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友不慎!

    “我想我没什么敌人吧。”陆玥顿了顿,转眸看着邵凯斌。

    邵凯斌一边开车,一边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邵凯斌。”陆玥悠悠的叫邵凯斌。

    “嗯?”

    “邵凯斌。”

    “嗯?”

    “邵……”这次陆玥还没叫唤完,邵凯斌就打断了陆玥。“你丫的,有事说事!”

    陆玥吞了口口水,弱弱的说:“南宫迪不会有事吧?”

    邵凯斌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咧嘴一笑,“他这一混小子能有什么事儿呀!子跟钢筋混泥土似的。大炮都打不死他!”

    南宫迪,你一定要好好的。

    兰博基尼停下的瞬间,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陆玥一把扯开安全带,在一片飞扬的尘土中跳下车去。

    不同于平里的安静,近期的军区总院格外的闹。一切还都不是“归功”于军演么!

    陆玥的步子有些急,乍看之下是焦灼的快步奔走,然而每一步的迈出却都好像是踩在刀尖儿上一般。陆玥微微咬着下唇稳着自己有些摇晃的形,却到底还是没注意踉跄了一下。

    在军区总院重症监护室的门外,她终于停住了脚步。

    刚给南宫迪做完手术的外科主任面色微沉地在跟范天康等人汇报着南宫迪的伤:“虽然都是一些撞伤,但是毕竟是从地势险要的山顶摔下来的。上多处肋骨骨折,脑部受到轻微撞击,还有待检查。送来的时候都成了个血人,好在抢救及时,不然……”

    医生摇晃着脑袋离开,从他的话语中,陆玥大约摸知道了南宫迪的状况。望着透明玻璃窗里面,南宫迪被一排排医疗机械包围,上插满管子,脑袋上还包扎着雪白的绷带。面庞上的灰土被已经清理掉了,露出了一张妖孽的脸庞。此时,狭长含的勾人眸无力的闭合着,脸色也是出现了一抹惨白。

    陆玥的视线不知不觉中模糊了。

    背后,一双手臂伸过来,将陆玥拦在怀里。用下巴摩挲着陆玥的脑袋,低沉的嗓音输送着魔咒一般的话语,“不要内疚,这并不是你的错。”

    不是她的错,他又怎么可能躺在这惨白的病上,像牲畜一般任人宰割。

    这时,从走廊上走来一个人,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在显得格外嘹亮。

    陆玥转头,没想到是闵颜蕾。出乎意料,她竟然也这么快就出来了。诶,她忘了她是个原始人类。哪个人会走不出自己家呢?

    倒是闵颜蕾望向陆玥的视线里,没有一丝疑惑,一脸镇定的样子。快步走到陆玥跟前,拉着陆玥转了一圈,脸上的焦急一览无余,精致的脸蛋上的忐忑让陆玥倍感幸福。

    “玥玥,你没事儿吧?”闵颜蕾关切的问道。说着撩开她的手臂仔细检查,看到陆玥手臂上的屡屡伤痕,闵颜蕾的眼眶盈满了泪花。

    陆玥拍拍闵颜蕾的肩膀,抱住闵颜蕾,“好啦好啦,我没事。倒是南宫迪……我很抱歉。”

    突然寂静了一会儿,谁都没有再说话。

    邵凯斌盯着闵颜蕾的眼神,出现了一丝狐疑。

    陆玥轻叹一口气,拉开闵颜蕾的距离,严肃的问道,“那天晚上你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回来?”

    闵颜蕾眼珠子转了转,沉了沉气,“我掉进了陷阱里,刚想出来的时候。就遇到了邵少校,他救了我。”说罢,闵颜蕾瞥了邵凯斌一眼。神色有些异样,只是陆玥没有发现。

    她真的为她们做了很多,他本可以不管不顾的事。“又麻烦你了。”

    邵凯斌咧嘴一笑,眼眉里都充满了喜悦之色,低沉稳重的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在乎,我亦在乎。”

    领导招呼陆玥和闵颜蕾坐在重症监护室外边守着,随后叫走了邵凯斌,几个人在那讨论着什么。

    “凯斌,有头路了么?”范天康平静的问道,在他的眼中隐隐可以看到愤怒。

    邵凯斌沉吟的片刻,双眼看着范天康,两手交叉,右手手指不断在左手手指上点动,“有一点,但我还不是很确定,再查查吧。很快,她就会耐不住的……”邵凯斌说着,眼睛望向窗外,乌云后的太阳渐渐探出了头脑。

    *

    “陆玥,我们走了。”邵凯斌瞥了眼表,临近中午时分了。

    陆玥一脸的不愿,可怜兮兮的望着邵凯斌,“让我在这里陪着南宫迪吧。”

    “这不是有闵颜蕾么!”

    “我就是为了陪闵颜蕾的。”陆玥话锋一转,立马换了一种说法。

    ……

    邵凯斌自知说不过陆玥,一把拉起陆玥往外走,“你什么时候上做电灯泡了?”

    陆玥一时间没有意识到邵凯斌会强来,完全没有防备,一把被邵凯斌拉走了。陆玥不放弃的立马回头,一脸祈求的望着闵颜蕾,希望她能留住自己。

    闵颜蕾呆愣了一会,随后阳光灿烂笑容满面的和陆玥摇手拜拜,“路上小心点哦。”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

    宝蓝色的兰博基尼飞驰在了无人气的高速公路上,陆玥视线望向窗外。脑海里还是那句,南宫迪在昏迷前说的那句话。

    不得不说,陆玥心里对南宫迪是一种赞赏的态度。长相,才能,处世态度和价值观,都是陆玥认同的。仿佛,南宫迪就是陆玥世界上另一个自己。

    可是,即使那种那种感觉再多,那终于到不了

    “陆玥,我,你。你,你不要觉得,觉得,有,负担。我,你,那,那是,我,我的事……”仿佛到了弥留之际,却还是不肯放弃,即使到了最后,还是要说出来。他是怕,万一这次不说,就没机会说了吧。

    南宫迪,闵颜蕾你,你我,我的,终不是我的人。这就是上帝和我们玩的游戏么?

    有的人把心都掏给你了,你却假装没看见,因为你不喜欢。

    有的人把你的心都掏了,你还假装不疼,因为你

    说的,不就是我们么。

    “陆玥。”邵凯斌的声音把陆玥拉回了现实之中。

    陆玥拉回视线,转头,没想到她粉嫩的翘唇贴在了邵凯斌感的嘴唇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