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不觉卖了自己。

    陆玥一脸笑的模样让人恨不得掐上一把,又不忍心,刚恢复的脸蛋上,仅仅漂浮着丝丝血色。

    “我看你是空虚寂寞冷吧!陪了我那么久了,成了成了,你可以找男朋友了!”

    闵颜蕾随着陆玥的病走,高跟鞋踩地的“噔噔”声,给寂静的重症区带来了一丝生机,微垂着头,没有人看清她的表,或许在冷笑,或许在羞,或许的或许,一切都不为人所知。

    突然抬头,不屑的甩甩俏丽的短发,“得了吧,你也别嘲笑我了。姐不像你,姐单!”

    陆玥神悠闲的看着手指甲,不搭理闵颜蕾,一脸不相信的神

    纳尼,像你那么高的要求,当然得做剩女了。陆玥腹诽着。

    殊不知闵颜蕾也是这么看待自己的……

    即使在医院,两个人也闲不下,非要斗斗嘴。

    温哲在一旁露出大男孩般璀璨的笑容,陆玥、闵颜蕾还是昔时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变。

    投向陆玥的眼神温柔的可以滴水,怎么没有人夸奖他,陆玥能好的那么快,也有他“外科一把刀”的功劳好不好!

    ——普通病房——

    “玥玥,你好点了吗?”随着病房外愈发清晰的噔噔声响起,一抹熟悉的声音先出影的出现响起。

    “阿姨,你来看我了呀!”陆玥惨白的脸蛋才恢复一点血色,有一点活人的气息,就有数不清的人朋友来看她,还有些八竿子打不着的朋友,陆玥都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

    看到应裘芳来了,扬起一抹微笑的弧度,温婉贤惠的样子闪闪惹人。对长辈,陆玥可是很尊敬戴的。标准的好女人模样就出现了。

    指指边的椅子,亲切的说:“阿姨,快坐!这些天,你没少陪我,你的体也要保重呢。”

    应裘芳庄重的仪表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顺着陆玥的意思坐了下来。

    沉吟了一会,“玥玥,你看,你因为凯斌的事…阿姨怪不好意思的。要不,这件婚事就这么定了吧。阿姨也喜欢你的,看你们小两口也般配。你说呢?”说完,征求意见的看着陆玥。

    陆玥不汗意涔涔,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法从应裘芳的语气里察觉出一抹商量的语气。完全就是一个商人在谈一笔生意,还不容许别人拒绝!

    陆玥扬着的嘴角有些发僵,不自然的说道:“阿姨,叔叔的意见还不知道呢。我这样没拜访过,实在有失中华民族的传统礼貌。要不……”

    还没等陆玥说完,应裘芳就打断了陆玥的话,“这点你放心,老头子那我来办。倒是你爸妈那……”

    陆玥眼神中闪过一丝痛楚,沉默着不愿开口。

    应裘芳经商多年,自然也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难以言说的秘密。也就不再继续询问下去。只是这事确实也有些棘手,照例说,女儿出了车祸,应该在第一时间被通知。

    看闵颜蕾那样,似乎没有落实到这一步。

    这女人,有着怎么样的经历。应裘芳心里产生了疑问。只是陆玥这次车祸,也让她有时间在病房外思考了很久。

    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只是陆玥这样的女孩子,她真心担心自家儿子不给力,被别人抢走了。这么机灵乖巧,善于言辞又相貌一流的儿媳妇上哪找去。这事儿,她这个老婆子(…)一定得帮帮忙。

    “那就这么决定了?”

    陆玥有些为难的看着应裘芳,弱弱的眼神里充斥着担忧,“阿姨,凯斌(…)也不一定同意呢,是吧?”陆玥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可怜巴巴的望着应裘芳,她怎么就不懂陆玥的意思呢!别呀别呀,别这么草率,她全上下都是缺点!都是!

    应裘芳二话不说,熟稔的在手机上播下一串号码,“喂?”

    “恩,妈,有什么事?”电话那头的声音悦耳依旧。

    “你和玥玥的婚事,你同意吗?”

    邵凯斌沉默了片刻。突然爆发出的声音让应裘芳皱了皱眉。

    “玥玥,她醒了?!”

    应裘芳脸上闪过一丝宠溺的神,低低的应着。

    “好,我同意。同意!妈,我这还训练呢,我先挂了!”邵凯斌扬起嘴角,悠闲的坐在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悠悠的品着龙井茶。

    一副享受着天伦之乐的消遣模样。

    撂下电话,应裘芳整个人都从容了起来。“ok,他没意见。”

    陆玥巴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她怎么那么蠢啊,怎么有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感觉!抿抿嘴,刚想开口。

    应裘芳的手机响了。

    “恩,好,我马上来。”

    前脚撂下电话,后脚应裘芳就站起来,时不时看着手机,又看看陆玥,“阿姨有事先要走了,下次再来看你,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说完,踩着高跟鞋,快步“飞”出了陆玥的病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算个什么事?陆玥就这么被嫁出去了?……陆玥真想仰天长啸,这算是哪门子的自由婚姻啊!正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妈的,狗屎!

    该死的电话,怎么不来的早一点啊!

    *

    瞥了眼墙上的时钟,下午一时整。始终笔直的指在“1”上。温哲英俊的眉毛绞在一起。

    又到了查房的时间了,作为海龟医生,新官上任,似乎应该巴结一些,可温哲却有些不乐意去工作。

    说来说去,原因也只能是陆玥,他的心上人。

    回国后,他也每天都在反省,思索,究竟回来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一贯利落的他竟然出现了一丝犹豫。

    陆玥那玛瑙般的眼眸眨吧眨吧的转动着,就像灵动的精灵一般,有魔力一般带着别人进入你的精神世界!

    真正无法驾驭的,不是陆玥,而是他自己本

    突然的回归,是否有些突兀。

    看到陆玥,也有想要逃避的**,是时间改变了一切,还是……

    温哲无法明确答案。

    思索来,思索去。最终,温哲站起,白大褂的空中飘起一个弧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