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世之谜(一)。

    固执到让人心疼。

    律师静静的看着陆玥,不开口说什么,眼睛像会说话似的,安慰着陆玥。

    陆玥仰起脑袋,她知道,仰着头眼泪就不会掉落了。

    许久,陆玥平复了心后,在文件上签下了娟秀的签名。一笔一划,认真而沉重。

    “你字很清秀。”律师的声音平静的没有波澜,带着鼓励的笑笑。

    如果可以,陆玥宁愿没有签这个名字的机会,没有被夸奖的机会。只是一切发生了,终究是不合人心意的发生了。

    陆玥从一旁扯过一个抱枕,紧紧的抱在怀里,感觉到手中结实的存在,心里才有一点安全感。

    律师看着抱着抱枕,翘着小嘴,憋着嘴巴想要大哭一场的陆玥,看着也心疼的。将手中第二份文件递过去,让陆玥也签了个名。

    律师满意的接过陆玥签完名字递过来的文件,脸上的表也是严肃的,眼神凌厉的紧紧盯着陆玥,“令父的遭遇,我们都很同。但是我想,出事前,令父为什么会去订机票,你应该是了解的。”

    一代商业精英,就这么在人世间陨落了,换谁都会觉得可惜吧。

    陆玥思忖了片刻,最终却还是摇摇头。她这几天几乎就只呆在自己暗无天的小房间里,除了解决吃喝拉撒的生理需求,她就足不出户。

    对于外面发生了什么,她是一概不知的。

    “我不知道。”陆玥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无知的望着律师,希望能从律师那得到解答。

    律师轻轻的叹了口气,那一声叹息充满了失望。

    律师将原因到结果从头到尾都讲了一遍,陆玥的眼中红色起起伏伏,看的出来,陆玥很努力的想要克服掉心中的那一丝悲哀了。

    “所以,令父对你的感多深厚,你能体会,你能了解么?”律师意味深长的看着陆玥,眼中饱含着鼓励,安慰……所有复杂的感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让陆玥心里突突的疼痛。

    陆玥终是抱着抱枕,把脑袋埋在里面,低声呜呜的哭了起来。律师走上前,轻轻的拍拍陆玥的肩膀,以表安慰。

    哭,确实也是一种发泄。明明还是个孩子,不应该承受那么多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的。

    律师从一旁抽了几张纸巾,递给陆玥。

    陆玥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庞,白皙嫩滑的脸庞上,道道泪痕让人看着着实心疼。红肿的眼眶,修长的睫毛因为泪水粘连在一起。玛瑙色的瞳孔上浮现了一层透明色的液体,紧紧的贴在瞳孔上。

    粉嫩的乔一上一下的翘着,不时的微抿,一眼无辜的模样,楚楚可怜。

    律师拍拍陆玥的肩膀,从透明的文件袋中又掏出了一份白色信封的信。看了一会儿后,递给陆玥。

    陆玥翘着嘴巴,心中还是满满的悲伤。接过律师手中的信封,却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满是疑惑的望着律师,希望可以得到解答。

    律师看着陆玥“求知”的眼神,也不忍心不回答。轻声叹了口气,轻轻的说,似乎怕是伤害了陆玥,“这是你父亲叫我在你成年后交给你的信。但是我觉得,你已经具备了承受这些的能力了。与其瞒着你,还不如把事的真相在你眼前全部摊开来的实在。”

    律师说了半天,几乎没有什么重点。陆玥明白了律师的顾虑,如果他方便说的露骨的话,父亲想必也不会把这一切写在这封信里了吧。

    陆玥了然的点点头,向律师倒了谢。

    “谢谢。”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律师嘴角出现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这个孩子,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就凭她面对命运赐予她不幸的态度,律师也相信这一点。

    律师从文件单中取出一张支票放在几上,向前移了移。“这些,是你父亲生前拥有的个人资产。其他的,我相信你在遗书里也看到了,公司给你和蒋薇,也就是你妈妈所有。以及其它一切私有的资产的所有人,也都是你们俩。”

    陆玥下巴磕着抱枕,乏力的点点头。金钱对于从小生活在优越环境里的陆玥,基本就没有什么吸引力。

    律师起,高大的子站在陆玥面前,将陆玥笼罩在了他的影之下。低下脑袋,伸出修长如丝的手,揉揉陆玥的脑袋,冲着可怜兮兮的陆玥说:“你们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今天我要交代的事就是这样了,我先走了。”

    陆玥张着朦胧的大眼,冲着律师摆摆手。“今天谢谢你。”

    律师莞尔而笑,“装成熟可不是一个孩子该做的。”

    “你才是孩子呢。”陆玥故作恶狠狠的摇摇自己紧握成拳的手。

    陆玥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子,因为家中少了一个顶梁柱而变得有些艰难,少了些欢乐。

    尽管如此,陆玥和母亲还是熬了过来,公司从起先的股票下跌到了后来的稳步上升,这里面,陆玥也功不可没。

    不得不说,陆玥的聪明才智是同龄人所不可比例的。现实迫着她往前走,而她也确实没让大家失望!

    事业一步步欣欣向荣,一切都似乎有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发展。

    上帝总是给你幸福后,随后就将你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从此暗伤连城。在你洁白的过去宣纸上,溅起煞笔的污点。

    当消息传入到陆玥的耳朵时,陆玥觉得脑子瞬间就懵掉了。眼前一黑,差点就要昏过去。

    “蒋薇出车祸,当场死亡。”

    这个无的世界,将陆玥和她至亲的亲人一个个的分离,留下的是一个个嗤笑围观的远亲。他们没有人愿意伸出手来帮助陆玥。

    这个世界上只留下了陆玥一个人。

    陆玥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处理完了母亲的丧事。整个人都麻木的没有年轻人的朝气,那双玛瑙般的美眸里,多了一丝岁月的沉淀和沧桑。看透世界万物般的空灵,飘渺。

    这一次,母亲连份遗书都没有留下,显然,母亲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她会这样就放下她的女儿而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