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放鸽子(一)。

    一圈一圈的绕着场跑,陆玥的气息开始变得不稳起来。陆玥突然有些懊恼,都怪自己原来都不喜欢运动,害的现在运动起来都不能正常的去接受。

    偷偷的瞄瞄一旁跑着的邵凯斌,只见他面不改色气不喘的在一旁。

    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吓一跳。人与人之间不愧是有差距的,不光是男人和女人有差距,健壮的男人和柔弱的女人之间也有差距……

    陆玥趁着邵凯斌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用毛巾擦擦自己淌下来的汗液。余光感觉到邵凯斌似乎转过头来看自己了,“嗖”的一下,将手中的毛巾放开。装作一脸淡然的样子,暗暗的咽了口水,呜呜呜,她想喝水的说。

    邵凯斌眼珠子停留在了陆玥的脸庞上,伸手将陆玥两畔细碎的头发,别到了耳朵后面,伸手抚了抚陆玥如婴儿肌肤般嫩滑的脸庞,有点不释手。

    陆玥不知所措的放慢了脚步,似乎大脑不能同时控制思维和步伐了。

    邵凯斌轻柔的说,“别跑了,休息会儿吧。你看看你,脸都惨白成贞子了。”

    陆玥听了邵凯斌的话,惊慌的伸手抚着自己的脸,立马停下了步子,像箭镞一样,死死的站在了原地,一步都没有迈出过。

    贞子?有那么苍白么?那有多吓人啊……

    呜呜呜,那一路跑过来,不是吓到了一片为祖国捐躯报效的特种兵么,这下她的罪过可大了。

    邵凯斌看着陆玥的反应,得瑟自己话语的得当……成功的阻止了陆玥机械式跑步的行为。他也发现了自己,自从和陆玥在一起后,心理年轻了不止一两岁……

    “你在这等着我,我一会儿就来。”邵凯斌说完,冲着陆玥露了个笑脸,随后转离开。

    陆玥看着邵凯斌离去的背影,想他或许是有点什么事吧。也没有多想,找了个较干净的地方,铺了张纸巾坐了下来。

    闵颜蕾曾经很惊奇的看着陆玥掏出纸巾,擦拭着什么。有一次,在闵颜蕾家的露天游泳池里有用,陆玥游到岸边,拿出一张纸巾擦拭着自己的眼睛。

    闵颜蕾没有看到陆玥的前序动作,平地一声吼,语气里充满着惊奇:“我靠,你的餐巾纸是防水的么,游泳都能带!”

    陆玥淡然的瞥了闵颜蕾一脸,不动声色的说:“你以为是玄幻小说么,刚才我放在岸边的。”

    你能想象到陆玥的洁癖有多严重了吧,这个时候她竟然能在万人踏过的场上坐下来,可想而知,这已经是质的飞跃了。

    陆玥望着一旁已经在自己训练的特种兵,即使是初冬的天气,温度骤然变低,也没能阻止他们训练的坚定信念。陆玥有时候很难想象,那么接近于苛刻的训练,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极限训练,生死极速,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拍惊悚片。

    一个年轻的士兵,一圈圈的绕着场跑步,脚上捆绑着巨大的沙袋,陆玥看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我靠,她都无法确定她两只手能不能拿得动。这个重量得拿多少袋衣服才能抵得上?

    如果是衣服的话,陆玥相信她可以的!一定可以!

    咳咳,陆玥转眸,将视线移到了单杠处,一个肌男,看到陆玥看着他,连忙臭的还是左右手交换的显摆他那壮的和似的肌,陆玥连忙将视线挪开,她不能确定,再看下去,她不会把昨天晚上吃的饭呕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陆玥看着人文风景的眼睛都有些干涩了,搓搓双臂,陆玥觉得有些吃不消了,刺骨的寒风从陆玥的运动服缝隙里透过,袭击着陆玥。

    陆玥含的美眸中多了一丝焦急的神色,邵凯斌怎么还不过来?陆玥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邵凯斌应该是不会放她鸽子的吧,他敢?哦不,不敢吧。

    陆玥笃定的认为。于是,放宽心,死心塌地的站在原地,等着邵凯斌的到来。

    渐渐的,场上的特种兵都渐渐的离开了,时间也飞快的流逝着。邵凯斌还是没有来。

    陆玥娥眉微蹙,心里有股不舒服的感觉,渐渐的涌上来,涌到咽喉口,又被陆玥狠狠的咽了下去。

    要相信邵凯斌,相信他,男人大于天。

    陆玥深吸一口气,波涛汹涌也随着深呼吸一起一伏,整个人充满了引人眼球的感,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可以欣赏了。

    陆玥垂头想了想,恩,应该是军演的下一阶段就快到开始了,所以大家都去准备集合了,所以都撤离了场吧。

    那邵凯斌,不是也要去集合整队么?陆玥的眉头绞的像麻花儿似的。她不能理解,邵凯斌怎么会这么不负责任的将自己丢在这里。这不像是邵凯斌做的出来的事啊!

    陆玥百思不得其解,却不得不接受这个铁一般坚硬存在的事实。

    心里有暗暗的伤痛,即使拼补而成的心恢复了形状,却也回不到原来的样子了,细微的裂缝还是留在那上面,成为永恒的记忆。

    他怎么可以这么不珍惜她的信任,这个不珍惜他们的感

    一股浓烈的失望涌上陆玥的双眼,疲劳感顿生。陆玥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的有什么事要发生。

    陆玥加快脚下的步伐,往寝室里跑,琢磨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陆玥健步如飞,这速度肯定破了她的最高记录。

    陆玥在十字插口选择道路的时候,很细心的选择了避开集合地的那条路,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不想要看到邵凯斌,总有点受伤的感觉。

    回到寝室后,三两下,给自己换上了迷彩服,从阳台上刚收下的衣服还透着一股蓝月亮洗衣液的味道,这味道老让陆玥觉得很贴心。

    换上皮质铁靴,带上帽子,陆玥站在镜子前,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着装,一切准备就绪后,陆玥就迅速离开了寝室,直接冲着集合地奔去。

    呼哧呼哧,飞快的速度,两只修长的腿,迅速交叉,两只裤腿摩擦的声音都形成了一股独特的音色。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