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颁奖礼。

    “全听老婆大人的。”邵凯斌看着陆玥,深的说。

    底下唏嘘声一片。纪辉坐在桌子上装的说:“不管了不管了,老子也要找个仙女来玩玩,大嫂,介绍了妹妹给我认识吧。”

    还没等邵凯斌开口,纪辉就被边以兄弟吃了个巴掌,“就你这样?还打算做老大的弟弟么?”

    下面又是一阵子喧闹。

    邵凯斌看着大家打闹成一团,从一旁的衣架上给陆玥拿下大衣,牵着陆玥打算离开。

    后面就有人调侃到:“老大?去约会么?”

    邵凯斌转回头,寒意的一笑:“要不要组个团,我不介意你搞个基。”说完,就利落的转离开。

    留下那人独自内流满面。

    邵凯斌牵着陆玥的手走在军区的花园里,邵凯斌感觉到手机的振动。

    歉意的看看陆玥,见陆玥不介意,才敢拿出来打。但由于是工作质的关系,邵凯斌还是躲到了一遍接听。

    “凯斌嘛?”手机那头是一个雄厚的男人声音,听起来,这男人应该是个社会上流人物。

    “你好,莫伯伯。”邵凯斌礼貌的应答。

    那头笑了笑,“邵凯斌,你让我去办的那件事,办成功了,不过不是我办的。听说是一个姓闵的人办的。这个人背后的势力很大,就算是我,也查不清楚他的底细。”

    邵凯斌某头紧锁,这个人姓闵?难道是闵颜蕾的父亲么?这事变得有些奇怪了。不符合逻辑啊。

    “恩,我知道了,谢谢莫伯伯。”

    邵凯斌挂断了电话后,给大队打了个电话。大队在响了几声后,就接起了电话。

    “大队,事解决了?”邵凯斌疑惑的问道。

    “是啊。是闵颜蕾解决的。”

    邵凯斌百思不得其解,“是谁也不该是她啊!”

    大队叹了口气,“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解决了,就让它过去吧。至少没有麻烦了。”

    邵凯斌将电话放进自己的裤袋里,眉头却依旧紧锁着。

    回到陆玥的边,“陆玥,你当心点闵颜蕾。”

    陆玥笑着的脸突然板了下来,“为什么你们都是这样说?蕾蕾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邵凯斌见陆玥一下很激动,搭着陆玥的肩膀,让陆玥正视自己,“现在我们还没有什么证据,等到事有点眉目,我会告诉你的。你只要记住就好了。”

    陆玥听邵凯斌说还没什么证据,气血一下子上涌,“没证据和我说什么呀!快二十年的感,是你们说当心就可以打碎的么!”

    邵凯斌不知道怎么和陆玥说通这件事,将陆玥抱在怀里,下巴抵着陆玥的肩膀,“我是要你好的。”

    陆玥也渐渐的平静下来了,既然邵凯斌这么说,也一定有他的道理的。沉默,不再说话。

    “好了,我们吃饭去吧。”邵凯斌牵着陆玥的手向食堂走去,还好这个军区里有陆玥,不然邵凯斌会有多思念陆玥呀。

    下午有点事要出军队,一下午见不到陆玥,邵凯斌的心就像空了一块一样。

    时间过得很快,上级审查军演的力度也渐渐小了起来,更何况x军区已经受到了上级的嘉奖,据说奖金多了百来万,举区同庆。可以过个好年了。

    军演也即将进入尾声,一些军区的领导们也渐渐松了口气。这一次军演,总算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人员伤亡,这个年总算是安稳了。

    陆玥的空军基础知识课也接近了尾声,如果接下来要上,就是要上实战演习的课程了。陆玥也快对上课腻味了。现在才对以前的老师充满的敬畏的心,原来手执粉笔,站在三尺讲台上,书写自己的世界是这么无聊的一件事

    还不如在飞机上飞来飞去,游整个世界来个洒脱自由呢。

    陆玥将手中的试卷发散下去,最后一天了,陆玥也要对大家这几天来的付出做一个小结。看看况如何,大家的努力有没有白费。

    试卷发下去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开口讲话,严谨的记录让陆玥有种的嘉赞,不愧是特种兵,不愧是人上人!

    整个过程中,陆玥几乎可以不监考,簌簌没有响动的教室,让人觉得心愉悦。陆玥回想每一次上课的经历,虽然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特种兵捣乱,但是小捣乱怡嘛,陆玥也没有将那么事放在心上。大家小小过就好了。

    正因为这样的心态,大家这几天下来,都处的很愉快。每一次上课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有一些特种兵还带着担架等设备来上课,让陆玥倍加感动。

    不少特种兵在半小时之内将试卷完成了,陆玥当场就给他们批了成绩。

    出乎陆玥意料的是,竟然还有几个人是拿满分的,比如邵凯斌……

    陆玥发誓,绝对没有泄题,没有包庇!妈的,天才就是天才。再比如,南宫迪……

    他虽然没有自己来到教室里听课,但是通过电脑,和陆玥视频着来听课,效果竟然比一大半坐在教室里的特种兵还要好。

    果然,人比人比死人。邵凯斌和南宫迪这两只妖孽!有他们在,中国人民是没有出头之的。好东西都让他们占走了。

    果不其然,领导还给他们颁发了学习积极分子。还是让陆玥颁奖的……

    陆玥走到邵凯斌面前,几乎是扔给他的。而走到南宫迪边,则是笑靥如花温柔的递给南宫迪,“恭喜你,恭喜你出院,恭喜你获奖。”

    然后陆玥微笑着将花环给南宫迪带上,凑近时,陆玥还是问道了南宫迪上一股浓重的医药味,陆玥鼻子有些发酸。而转头对邵凯斌说:“你自己带。”

    南宫迪看着邵凯斌笑得漾,“哥们,你老婆真是个温柔的人呢!哈哈。”

    邵凯斌吸吸鼻子,憋屈的说:“是啊,温柔是温柔了,对别人温柔了……”

    结果正巧颁奖台下面的特种兵让陆玥说两句,正巧陆玥开了话筒,于是乎,两人的这段对话飘场的每一个角落里,经久不衰。

    “对别人温柔了……别人温柔了……温柔了……了……”

    台上台下几乎都笑得快岔气过去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