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彻查严惩。

    特种兵是一种特殊的职业。如果不是陆玥也进了军区,他们是很难有机会见面的。

    所以,他一定要将陆玥留下来,不管上级如何。

    “陆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陆玥茫然的转回头,看着声音的起源地。

    是大队,范天康。他这时也穿着迷彩服,肩膀上的两杠三星熠熠生辉。

    陆玥僵硬的脸上,硬扯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容,“大队。”柔柔的声音里掩藏着一丝疲倦,大队看两人这架势就知道了方才发生了什么。

    “恩。”大队点点头,脸上的笑容似乎也少了些许,“陆玥,你跟我过来一下。你就在这呆着吧,一会儿的军演还得你组织一下。”

    邵凯斌眼中出现了一抹焦急的神色,看着范天康,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范天康脸上出现了一抹不悦,“怎么,我还会吃了你老婆不成,放心吧!”

    得到了大队的保证,邵凯斌悬着的心也微微安定了些许,这几天,一直被陆玥的事纠葛着,晚上一度难以安然入眠。

    大队说完,就转离开,之前,示意陆玥跟上。

    陆玥抿抿嘴,看都不看邵凯斌一眼就转,跟在大队后。

    一路上,相继无言。周围也静悄悄的,寒风呼呼吹过陆玥的脸颊,陆玥没有涂护肤,觉得有些疼痛。

    南方的冬天温度不低,空气却很潮湿,寒风出来,像一把把利剑,刺痛着皮肤。

    陆玥不知道大队叫自己是什么事,所以心没有那么压抑。可大队就不同了,他简直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陆玥说这件事。他可是打心底里喜欢陆玥这个小姑娘的,可是如果这种事出来,少说也要给陆玥一个处分。希望陆玥可以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大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可不光压在邵凯斌的心房上,他也是一样啊。

    看着道路一旁,绿化带里光秃秃的树干,大队心里思绪万千,多了一股莫名的伤感。这件事,就算是凭着陆玥家里的关系,恐怕也是很难解决的。

    陆玥脚步轻松的跟着大队进了办公室,显然她什么况都摸不准。

    大队在自己的摇摆椅上坐下,冲着陆玥指指自己对面的那章黑色漆皮椅,示意她也坐下。

    陆玥也自来熟的坐了下来,一脸天真的看着大队,“大队,有什么事么?”

    范天康的神凝滞了片刻,整顿思绪,深吸一口气开口:“陆玥,你在野外求生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陆玥眼神一顿,还在因为那件事纠葛么,陆玥打心底里不想提起这件事,“一定要说么?”

    大队凝重的点点头,低沉的说:“请你配合。”

    陆玥将事一五一十的给大队描述了一秒,语言简练,意思鲜明。

    大队听着,不时动动手中的钢笔,在白色纸头上记录着一些重要的语句。

    语毕,陆玥看着大队,等待着大队的下话。

    大队不知道如何是好,转给陆玥倒了一杯水,拖延时间。他需要整理整理他的思绪,虽然陆玥说的时候条理很清晰,语调也很诚恳,过去也没有污点和前科。

    说真的,他也不相信陆玥会是这件事的背后主谋。

    一个天真感的女人,怎么会有那么多谋诡计呢,再说她又是图什么呢?

    金钱么,她有,名利么,她不缺,男人么,她有了邵凯斌,她还想怎样?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她都有了。她是一个被神眷顾的孩子,活在幸福的海洋里,不曾离开。虽然家庭有些些许颠簸,但还是不影响。

    “听你这么说来,你也是受害者。”陈述句的语序,像是大队的自言自语。

    陆玥有些不喜欢大队的语气,也就没有再搭话,她已经把自己能说的都说了,还能怎样?

    大队突然抬头,犀利的眼神紧紧的盯着陆玥,想要从她的神中看出点什么,“你知道,有人向我们举报什么么?”

    陆玥的眼神丝毫不躲避,她没有做错什么,她问心无愧。陆玥喝了口水,微微沙哑的声音稍微好了些,“什么?”

    大队将手中的蓝色文件夹递给陆玥,“你看吧。”大队不好意思说出来,他怕陆玥伤心。

    归根到底,大家都还是心疼陆玥的。

    陆玥翻开文件夹,一行一行的仔细看着文件夹里的黑字,一句句的言语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割伤了陆玥的心。

    怎么会这样?事不是这样的?

    如果事是这样的话,她为什么要让别人轻薄自己,然后拍下照片,她完全没有这个动机!

    她只是一个孱弱的女子,对于材健壮的特种兵,完全是手无缚鸡之力,又为何要设计这一场谋呢?

    于于理来说都不符合,大队难道会不清楚么?

    陆玥也看着大队,眼神里有些视,“大队,你怀疑我?”

    大队顿了顿,还是缓缓的摇摇头,“事发生到这个地步,也不是我所希望的,陆玥。”

    “那你又为什么要把我叫来,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连续两句疑问句让大队也有些招架不住。

    头疼的扶着脑袋,一只手隔在办公桌上,“你别急,我们不还在调查么。如果不把你叫来,这件事很难处理。”

    “那,那两个特种兵呢?”陆玥将文件夹放到桌子上,看完了文件满肚子的冤枉气。

    有谁是希望被轻薄了!请问。

    我靠,还有没有天理了,这个世道,被强了,还要说是当事人设计的自己被强?她又不是凤姐,何况凤姐也嫁出去了不是?

    “退队了。”大队伤神的闭住眼睛,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今天国家厅级领导下来审查我们军演,不知道从哪边听到了这件事,要我们彻查,解决严惩。”

    陆玥一时间真不知道说什么话好,原本好好的借调,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这生活,越过越狗血了!

    “那好吧,这件事,我们会查的。”大队嗓音也有些暗哑了,疲劳之意陆玥看出来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