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ridal戒指。

    “不奇怪!有点都不奇怪!”邵凯斌将保温盒往边一放,“你丫的,现在还学会挑三拣四的了!你特么再烦,我就让闵颜蕾进来喂你吃!”

    南宫迪的表瞬间就懵了,痛恨的盯着自己骨折的手臂,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丫的,叫你不好,尽给我添麻烦。

    于是,无比诡异的场景出现了在众人面人,邵凯斌笨手笨脚的给勺子吹着气,然后有些粗鲁的塞进南宫迪嘴中,好在,粥有些凉了,不然活人都要给烫死了……

    邵凯斌微笑着出来,合上房门。咧着嘴笑着冲陆玥说:“我圆满完成任务。”

    陆玥捂嘴嗤嗤的笑,“哈哈哈哈,你们俩大爷们,真够恶心的。”

    “没办法,况所。”邵凯斌无奈的摊摊手,“这丫的还嫌我长得不够好看,不够格喂他喝粥呢。”

    一句出来,众人笑翻。

    邵凯斌也跟着大家咧嘴笑了起来,刚正不阿的男人,笑起来,也是倍加感的呀!

    邵凯斌和陆玥打了声招呼后,就向主治医生走去,他没有忘记上级给他的人物,他要去询问一下南宫迪的伤势问题。毕竟也是军区里的少校,出了问题,影响不太好。

    陆玥静静的看着病房中的南宫迪,南宫迪这时也转过头,冲着陆玥虚弱的一笑。

    陆玥比划着手势,竖起了大拇指。她还真没有见过,有人早上还昏迷不醒的,到了傍晚,就能开口小说几句话的了。

    特种兵的体质,果然是和牛一个属的。

    邵凯斌不多时,就从主治医生办公室出来了。脸上的轻松表看了,南宫迪的乐观的。

    陆玥看到邵凯斌的表,悬着的心也瞬间放松了下来,这就好。

    邵凯斌看了眼手上的欧米茄,进入病房和南宫迪打了个招呼,打算带着陆玥离开。经过闵颜蕾边的时候,停下来问,“闵颜蕾,你怎么办?”

    闵颜蕾浅浅一笑,娃娃脸肥嘟嘟的,可的让人想要掐一把。但是这点可惑不了邵凯斌,邵凯斌跟没看见似的淡定。陆玥在一旁看得暗暗称赞。

    “医院里不让家属陪伴,我已经在医院附近的宾馆里订了房间,也向领导请假了。这时间,工作上的事,可能要多麻烦玥玥了。”后一句话,闵颜蕾是对着陆玥说的。

    陆玥了然的点点头,微微一笑,“没问题,现在南宫迪同志的体状况就交给你了!闵颜蕾同志,一定要圆满的完成任务!”

    闵颜蕾咧嘴大笑,然后连声应了。

    *

    渐渐降下来的夜幕,就像一张巨大的神色魔毯笼罩在上方。皎洁的月亮调皮的挂在这一望无际的苍穹上。洒在人们上的月光,也显得那么柔和。

    陆玥望着车窗外的景色发呆,“爸爸,您在天上,过的还开心吗?”陆玥心中想。

    玛瑙般的美眸中,顿时充满了伤感的神色,这件事,鲜有人知吧。虽然在父亲死后,陆玥在遗书中看到,陆震天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只是养父。但是,感不会因为没有血缘的关系而搁浅。

    陆玥盯着反光镜,看着里面的自己。哭肿的眼皮,被高级化妆品掩盖,几乎看不出她哭过的痕迹,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脸上干净无瑕,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琥珀色的瞳孔闪烁出的光芒耀眼而迷人。黑色弯曲的大波浪,顺着背部滑落。

    岁月还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趁还年轻,好好活着。

    “邵凯斌。”陆玥突然叫了邵凯斌一声,陆玥从反光镜里看到车后一排的车顶上悬挂着一个精致的红涩小盒子。

    陆玥转回头,翘盼的看看盒子,又看看邵凯斌,一脸的狐疑。“那是什么?”

    邵凯斌见前面是红灯,渐渐彩霞刹车,也转回头看。

    是戒指。打算求婚用的戒指。

    是Bridal刚出的限量版钻戒,上千万的消费,竟不能让邵凯斌心疼一下,不得不让人匪夷所思他所拥有的资产。

    “小姐,请给我你们店里最好的钻戒。”邵凯斌看着满店的柜台,亮闪闪的钻石,真想不通,这些虚无的东西有什么好的,要不是求婚急用,他才不屑来这种店里。

    服务员此刻正死盯着邵凯斌,就等着他开口要她服务呢。服务眼眼露桃心的对邵凯斌说:“先生,这款是我们店里的镇店之宝。是卡地亚总部把货专程发过来的,全球限量,每个国家只有一款……”

    邵凯斌听的心烦,直接甩出一张金卡,“包了吧。”

    搞得服务员半天没回过神来,愣了好久后,颤巍巍的接过金卡,中国银行的金卡。两眼闭了闭,又顿时睁开,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金卡,眼神金灿灿的望向邵凯斌,RMB啊,我靠!

    邵凯斌微微皱眉,服务员生怕他后悔似的,飞一般的像龙卷风一样跑到了收银台交钱。随后,开好单子后,才带着一脸恭维虚伪的笑容走到邵凯斌面前,笑容可掬的让邵凯斌去输密码。

    邵凯斌潇洒的转,大步流星的冲着收银台走,留下服务员一人在那独自发花痴。

    直到邵凯斌离去,她还深陷在YY之中……

    邵凯斌无奈的勾唇,嘴角的笑容泛着苦涩的意味。“刚才打算和你求婚的戒指。”

    陆玥吃惊的瞪大眼睛望着邵凯斌,又新奇的盯着戒指猛看,这不是Bridal的盒子么,还是限量版的才有的耶。陆玥眼中小星星漫布。片刻后,被陆玥强制压了下来。心中的**也渐渐隐退。

    陆玥清了清嗓子,嘴角浮现出浅浅的笑意,“拿过来吧。”

    “什么?”邵凯斌音调微高,以为自己听错了,狐疑的看着陆玥。

    “拿过来吧。”陆玥重复了一次。

    邵凯斌疑惑的盯着陆玥看了半天,打量不出什么,瞥了眼前方没有车辆,立马回过子,将戒指从车后面拿了递给陆玥。

    他当真不清楚,这不被人喜欢的东西,还留着它干什么,陆玥竟然还要拿过来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