高挑又高贵。陆玥顿时觉得很温馨,看着南宫迪,笑得很柔和。

    次,在集会上,邵凯斌宣布下周大家会有一个月时间放假,全军队的人沸腾了起来。因为平时过节,一般都只有二周到三周时间是放假的,这一次,算是最多的了。据说是因为军演成绩好,所以领导奖赏的。

    全军队处于兴奋的状态,即便是邵凯斌、南宫迪、陆玥、闵颜蕾也不例外,逢人都是一张笑嘻嘻的脸庞,于是乎,军队里赏心悦目的面孔就多了起来。

    就连平时扑克惯了的南宫迪,脸上也浮现出了淡淡的微笑,但是陆玥不难看出,那浅露的悲伤,依旧是那么明显。如果可以,真想找到那个女孩,让她回去看看她的亲人,流着一样血脉的至亲。

    陆玥45度角仰望着一望无垠的苍穹,宽阔无边的碧蓝让陆玥突然升起一股孤独之感,无力之感。在无限面前,有限狭隘的人的茫然,不知所措。这个浩不安的世界,总是与自己流着相同血液的人在,也仿佛不存在一般寂静。这么多年来,他们可曾想念过她?

    双眸中涩涩的,没有泪花。心却干涸了一般,渐渐冷却。

    邵凯斌矗立在众人之上的司令台,高大的姿气势磅礴,除了陆玥一脸伤感望天状外(…),其他人都笔直的站立着,齐刷刷的看着邵凯斌,锦亭邵凯斌的下话。

    “另外播送一则通知,年末了,又逢体检,大家做好准备。”邵凯斌齿唇微启,感的薄唇中吐露出的言语像是魔语一般让众人默然失神,清晰、低沉,声音从扩音器中传出,毫无疑问的进入了众人的耳中。

    除却陆玥神态淡定外,特种兵们的神色都有些不太自然,压抑的气场瞬时覆盖了全场,心跳漏拍一般的难受沉闷。

    每一年的体检,都会送走几个生死之交,大家的感都是并肩作战培养出来的,因而出奇的深厚,这样的生离虽不如死别那般,却也揪心不舍。

    这一点邵凯斌也深有感触,因于国家对特种兵苛刻的体素质要求,即使是一些旁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毛病,亦会成为阻挡特种兵们事业的绊脚石!

    报国无路!郁郁不得志,终其寡欢一生,对以部队集体为生命的特种兵来说,这犹如晴天霹雳!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