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男人正在进行时。

    “良药苦口,不喝子怎么能好呢?”温哲继续循循善。一个小孩喝药都没陆玥墨迹。

    “我没事了,你看我现在多健康!”陆玥作势就要从病上起,没想到刚一动就是一阵晕眩。

    “别动,乖乖躺好。”温哲赶紧扶住她要倾倒的体。耐心的哄她:“小玥,喝完我给你去拿糖,吃了糖就不苦了。”

    “可是喝的时候还是很苦啊。不要。”陆玥小嘴一撇,耍起了赖,“再说了,我怎么没看见过别人在重症监护室里还喝中药的呀!”

    “玥儿。”温哲再次出声唤她,放下药匙一手扳过她的小脸,“那你见过人家当着你的面小解么?”说完不带喘的又说,“乖,把药喝了。”

    “就不!”陆玥醒来就觉得舒服不少,现在更是有精神了。就喜欢看到温哲拿她没辙,陆玥偏偏不合作。

    “这药要是冷了,药就散了。快,趁喝了。”

    “温哲,你怎么会来?”陆玥想转移温哲的注意力。

    “你喝了药我就告诉你。”温哲聪明的绕回了喝药的问题上。

    陆玥不放弃。“是不是闵颜蕾去找你了?”

    “不是。乖,张嘴。”温哲又盛了一匙药,趁陆玥张口说话时喂了进去。

    陆玥又想开口,嘴里突然被灌进了苦药,正吐出,就听见温哲说:“乖乖喝下去。”狠的人类!

    “咕咚。”陆玥一口把药吞了下去。咧着嘴,刚要喊苦,温哲就在她嘴里塞了一个糖,苦味瞬间被压下去。

    就这么喝一匙药再喂一颗糖,足足好了大半个小时才把药喝完。

    药喝完,陆玥也开始感觉疲惫,但是在不舍得温哲离开,只能硬撑。

    可惨白的脸色却暴露出她的虚弱。

    温哲看到陆玥才有一点血色的脸又有些发白,心疼地扶她躺下,可她却抓住温哲的袖子,一脸恳求的看着他。

    在一个人脆弱的时候,似乎更耐不了寂寞,需要人陪。

    温哲拍拍她的手,笑道:“放心睡吧。我不走。就在这陪着你。”

    陆玥得到了他的保证,可心里还是不放心,抓过温哲的手背放在脑袋下面当枕头,才安心闭上了眼,嘴角露出满意的笑。温哲看到她这副模样,目光一下温柔得仿佛可以溢出水来。

    直到她渐渐康复,他悬着的心才放下,可不愿就此离开,只想守在她边,看着她醒来,听她和自己说话。温哲察觉到,自己似乎对这个眼前的女人太过关心了。

    陆玥从小就像一个坠入凡间的精灵,在地大物博的凡间生存。

    即使还在青葱岁月的时候,就获得了无数鲜花和掌声,成为了大人们午后闲聊时称赞的对象。

    似乎一路都过的太顺利了,以至于总会出现那么一些坎坷曲折。养父养母双双暴毙的残忍事实,迫陆玥面对现实。

    然而命运总和人们开玩笑,陆玥到养父母死后,才从律师口中得知,她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孩子。

    陆玥的世显赫,

    温哲用手指细细抚着陆玥的脸,眉毛,眼睛,鼻子,最后手指停留在唇上,反复摩挲着。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吧,她说话时总是翘起小嘴,小小的唇瓣像一朵盛开的海棠花。可是现在却因为病痛而泛白,看的自己好不心疼。温哲轻轻俯,在她唇上印了一个吻,坐到边。

    温哲轻轻拂过陆玥的脸庞,看到她微扬的嘴角。做了什么美梦么?里面,有他么?

    陆玥这一觉睡得是前所未有的舒服,待她醒来,已不知不觉过了两天。

    只是依稀记得,有个男人在自己先前车祸昏睡的时候,撕心裂肺的吼叫自己的名字,不叫她就这么离开,才把她拉回来的。这个人,是温哲吧。陆玥脸上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现在的感觉真好,没有不该出现的人出现。一切就像小时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x军区大队

    他们喊着整齐的口号,响亮,雄浑,每一声,每一吼,都直冲云霄,中气十足。

    没有人喊累,没有人偷懒,更没有人不耐烦。

    单调的几个动作,反反复复地做,不厌其烦地做。

    那一张张黝黑却年轻的面庞上,除了坚毅与自信,找不到任何其它的神。千万里挑一,走到这一步,谁都不容易。

    走在一群人前方的,军服上别着两颗熠熠生辉的星星。在太阳的照下,折出的光芒异常耀人。拔的姿,英俊自信的笑容,小麦色的皮肤徒增了一抹男人成熟的气息。

    崎岖的山路上,一行排列整齐,一个接着一个,间距相等,错落有致。穿着迷彩服有条不紊的一步一步往上跑。

    两旁都是山崖峭壁,一个不小心,就会坠入漫无尽头的悬崖之下。光想想,就让人不一颤。

    仔细看看,他们腿上都绑着一个小沙袋。不愧是特种兵,脸色正常气不喘!

    待到大家都跑上了山顶,一记嘹亮的喊声向起:“三千里负重越野结束!”

    邵凯斌稳稳当当的说:“下面一千五百米伞降基础训练!”说完,视线在每个人脸上扫过,看到每个人镇定的样子,唇角微勾,很好!军人就该有军人的样子!

    穿戴好装备,经过了严密细致的检查工作,一切准备就绪。邵凯斌跟随那群年轻勇敢的特种兵们分批乘坐飞机上了天。

    在邵凯斌看来,在一千五百米的高空,所有有关高度的计量单位都仿佛是形同虚设的一般。

    口令初下,邵凯斌站在队员的后,一言不发地望着队员一个接一个的往下跳。眼里除了平静,别无其他。

    等到整个伞训快要结束的时候,却出了意外。

    一位年轻士兵因为恐高而克服不了心理障碍,最终也不敢跳伞降落。

    地面上因为伞降成功而欢腾的特种兵们依然欢腾。

    只是大家都不明白,老大为什么还不下来。

    邵凯斌也望着他。

    “为什么不跳?”邵凯斌静静地望向士兵开口道,语气里却有一抹不容忽视的霸气。

    ------题外话------

    亲们,人节快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