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手帮助。

    “报告!”一声女生特有的甜美之声从办公室门外传来,附送的还有一阵手和木门接触发出的“笃笃”声。

    陆玥听到这声音,连忙转头望过去。不出所望,站在门外的闵颜蕾。

    大队看到闵颜蕾,眼神凝滞了片刻,随后又恢复了正常。

    闵颜蕾看到陆玥,脸上的笑容增添了几分,亲昵劲大队都看在眼里。

    大队敛了敛眼神,冲着门外喊了声:“进来吧。”

    听到大队的应,闵颜蕾这才跨步进了办公室。大家闺秀的礼节,果然是不可比拟的。虽然一些细节没有做到极致,但答题上还是有着特有的气质。

    “怎么了?”大队先发制人。

    闵颜蕾缓步走进来,站到陆玥的边,一手搂着陆玥,对大队脆生生的说:“我回来了。”

    大队还没说什么,陆玥一脸嬉笑的抬起脸看着闵颜蕾,一脸嘲讽意味浓重:“你丫的是被南宫迪干出来了吧?”

    闵颜蕾脸上一阵红一阵拍,嗔的打着陆玥的肩膀,“讨厌~心里清楚就好了。”

    陆玥笑的很得瑟,满目的光泽夺人眼球。

    陆玥怎么这么没有警惕心,即使是朋友,也不能毫无保留的付出。大队心里暗想。为陆玥的掏心掏费担忧着。

    大队打断了两人的嬉闹:“南宫迪还好么?”他心里也始终牵挂着南宫迪,除了邵凯斌,南宫迪就是军区的第二把手了。如今这两个男人,和陆玥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让大队也颇为头疼。

    他可不想看到,两个兄弟为了一个女人撕破脸皮。

    闵颜蕾听到南宫迪的名字,就特别来劲,清澈乌黑的眼睛闪烁出耀眼的光芒,“南宫迪况好多了,医生说这样牛一般的体质,可是很少看到的。也算是个医学奇迹吧,应该不出一周就可以出院了。”

    听到这样的话,大队满意的点点头。好转就好,悬着的心总算是可以放下了。

    闵颜蕾闲手闲脚的摸着陆玥的乌黑的卷发,打着圈儿玩。视线突然移到陆玥面前的文件夹上,疑惑的说:“玥玥,这是你的么?”

    还不等陆玥回答,她就已经翻开了文件夹看了起来。

    大队本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大队脸色有些沉,心中对闵颜蕾的好感瞬间降低。

    闵颜蕾的速度简直就是一目十行,大队紧紧的看着闵颜蕾,好像透过闵颜蕾看着什么似的。

    “啪。”很快的,闵颜蕾将将文件夹合上,看着陆玥,不知所以的问,“怎么回事?”

    陆玥没有防备之心的一五一十的都给闵颜蕾讲了,节还描述的很生动形象细致。

    大队有种很铁不成钢的心,你丫的,怎么什么都讲啊。

    闵颜蕾听着,娥眉越发紧蹙,双手也渐渐握拳。

    陆玥高兴的看到闵颜蕾的一系列动作,朋友就是不一样,会设处地的为自己着想。就像那年,她无依无靠时一样。

    即使她付出了不少努力,即使她从来没有松懈过自己。

    陆玥努力的学习金融方面的知识,没有错过一次舞会应酬,更加没有放松自己对学习的要求。

    但是她还是没能把父亲的公司保住,公司外界传出陆家两老已经离世,股票一度低迷、低停。再不久后就倒闭了,据说后来被两个知名集团收购了。

    董事会也大换血,多了许多陆玥不认识的陌生面孔。

    陆玥手上只留下了为数不多的股份,好在现在公司运行的不错,股票还有一定的价值。

    至于究竟谁收购了公司,陆玥也没有过多的追究。反正也保不住了,说不定在别人的手中,能将父亲的事业发扬光大,好让父亲扬眉吐气。

    陆玥明白自己,真的不适合打点公司的事

    闵颜蕾等到陆玥话语刚落,双手一击,“不行!这样下去,事会越闹越大的。”说完,谴责的眼神瞥向大队,为大队怎么能让事这样发展下去呢!

    “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处理。”闵颜蕾沉重的拍拍陆玥的肩膀,“我现在就去给我爸打电话。”

    说完,正要转走出去打电话,陆玥一把抓住闵颜蕾的手臂,脸上纠结的很,“不要吧?这种事麻烦伯伯总不太好吧。”

    陆玥的顾虑闵颜蕾知道,安抚的拍拍陆玥,以示安慰,“你可是我爸的干女儿,干女儿有事,干爹能安得下心么。放心!”

    话音刚落,就火急火燎的向门外跑去。

    不久后,就听到闵颜蕾在外面打电话的声音,声音不响,大概的意思就是帮忙什么的,陆玥觉得心里暖暖的。她似乎一直活在闵颜蕾的保护之下。

    趁着这个空档,大队不动声色的对陆玥说:“陆玥,你要小心你边的。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大队难得耍了一把《论语》,增加自己的文学修养,在陆玥面前大秀了一把。意料之中的看到陆玥眼中那一丝诧异。

    可是他不知道,陆玥的诧异是因为,为什么大队要这么说?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么?陆玥心里转了n个弯。

    “为什么这么说?”陆玥娥眉微蹙,看着大队的眼睛,疑惑的问道。

    大队刚想说些什么,闵颜蕾就风风火火的进来了,抱住陆玥的肩膀,高兴的说:“玥玥,安了。我爸已经知道了,马上就可以解决了。他还说我们怎么不早告诉他。还问我,你有没有怎么用样,体要不要检查一下。你看吧,我爸你比我还多。我肯定,我要是发生了这件事,我爸就不会那么关心我,哼!”

    闵颜蕾一进来话语就像机关枪一样没有停下来过,陆玥却笑得很温和,一字一句耐心的听了下来。许久,等到闵颜蕾讲完了,陆玥才轻拍闵颜蕾的手,“你还是个孩子么,现在可是在大队的办公室呢,你注意点。”

    语义里掺杂着责怪,语气却很柔和,温婉动人,典型的东方女子。

    闵颜蕾不好意思的吐吐粉红的小舌头,羞的看看大队,又看看陆玥,最终低下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