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诡异的喂粥。

    安之若素的坐在兰博基尼里,感受着窗外飘来不尽的凛冽秋风,深秋的天气,秋风吹在皮肤上,毛孔就像吸收水分一样,把这深秋的寒意完全吸收。

    略感刺骨的触觉,却能让陆玥的心沉淀下来。

    “邵凯斌,你为什么不问我在里面发生了什么呢?”陆玥双眸静静的望着窗外的风景,齿唇微启,眼神中是死一般的寂静。

    邵凯斌勾唇一笑,瞥了陆玥一眼,深邃的眼眸注视着前方的道路,“你想说的,始终会和我说的。”

    陆玥沉默了,他,果然是一个绝世的好男人,除了肤色黑了点,腹黑了点,心肠黑了点(…),她还真找不出什么缺点了。

    这样的男人,她配拥有么?

    车内气氛变得有些怪诞,两人的神却都极其淡定自然。都游离在狗血的节之外。

    两人都不知道彼此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是顺着自己的思路,渐渐摸索下去。

    “回军区前,去看看南宫迪吧。”陆玥突然转回头,看着邵凯斌说道。终究是放心不下。

    邵凯斌迟疑片刻,点点头,方向盘突然一转,往反方向开去。

    伴随着轻音乐,车子开到了军区总院。

    邵凯斌让陆玥先去病房,自己则去地下室泊车。陆玥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精神倍增,平时和闵颜蕾在一起,都是她去泊车的,整的她苦哈哈的。终于有出头之了。

    陆玥真想要仰天长啸数十秒,碍于现在况不对头,也就不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了。

    陆玥行走在白瓷地铺成的医院走廊上,沿途好多辆手推车推过,有换下的病服,护士检查时用的小推车,最多的还是移动病。上面躺着人的一个个都带着这样那样的伤,不是瘸了腿,就是伤了胳膊。

    貌似,和南宫迪一样严重的没有,一个都没……陆玥突然觉得很内疚。

    与先前的闹不同,医院在这个时候已经陷入了一种肃静之中。陆玥的心弦绷得紧紧的。此时此景,陆玥很难再有什么心来观看四周。只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快步走到了重症监护室外。

    走到外面等候的闵颜蕾旁边,拂了拂座椅后坐下。看着里面睁着眼睛,却没有照顾的南宫迪,陆玥疑惑的转头问:“蕾蕾,他醒了你怎么不去照顾他?”

    闵颜蕾瞥了一眼陆玥,眼神中浓浓的失望,让陆玥久久不能释怀,然后又注视着病房内的南宫迪,幽幽的说:“他不让任何人进去。”

    憔悴的容颜,让陆玥有点难过。

    陆玥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她现在成了最矛盾的人,一边是朋友,一边是同事。纠结的三角恋,这算是什么况?

    “医生怎么说?”陆玥转移话题,不想一直尴尬下去。

    闵颜蕾这才恢复点精神,关于南宫迪的事,她都会特别上心,这一点陆玥很清楚。

    “医生说他刚醒,一时间不能吃什么成体的东西。只能吃流质的,我给他买来了粥。但是他都不肯让人进去,一直都是靠输液,没有吃过东西。”闵颜蕾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失神,这一种神,以前陆玥几乎不曾看到过。

    从小就在名门贵族长大的闵颜蕾,怎么会有失神的感觉呢,要星星,爸爸给她摘下了,要月亮,爸爸给她买来,只要是钱权能绊倒的,闵颜蕾想要就无压力。

    物质上的充裕,也就体现了精神上的匮乏。

    陆玥绞着眉头,脸上浮现出不开心,但是她又不能当着闵颜蕾的面,进去给南宫迪喂粥喝,这个时候,她只能期盼着邵凯斌快点到来。

    一阵细微整齐的脚步声响起,陆玥悬着的心稍微放下来了一点,转头看着从拐角走来的邵凯斌,脸上的不高兴一扫而光,剩下的只有浅浅的微笑。

    陆玥的笑容,却扎了病房中,艰难转头的南宫迪的眼睛,他难过的一下子就转回了头,盯着天花板发呆。心中窒息的感受,他宁愿不要。

    邵凯斌有些吃惊陆玥的微笑,那不明显的笑容,却异常的璀璨,一口洁白的牙齿,标准的露出了八颗,颗颗饱满。妖艳的五官上又多了一丝调皮和温柔,怎么能使人不

    “怎么样?”邵凯斌看着陆玥,柔声问道。走过来,轻轻坐在陆玥旁,两脚分开,那姿势极其豪迈……

    陆玥一掌排在邵凯斌腿上,“你矜持点!”

    邵凯斌一脸无奈的笑容。两人打骂俏一般的动作言语,闵颜蕾尽收眼底。清澈的眼眸中的复杂神,没人看到。

    陆玥一手绕到闵颜蕾的另一边,拿起一个高档的保温盒,递给邵凯斌,冲着南宫迪努努嘴,“他不肯任何人进去,你去劝劝他,让他吃一点吧。”

    邵凯斌眼睛中倒影出来的,只有陆玥的一颦一笑,点点头。起,向病房走去。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个男人顺着你的意思了,就像整个世界都围绕着你转~

    站在门外,邵凯斌礼貌的敲敲门,走了进去。

    南宫迪回眸,瞥了一眼门口的邵凯斌,淡淡的开口:“你来了?”

    邵凯斌不顾南宫迪异常的态度,抬腿走到南宫迪病房旁的茶几上,将手中的保温盒放下,正打算掏出来,南宫迪便打断他,“别打开了,我不吃。”

    邵凯斌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因为南宫迪的劝阻而停止,“陆玥说的。”

    一句简单的四个字,让南宫迪没有再开口拒绝。邵凯斌拿出勺子,挖起一勺粥就想要往南宫迪嘴里塞,看的陆玥一阵惊心动魄。

    无奈她碍于闵颜蕾,又不能进去。干瞪着眼睛着急。硕大的美眸盯着病房内看,眼神随着里面发生的事而改变着。

    闵颜蕾在陆玥没注意到的时候,轻轻的脚边发了一条短信。

    “发送成功。”的字样在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来,闵颜蕾这才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几来,第一个那么真心的笑颜。

    随后,清澈的双眸看着南宫迪,充满了自信。整个人的气场都得到了提升。

    陆玥感觉到边发生了细微的变化,转看着闵颜蕾的眼神,心里沉了沉,闵颜蕾,我们是好姐妹,我不会和你抢男人的,你放心,我男人我已经确定了。

    陆玥看着闵颜蕾舒心一笑。

    南宫迪轻咳两声,声音充满了嘶哑,朱古力色的肤色,此刻显得有些苍白,有些诡异的色彩。“邵凯斌,我还是自己来吧。”

    邵凯斌谴责的看着南宫迪,“难道你不相信我的技术么?”

    南宫迪无奈的盯着邵凯斌,也不忍心打击兄弟,瞥了眼透明玻璃窗外注视着里面形的陆玥,脸上浮现出的微微笑容,让邵凯斌看着有些吃醋。“你不觉得一个男人喂一个男人很诡异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