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心便当。

    闵颜蕾看着陆玥进卫生间吹头发,然后转进入厨房,打开水龙头,刷刷的用冷水扑着自己流过泪的脸颊,她的内心很喧嚣。

    天知道她有多难过,如果敌是别人,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弄垮,可这个人是陆玥啊,她最好的朋友。说实话,她也不忍心。

    闵颜蕾有气无力的将陆玥带来的食材全部清洗了一遍,冰凉的水冻的她手麻木的失去了直觉。可手再冷,也没有心来的寒。

    陆玥吹好头发后,用橡皮筋将她海藻般的长发卷起来,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进入厨房,开始挥动起铲子来。

    闵颜蕾一直看着陆玥,陆玥肤若凝脂,眸如琥珀,姿曼妙傲然,自己和她相比,简直就是一只丑小鸭。还是一只怎么也变不成白天鹅的丑小鸭。

    不一会儿,随着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后,一阵阵菜香从厨房里飘出来。那味道,闻了就让人垂涎三尺。

    闵颜蕾贪婪的吸着散发出来的香气,心中对陆玥的崇拜之那是如滔滔的江水,“玥玥,我你!”

    陆玥莞尔一笑,“我还是南宫迪多一点?”

    闵颜蕾不假思索的回答:“南宫迪!”

    陆玥瘪瘪嘴,随后还是忍不住笑了,“算了,我就不和他争风吃醋了。”

    闵颜蕾搂着陆玥的小蛮腰撒:“玥玥~”

    “好了。”陆玥拍拍闵颜蕾的脑袋,将锅中最后一铲菜放到一个保温盒。闵颜蕾顺眼看过去,看到里面有好多种菜,色香味俱全!三荤一素混合搭!

    闵颜蕾满眼羡慕的看着陆玥:“玥玥,你偏心!给我的都不用保温盒装起来!”

    陆玥用“你有病”的眼神看着闵颜蕾,“你吃盘子里的不就行了么?你也不用急,这是给你未来的夫君了,你们俩不都一样么~瞧我多好,给你制造了一个献殷勤的机会。”

    闵颜蕾的头点的跟鸡啄米似的。

    闵颜蕾狼吞虎咽的将一桌子菜扫而光,吃完还发出一声满意的打嗝声。反倒是厨师陆玥没有吃多少。

    “要不,一会儿我跑一趟医院吧。”闵颜蕾温饱思。心里始终惦记着她的良人。

    陆玥点点头,“帮我问声好。”

    闵颜蕾满口答应:“那是当然的,做出了那么好吃的菜,必须让那小子感谢感谢你。”

    “不足挂齿。”陆玥快速将桌上的残渣收拾好,将餐盘放倒厨房里,撩起袖子打算洗。看到闵颜蕾打算出门,关切的把一条围巾围在闵颜蕾脖子上,“天气转冷了,带跟围巾吧。一会儿,你开我的车去吧。”

    闵颜蕾点点头,在陆玥脸上吧唧一口后,出了门。

    一切完毕后,陆玥取出另一只保温盒,用抹布将周边的一些水珠擦掉,将保温盒放在餐桌上。

    梳妆完毕后,陆玥穿好外衣,出门,直奔邵凯斌的办公室。

    出门前,瞥了眼时间。还不到时间的时刻,正好。陆玥微笑着行走在了无人烟的过道上,地上虽然没有皑皑白雪,但是一些角落的树木叶片上,还残留着一些白霜。

    冬天真的已经来到了。

    天太冷,陆玥口中呼出的气缭绕,袅袅消失在空中,陆玥跺了跺脚,大步走入办公楼中。

    “笃笃笃”。

    “请进。”一记嘹亮的声音从办公室里响起,传入了陆玥的耳朵里。

    陆玥笑嘻嘻的打开了门,先探出了个脑袋,俏皮的问道:“请问这里是邵凯斌的办公室么?”

    邵凯斌见陆玥突然玩这招,也来了兴致,装着傻说:“我就是邵凯斌,请问有什么事么?”

    “我是他的女朋友,给他送心便当来了。”陆玥走进了办公室,直的站在邵凯斌的办公桌前,直面着邵凯斌。

    邵凯斌挑挑眉疑惑的说:“我只有未婚妻,没有女朋友啊。”脸上的坏笑,真是可恶。

    陆玥懒得和邵凯斌继续玩下去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幼稚啊,还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吗?”

    “噗。”邵凯斌差点没吐血,开始玩这招的,不就是你么……好吧,好男不跟女斗。

    邵凯斌站起来,走到陆玥边,伸手将陆玥搂进了怀里,亲昵的问道:“老婆大人,给我送心便当?”

    陆玥抬起头,炯炯有神的看着邵凯斌:“怎么样?感动不?”

    “感动!”邵凯斌牵起陆玥的手,吧唧一下亲了口,然后将陆玥的手贴在脸颊上,温和的说:“老婆对我最好了!”

    陆玥离开了邵凯斌的怀抱,将手中的保温盒拿了起来,感受了一下温度,还是温的。好在邵凯斌的办公室里也开着空调,所以饭菜也不会冷的太快。

    “老婆让食堂开小灶了?我靠,当初我求了他们那么久,他们也不肯,果然都是重色轻友的。”邵凯斌的声音越说越清,最后几乎就是喃喃道了。

    “矮油。你是个坏蛋,哈哈,自己说漏嘴了吧,让食堂开小灶,哈哈哈,要是大伙儿知道了,你在他们心中的高大形象可就轰然倒塌了!”陆玥在一旁笑得花枝招展。

    邵凯斌义正言辞的说:“只要在老婆心中的形象不倒,其它神马都是浮云。”

    陆玥弯弯的嘴角,咧出了幸福的角度。“这不是我让食堂烧的。我从食堂里拿了些剩下的食材,自己少了一点。”

    邵凯斌眼睛瞪得老大,跌破下巴的问:“这些都是你烧得?”说着,手指还指着保温盒转了一圈。

    陆玥得瑟点点头,“怎么?你什么意思?我会做菜不行么?”

    邵凯斌靠着办公桌,上下打量着陆玥:“看不出来嘛。真是不可貌相。这个,能吃么?”小心翼翼的指着保温盒,“你确定我不会被毒死吗?”

    陆玥向天翻了一个白眼,顺势就要将保温盒收起来,“吃不吃!”两个腮帮子气的鼓鼓的,硕大的眼睛一眨一眨,可到了邵凯斌的心底。

    “开个玩笑嘛,不要生气。”邵凯斌将陆玥手中的动作拦下,护小鸡一样将保温盒拿在手中,转,打开保温盒,一股菜香扑鼻而来。

    ------题外话------

    儿童节了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