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灾演习。

    改编的歌词,让陆玥有种想屎的冲动,一手附在闵颜蕾的有些苍白还叉着温度计的嘴唇上,“行了,你给我消停会儿吧。”

    闵颜蕾终于听话的安静了起来,室内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

    陆玥静静的等待着时间流逝,3分钟后给闵颜蕾看温度计。

    “时间到了,来,张嘴。”陆玥柔声细语的对闵颜蕾说,待到闵颜蕾乖巧的张嘴后,陆玥伸手将温度计捏在手中仔细看。

    在缱绻的阳光的照下,陆玥开口:“39。0℃。”低头看着用单盖住脑袋的闵颜蕾,关切的说:“要不,我们还是去趟医院吧?”

    闵颜蕾裹在被子里的脑袋疯狂的摇动,活像拨浪鼓。突然,闵颜蕾掀开被子,一把抱住正在给温度计消毒的陆玥,“玥玥,你的被子好香呀~”

    陆玥一掌拍开像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上的闵颜蕾,“一边儿去!”

    闵颜蕾可怜兮兮的揉着自己的脑袋,楚楚可怜的眼巴巴的望着陆玥:“你这个狠心的老太婆!要善待病人啊!”

    陆玥将手中的温度计消完毒,放进壳子里,又处理好了周围的卫生。转对闵颜蕾说:“别唧唧歪歪了,你给我睡觉吧。”

    语调虽然不和善,但是走过去给闵颜蕾盖上被子的动作确实异常轻柔。

    闵颜蕾虽然在医院外面的宾馆里包了房,但因为舍不得离开南宫迪,还是守在病房外面,即使只是远远的观望。两三天合眼,也难怪她“健壮”的子会吃不消。

    一靠枕头,闵颜蕾的睡衣就上来了。闭着眼睛,迷迷糊糊中说:“玥玥对我还是很好,玥玥,对不起……”之后,就彻头彻尾的睡死过去了。

    陆玥无语的看着与周公幸福约会的闵颜蕾,腹诽道:这丫的,烧傻了吧。玥玥什么时候不好了!……

    陆玥听到窗外依稀传来的物品燃烧的啦帕拉的声音,心里被震撼到了。不愧是军区的演习,高级陆军之间的较量。即使是军演,也是上纲上线的,他们把生命抛弃在集体利益之外,牺牲小我,以成就大我。

    真是发了疯了……

    邵凯斌穿着消防员特有的橘黄色灭火防护服,防护手,和防护靴子,看着前方临时搭成的军演专用的屋子,还是熊熊大火燃烧着的。

    不少特种兵看到双脚已经有些颤抖了,唯独邵凯斌眼中,是一如既往的坚定和永不放弃。

    “同志们,都准备好了么?!”邵凯斌突然扬声高喊道。

    士兵们虽然心有余悸,但还是勇敢的回应道:“准备好了!”

    邵凯斌凌厉的视线扫视着大家坚毅的脸庞,蠢蠢试的神得到了邵凯斌的首肯。转头,看着大火熊熊燃烧着的屋子。邵凯斌手臂一挥,“军演开始!”

    邵凯斌最终的话语入弹珠一般滚落而出:“各成员听命,一楼、二楼、三楼各角落有人体塑料模特一个,每层楼五个,共十五个,以最快速度完成!现在出发!”

    邵凯斌一样的话语虽仍在耳边飘,士兵们却都像离了弦的黑色箭镞一般,“嗖”的一下消失在了邵凯斌眼前。确定所有士兵都已经赴命之后,带上面具后,躬毫不犹豫的进入了一片茫茫的火海中。

    陆玥透过玻璃,看着窗外慢慢升起的滚滚浓烟,心有余悸般的慌乱,口闷闷的,一股不祥的预感从脑袋中升起。

    像是无数条细虫在心头动,令人坐立不安。

    陆玥伸手抚上口,膛里不正常的心跳声传延到了受伤,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一旁安然的横倒在上的闵颜蕾歪着头,眉头紧锁,不知道为着什么事而心烦着。

    邵凯斌姿矫健的在一片烟雾中穿梭,一边精准的找到几乎看不到的路口,一边打量着周遭的队员们,随时准备着出手相救。索的是,队员都很给力,没有让他失望,大家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军演。

    步伐矫捷的迅速爬上楼梯,原本的作战任务里,是没有他的事的。只是邵凯斌觉得,作为少校,一个军队的队长,如果只是袖手旁观,站在高人一等的地方,俯瞰着众队员们浴血拼搏,着实有些不仁义厚道。便纵,奔入火海之中,与大家共肩作战。

    一些分配到轻松的任务的特种兵们看到老大的友加盟,无一不惊奇的张大嘴巴,一脸的吃惊。老大其实不用这么拼命的,完全可以站在远处知道。可是,他却比任何一个人都拼命……大伙儿的心里暖暖的,突然充满了能量,勇敢自信的去完成任务。

    浓重的橙红色烟雾从各个楼层里渐渐弥散开来,邵凯斌狭长的眼眸撇过地上的烟雾弹,犹豫是他精心设计的,所以倍加清楚。

    只是,并不是事实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的。比如,所处纵放的火苗,在四处肆意的乱窜,邵凯斌眼神微敛,沉住了心。脚下的步子也随之放慢,不久,一股炙的火焰温度,已经贴着地面向上散发着。小腿已经感觉到了火燎燎的气。

    要加快速度了,看着周围的特种兵们,两人合作,将一具具1。80m的人体模型扛出去,邵凯斌的心渐渐的放了下来,也倍加奋力的向3楼的目的地冲去。

    红棕色的楼梯扶手旁,邵凯斌左躲右闪的跑过。他知道,最重要,也是最艰难的任务在最高楼。根据科学原理,冷空气想将,空气上升,在一定的况下,高楼的气较于底层也是不可估量的高。

    火焰在充足的氧气下,燃烧的愈发充分。灰色的炭灰,还依稀表现出不完全燃烧。邵凯斌透过防护头盔,看着外边的世界,虽然看不太清,太凭着充沛的精力和良好的方向感,在一片朦胧中找到了前方的道路。

    “啪啪啪啪。”木材燃烧的声音让人觉得惊悚,鸡皮疙瘩起了一。但是,军人是不能后退的,邵凯斌挽着子,挑着没有着火的狭缝,快速行走。

    “啪。”远处一根梁掉了下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