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外求生(五)

    陆玥静静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开口。

    南宫迪走到一个山顶,将陆玥公主抱在怀中。把自己的体,贴在陆玥柔软嫩的体上,来温暖陆玥。

    陆玥张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南宫迪。眼神里,出现了一丝调侃之色。

    “咳咳。”南宫迪假咳,转开视线,微微仰头,我的鼻子,你能不能给力一点,别动不动就想流大姨妈好不好。在我喜欢的女人面前,给我留点面子。

    山顶上,两人紧紧依偎,不羡鸳鸯不羡仙。

    突然,两人就像直线一样,往下滚。

    陆玥只感觉到南宫迪的子猛然一震,下一秒,他们两人就已经以大于9。8的加速度往山下摔了。

    陆玥只能感觉到耳畔边簌簌刮过的风,吹得陆玥耳朵生疼。

    突然,陆玥感觉都南宫迪猛地收拢自己,把自己藏在了他宽大的怀抱里,尽量不让自己暴露在空气中。随后,南宫迪和陆玥已经落到了地上。

    可是,上帝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上帝只是在天上,看着发窘的陆玥和南宫迪往山下滚,然后拍掌叫好。他掌控下的人们,不准比他幸福,谁都不准比上帝幸福。

    山顶上,一个人背影孤独傲然,他的迷彩服背后,沾染上了片片血迹。他望着南宫迪和陆玥滚下的方向,眼中的恨意几乎浓烈到要饱和。

    你是她的梦,而她是我的命。

    微微的刺痛,陆玥感觉到皮肤轻微的疼痛。

    可是,什么时候才可以停止。陆玥有些焦虑了,她心里有些担心,担心一心保护着自己的南宫迪有没有怎么样。

    都是因为她,不然南宫迪怎么会受伤呢,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自己,南宫迪就不会滚下来了。或许还在某一个地方和周公约会。

    两人相视一个球体一般,不停的下滚。一下撞到这棵树,一下撞到那棵。

    “陆玥,不要怕,有我在。”南宫迪的声音变得不那么妖孽了,有点虚弱无力,声线不稳。

    陆玥眼中凝聚的泪花越来越多,焦急的喊道:“南宫迪,南宫迪。”

    “陆玥,你,你不疼吧。”南宫迪的声音越来越小,说话变得有些吃力了。

    陆玥感受着南宫迪一震一震的躯体,相互紧贴的皮肤,还能感受到他火的体温。

    南宫迪口腔里有一股浓重的锈铁的味道,好想吐,好难受。但是现在还不行,他们还没有安全,他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保护她。

    让她幸福,即使这幸福,不是他独家赞助的。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她幸福就好。

    南宫迪的脑袋越来越沉,好想睡觉,好困。陆玥,你还好么?他像开口,但是为什么,没有这个力气了呢。

    陆玥,你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难受疼痛?

    陆玥,对不起,我坚持不住了。

    “南宫迪,南宫迪。”陆玥急的快要哭了,可是陆玥不敢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南宫迪,你陪我说说话!”陆玥眼角的泪花到了最大容量,终于抵不住内心的悲痛,刷刷的大颗大颗的往下流淌。

    “南宫迪……”

    “嘭。”一声巨响,树上大量的落叶簌簌飘下。南宫迪的腰部受到了不小的撞击,一直他们人也停止了滚动。

    陆玥立马从南宫迪的怀抱里出来,不顾手臂上一片凝滞的珍珠似的血珠,轻轻拍打着南宫迪的俊秀的脸蛋,“南宫迪,南宫迪,你醒来看看我。”

    陆玥一个劲的叫唤着南宫迪,希望可以把他叫醒。

    终于,南宫迪张开了铁一般沉重的眼皮,一睁开,便立马闭上。随后,又微微张开。平里狭长的眼睛,此时处于睁不开的状态。

    陆玥知道,况不容乐观。

    “陆玥……”南宫迪的声音微弱,几乎就要听不到。

    陆玥听到南宫迪叫自己,立马把耳朵贴近南宫迪的嘴边,带着哭腔,“你说,慢慢说,别急。”

    南宫迪深吸了一口气,对他来说,每一个字都说的相当艰难,“包,包里有对讲机,你,你,用它,联系,本部,可,以,出……”

    南宫迪几乎是没有力气再下去了,只得紧紧的抓着路也的手臂,想要开口,却没有力气了。只做了个口型。

    陆玥蓦然一震。呆呆着看着南宫迪。

    此刻,南宫迪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双眸紧闭,满的伤口和血迹。上的衣服,几乎都已经被血迹渗透了,染成了红色。多么艳的颜色。

    陆玥不知不觉中,早已泪如满面。请别再,让她感受生离死别。好么?

    双手颤抖着打开包包,首先进入陆玥视线的是一个相框。上面是陆玥在办公室里和闵颜蕾玩闹时候,咧嘴大笑的样子。

    那时候的路也能笑得那么开心。“南宫迪,你如果想看到陆玥阳光灿烂的笑容,你就特么给我醒过来!”陆玥大声吼道,脸上的泪痕又多了两条。

    *

    私人飞机上,陆玥坐在一旁,中间的担架上躺着的,是面无人色的南宫迪,此时,陆玥看着军医利落的给南宫迪处理着伤口。眼中流露的是慢慢的心疼。

    据说军医是抽空出来的,因为最近是一年一度的伤患高峰期。

    罪魁祸首就是军区司令部紧急命令开始的年度军演。

    这不,军演还没结束,流血的事迹已然翻开了新的篇章。

    “是战争就必定会有流血受伤”!

    陆玥手中紧紧抓着他们两人的背包,最贴近心脏的,是南宫迪精心珍藏的相框。

    心中不断冲刷着南宫迪方才说的那句话,心底久久不能平复。完全出乎意料,没有想到。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私人飞机在空中平缓的开着,转而已经到了军区。

    陆玥看着他们给南宫迪进行简单的包扎后,急急忙忙叫了辆车,送去了军区总院。

    看到陆玥失魂落魄的样子,领导们也不好询问什么,怕触碰到了陆玥的底线。同时,心里也很担心陆玥现在的状况。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看她雪白衬衫上沾染的片片血迹,就像一朵朵梅花点缀在宣纸上,让人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