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的威严。

    “我……”士兵面露委屈,将那彷徨害怕的面容完全暴露在众人面前:“不……不敢跳。”

    “不知道跟我说话前要喊报告吗?!”邵凯斌眼中的凌厉又多了一分,气势瞬间压倒一切,提高了音量道:“这点儿小事儿还要我教你?!”

    “报…报告!”士兵的声音里都带着颤意,眼神飘忽,不敢直视邵凯斌,“我不敢跳!”

    “不敢跳还这么理直气壮?!”邵凯斌冷声道:“你是不是觉着这种时候我应该安慰你?告诉你谁都有第一次,即使不跳也可以被原谅?!”

    士兵嗫嚅着没敢吱声,张开想要辩解的嘴又重新合上,眼神里透露着一丝不甘。

    这种事,任谁无从帮忙。军人是不可以退缩的!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特么的问你话呢!聋了吗?!”邵凯斌上前一步,英俊的面庞已然布满了藏不住的怒意:“我问你,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报告!”士兵不敢打马虎眼,匆匆应道:“成为一位合格的特种兵!”

    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让人听了就提不起劲。

    “特种兵就是在军演前夕畏惧一个区区的训练么?你以为特种兵是什么?”邵凯斌紧声问道,双眸紧锁着士兵,眼中的犀利仿佛要刺透士兵。

    “是军队里最精锐的战士,是取得战争胜利的致命武器!”士兵毫不含糊道。

    起风了,强风在耳畔刮过,留下真实的触感。给寂静的场面带来了一些生机,却也让人更毛骨悚然。

    “说得比唱得好听!”邵凯斌冷哼一声,怒吼着说:“精锐的战士难道会连他娘的最基本的伞降都不敢?一面是要将你剿灭的敌人,一面是山崖,你特么打算怎么办?!”

    “报告!”士兵顿了一下,咬牙道:“我会选择自杀!”面部表的为难,才能看出他是一个特种兵。

    “我就草你的!”邵凯斌勃然大怒,穿着牛皮材质迷彩帆布高腰伞兵靴的脚一脚就给眼前的士兵踹翻在地。

    “你以为被俘时自杀时是为了什么?那是在最后的最后实在找不出办法才寻得下下策!明明可以跳崖逃生,为什么还要选择自杀?!你他娘的以为生命是什么?国家和人民养活你们就是为了让你们在关键时刻自杀的吗?!”

    大家心里都清楚,培养一个特种兵,不光个人需要付出异乎常人千万倍的汗水,国家也承担了巨额的培训费。

    一席话说得士兵哑口无言,邵凯斌上去就又是一脚继续开口道:“我告诉你,如果不是看在以人为本的份上,我他娘的早就一脚把你从飞机上踹下去了,我管你怎样!以后遇到危险了是死,现在死也是死,你怎么不去呀!特种部队每年都有常训练死亡的指标,怕死囊肿的趁早给我滚蛋!”

    四周是一片死寂,没有人敢在这时候吭声。亏他有这本事,能把邵凯斌这个淡漠的人惹得暴怒改天他们得偷偷的学两招。

    哦不,算了吧,他们还想多活几年。

    剩下的士兵们的神眼神各异,却独独没有“同”二字。

    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同心,也不是因为他们因为训练了太多次而麻木不仁。

    是因为他们真正理解“特种兵”这三个字的含义。

    哪怕叫苦叫累,哪怕流血流泪,特种兵也不能够怕。

    他们是最早冲上战场和最后撤离战场的人,是国家民族的希望。

    他们是每年全程淘汰平均每天休息时间为六小时的人。

    如果他们不努力,就对不起那些被他们踩在脚下,没有机会来参加军演的人!他们参加军演,是因为他们优秀!

    优秀的人,被寄予了太多的希望,是不容许出叉子的!鲜花和掌声赐予的,绝对不会是平庸之人。

    “不是说你穿迷彩,扛95戴凯芙拉头盔,你他娘的就是特种兵!”这句话深深刻在他们每个人的心头,每个人的肩膀上都背负着太大的责任。

    所以,在面对这个年轻幼稚,不懂得担当和肩负责任的士兵时,他们并非不想同——而是不能同

    他们一样,每天早上六点起,每天完成五公里越野、上下山来回10回合长跑、一百次负重下蹲,除此之外还有每晚没完没了的高强度的体能训练。

    “三肿三消,才上云霄。”

    他和他们一样,双腿经历了从肿到消、从消到肿,再从肿到消的历练,周而复始,简谐运动,他们重复着这样的必修课。

    为了掌握正确的三步离机的动作,他和他们一样,练习原地弹跳、一步弹跳数万次。

    为了双手双腿能承受巨大的重力,他们每天扛着几百斤重的麻袋,从山上跑到山下,腿上还绑着负重。一天一天,坚持的练习,抹下来的汗水都可以孕育一颗小树苗。

    千锤百炼,他们千般努力最终才得以真正翱翔在蓝天进行真的伞降,然而事实却又是如此残酷。

    骂够了,邵凯斌终于平静下来,一双深眸冷冷地注视着自己眼前已经泣不成声的小士兵。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下次的跳伞实训,要么咬牙闭眼给我跳下来,要么退训收拾包袱给老子滚蛋!”邵凯斌转过,不再看士兵,眼中的暴怒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是!”年轻士兵抹了把眼泪大喊一声,狠下决心,一跃而下。

    因为是特种兵,所以就要比别人更努力,更辛苦。就要违背自己的心意,一切服从军令!陆玥,你现在,还好么?滴答滴答,时针的转动,是你命运的交响曲。是你生命的延续么!

    重症病房里一辆手推病被一群年轻充满活力的白衣天使推了出来,闵颜蕾在一旁神采奕奕的唧唧歪歪着:“玥玥,你的子怎么壮的跟个牛似的!这才两天工夫啊,姐姐,你就可以转房了!”

    陆玥用没有插针管的左手臭的撩了撩中分的的黑发,魅惑的眼神一抛,“怎么,你羡慕嫉妒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