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情告白。

    “背后有狗逮着你跑么!你倒是斯文点!”范天康微微皱眉,下一秒,眉开眼笑的冲着陆玥说:“陆玥,他一会儿会给你安排住处,顺便逛逛四周,了解一下环境。”

    说完,转头对着邵凯斌挤眉毛弄眼睛的。

    陆玥微微一笑,“谢谢大队!”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陆玥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呀!让这么一个优秀的少校来给她当导游,这合适么!多大材小用呀!

    不是说军演了么,怎么这么不务正业。她们俩小人物来,没什么必要这么大排场的欢迎……

    陆玥退后一步,刚想把闵颜蕾拉过来,不料就被邵凯斌拦住,看着他阳光下璀璨的牙齿微启,“我带你去宿舍。”

    阳光下,邵凯斌拔的姿英气丛生。年轻俊美的面容之下是一副漂亮匀称到极致的躯体。露的皮肤之上更是还挂着颗颗晶亮的汗珠,俨然一副刚刚从训练场上赶过来的样子。

    陆玥眼帘轻垂,虽然一万个不乐意,但是还是俯就要去拖自己的行李箱。

    理所当然的,被邵凯斌抢了先。

    利落地拉开了拖箱的伸缩杆,另一只手则提起了陆玥另外整理好带过来的一个包包。

    率先利落的转拔的向前方走去。

    陆玥心头突然一阵暖暖的,心里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旋律久久漾。

    对首长点头后,歉意的笑笑,快走一步,追上邵凯斌的步伐。

    陆玥紧紧握手,洁白的手骨根根分明,彰显着陆玥心里的不平静,体随着邵凯斌突然靠近的步伐,猛然后退。一副受害者的表

    没想到,邵凯斌只是因为照顾到陆玥的脚步,放慢了步子,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两人肩并肩行走在树叶簌簌下落的秋景中。

    秋风在树叶间吹过,烙下了专属他们的痕迹,簌簌飘落的树叶,是他们永恒的隽永。

    “体好些了么?”邵凯斌开口,低沉的影透着迷人的魅力。

    陆玥轻抬眼帘,美的美眸撇过邵凯斌,停留一秒后移开,“嗯。谢谢。”音节简短,语线平和,似乎是冷漠淡然的。

    现在知道在意关心她的体了?多谢,她不需要!

    邵凯斌闻声,心中飘过一丝小失望。他可以理解陆玥的埋怨,矫,可是难以接受陆玥的冷漠不在意。从小自我感觉优越的他,没有受到过如此的冷淡。

    “有什么需要,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嗯。”

    “在军区里,你要好好保护好自己。”

    “嗯。”

    “陆玥!”邵凯斌提高了嗓音,一把抓住陆玥的肩膀。

    “你别碰我!”几乎是邵凯斌话音刚落,陆玥的话就脱口而出,好像蓄势待发已久了。陆玥迅速红了眼眶。

    ‘讨厌讨厌!我怎么这么没用,竟然会想要掉眼泪!’

    邵凯斌看着陆玥微垂的脑袋,原本乖巧的呆在肩膀上的波浪长发,瀑布似的向地垂落。微微颤抖的陆玥,让邵凯斌看着心里着实微微犯疼。

    几步上前,一把将陆玥紧紧搂在怀里,起初陆玥还拼命挣扎,而后干脆趴在邵凯斌肩膀上无声落泪。

    “你个死人!也不来看看我!”陆玥梗咽的嗓音,愤愤的说。

    邵凯斌轻轻揉着陆玥波浪似的头发,轻声说:“对不起,玥玥,都是我的错。别哭了。”

    “老大!你欺负嫂子!”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特种兵虎头虎脑的跑到他们面前,大嗓门似的标记让邵凯斌闭着眼睛都知道是谁。

    陆玥吸吸鼻子,红了脸。闻声,连忙把头埋在邵凯斌的肩膀里。‘丢脸丢到外婆桥了!’

    “纪辉!”邵凯斌皱着眉头,高声利落的喊。

    “到!”纪辉急忙行了个军礼,在长官面前,听从命令就是天。

    “退下!”

    “不退!为弱小抱不平,是一个特种兵该有的中华传统美德!”纪辉振振有词的说。

    “我滚你丫的!”说着,一脚朝着纪辉飞去。

    纪辉一溜烟的跑没了影儿。

    邵凯斌怜惜的看着在自己怀中抽噎的女人,心中不扬起来一阵涟漪。慌乱的从上摸索来摸索取,也没掏出个什么。

    陆玥又好气又好笑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擦拭着自己的眼泪。

    邵凯斌朱古力色的皮肤上隐隐泛着一丝红色,本来就黑的皮肤,变得更黑了。

    陆玥嗔的瞥了一眼邵凯斌,眼里的责怪与嗔一滴不落的进入了邵凯斌的眼睛。

    轻叹一口气,邵凯斌一把把陆玥搂进了怀里,紧紧的抱住了陆玥。紧环的双臂让陆玥顿感心安,男人味儿~

    “陆玥,我们在一起吧!”邵凯斌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的神采奕奕,被飘散在了秋风里,陆玥没有看见。

    陆玥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嘴上却一点都不饶人,“你说交往就交往,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么!”

    邵凯斌轻声一笑,“娘子,求你收了我吧。”

    陆玥轻轻推开邵凯斌的体,自顾自的朝前走。没有对邵凯斌的话做出任何回应。

    说实话,她还不能敞开心扉。

    自从那件事以后。

    突然的,温哲离开了她的世界,没有留下任何音讯。她,陆玥的男朋友,温哲就这么离开了陆玥。

    是,她不能忍受,不能原谅。

    那时候,她的艳美还只是锋芒初露,没有那么耀眼,却还是轻而易举的摘下了校花的桂冠。

    他没有太多的言语,他只是寸步不离的守护者陆玥,让陆玥倍感安心。

    逐渐的,温哲的存在成了陆玥的习惯,习惯了有他。

    她痛经的时候,他帮他跑到楼上给陆玥倒水,安慰她,跑到隔着大半个校园的医务室买药。

    她心不好的时候,他翘课陪她坐在场上,半天半天的闲扯,无语望天。

    她功课跟不上的时候,他通宵帮她复习备考,抓紧要点,不让分数白白溜走。

    ……

    美好的记忆,刻苦铭心,抑或是陆玥不愿忘记。

    星座书上说,狮子座会在这一年里遗失最重要的东西……

    陆玥不信,因为这一整年,是她和温哲在一起的,是她人生中最满意的一年。

    ------题外话------

    首推求收藏,留言。

    今天涨过600我加更~哈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