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放鸽子(二)。

    陆玥看了看手上带着的浪琴女士简约镶钻手表,银色的表带在光线下折出绚丽的光芒,钻石更为尤胜。

    还有两分钟时间,陆玥憋足了劲,一鼓作气的冲着集合地飞去。

    这个时候,陆玥恨不得自己插上一对翅膀,飞翔向目的地。

    陆玥能特么的遗憾,感慨道:人类怎么这么无能,果然进化还没有彻底,人们还有机会的!

    3

    2

    1

    “报告!”陆玥急忙喊出声,嘹亮清脆的声音立马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邵凯斌淡然的瞥过来,冲着陆玥点点头,“归队!”

    “是!”陆玥避开邵凯斌的视线,尽管他好像也没有一丝丝内疚的神色,陆玥不时觉得有点泄气。这个男人,怎么这样?陆玥娥眉紧蹙。

    邵凯斌提高的嗓音:“还愣着干嘛?!”

    陆玥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看着邵凯斌,他有必要这样么,又不是她陆玥放了他鸽子,他怎么这样子啊!陆玥的眼神里慢慢的都是谴责和不屑,这个烂男人,她算是看透了。

    陆玥气呼呼的走进了队伍里,因为生气,所以动作幅度也很大,踩地的声音故意弄的很响。

    周围的特种兵也很是同的看着陆玥,老大怎么可以这样,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他在这个时候带个私心,他们是不会在意的啦。

    周边人如此的眼神,让陆玥心里更加憋的慌。一股无名火在心底熊熊的燃烧着,努力压抑住自己的绪,让愤怒沉淀下来,然后剔除。

    待到陆玥归队后,周围一片瞬间安静了下来,寂寂无声。囧囧有神的眼睛都注视着邵凯斌,邵凯斌云淡风轻的站在最前方,气场十足的环视一圈众人,英俊的眉毛微蹙。

    “兄弟们,你们发现了么,我们队里在野外求生后,还是少了不少兄弟!”邵凯斌的声音掷地有声。

    特种兵们这才环视起四周,有些人在才从野外回来,根本就没有什么时候注意边的兄弟如何。更何况,大家对自己的兄弟都十分有信心。

    所向披靡!

    让大家匪夷所思的是,南宫迪的影却不见了。不少人发现了这一点,可是都没有胆量在集合的时候随便说话。

    陆玥心里清楚明白的很,酸酸的难过从心底泛起。

    南宫迪、闵颜蕾、自己、邵凯斌,不管是**还是精神上已经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了,这件事,后续该如何发展?

    一段仇,就要就此展开么?如果陆玥的消失能给大家以安定的话,陆玥宁可自己人间蒸发。

    陆玥低垂着头,不同于大家,如此突兀,故进入了邵凯斌的视线。

    邵凯斌紧紧的盯着陆玥,想要看出些什么,但还是无功而返。

    邵凯斌移开视线,重新游在众特种兵之间,嘹亮的说:“以前,我们觉得自己很优秀,过人!将别人的尸体见践踏脚下。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了么?”

    语顿,凌厉的眼神从一个个年轻的脸上拂过,每一个人的表都迥异,邵凯斌继续说:“在没有遇到一些自然灾难前,我们在世界上唱着独角戏,所以,我们当然是赢家!往后的训练你们给我记住了,既然没有什么大自然的灾难,就要把现在做到最好,有些事,我们控制不了,我们却能控制自己。有些时候,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邵凯斌激扬人心的肺腑语言,给众人以震撼,同时他深邃的眼眸上,那一丝黯然伤神,也暴露在了众人眼中。

    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上校从来不是一个将绪暴露出来的人!

    上校是神!不伤心,不难过,不卑不亢。

    兄弟如手足,在邵凯斌眼中特为尤甚。南宫迪和他从小就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竹马型人物。这次重伤进医院,是邵凯斌始料未及的。

    无奈原因是因为救陆玥,他也无能为力了,不然他肯定把那个人揍一顿。

    邵凯斌最担心的是,兄弟在一起,就连审美,找媳妇的眼光都一样,如果真这样,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邵凯斌顿了顿,凝神集中,“昨天我们结束了野外求生训练,兄弟们,恭喜你们,又打败了部分特种兵!”

    话音刚落,队伍里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这掌声给自己,也给那些失败了的特种兵,“加油加油加油!”

    众口同声的齐声高喊加油,让陆玥倍感其乐融融,这是残酷的部队,更像家!

    “接下来大家,准备一下,今天的项目是火灾防护演习。解散!”一声令下,士兵们就向四面八方散开,一场生与死的较量又要拉开了。

    “陆玥。”邵凯斌看着陆玥,出声叫陆玥,陆玥却仿佛没有听见似的,没有转回头。

    邵凯斌不气馁,又是一声“陆玥!”这一次,响度变大了。

    却仍然没有叫住陆玥,陆玥反倒是加快了脚步,跑了起来。

    邵凯斌眉头紧蹙,铁靴发出触地的声音,三两步把陆玥拉住了。“陆玥,你听我说……”

    这种时候,陆玥哪有心听邵凯斌听什么狗话,看到周围的士兵消失的一干二净,连影子都没有留下,陆玥有些失望。她真心不想看见邵凯斌。

    “你放开我!”陆玥尖声喊道,眼中的不耐烦之意快要溢出来了。

    邵凯斌也急了,眉头绞的跟麻花似的,却得不到陆玥的体谅,“真不是我故意的。”

    “那我能不能杀了你,然后对你的尸体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陆玥认真的盯着邵凯斌的眼睛,等待着他的回答。

    邵凯斌一时语塞,无以应答,看着陆玥坚毅的眼神,也有些动摇,闪烁的眼睛表现他没有底气。“我知道覆水难收……”

    陆玥打断了邵凯斌的话语,挥手一摆,“呵,算了吧,我们并没有那么严重,怪我,怪我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邵凯斌的眼神极度想辩解,不是,不是这样的。却没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他有一瞬间的质疑,自己究竟能不能给陆玥幸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