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驾光临。

    闵颜蕾一手拿着水果篮,靠在房门边上,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们。

    陆玥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好尴尬!这个死人,走路没声音也就算了,进来也不敲门。

    陆玥顶天立地似的站在病上,温哲的手还放在陆玥的膝盖上,因为她骨折了在换药。陆玥又因为动静太大,衣衫不整。白皙的皮肤,若有似无的暴露在空气中。温哲的白大褂被陆玥弄的也是凌乱不堪。

    陆玥刷的一下敏捷的跑到上,一把拉过被子盖住自己修长的躯。一时用力过猛,又把洁白的小脚露了出来,又急急忙忙盖住。把自己裹得跟个木乃伊似的。

    闵颜蕾在一旁哈哈大笑,前俯后仰,清澈的大眼外蒙上了一层雾气,果断的笑出了泪花……

    “我说,你们大白天的上演限制级场面?看见我来,就一把盖住?”闵颜蕾抹抹笑出的泪花,扬扬眉,一脸猥琐的说。

    “咳咳。”陆玥紧咬下嘴唇,怒瞪了温哲一眼。毫不犹豫的反击:“我不是怕你吃醋嘛~”

    “要是你和温哲我都能吃醋,我吃的醋都有长江那么多了吧!”闵颜蕾一边将水果篮房子啊病边上,一边放下包包。

    “怎么样,今天体还好么?”闵颜蕾抬头关怀道。

    陆玥点点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温哲快速给陆玥高翘的腿换药,怕一会儿陆玥又不老实了。

    陆玥努努嘴,“话说,那个肇事者呢,我都没见过他。”

    陆玥依稀记得出车祸后,一个男人立马跑到陆玥车前,想要救自己来着。至于什么相貌啊什么的,都没记住。只有个模糊的轮廓。嗯,是个男人……

    没肇事逃离,算他还有点良心!

    温哲手脚麻利地替陆玥固定好夹板,耳朵却聆听着陆玥说的每一句话。我做不到对你说那么腻人的甜言蜜语,但是我能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

    闵颜蕾闻声一拍自己的额头,“啊,瞧我这记,我都给忘了!”转从自己包包里掏出一张名片,给陆玥递了过去。

    “林晖廷。”

    陆玥看了这名字,嘴角有一丝说不出的笑容,我还林晖闵呢,《星空》男主角~

    “他怎么说的呀?”陆玥抬脸对着闵颜蕾,问道。

    “他开始在医院陪了好久呢。你个人睡死过去了,可能有事吧,就走了。说会对你负责的。”闵颜蕾一脸贪恋的表,“玥玥,最近的桃花运不断啊!这也是个帅哥!有一股书卷子气,儒雅的翩翩公子啊。”

    陆玥满脸黑线,“介个,我语文虽然不好,但是翩翩公子不是形容花心男子的么…”

    闵颜蕾挥挥手,“管他呢,是个男的,是个帅哥,是个适婚男人就成!”

    汗,你是有多饥渴啊……陆玥腹诽。

    不搭理闵颜蕾了,从头拿起自己好多天都没有开过机的手机。

    一开机,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啊!我们是不是又要上班了?”方才还洋溢笑容的脸上,徒留一抹凄惨。

    闵颜蕾努努嘴,“你才发现呀!不过,你还是歇菜吧,就你这脆弱的小板,骨头都没接好呢。”

    陆玥面露悲戚之色,“不要啊,我的LV包包……”

    闵颜蕾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杯子,从饮水机里倒了点水,连连喝了2大杯!这哪是小萝莉该做的呀。喝完,把杯子放在了陆玥头。

    下一秒,陆玥愤愤不平的锤了锤板,“不行!不能就那么姑息了肇事者!妈的!”

    陆玥毫不犹豫的在手机上按下一行数字,“林晖廷么?”陆玥介于是第一次拨通他的号码,声线平稳温柔的能拧出水来。

    “恩。”嘿!没想到呀,他的声音低沉稳重,又不失礼貌。好男人!好青年!我陆玥喜欢!说完,瞥了眼在一旁给自己包扎的温哲,不像这孩子的声音清朗的不像话!

    还是别家的娃好!(…)

    “我是陆玥……”陆玥说完这句话就立马后悔了,这样会不会显得她太世俗了(本来就世俗的好不好!),第一印象不好就完蛋了!

    “嗯。我知道。车祸的事不好意思,改天我专门来看你。你的银行卡里我已经冲进了50W了。有什么不够的你可以再打我电话。”

    “恩……我的小黑呢……”本来想说你体没事吧,结果一个不好意思,滑出嗓子的竟然是奥迪A6的话语。

    “在交警大队,你直接去拿就好。”

    “恩……”谦逊的样子,让陆玥说不出别的话来。不知道接下去如何是好,原本满肚子的责怪也随之烟消云散。不打笑面虎!只好应着撂下了电话。

    汗,我去,我什么都没说,怎么就撂下了电话呢!陆玥完事后才发现。早知道应该多磨一会儿啊!这么好听的声音真不多见……

    “陆玥!”一股深沉的声音响起,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陆玥一个愣神,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领导啊!看着领导,一脸的笑容可掬,“呵呵,呵呵,领导,你怎么来了……”

    闵颜蕾偷偷闪到门口,幽幽的说:“我又忘记和你说了……”说完,一溜烟,拿着包包跑走了。

    这个领导只要遇到员工就爆粗口大骂,只要一点做的不到位,就会被批得爸妈都不认识。就算是陆玥也难免被批。所以,大家都很怕他,现在可以理解为了闵颜蕾那小妮子溜得那么快了吧。

    温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走了……似乎,好像,刚才有护士来叫他查病房……

    陆玥哭无泪,只好打起一百分的精神,堆起虚伪的笑容,看着领导:“领导,你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呢……”

    领导伸出咸猪蹄一般的手,拍拍陆玥的单,“陆玥啊,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你可是我们的国航一姐啊,你要是不在,我们的航班销售就要大幅度下滑了。”

    “领导,你不会要扣我工资吧。”陆玥的躯随着领导的拍动而一震一震(…),悲戚的瞥了一眼自己的伤脚,这一时半会儿还好不了呢。

    领导急忙摇摇手,脸上的笑意不减丝毫,“怎么会呢!慰问你还来不及呢!”

    ------题外话------

    喜欢请收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