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烧。

    陆玥不见大队解释方才的话,也就没有再提起。歉意的和大队笑笑,站起来,“大队,既然这样了,我就带闵颜蕾回去休息了。”

    大队微微笑着点点头,他就知道,最后这件事总会有一个happy—ending的。只要陆玥没事就好。

    陆玥牵着闵颜蕾走出了办公室,陆玥顺手带上了门。

    大队轻叹了一口气,这么乖巧懂礼的陆玥,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不符合她纯真的内心的事呢。

    虽然这件事暂时可以放一段落了,但是……一定要彻查。

    大队恶狠狠的盯着门口,眼中闪过一丝狠,最好不要让我查出来是你,不管你上头是谁,我都会把你往死里弄。

    陆玥和闵颜蕾手挽手走在漫无人烟的道路上,闵颜蕾挽着陆玥,脸上的安然显而易见,她们俩的高促成了手挽手的完美组合。

    简直就是高。要是亲吻,根本就不用费吹灰之力。咳咳。

    闵颜蕾淡淡的说:“玥玥,我他。”

    不用说,陆玥也很清楚,闵颜蕾口中所说的他就是南宫迪。

    “恩,我知道。”陆玥不假思索的回答。

    “你会祝福我们么?”闵颜蕾抬起脸,真诚的看着陆玥,等待着她的回答。

    陆玥不好意思只是闵颜蕾的视线,但是她是祝福他们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会不希望你幸福么?”陆玥一个反问句让闵颜蕾很心安,好歹她知道了陆玥对南宫迪的态度。

    陆玥从小就不会骗人,更不会骗她。

    闵颜蕾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轻声说:“我好像快要成功了呢。”

    陆玥脸上也闪过一丝难言的高兴,“是么?”这样,她就不用为难以面对南宫迪和闵颜蕾而难堪了。也可以解除一丝忧虑了。

    陆玥真心希望他们两人可以幸福,即使是各自幸福。

    闵颜蕾对南宫迪确实是特别伤心,在陆玥边那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她这样对待一个男人。掏心掏费,即使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如果伯伯伯母知道,他们应该会很心疼吧。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经常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伤心抹眼泪。

    从小生活在温室里的闵颜蕾,也第一次有挫败感。

    “玥玥,昨天我告白了。”闵颜蕾靠在陆玥的上,厚实的衣服,让两人有点距离。隔着衣服,感受着彼此的体温。

    陆玥的心悬在了咽喉口,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问:“然后呢?”

    闵颜蕾眼眶微微变红,她以为她可以人住的,“他说他有喜欢的人。”

    陆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闵颜蕾用余光注意着陆玥的神态。

    寂寂无声了许久,闵颜蕾打破了这一寂静。“不过我怎么问他,他都不肯说那个女人是谁。”闵颜蕾的声音不再脆生生的了,多了一丝沙哑和成熟。

    陆玥微微放下了心,但是还是很内疚,突然间就被小三了?

    她觉得有点对不起闵颜蕾,孩子一般的闵颜蕾,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她最亲近的朋友给伤害了。是陆玥,抢走了他喜欢的男人的心,即使陆玥也不想这样。

    陆玥的眼睛里也盛满了难受,她知道闵颜蕾不会因为这个放弃的,所以她才更加难受。难受她的难受。

    “闵颜蕾,我祝福你。”陆玥停下脚下的步伐,转过头,认真的看着闵颜蕾,玛瑙般的眼珠对上闵颜蕾清澈的眼眸,眼中满满的都是诚恳。

    闵颜蕾点点头,踮起脚环住陆玥的脖子,“宝贝,我知道的,你一直都在。”

    陆玥也抱紧了闵颜蕾,手触碰到闵颜蕾的皮肤,才觉得闵颜蕾的体温高的惊人。陆玥连忙把闵颜蕾从自己的怀抱里拉住来,焦急的看着闵颜蕾,“蕾蕾,你是不是发烧了?”

    闵颜蕾晕乎乎的说,“我也不知道,只是有点吧好像。”

    闵颜蕾不确切的言语让陆玥恨不得一嘴丫子刮上去,“你自己的体,你不知道?”还叫我好好自己,你也要好好自己!

    陆玥连忙扶着闵颜蕾往寝室走去,陆玥健步如飞,腿在高负荷下酸的让陆玥几度想要放弃,但还是咬牙忍了下来。本来一个月都没什么运动的人,突然间运动了这么多时间,体还真有些吃不消了。

    感是可以打败物质的。很快,陆玥就扶着闵颜蕾到了寝室,打开寝室的门,小心翼翼的将闵颜蕾扶到沙发上,轻易的动作好像对待的是玻璃娃娃一般,生怕捏碎了她。

    走进卫生间里,将一根毛巾打湿,寒冷的水刺痛了陆玥白皙的手,陆玥却没有因此停下动作。将毛巾里的水出后,跑到闵颜蕾边,将闵颜蕾的刘海撩起,把毛巾放到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说:“毛巾有点冷哦。”

    陆玥转,打开了空调。话说,这个空调本来还是没有的,是闵颜蕾细心的感受到,冬天到来了,如果没有空调,在空调房里呆惯了的陆玥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就托了关系,在寝室里装了一只空调。还是自费的。

    陆玥当时还有些心疼rmb,责怪着闵颜蕾。现在想来,这还是有必要的。rmb怎么比得上健康呢。

    陆玥翻箱倒柜的找出医疗箱,好在她从小就养成的好习惯,房间里一定会藏着一些必备的药品,以备不时之需。

    从里面准确的掏出退烧药和温度计,给闵颜蕾简单的进行处理。

    用酒精给温度计消毒后,陆玥小心的让闵颜蕾量体温。这时候闵颜蕾已经迷迷糊糊的了,“玥玥,我好想睡觉。”

    陆玥闻言,连忙拍拍闵颜蕾婴儿肥的脸颊,“要睡也等一会儿,吃了药的。”

    “要苦苦的。”闵颜蕾的表也苦哈哈的。

    陆玥一叉腰,佯装恶狠狠的对闵颜蕾说,“你特娘的不吃药好了,我直接给你送医院挂点滴!”

    闵颜蕾紧闭的眼睛立马张了开来,清澈的眼珠子变得有些混沌,“测呀测呀测体温,测了一个好体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