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亲遗书。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澳洲找到了一丝温哲的消息。

    陆震天拿着老战友在异国他乡传来的传真,镌刻着皱纹的粗糙双手微微颤抖。

    布满血丝的双眼微闭,他内心非常激动,心跳也骤然加快。虽然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是毕竟能不能找到温哲还不能确定。所以,他只能忍住内心的激动,憋在心里。不告诉陆玥,这样就算失败了,陆玥也不会失望。

    女儿大于天。

    陆震天伸手拨了一个电话给部下,叫部下订了一张去澳大利亚的机票。不顾体的嫉妒疲惫,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行李,给家里留了个便条,就匆匆赶往机场。

    过安检时,他还是满脸沐浴风般的笑容,宽厚的容颜,给安检人员留下了极大的影响。而那时候,陆玥还将自己所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家中,与黑暗相依为命。

    飞机安稳的在空中飞行,突然间,飞机像一只被撞的小鸟,以迅疾的速度,垂直向下坠落。空姐们都还来不及反应,机长还在茫然阶段,飞机已经以重力加速度的n次方的速度坠落了。

    白色的飞机此刻像一只孱弱的小动物,无力的垂落在茫茫大海之上,飞溅起无数浪花。随后,浪晕消失,回到了事物最初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次报纸上首刊首页上红字写成的巨大标题,“TKxxxx号航班意外坠机,原因还待调查”。

    这对于大部分来说,只是一个警示。对于陆家来说,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蒋薇哭着拍打陆玥的房门,让陆玥出来。

    陆玥这才知道,原来爸爸出事了。陆玥的世界再次轰然倒塌。这一次,她不再选择逃避,反而坚强的扛起了家中的一切责任,为的只是不让母亲太过伤心和劳。

    当天晚上,律师就招来了陆玥家。一西装革履的律师按响了陆玥家的门铃。

    陆玥小心翼翼的走到玄关口,一张小巧精致的脸警惕而冷静。

    自从家里出事后,陆玥就辞退了家中的大部分保姆,只留下了一个照顾母亲的起居。这个时候,是蒋薇最失神的时候,陆玥清楚,父亲对母亲来说意味着什么。

    生存的全部希望。

    从猫眼里往外看。陆玥显然是不认识对方的,开口道:“请问你是?”在问话的同时,她将门又下了锁。

    门锁的声音很清脆,显而易见的,对方也听到了这一声怪异的声响。律师咧嘴无奈的笑笑,顿了顿,儒雅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您好,我是陆震天先生的律师。”

    陆玥高悬的心略微安了安,却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请您出示您的证件好么?”清朗的声音从陆玥的最终传入,精确而无误的传入了律师的耳中。

    律师表很冷静,从透明的文件袋中掏出了蓝色的工作证,放在猫眼口上。片刻后,公式化的开口道:“现在,您可以让我进去了么?”

    陆玥感觉到律师的视线注视着猫眼,顿时为自己的过于警惕觉得抱歉,随即打开了门旋,赔笑的说:“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

    律师扶了一把金色的镶边镜框,眼镜后面的眼睛温和冷静,无谓的摇摇手,“没关系,可以理解的。”

    在陆玥的邀请下,律师向客厅走去。

    律师简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豪华又不失优雅的装扮布局,不愧是陆震天挑选布置的。

    浅色系列的银色西装,里面搭配着的试衣间白色的衬衫,立的领头不难看出其过人的价值。想当年,这个常识还是陆震天告诉陆玥的呢。陆玥的眼神波动。

    黑色的领带像是画龙点睛之笔一般,给整个人带来了一种儒雅和高贵的气质。

    下是同色的银色西裤,脱的高贵气质被烘托的淋漓尽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陆玥将视线转回到律师的脸上,撑起一抹礼貌的微笑,将律师引向沙发,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律师,家母体不适,有什么事,您给我交代就可以。”

    律师略微迟疑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信任的表。以往就在陆震天口中听说过不少关于他女儿的话题。什么竞赛一等奖,什么唱歌比赛第一名……这种荣誉数不胜数。想必虽然年轻,但一定有过人的承受能力。

    律师的五官极其端正,棱角分明。整个侧脸看起来,就像是雕刻大师手上最成功的艺术品。不是断臂维纳斯的那种残缺美,而是一种美到极致,却没有过头的动人美感。

    浓眉大眼,微卷的睫毛看起来就像一个男版芭比娃娃。一副眼镜,将他的妖孽气息通通的压制住了。薄唇微微带笑,但笑意也很公式化。

    律师从透明的文件袋中,掏出几个黑色的文件夹。里面是厚厚的16K白纸黑字。

    将文件夹翻开递给陆玥,齿唇微启,公式化的说:“陆玥小姐,请您在翻阅之后,在最后签上您的名字。”

    陆玥闻言敛着绪,努力压制住内心无法言语的悲痛,仔细的看着那一行行的黑字。

    文件上的信息一点点的进入陆玥的脑袋,同时也像病毒一般一点点的侵蚀着陆玥遍体鳞伤的内心,那一颗鲜红的心早就已经伤痕累累。

    现实总是带着微笑,在那上面不停的用刀子划着伤痕,之后还颇有成就感的审视着自己的完美杰作——陆玥姣好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律师薄薄的玻璃片下掩藏着的深邃的眼眸,此刻正一眨不眨的盯着看着文件的陆玥。他很好奇,这个传说一般的女孩子,究竟有多少厉害。

    没有被现实打击,没有被岁月留下痕迹的陆玥,究竟能坚强到什么地步。

    律师极其自然的双手反托着沙发,打量着这个家,一边等待着陆玥。

    陆玥用最快的速度,快速浏览完了父亲的遗书,双眼通红,去没有留下一滴眼泪。滚烫滚烫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就是不掉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