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力更生。

    “啊?”张洛心里忐忑不安,哦不,不会把他拉起来,狠揍一顿吧。老大,老大要淡定啊。

    邵凯斌冷声呵斥道:“下次再被我看到你和我老婆那么近距离,你就擦干净脖子等着我来干掉你吧!”

    张洛胆战心惊的看着邵凯斌即将就要喷火的双眸,一时间竟然真的闪烁出了红色的亮光,不让他抖了抖。“老大,我错了。”

    邵凯斌扬扬眉,满意的点点头。转眸望向陆玥,眼中的神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温柔的就快要滴出水来,“玥玥,刚才你就工作!别太累了。”

    陆玥扯起嘴角,露出一抹甜心的笑容,“不会呀。张洛很用功呢,我刚才他就问我教程了。”

    “刷”的一下,邵凯斌凌厉的目光又向张洛扫视而去,眼神似乎在说“怎么老是你!”。

    张洛此刻也哭笑不得的望着陆玥,大嫂,您就不能在老大面前说些我好话么……

    陆玥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冲着张洛抱歉的笑笑。

    一个俏皮的笑容,瞬间冲掉了原本就不怎么责怪陆玥的绪。张洛打心眼里喜欢眼前这个妩媚又不适知和调皮的大嫂。

    邵凯斌冰冷的开口,“这些东西叫他自己去看久好了,连这点智商都没有,就不要在军区里混下去了。”说着,从陆玥的桌子上拿起一本空军基础手册,向张洛甩去。

    “三天后,列出一张知识脉络,交给陆玥,然后背出来。”邵凯斌面无表的说,眼中平静的如同死海一般。

    几秒,室内一片寂静。

    随后,张洛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啊,老大,不要吧,不要!不要这么残忍!”张洛的悲怆,从心里由内而外散发出来。

    邵凯斌想都没想,斩钉截铁的回答:“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陆玥眨吧眨吧眼睛,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思索了片刻,干咳几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上,“张洛,没事儿,我会帮你的。”

    张洛感动的内牛满面,世界上还是好人多。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只要人人都付出一份,世界就会变成美好的明天?

    “不许!”邵凯斌的一声命令,就像一盆冷水,从张洛上刷的一下倾盆倒下。透心凉,心飞扬。

    “老大……”张洛哭哈着脸,一脸的香消玉损。

    邵凯斌语速极快的说:“自力更生!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随后转头,刚毅的脸上曲线都变得温和,牵起陆玥的手臂,“走吧,我们吃饭去。”

    陆玥勾唇微笑,应的点点头,随着邵凯斌的脚步离开的办公室。

    走到门口,陆玥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冲着张洛摆摆手,“我们走了哦。孩纸,你要勤奋学习。”随即咧开了一个温暖的笑容,弯曲的眼睛像月牙儿一样,散发着温和的光芒,温暖却不扎眼。

    静静的听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张洛不觉感到悲从中来,乐景衬哀么,尼玛,他找谁惹谁了……我去。

    张洛嘴角流露出苦涩的一位,拿了条红绳子绑在脑袋上,立志三天之内,圆满完成任务……

    夕阳即将落到地平线以下,残霞将天空染成了一面画布,散发着震撼人心的美。

    邵凯斌牵着陆玥的手,两人安静的漫步在两旁都是光秃秃的树干的过道上。不少特种兵擦肩而过,他们都是在野外求生中圆满完成任务的人中之精英。看到他们脸上开朗豪迈的笑容,连陆玥都不自觉的微笑起来。

    一路上,收到了很多句亲切的问候,有精神奕奕的,有疲惫憔悴的,有不卑不亢的……

    这一次,即使多少人的问候,都没有让陆玥羞胆怯,相反的,陆玥反而落落大方的回以动人妩媚的微笑。大家闺秀特有的风范。

    高雅而亲切,庄重又不做作。

    邵凯斌突然重力的捏了捏陆玥的手,转过脸,正对着陆玥,一字一句的说,“陆玥,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要知道,你边还有我。”

    陆玥不知道邵凯斌这话的意思,但是他想表达的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她的意思吧。陆玥笑得很柔和,轻轻的开口,“有你在,我不怕。”

    邵凯斌看着陆玥,勾唇微笑。阳光洒在他的上,几乎就要闪花了陆玥的眼睛。又是妖孽一只!

    *

    陆玥在寝室里辗转反侧,今夜的寝室里,就她一个人。七八平方的地方,突然显得空空的。一股恐惧和孤独感充斥这这不足十平方米的寝室。

    窗外的秋风依旧肆虐。陆玥拉紧了被子口,紧紧的塞住脖子。冬天,真的要来了。

    自从工作开始,每一个夜晚,都有闵颜蕾的陪伴。即使是过年,两人都是统一行动的。以前,是她们两人在两家间奔波。随着那件事的发生,陆玥就跟着闵颜蕾只在闵家过年了。

    那一年,温哲在陆玥的世界里消失的无影无踪。落花有,流水无意。男人要是靠得住,母猪都能爬上树。

    即使边的人再怎么安慰陆玥,陆玥都还是整天整天的以泪洗面。颇有孟姜女哭长城的风范。

    陆爸爸和陆妈妈终于无法坐以待毙,女儿每天在家里哭的那么撕心裂肺,总是不行的。于是,他们托了各种各样的关系,去打听、寻找温哲的消息,可最终还是毫无头绪。

    唯一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温哲已经出国了。

    陆震天把这个消息告诉陆玥之后,陆玥似乎一下子无法承受多来的打击,一下子晕厥了过去。全家人都如同锅上的蚂蚁,围绕着陆玥奔波劳。

    当医生告知陆震天,陆玥或许得上了轻微的精神衰弱症,陆震天也有些支撑不住了。顶天立地的男人的,也终究是被岁月伤害了。

    岁月在他满头黑发的头上,留下了片片银丝。

    在他伟岸的背影上,留下了微微佝偻。

    他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要为他的女儿做点什么,就算不能让女儿满意,好歹尽为人父的一点责任。

    陆震天更加拼命的联络起了在国外多年不联系的老同事,老同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