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应该是个GAY。

    “唔。”陆玥皱着眉头,想要躲开,却被邵凯斌按住了脑袋。

    捻转吸,陆玥的翘唇上的冰凉早已被邵凯斌的火带动,两人嘴唇粘合处,是最高温度点。激四起,感升温。

    窗外的人们惶恐的看着这一对人,这是不要命了么……纷纷躲避开兰博基尼,生怕自己被撞到。

    陆玥羞的闭上了眼睛,停止了挣扎,这一次,就放纵自己一下吧。诶,猛然张开眼皮。什么况?两人唇舌相含,津唾相喂,舌尖的勾留带来满齿间的香甜,短暂分离。

    “邵凯斌!”陆玥平地一声吼,“你丫的不要命了,老娘还要呢!”

    邵凯斌贪恋的瞥了陆玥一眼,添了圈嘴唇,妖气丛生!“老婆,你是甜的。”

    那张清丽的脸颊红潮暗涌,却是美到了极致,让人无法转移视线,叫人心骨里酥痒不堪。

    “啊!小心!”陆玥推了一把邵凯斌的方向盘,才把车子和一个骑着电动车的大叔分开。啧啧啧,红颜祸水!

    惊魂未定的大叔怒不可遏的怒瞪着飞驰而过的兰博基尼。心中真是羡慕嫉妒恨!“妈呀呀的,不就是开了辆洋车么,拽毛!”瞬间唾沫星子漫天乱飞,就像秋天漫天飞舞的蒲公英一样。

    今天他特么要是撞死了,说不定还没一亮兰博基尼来的贵呢!大叔气的双脚使劲跺地。

    邵凯斌这才若无其事的注意起眼前的道路形式,忽然又转了过来。陆玥怒瞪着邵凯斌的脑袋,一掌推着邵凯斌的棱角分明的俊脸,让他的眼睛看着前方。

    “你!给我看着前面!”陆玥嘟着嘴巴,一脸的怒气。

    邵凯斌邪笑勾唇,深邃的眼神这时候专注的看着前方的道路,“我们去吃个饭吧。”

    陆玥转头,看着车外的风景,他们已经到了闹区了。陆玥吃惊的回头,“你个不务正业的少校!你不知道现在应该是工作时间么!”

    “我们可是出来探望伤员和同事的。顺便吃个午饭,不足为过吧。”邵凯斌一脸的严肃、正义凛然,陆玥听的无语凝噎。

    无赖!活脱脱的不要脸!国家养了个大米虫!

    陆玥低头打量了一番自己,哭无泪。她以为今天只是去医院看望南宫迪——她心里放不下的人。结果就随便换了一衣服。

    低头,一件T恤,迷彩外,倪色新品秋裤。

    太伤感了!

    “能,能不去不……”陆玥纠结的望着邵凯斌,糯糯的说,她害怕她不充分的理由受到邵凯斌的狂批。

    邵凯斌上下瞥了眼陆玥,了然的表出现在了小麦色的俊脸上,“我知道了。”

    太突然,邵凯斌踩下了油门,在人来人往的市中心飞驰起来。

    陆玥猛然往后一倾,心顿时悬了起来。此刻,她突然明白,邵凯斌给他寄安全带的原因了……

    这丫的,开车比她还不要命……

    三转五折,国贸大厦很快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陆玥看着前方金灿灿的大厦,在一片土地上突然拔高的大厦果然能给人不少安全感啊,金融危机了它也能毅力不倒……(不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月光族的存在,GDP才能稳定的么)

    邵凯斌熟门熟路的将兰博基尼开到了地下负一层的停车场。陆玥这是真的被活脱脱的震撼到了,果然是家世过人啊。

    陆玥记得她和国贸管理者沟通了很久,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扶了把架在鼻梁上的金色边框眼镜,执着的说:“很抱歉,陆小姐。我们的地下停车场是有固定车主的。如果你能交得了每月30万的费用,我们当然很乐意为您服务。”

    一句简单的话语,就把陆玥打回了原形。原本狂妄高傲的带着黑色墨镜的她,瞬间憋了下来。纵使她工资再高,一个月一点都不休息的在国航里工作,她还要买衣服,还要生活,然后就……所剩无几。

    这丫的,邵凯斌,能这么畅通无阻的进入负一层的停车场,刚下来的时候,还有一排穿着白色衬衣加黑色西装外的服务员,齐刷刷的在门口给邵凯斌鞠躬,而邵凯斌连眼都没有抬一下。如果陆玥没有走眼的话,那一群穿的应该是雅戈尔定制的衣服吧。

    ……贫富差距拉大。

    邵凯斌在一个车位前停了下来,一个长相清秀的男服务员立马走上前,给邵凯斌打开车门。另一边,又出来一位女服务员给陆玥打开车门。

    “哼,我不开心了。”陆玥气呼呼的说,耍着赖坐在车里不肯下来。

    女服务员有些尴尬的看着邵凯斌笑笑,一时间不知道改怎么办好。

    邵凯斌咧嘴一笑,冲着两个服务员点点头后,又弯坐回了车里,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四下转头后,望着陆玥,笑得很无害。“怎么了?”

    “为毛啊,为毛!”陆玥双手一摆动着,显得有些激动。

    邵凯斌不明就里,“怎么了?”

    陆玥气呼呼的鼓着两边的腮帮子,一脸的不爽,“为什么给你开车门的是个帅小伙,给我开车门的是个长满雀斑的乡巴佬!”

    陆玥的声音有些激动,激动的音调的上去了,其导致的直接的结果就是,一旁站着的女服务员满脸通红,双眸瞬间盈满了泪水。听到陆玥下面一句话,差一点就白眼一翻过去了。

    “妈的,吓到我了!现在的空气质量是差成什么样了!每天都在刮着沙尘暴才能刮出她那样”完美“的皮肤的吧。整个和快要拆迁的房屋墙壁一样,我幼小的心灵啊……”说着,还作势拍拍自己丰盈的口。

    两坨丰满的前上下晃动。

    一旁一直观察着这边的清秀小男生,终于也不自觉的红了脸。

    邵凯斌假咳几声,神色淡然镇定的凑到陆玥耳边,小声的说道:“那娃纸应该是个GAY。”

    陆玥立马将上半往后退了一些,神色鄙夷的盯着清秀的小男生,眼神里充满了悲悯的力量和同。“好吧,我原谅你们了。”陆玥说完,从敞开的车门中出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